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星海仙冢最新章节

第四十四回(续)仙荷居重逢瓷娃娃 拭剑峰

星海仙冢 | 作者:羡蜉蝣 | 更新时间:2020-05-18 03:02:45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至尊神魔地府朋友圈家里有门通洪荒绝世战魂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第四十四回(续)仙荷居重逢瓷娃娃  拭剑峰百擂启武试

        石念远看着田浩天离去背影,想起麾下百鬼里那名马帮女子来,丹凤眸子凝起,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人倚高楼,有人蜇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万千种,恩怨总难明……”

        听到石念远的自语,田浩天仍然没有转回身:“你不用谢我什么,拭剑峰百擂浮空时,几乎所有烈阳院学子都见识过你那一只兽宠的仙道修为。”顿了顿,田浩天续道:“联系之后那一场天大动静,即使我不管你,以那样的绝顶强者的天心意识,发现你的异状不是难事。”

        石念远眉头皱起:“不是兽宠,是伙伴。”

        “伙伴也好,爱人也罢,无非一个称呼。”田浩天回转过身

        石念远跳下白玉石栏杆,摇了摇头,迈步跟在田浩天身后,并刻意保持一定距离走回甲子洞府。

        甲辰洞府前,田浩天折转方向,推开洞府朱门,踏入迈进前忽然出声道:“小心苏泉。”

        石念远愣了愣,眼前,田浩天已经关上洞府朱门。

        “苏泉?”石念远呢喃一声。

        就在石念远以烈阳令打开甲子洞府灵禁,正要推开洞府朱门时,朱门已经被人从内拉开。看到眼前少女,石念远愣了一下,果不其然,另一颗脑袋从少女身后冒出来,看到是石念远回来,一下从少女身后跳出,指着石念远的鼻子就开始大骂:“好啊你!作为甲子榜首,平日里总是突然失踪,不去教舍听道不说,更是以高千余学分的扣罚值高挂我执律殿扣罚榜,今天竟然还……还不去参加文试!你你你……”

        听着逢山祭语气越说越是恨铁不成钢,越说越是寒心,更是开始讲起什么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人生大道理,石念远十分不爽的拂开开门的逢山灵语,飞起一脚踢飞喋喋不休的执律使,以石念远如今的仙道境界,将逢山祭直接踢得倒飞撞到院墙上,却以柔劲护其不受实际伤害,轻松写意。

        “至少在干支榜重排前,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苍蝇一样嗡嗡嗡的烦死人了……”石念远咒骂一声,走向在院落里架起篝火烧烤架的一众伙伴,看向烧烤架前挂了一件围裙,额上以一条长抹布束捆起长发,不时翻动手中肉串,不时以抹布擦汗的木子涛,扯了扯嘴角道:“你们这是算是大考大玩,小考小玩吗?今天刚文试完,明天就要武试了,今天居然跑到我这里聚众撸串……”

        木子涛娴熟的一手指夹起旁边数瓶香料,潇洒的抖到烤肉上,另一手拾起刷子蘸了蘸油酱刷到烤肉上:“石公子,是月舞姑娘发起的,说是你连文试都不参加,等到武试结束,这间洞府就是她的了,提前庆祝一下,顺便欢送一下你。”木子涛一边说,一边自觉有趣,失声笑起。

        石念远嘴角扯得更凶,丹凤眸子上,眼皮抽搐,瞥向正从厨房里搬出好大一只坛子的暗夜精灵少女,惊讶道:“卧槽!不是吧?明天就武试了,就你们这小酒量,喝那么大一坛,一定都会醉成死狗的吧?”

        妮莉艾露看向挡在前方的石念远,丢过去一个嫌弃眼神,那意思是:“你挡路了。”

        石念远朝旁迈了两步让开妮莉艾露,妮利艾露将坛缸往烧烤架旁一放:“这是木子涛教我做的泡菜,你这蚂蚱酒鬼懂什么?”

        “泡……泡菜?”石念远走近揭开坛盖嗅了嗅,扼腕道:“你这是哪门子泡菜……明显就是把一大堆蔬菜放进坛子里,现在他妈的全馊了……”

        妮莉艾露眼睛眨了眨,同样凑近嗅了嗅,满脸怀疑的看向石念远:“是吗?不会是你马上就要从甲子洞府滚蛋了,嫉妒即将住进来的我,然后故意诋毁我的泡菜吧?”

        石念远丹凤眸子一瞪道:“我是那种人吗?”随即一指那一大坛馊掉的蔬菜继续吐槽道:“仙道修士肉体虽然经过天地灵力淬炼强化,可是吃这种东西一定是会拉肚子的吧!你该不会是想要害我们在武试时拉肚子,然后轻松击败我们……我去……用心那么险恶……还好本公子发现得早……”

        “可是我就是按着木子涛教的做的啊?”妮莉艾露依然怀疑石念远,正好看到流风霜正好从水池旁洗切好即将用来烤食的蔬菜瓜果,拉过流风霜一本正经道:“二小姐,你帮我看看我的泡菜,蚂蚱竟然说馊了!”

