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血与火的赞歌最新章节

第36节 三叉镇

血与火的赞歌 | 作者:坚果的战斗 | 更新时间:2020-03-26 13:18:26
推荐阅读:入骨情债共缠绵奶爸的漫威聊天群劫天运狂兵赘婿我在异界有座城绝世杀神百炼成神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圣武称尊凌天战神
        碧恩城南边三条河流汇聚之地,有一座比较繁华的集镇,名叫三叉镇。

        镇子依靠便利的交通,在最近几十年商路贸易中发展迅猛,让原本破旧的小镇子变成现今如城市一般的规模。

        城市靠近南城门早市岔路口有一栋崭新的建筑,蓝砖白墙围城了好似军营般的巨型堡垒,高耸的圆顶阁楼顶端盾剑相交的旗帜在城门口就能看见。

        这是警察局在三叉镇的驻地,去年年底刚刚完工!

        警察局虽然不受贵族待见,但王国地位低下的普通平民和城市市民,却异常的拥护。因为,它的存在至少可以帮助层民众维护仅存的那一丝尊严。

        为了让这栋明显区别于周边房屋的警察局驻地快速建成,当地的市民们慷慨解囊,让驻地得以在最快的速度里建成,并且建得还比镇政府更为雄伟。

        2月初,依靠大陆北方海岸线的三叉镇依旧覆盖着一层冰冷的寒霜。

        最近几天,镇子所有的话题都在围绕着警察局。

        因为,从在三天前,也就是2月3日早上,当一大堆警员进驻警察局驻地后,三叉镇附近大大小小的贵族被从国都赶来的警员抓了大半。

        一时间,漫天的谣言在这个小小的三叉镇内传开了,

        有人说,是当地贵族正在准备叛乱,被警察局的探员们当场抓获。

        也有人说,国王陛下在卡瓦尔堡被人刺杀未遂,策划者就躲在三叉镇附近某个贵族的庄园里。

        更有人说,是因为前段时间贵族大撕逮捕无辜者的时候,不小心惹到了国都某个大人物,现在人家把这些贵族告到国王陛下那里。

        三天过去,流言还在继续传,而警员们的抓捕工作也在继续。

        在第四天,就连三叉镇的镇长在准备逃跑的时候被赶到的警员们逮了个正着,被关进了地牢。

        不过,镇长的逮捕行动属于秘密,普通镇民根本不可能知晓。

        在三叉镇镇长逮捕后的第二天,提前进入养老的杰克夫-博格伯爵来到警察局,找到主持逮捕工作的警察局长唐莱特。

        但杰克夫-博格伯爵只待了半个小时,便急匆匆离开。

        2月8日,一大早,

        唐莱特三叉镇驻地一间独立办公室里,按照惯例翻阅昨天的审讯报告。也许是审讯报告的内容让他有些不满意,从他翻开第一份报告开始眉毛就没有松开过。

        上午九点,

        跟随唐莱特一起来到三叉镇的副局长泰夫-查特爵士,带着一副不怎么好看的面色进入办公室。

        “事情有些难办啊,局长。”泰夫-查特把一封加急信件放到唐莱特正在翻阅的文件上面,“汉妮娜长官传来的消息,现在每天早上的御前会议都会因为地牢里那些贵族吵得不可开交。”

        “国王陛下是什么态度?”唐莱特翻开信件。

        “还是没有表态。”泰夫-查特脸上带着急躁的表情,“早知道就该在事情还没有被捅上去之前就抢先绞死那群贵族,反正当时我们手里握有陛下的命令,现在…哎!”

        唐莱特在泰夫-查特走进房间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皱起来的眉毛松开。在副手说话期间,他已大致看完信件里的内容。

        国王陛下改变主意临时放过戴西里-庞博,而且还特意把这边的事情拿到御前会议上商讨。

        原本秘密的事情,现在搬到了台前能不复杂吗?

        怎么说也是三十多名有名有姓的贵族!

        “首相的特使还在外面呢?怎么办?”泰夫-查特询问道:“把他轰出去?”

