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九章 有钱也捐不出去

重生浪潮之巅 | 作者:佛即心兮 | 更新时间:2020-05-18 02:41:25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高手夏天画满田园我的微信连三界捡漏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捡漏金锋李旖雪大医凌然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我的傻白甜老婆都市极品猛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永年端起桌子上的酒杯,抿了一口后,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放下酒杯,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

        见老爷子答应让方爱军两口子回来了,方爱国和刘秀英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喜色。

        他俩真的忘记了以前跟方爱军两口子的恩恩怨怨吗?

        不,并没有忘记。

        只是不在意了。

        自从方辰发迹之后,自己生活过得幸幸福福,之前跟方爱军两口子那点狗屁倒灶,妯娌之间的破事,他俩已然是不想计较了。

        并不是两人突然大彻大悟,得道成仙,只是方爱军两口子在他们的眼中,已然无足轻重罢了。

        看着仿佛面容瞬间苍老了三分的老爷子,方辰心中不由轻叹了一口气,他小心翼翼的将方寍放到老妈的腿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老爷子的身后,轻轻的给老爷子按摩起了后脑勺。

        “小辰,你是不是觉得爷爷老了?”方永年头也不抬,眼也不睁的说道。

        方辰微微一笑,然后坚定的说道:“没有,您在我心中还是那座连岁月也无法腐蚀的万里长城,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也不会老。”

        他对老爷子的感情十分的复杂。

        虽然他现在并不想吐糟自己老爹,但不得不说,方爱国同志的性子实在是太软了,在他童年时期根本没有起到一座巍峨大山的作用,替他挡下所有的风吹雨打,他跟别的同学打架,甚至被高年级的孩子欺负,自家老爹也只会一遍遍的说,打架不好,不要打架。

        而自家老妈做事又太蛮横,泼辣,容易小事变大事,所以从小到大,他有什么事情,都是找老爷子哭诉,甚至连他上大学的学费都是老爷子给他出的。

        更别说,在他的心中,老爷子是最了不起的人。

        所以说,他对老爷子的感情超越了一般的祖孙,比之更加深刻。

        “不,我觉得我已经老了,要不然眼睛中怎么会容下这么多沙子。”

        听到方辰的回答,方永年半欣慰,半自嘲的说道。

        搁在他年轻时候,不,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就方爱军这样的,他不将其腿打折,就已经是看在他过世老伴的面子上了,怎么可能松口让方爱军回家。

        而现在,他却松口了。

        是,或许他可以说是看在方寍的面子上,但依旧无法改变他老了,心也变软了,这么个事实。

        甚至已经开始不讲原则,去考虑什么舔犊之情,一家人团团圆圆,心中升起了一丝对见到方爱军的期盼之情。

        真是个笑话,要是让他死去的那些战友知道了,恐怕是要笑话他这个,天都压不弯的方铁柱也有变软的一天。

        方辰此时并没有说话,看着老爷子这张逐渐衰落的面容,心中不由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宽慰老爷子,甚至还有种心酸的感觉。

        老爷子老了吗?

        的确是老了,并且一年比一年老了些,一位从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带着一身伤,至今还有弹片没取出来,截了手指的,年近七十岁的老人,怎么可能不老。

        当然了,这也是他一直不想承认的事情。

        这世间,最令人惋惜的大概就是英雄迟暮,美人白发。

        .要不然他也不会想着让方爱军回来,甚至如果没有方寍这档子事,大概再过两年,方爱军在外面再摸爬滚打,历练的更像个人的话,他也会主动让方爱军回来的。

        常言道:大孙子,小儿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老爷子自然也不会例外,而且年龄越大,这种思念之情就越深,阻止不了的,而且方辰也不愿阻止。

        念头一动,方辰飒然且自信的笑了笑,以前老爷子为他撑起了一片天,而现在,他完全有能力为老爷子,为这些他所爱,所在乎的人撑起一片天。

        多了区区一个方爱军又能如何,翻得起什么风浪?