        流风霜将手中瓷盆放到木子涛身旁架上,走过来俯下身,闻到酸馊味,琼鼻动了动,一手抬起掩住口鼻,无奈看向迷恋上人族餐饮文化的暗夜精灵族少女:“公子说的没错……确实是馊了……”

        妮莉艾露眉头深深蹙起,十分不解的翻手从空间灵宝里取出食谱,三下两下翻到泡菜制作篇,一步一步认真核查,想要找出问题出在哪里。

        石念远左右张望一番,徐月半与杨七凌正在昨天的异变中倾倒,如今已经重新立起栽种好的菩提树下手谈,原本石制棋桌早已在异变中损毁,如今已是一张新桌,池塘旁,董慧正在逢山灵语与逢山祭身前手舞足蹈,想必是在推销丹药,维独不见流风雪的身影,石念远不由扭头朝流风霜问道:“大小姐呢?”

        流风霜杏眼眨动:“山顶,苏泉约她出去了。”

        见到石念远怔愣的模样,流风霜杏眼微凝,由于心底为姐姐打抱不平,语气有些幽怨续道:“公子,姐姐对你的情意你不是不晓得,可要多上点儿心,别被外人截胡了……”

        石念远想起刚才田浩天的提醒,眉头凝起,天心意识一边朝山顶蔓延笼罩过去,一边内视气海丹田处的封印。

        甲子洞府本来就接近跃龙甲峰山颠,如今石念远的天心意识更能沿伸极远,轻松探寻到流风雪与苏泉的灵压,感知到两道灵压距离极近,石念远丹凤眸子一眯,身影模糊,消失在甲子洞府庭院。

        跃龙甲峰山巅。

        流风雪手持佩剑,正在摆出架剑模样。

        苏泉走上前来,伸手将流风雪的手臂向上托高寸许:“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我百越剑池能得南荒问剑冢赞扬的,正是守招抵天三剑,而这架剑,正是抵天三剑的基础所在。”

        流风雪点了点头,不过,并不喜欢苏泉与自己这样亲近,正要甩开手向苏泉说明,忽然感知到后方溢散而出的熟悉灵压,收招扭头看去,苏泉识趣的撤回手臂,抱拳出声招呼道:“石公子。”

        石念远沉默走上前,拽起流风雪的手拉过来,眉头紧蹙:“回家。”

        流风雪感觉得出石念远的不满,想到关键处,不由失笑解释道:“这下知道吃醋啦?你天天跟若湖形影不离的,我……啊——”

        石念远没让流风雪说完,忽然直接将流风雪横抱而起,吓了流风雪一跳,惊呼出声,面上有醋意未消,有羞涩,也有甜蜜,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石念远已经垂头淡漠看来,丹凤眸子里的清冷让流风雪心头一惊,不敢继续说话,心里骤然乱成麻,下意识环抱住石念远的脖颈,用力靠近了些。

        石念远并没有理会苏泉,直接运起瞬转身法,以石念远如今对灵力的操控,瞬转身法速度极快,几息间已然掠至甲子洞府朱门,伸脚踢开朱门,迈步踏入。

        从没见过石念远这副模样的流风雪虽然心里担忧不解,可是想到自己刚才虽然与苏泉确实稍微亲近了些,不过,并没有超越朋友之间的界限,再说了,刚才要是石念远不出现,流风雪也是要出言向苏泉表达不喜的。

        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事说出来会显得不够大度,但是,那件事确实让我不开心了。其实那不开心的程度很低,只是想那么简单的抱怨一下,希望你能懂,明明只要你一两句简单的哄慰就会好的,可是……

        石念远将流风雪放到地上,动作相比平常,多少显得有些粗鲁:“我和若湖怎么了?”

        流风雪一愕,喉间话语更住,鼓起勇气想要再次开口,但是石念远已经转身朝烧烤架旁的木子涛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笑道:“木子涛,熟了没?快让我尝尝先。”

        女孩子的心呀……坚强起来揉进水晶细屑都能忍不哭,脆弱起来,一片柔软花瓣都能轻易割疼。

        看到石念远面对木子涛与面对自己的情绪差别,流风雪杏眼瞬间盈上泪水,视线骤然模糊,大声叱了一句:“石念远你混蛋!”说完转身跑出甲子洞府,接朱门狠狠一摔。

        已经下完棋,与石念远几乎同时走向木子涛所在徐月半与杨七凌正要跟石念远打招呼,忽然被流风雪这一声吓得不轻,包括木子涛在内,不约而同的将疑问目光投向石念远。

        流风雪这一声娇叱,让石念远心头狠狠一抽,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而粗重。

        “愣着干什么?追啊!”徐月半一推石念远,瞪眼道。

        “我……”石念远脚下迈开一步,却不坚定。

        流风霜闪身来到石念远面前,深深看向石念远,石念远不敢与流风霜对视,将目光避开。

        流风霜冷哼一声,运起瞬转身法向流风雪追去。

        “你是她眉眼间藏不住的欢喜,所以,能给她心尖尖载不动的忧愁。”一道声音响起,石念远一愣,扭头看向逢山灵语,逢山灵语笑了笑,续道:“女孩子很好哄的,徐师兄说得对,别愣在这里了。”