        “知道为什么国王陛下要把原本秘密查办的事情挑开吗?”唐莱特没有理会副手的问题,反而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原本简简单单的手起刀落,现在却要搞得这么复杂,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可不知道。”泰夫-查特摇着头,打着哈哈:“我只会办案,案子以外的事情我可不会多想。”

        “但这个案子,需要我们去考虑这些问题。”唐莱特严肃的盯着他的副手,“想想我们现在的处境吧,如果我们处理不好,也许明天蹲在监狱里的就是你和我。”

        “这可真是天降横祸。”泰夫-查特无奈的耸耸肩,“在我们地牢里的贵族可都是这片地区有名的大领主,根据卷宗的记录他们之所以违反陛下亲自制定的《新法》,私自追捕大量的乡下小贵族,是因为有人向陛下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很有意思…一位小小的乡下小贵族,居然向我们的国王陛下建议废除内阁首相制,采用…采用我都从来没有听过的政府总理制,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居然可以把他的信送到陛下的手中而不被任何人察觉。”泰夫-查特和唐莱特对视,“你说,这个人会是谁?”

        唐莱特犹如自言自语般喃喃道:“我们需要找到这个人。”

        “我就是担心,我们找不到这个人。”

        “就这么小的一片地方,有数的贵族不到两百人…也许我们可以试试某些人之前用过的方法。”唐莱特认真的复查着每一份口供。

        “您认真的?”泰夫-查特一怔。他又不是笨蛋,这件事情的内幕他早就猜了个大概,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找个人假扮编个故事,弄一份完美的口供递上去就行了。

        “泰夫爵士,我们是什么人?”唐莱特问道。

        泰夫-查特一怔,紧接着脸色抑制不住的开始巨变,片刻之间额头已经渗出肉眼可见的冷汗。

        我们是什么人?

        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国王的走狗。

        谁会在乎他们?

        自作聪明编一个故事送到御前会议的案桌上?

        这和找死几乎没什么区别!

        “你放心去找吧,有人会比我们更上心。”唐莱特在一份口供上做着笔记,“你一定会找到你想要人的。”

        这一次,泰夫-查特听明白了。

        警察局不能编故事,但有人可以!

        当泰夫-查特准备告辞的时候,唐莱特又说道:“我们首相大人的特使既然想要见见那些被关在地牢的贵族,你就带着他去看看吧。”

        …

        克鲁城,在克鲁里亚王国立国之后,这座城市几乎就要代替苏克城,成为东大陆的中心城市。原本就很繁华的城市,现在变得更加繁荣了。

        野鹿山士官学院,

        人类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平民学院。

        自挂牌成立那天起,到现在的半月时间里,报考人数每天都排满了附近的街道。

        不过,真正录取的却不到两百人,而且其中大部分是新兴贵族的后代。

        2月9日,学院正式招满两百名学生。

        考利尔选择了在10号正式开课授业,

        没有隆重的仪式,更没有激动人心的演讲,在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两百名学生被安排进四间如同营房一样的教室,开始他们为期三年的课程。

        作为学校的校长,考利尔在正式开课后依次到四个教室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后,便回到了他那间简陋的办公室。

        作为教育司司长,他的工作可不是只有这所士官学校。

        王国各地的基础学校开办得并不顺利,大多数地方政府不愿意出资,而他手里的经费也被内阁截断。而为数不多的几所学校开办后,也只招收当地的贵族后代。

        考利尔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在跟他过不去,翻着一份又一份记录着坏消息的工作报告,他脸上没有一丝怒气,更没有说出一句怨言。

        临近中午的时候,考利尔公式化处理完他手中的政务,正准备让食堂给他送来一份烤肉的时候,财务大臣埃德温-菲林又来了。

        这位内阁出名的大忙人自从在御前会议上和首相戴西里-庞博彻底翻脸后,便再也没有任何顾及,这几天他每天中午都会到野鹿山士官学校和考利尔在一起用餐,讨论着一些小秘密。

        在一间只容得下两个人用餐的小餐厅,考利尔和埃德温-菲林面对面坐在一张圆形的小木桌旁,周围没有任何侍者。

        “你有多喜欢学院的炭烤蘑菇?居然每天都吃。”考利尔望着对面盘子里的烤得并不好的蘑菇,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

        “我有个习惯…”埃德温-菲林手中的铁叉上窜着几片蘑菇,“在我吃饭的地方只要有烤蘑菇我都会点一些。”他目光中带着回忆的神色,“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就是靠吃这个活了下来。”