        “爷爷,我想明天给村子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发一千块钱,算是孝敬他们的,你看可以吗?”想了想,方辰还是决定岔开话题道。

        毕竟方爱军的事情,从此就彻底了结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方爱军这辈子也不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一点点的涟漪,自然也就不必在意。

        听方辰说到村里的事情,方永年顿时精神了起来,坐直了身子,眼睛也变得炯炯有神,如同两盏交替闪烁的灯塔一般,智慧的灯塔。

        方爱国和刘秀英诧异的看了方辰一眼,便就不在意了起来,随手逗弄起怀中的方寍起来。

        逗的方寍咯咯直笑,整个房屋内都充斥着方寍如银铃般的笑声。

        他们对于自家儿子的身价还是有所了解的,别说给六十岁以上老人每人一千块钱,哪怕是给全村每个人一万块钱,他们儿子也能给得起。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不在是当年那个,穷嗖嗖,前半月紧吃,后半月吃紧,每个月都要从工会借钱度日,连修缮一下,一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漏雨屋顶的钱都没有的,还要偷拿自己儿子放在床底下钢镚,才能将生活继续的凄惨日子。

        说真的,除了方辰那三千块钱钢镚之外,他们还真没花过方辰什么钱,方辰虽然表示要每个月给他们钱,但是被他们给拒绝了。

        毕竟,自从方爱国的书出版之后,算起来到现在差不多拿了八万多块钱版税之后,他们就不缺钱。

        方辰到是给了他们一张小卡片,说是银行卡,里面有钱。

        但是他们一次都没花过,甚至连去银行看看里面有多少钱都没看过。

        毕竟没必要,而且也不会。

        他们还是喜欢折子,取多少钱,存多少钱,还有多少钱,一目了然,数字对不上那就是银行的责任。

        想到这里,方爱国和刘秀英突然相视一笑,他们都想起来了到现在还没有花完的那三千块钱钢镚。

        那时候,家里还不像现在这样有钱,连他的书都还没出版,但那大概是他们除了恋爱,以及方辰刚出生时,最幸福的日子了。

        不过算了一下,前方村有多少人之后,两人还是打消了让方辰给每个人一万块钱的打算,前方村是个大村,两千多号人那,这一人一万,岂不是要两千多万去了。

        没过多久,方永年突然开口说道:“六十岁就算了,不要给钱了,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再加上村子里的一些五保户给点也就给点了,而且钱不要太多,二百块钱就行。”

        闻言,方辰神情呆了一下,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不是太少了点?”

        说真的,给村里六十岁以上老人发钱,别说每人发一千块钱了,就是更多,他也不在意的。

        毕竟前方村也没多少六十多岁老人,满打满算能有一百个就了不起,一人一千块钱,也就是十万块钱而已。

        这要是把范围限制在了七十岁,以及五保户,而且还是每人二百块钱,他这次能不能发出去一万块钱,方辰都觉得是个问题。

        他方辰给村里老人过年发个红包,结果就发了一万块钱,方辰顿时有些凌乱了。

        方永年笑了笑,反手拍了拍方辰的手,“我知道你是在替爷爷考虑,但是没必要。”

        听了这话,方辰不由讪讪的笑了笑,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是心疼那些老人,想做做善事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老爷子。

        他方辰现在已经发达了,是全国首富,最有钱的人,一谈生意动不动就是十亿八亿的,现在过年了,要是不给村里发点钱,出点血,他怕有人在背后嚼他舌根子,指指点点的。

        农村就是这样,虽然有淳朴善良的一面,也有这样相对令人无奈的一面。

        他自然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前方村,但老爷子不行啊,老爷子可是要在前方村一直生活的。

        他可不想有人戳老爷子的脊梁骨,所以就全当给大家发福利了。

        方永年话音一顿,接着说道:“农村人没那么金贵,六十岁算什么老人,只要能干的动,七十岁也只管下地。”

        听了这话,方辰沉默了,华夏人自古就是全世界最勤劳的人,尤其是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不到彻底干不动的那一天,哪有什么所谓的休息。

        “但爷爷,您是知道的,这点钱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方辰挣扎道。

        方永年笑了笑,“我知道小辰你心善,也长大了,知道为爷爷考虑了,但你觉得这种白得来的,不劳而获的钱,对于大家来说,真的好吗?”