        石念远环视半圈,见伙伴们眼里都是鼓励,点了点头,身形再次消失在甲子洞府庭院。

        石念远没有追上流风雪。

        爬上乙峰,来到乙丑洞府门前,触碰多次洞府灵禁,灵禁都并未打开。

        由于存在灵禁阻隔,虽然天心意识还是能够渗透进乙丑洞府,可是感知模糊,石念远的天心意识并没有在洞府内探知到流风雪与流风霜的灵压。至于是姐妹二人当真不在洞府中,还是刻意收敛了灵压,石念远不得而知。

        转身离开前,方才意识到,自己呆在天山上的时间甚少,这还是第一次来到乙区,来到流风雪与流风霜所居的乙丑洞府。

        是因为甲子洞府足够大足够好,所以一众小伙伴总是将聚会地点定在甲子洞府?

        还是自己真的忽略了一些东西?

        石念远显得有些失魂落魄,自幼,身为鸣雷帝国武侯世子,不管是如同亲人一般的心复李书图或者毛三,还是一众府卫武奴,向来唯石念远之命是从。

        纵然两世为人,可前世记忆模糊朦胧,这一世更习惯了别人对自己牵就与顺从,习惯了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从乙峰下山的的石念远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与流风霜两次在屋顶提过的问题于此时在心底放大。

        若湖,流风雪。

        在自己的心里,二者熟重熟轻?

        石念远使劲摇了摇头,眉头紧皱。

        自己与若湖,真的很像是恋人关系,以至于雪儿确实吃了醋?

        还是说,自己的心当真自私,贪图鱼与熊掌?

        鸣雷帝国确实是不限制一夫多妻,不过自己心底,不是一直坚信,心这种东西,是扮不成多半的……

        想起流风雪曾似无意还有意的提起想要“做大”,想起自己当时内心的反应,石念远愕然自言自语道:“妈的,似乎老子本质上还挺渣的?”

        石念远失魂落魄的走回甲子洞府时,愣然看到流风雪与流风霜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众人正围在庭院中央有说有笑的撸起了串。

        心情格外不爽的石大少爷很想将苏泉揪出来打一架,可是却没看到苏泉的身影。

        尴尬的坐进桌上,坐在流风雪身边的徐月半特别讲究的给石念远使了使眼色,说是想要跟石念远身旁的杨七凌说说话,与石大少爷换了位置。

        不过,流风雪果决的跟暗夜精灵少女换了位置,尴尬的石大少爷从烤架上拿了一只鸡腿,没听到木子涛的提醒,愣然咬下一口才发现是新烤,还没烤熟。

        皱了皱眉,石念远左右看了看,没有找到酒水,天心意识探入须弥戒,居然也没有存货了。

        竟然是近日来长时间把自己关在修炼室的慕容姗注意到石念远的动作,到厨房里寻来几瓶酒,给石念远倒了一盅。

        “谢谢。”石念远呢喃一声,看向与妮莉艾露有说有笑的流风雪,头大无比的一口饮尽。

        席毕。

        心情烦燥的石大少爷钻进房间,盘坐床上,五心向天,却没办法沉入修炼状态,朝枕头猛力一倒,敏锐触感察知不适,拿开枕头,竟然发现一张包裹了什么东西的丝绢,好奇拾起打开,里边是一节在西域常用的雕刻木材沙杉,拳头大小,雕了一半,并未完成,作者明显不擅此道,人形雕逆雕得比例失调,五官更是不在该在的位置,显得无比滑稽,不过,那一双丹凤眸子倒还算有样。

        “上一次在甲子洞府喝醉时丢在这的么……”

        石念远喃喃自语,手握木雕,双目无神的望向天花板。

        一夜无眠。

        翌日,烈阳院学子统一着烈阳山麓月白制服,齐聚拭剑峰,整齐列队。

        天山六老至其二,宁真子与云青子悬浮在百擂之上,天心意识笼罩一百零八座莲花擂台。

        原本巨大白玉擂台所在,如今一百零八座传送法阵中央,临时搭建起一座木制高台,以静阳为首的十名传道先生静立其上。

        诸多烈阳观弟子以及青岚峰外事弟子围在本届烈阳院学子方阵外围准备观战。

        纵然今天只是积分赛而非淘汰赛,依然有不少门人弟子针对特殊对局开出盘口。

        徐月半在一名灵舟殿同僚,天山上有名的老庄家身前犹豫不决,就今天早上看到石念远那副严重睡眠不足的模样,十分担忧手头灵石打了水漂,心一狠,将赌注下到妮莉艾露身上。

        伴随静阳以灵力加持的一声:“本届烈阳院学子第一次半年试武试,现在开始——”

        本届烈阳院学子一个个在沉默中目露坚定神色,摩拳擦掌。

        前来观战的内门外事弟子发出山呼海啸,莲花百擂同时绽放耀眼灵禁光芒,地面传送法阵灼灼亮起。

        作者有话说:《星海仙冢》在网连载,恳望您尊重劳动成果,支持正版阅读,建议通过“纵|横|小|说|app”阅读本作。

  

 
星海仙冢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xinghaixianzh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