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一枪爆头最新章节

112:荒芜死域

一枪爆头 | 作者:十二龙骑 | 更新时间:2020-05-18 06:39:59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至尊神魔地府朋友圈家里有门通洪荒绝世战魂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夕阳西下。

        程立站在夕阳下。环首四顾,八方无人。天地之间,便彷佛只剩下他独自一个。

        此情此景,既孤独寂寥,又荒凉萧瑟。以至于连西斜的夕阳,也似被这荒凉寂寥之意所感染,迅速变了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颜色,更失去所有活力,终于颓然沉下。

        天地之间,由苍白转变为漆黑。但无论是哪一种,俨然全属于最接近死亡的色彩!

        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程立迈开脚步,开始往前走,走得很慢,可是并没有停。纵然前面等待着自己的,就是死亡本身,程立也绝不会停。

        沉沉夜色之中,远远远望过去,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出现了一点淡淡的市镇轮廓。

        仙女镇!曾经以木材和米业而繁华,镇上遍布青楼酒家,夜夜笙歌的不眠之地,充满活力的不夜之城。

        但现在,这座不夜之城已经死亡。被倭寇占领以后,镇上本来的居民要么被杀,要么逃跑。镇外的商人,也人再敢过去做生意,而且也没有生意可做了。再加上,现在连倭寇都已经全部被杀光。仙女镇名副其实,彻底化作一座荒无人烟的鬼城。

        程立这次孤身前来,就是要仔细看个清楚。在这座鬼城之中,究竟有没有鬼?

        仙女镇的格局,是典型的十字结构。以一南一北两条大街,形成纵横交错的“十”字。镇上所有商铺、茶室、客店、酒家、青楼……全都分布于这两条大街之上。普通居民所居住的房屋,则处于十字大街的外围。

        天下间有无数座这样子结构的小镇。不过能够比仙女镇更繁华的,却也不多。顶峰时期,仙女镇的南北十字大街上,可谓人头涌涌,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热闹得几乎天天都像过年

        但今夜,当程立踏入仙女镇的街头时,触目所及,却只有一派冷清。别说人了,甚至连鬼影子都没有。

        街道两旁的门窗,有的关着,却都已残破败坏。屋里屋外,处处积着厚厚昏灰尘,屋角檐下,已结起蛛网。一条黑狗被脚步声惊起,却已失去了它原有的机敏和灵活,喘息着,蹒跚爬过长街,看来几乎已不像是一条狗。

        饥饿,岂非本就可改变一切?难道说,它已经是这小镇上唯一还活着的生命?

        程立的心冰冷,甚至比他手里握着的刀柄更冷!他就站在这条街道上,一切都是自已亲眼所见的,但程立还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因为,这里本不该只有这么一条饥饿的野狗。即使没有了镇上居民和商人,即使没有了倭寇,但最低限度,这里应该还有不下二百名厢军士兵,更应该有魔圣殿十大煞神当中的五方守护才对。

        从地图上看,仙女镇地处要冲,属于兵家必争之地。所以大战过后,此地必须收复。因为倭寇去后,当地情况未明。故此“于龙齐虎”的于大友,派遣一支百人小队,先过来查看。

        没想到这支小队一去之后,便再也渺无音讯。于大友于是又派出第二支百人小队前往接应。

        这支小队虽然在人员和装备上,都已经精挑细选,战斗力大大提升。再加上又有魔圣殿的五方守护助阵。按道理说,即使镇上有什么古怪,接应小队哪怕打不过,至少也逃得了才对。

        可是第二支小队的结果,仍和第一支小队相似。一旦进入仙女镇,便如泥牛入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程立感觉问题严重,于是严禁任何人再接近仙女镇。然后自己孤身一人,前来察看究竟。

        程立一边沉吟着,一边在这条荒凉大街上,慢慢踱步而行。行走之间,有夜风吹过。街旁一块木板招牌。被风吹得“嘎吱~嘎吱~”不断响动。上面可隐约分辨出八个字“张家老店,陈年老酒”。