        “我最落寞的时候,天天啃着草根。”考利尔耸耸肩,“但我永远都不会再去碰它。”

        “这就是我们的区别。”

        “什么区别?”考利尔笑呵呵的说道。

        “如果没有陛下,你将会一直落魄下去,但却能靠我的双手重新站起来。”埃德温-菲林的语气带着骄傲,“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之处。”

        “虽然你的说法让我想狠狠揍你一顿,但你说得却是事实。”考利尔耸耸肩,端起盛满麦酒木杯说道:“让我们敬过去落魄的生活一杯。”

        “敬过去!”埃德温-菲林端起酒,仰头便把整杯麦酒灌进肚子。

        “很久没有这么喝过酒了。”埃德温-菲林带着怀念的语气,盯着空空的酒杯看了看后把目光落到考利尔身上,“你不是最喜欢红酒吗?”

        “你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用红酒吗?”考利尔扫视着狭小的餐厅。

        “如果是经费不够,我可以…”

        “千万别!”考利尔摇头,“这所学校可是陛下的心头肉,你敢插手?”

        “不敢。”埃德温-菲林很老实,随即他用羡慕的眼神望着考利尔,“陛下还真是信任你,如果是我的话,会用我家族内部的人来承办这所学校。”

        “所以,你是臣子。”

        “是的,我只能是臣。”

        两人说话之间,埃德温-菲林拿着酒杯走到旁边的酒桶为自己重新接满麦酒。

        当他重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脸上的玩笑之色已然消失,他望着考利尔低声说道:“三叉镇那边正在全力搜寻‘那位男爵’。”

        “陛下肯定不会再出手,毕竟…”考利尔只说到一半,“这件事情需要我们自己去办,而且还要办得漂亮。”

        埃德温-菲林皱着眉,“时间上来说太紧…外务部传来消息,石坎-银斧派了他的幕僚长亲自前来会谈,克兰城的战争也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戴西里-庞博还在步步紧逼?”

        “他有消停的时候吗?”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考利尔阴冷的一笑。

        埃德温-菲林一怔后跟着笑了起来,“这确实是好事!”

        “为了这件好事,我们应该再干一杯。”考利尔再次举起他的酒杯。

        “干杯。”

        这一次,埃德温只喝了一小口,“我已经让我次子去三叉镇办这件事情,五天之内就会有消息传来。”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考利尔放下酒杯,切下一片肉放到嘴里面嚼。

        “就算有消息传来,也不会是好消息。”埃德温-菲林摇着头,“陛下很明显是想让我们和戴西里-庞博相斗。”

        “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你现在的想法非常危险。”考利尔面露严肃,“上次陛下对领地实行商业改革的时候,我也曾有过类似的想法,但最终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我不是很明白。”

        考利尔盯着他的酒杯沉思了几秒后说道:“陛下也许是想让我们和戴西里-庞博所代表的传统贵族斗一斗,甚至在一开始还打算直接让我们取代老一辈的贵族…但是,从现在的局势看,陛下更多的是想借助我们这次的争斗看看我们双方的实力到底如何。”

        “陛下想要连我们也…”

        “戴西里-庞博肯定得完蛋,他在陛下的心中早已宣被判了死刑,只是他自己还自以为感觉良好。”考利尔直接打断了盟友的话,“但你是否会成为陛下另外一个目标,取决于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埃德温-菲林眉毛一皱。

        考利尔盯着埃德温-菲林疑惑的双眼,用一种像是警告的语气说道:“你必须要让陛下知道,你永远不会背叛他。”

        埃德温-菲林闻言顿时豁然开朗,但随即又陷入疑惑,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不要管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碰不该碰的东西。”考利尔声音很低,“在你刚刚宣誓效忠陛下的时候,这些方面你做得比谁都好,但现在…”老法师摇了摇头,“我曾经在这方面也做得很好,但后来因为地位的变化发生了些许改变。”

        “你是说,我现在已经越过了线?”

        “是的,而且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

  

 
血与火的赞歌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xueyuhuodezang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天女商妃傲世丹神无上神王龙神至尊武逆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异界大领主不一样的恶魔人生妙手神农我真不是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