        闻言,方辰嘴巴张了几下,最终还是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不好!一点都不好,你这样做,是会惯坏他们的,让他们从此不思劳作,只等着天上掉馅饼。”

        “而且,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果你今年给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发,那明年就有人会要求你给五十岁以上的发,后年就是四十,大后年就是全村。”

        说到这,方永年冷笑了一声,“到时候,他们会不仅仅问你要钱,还会问你要房子,甚至要小车子,问你要媳妇,难道你也要给他们吗?”

        “所以说,这个头不能开,给一些真正失去劳动力的老人,五保户一部分钱,我觉得就完全足够了。”

        方永年斩钉截铁的说道,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一股秉然不可质疑的意味。

        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出生入死,趟过几次刀山火海,经历过各种尔你我诈,勾心斗角之后,让他对人性又有一个深刻的理解。

        知道一个人如果长期的不劳而获,啥都不干就能获得丰硕的果实,可以吃饱穿暖,那是会被养废掉了。

        一个人如果失掉了努力奋斗,用双手为自己打拼出一个幸福的未来的信念,那就如同一只失去尖牙和利爪的猛兽。

        而这样的猛兽,在大自然中,显然只有死路一条,而换句话说,方辰其实是在害人。

        “那钱数上,可不可以商量一下。”方辰挣扎道。

        老爷子说的这些,他自然知道,前世那位一夜走红的农民歌手,大衣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村民们付出了那么多,修桥修路,捐钱捐款做了大量的善事,但却被当地的村民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借钱不还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认为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大衣哥。

        但二百块钱,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给这些真正的孤寡老人们。

        “不少了,你知道在农村,有的子女每年给父母的,无非就是几十斤粮食而已,至于说钱,一年能给个二三十块钱,当做零花的,就已经算是孝子了,有这二百块钱,可以说他们一年的生活开销,以及一些小病的医药费,基本上都能囊括在内了。”方永年摇了摇头。

        对于华夏大多数的农民来说,一年到头,除了留下口粮以及需要交的公粮之外,能卖出去,还钱的粮食基本上寥寥无几,如果在一些人均耕地比较少的地方,这一家几口一年能见到的现金,也就二百块钱了。

        而且这二百块钱,还要包括种子钱,化肥钱,浇地钱,孩子的学费,以及一家几口的买布料钱,医药费等等。

        所以说,二百块钱真的不少了。

        听到医药费这几个字,方辰眼睛突然一亮,说道:“那医药费,我给报销了如何。”

        他承认老爷子说的有道理,但是说真的,闹了半天,对于自己的家乡父老一年才捐一万块钱,方辰自己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甚至有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意味。

        要知道,有时候跟他吃饭的人多了,再奢侈一点点,这一顿饭差不多就要万把块钱了。

        就比如在俄罗斯请别列佐夫斯基,马昀,陈鸣永,叶琳娜吃饭,本来莫斯科大酒店的消费就高,再加上他们几个人身边都带有不少保镖,零零总总加起来差不多三十多个人,吃顿饭上完太正常了。

        而且他一直认为,一些力所能及的慈善救济是十分必要的,能极大的改善那些贫困人群的生活现状。

        看着方辰这张忐忑的连,方永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随方辰去了。

  

 
重生浪潮之巅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zhongshenglangchaozhidi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王追妻独家替身:傅少,别乱来!从当爷爷开始家有悍妻怎么破都市少年医生天降我才必有用重生之低调大亨龙虎香江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最强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