        张家老店,算是仙女镇上颇有名气的一家酒店。就在不久之前,它还日日高朋满座。招牌上的金字,也每天都被抹得精光发亮,一尘不染。

        可是现在了?招牌上的金字早已消退,只剩下淡淡的笔画痕迹。招牌本身,也已残破乾裂,就像是老人的牙齿。

        张家老店本身的情况,绝对还比这块招牌还更糟得多。

        程立静静地站着,看着招牌在风中摇荡。等风停下来的时候,他就慢慢地走过去,推门走进了这家酒店,就像是走入了一座,早已被盗墓贼挖空了的坟墓。

        酒店里面,柜台后并没有掌柜。本来干净的桌子上,此刻堆满了灰尘。地板处,到处都是破碎的酒坛子。扑鼻的酒香,早被一种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代替。

        堂前的笑闹喧哗,猜拳赌酒声;堂后的刀勺铲动,油锅爆响声;现在都听不到。只有风吹破窗的噗噗响动。像是地狱中的蝙蝠在振动双翅。

        程立慢慢走过来,走到酒店的角落,正面对着大门,慢慢坐下。就似一名普通酒客,正在等待店小二过来招待自己。

        并没有店小二。可是死一般的黑暗静寂中,却忽然随风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弦乐声。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乐声听来,就像是从天上传下来的仙乐。

        程立听见这乐声时,眼眸内忽然呈现出某种极奇异的表情。但无论如何,那表情绝不会是欢愉。

        乐声渐近,忽然间,八条大汉快步而入。他们每个人都精赤上身,显露出棱角分明的肌肉。下身穿了一条宽松肥大的“袴裤”,用条火红色的腰带束定。头顶中前部的头发,被刮得干干净净。后半的头发则结成发髻。正是扶桑武士所惯常使用的发型,名为月代头。

        这八名扶桑武士,身上都未佩带武器。反而双手捧着个竹篓。篓里装有包括抹布和扫帚等在内的许多东西。本来,这些东西都普通平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但在眼下这种情况看来,却又显得稀奇古怪。十分突兀。

        抹布和扫帚,当然就是搞卫生用的。所以八名扶桑武士踏入酒店里之后,甚至连看都没去看程立一眼,立刻便开始进行清洁整理。

        他们的动作很迅速,也很有效率。这凌乱破旧的酒店,只在片刻以后,除去程立坐着的角落外,每处地方都被打扫得纤尘不染。墙上贴了壁纸,门上挂起珠帘,桌上铺着桌布,鲜红地毡则覆盖了地面。让整所酒店都变得焕然一新,甚至很有几分富丽堂皇。

        收拾完毕之后,这八名武士便退出大门外,分两排站定,垂手恭立。紧接着,却又有四位同样身穿彩衣的扶桑少女,手提竹篮走进来,在桌上摆满了鲜花和酒肴,再将金杯斟满。

        随即,便是一行扶桑乐伎,弹奏着扶桑的传统乐器三味线,曼步而来。乐声未歇,歌声已起,却是用扶桑语咏叹着扶桑的“俳句”。

        “旭日腾朱凰,火羽惊鸿舞翩跹,涅槃断烦恼。”

        吟唱之声仍在耳畔,一道火红身影已走进来。他身穿赤衣,满首火发以金冠在头顶束起,却仍有极长的一段,自然披散于肩。相貌俊美儒雅,神态则是威严中又带了几分骄傲自信。身上并无兵器,只在手里拿了一把扇子。

        这红衣人漫步走过来,安然坐下。坐在鲜花旁,美女间,金杯前。琥珀色的酒,鲜艳的花。花香醉人,酒更醉人。

        所以他醉了。醉倒在美人怀里,夜光杯前。四位扶桑少女都带着嫣红的脸,发出了如黄莺一般的笑声。

        香花美酒,佳人如玉。毫无疑问,这是如同梦幻般的欢乐时光。然而,在这座已经荒废死寂的镇子上,居然出现了这样一幕场景,却实在处处都透着诡异。

        享受美酒佳人的红衣人,从头到尾也没有看过程立半眼。就仿佛根本不知道,这地方还有程立这样一个人存在。

        程立也同样对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仿佛筑起了一道看不见的高墙,将自己和这些奇怪的人,相互加以隔绝。

        酒过数巡,酒意更浓,欢乐也更浓。人世间的所有悲伤、烦恼、还有痛苦,都已全在欢乐中消失了。四位扶桑少女站起来,哼唱着不知名的扶桑歌谣,环绕着红衣人,旋身起舞。红衣人醉眼朦胧,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舞蹈,不住大声叫好。

        扶桑乐伎们也弹奏起了欢快的曲调。扶桑少女们随着这曲调越舞越快,越转越急。突然间,一位少女足下似乎踩错了步子,发出“唉哟~”轻声惊叫,身形不稳,就向旁边的程立身上倒下来。

        “锵~”

        龙吟清啸,似有还无。清冷刀光应声一闪,但瞬间便已消失,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样。但那名扶桑少女,却已经被这一刀拦腰斩成两半,上半截身体扑倒在地。下半截则“扑通~”颓然跪下。

        尖声惊叫响起。所有少女都面无人色,飞快跑回到那红衣人身边,在他背后瑟瑟发抖。其中……竟然也包括了那名已经被腰斩的少女!

        纵被腰斩,伤口处却并没有多少鲜血流淌。上下分开成两个半截的少女,拼命要把自己的身体重新接回去。可是手忙脚乱之间,又哪里能够成功?但是她这忙乱却又徒劳的滑稽模样,非但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好笑,反倒只让人……

        毛骨悚然!

        红衣人轻轻一叹,忽然挺直了腰杆坐起,挥手,道“走。”

        这个宇就像魔咒,刚刚脱口而出,刚才还充满欢乐的地方,立刻变得只剩下程立和他两个人。

        包括被腰斩的这一名在内,四名扶桑少女,全都走了。八名武士也随之而走。甚至连那些乐伎,同样迅速走得一干二净。

        乐声远去,脚步远去。灯光远去。黑暗穹苍之下,俨然又再变为一片孤独死寂。

        酒店之内,只剩下一盏灯。黯淡的灯光,照着红衣人发亮的眼睛。他抬起头,用这双发亮的眼睛,笔直地盯着程立。无论他的人表现得有多么醉,但只有这双眼睛,显然从来也未曾醉过。

        程立还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不闻、不见、不动。

        红衣人却已经站起来,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向程立走去。扇子也是红的,比鲜血更红。但他手上的肌肤,却显得十分苍白。

        苍白的手,鲜红的扇。形成了强烈对比。空气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充塞了一股杀气。

        程立的刀在手。似乎,他的刀从来也没有离开过手。“九曜”的刀鞘漆黑如夜,亦如死亡。但他的手,却温润如羊脂美玉。

        黑如死亡的刀,红如鲜血的扇,两者已渐渐逼近。杀气也随之益发浓郁。不过弹指刹那,双方之间的距离,只剩余不过三步。

        红衣人突然一声清啸,挥动赤红的扇子,向前一划。金红色的火焰,随即在扇上燃起,然后迅速凝聚成锐利剑气,冲着程立的咽喉要害斩去。剑气划过,丈许外的珠帘纷纷断落,如美人的泪珠般落下。

        程立还是不闻、不见、不动,犹如老僧入定。可是须臾之际,只听得“锵~”龙吟之声再起。清冷刀光,再度依稀一闪。

        刀光消失,剑气也同时消失。红衣人已经重新坐回去自己的桌子旁。在他的折扇之上,隐隐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即,又是“喀嚓~”裂声响过。扇子从中分成两截,彻底废了。

        红衣人轻轻吐口气,把已经毁坏的扇子放下。赞道“好刀。不愧是柳生剑圣也赞誉有加的高手。在下朱凰右京,见过程先生。”

        程立终于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朱凰右京的眼睛。仿佛直到此刻,方才第一次看见他。彼此目光甫相接触,立刻便触起了一连串看不见的火花。

        程立忽然道“你不是人。是鬼。”

        朱凰右京叹道“在下不是人,是鬼。”

        程立道“你知道我会来?”

        朱凰右京安然道“当然。也只有你,才会来。”

        程立目光垂落,再度凝视着对方苍白的手。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这样说来,之前派来镇上的人,都已经死了。”

        。

  

 
一枪爆头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yiqiangbaot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