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无量真途最新章节

第七百七十六章 飘然去,为红颜;红颜假,匠心真(终)

无量真途 | 作者:燕十千 | 更新时间:2020-05-17 16:16:42
推荐阅读:道界天下修佛传记天命赊刀人极品狂医仙韵传命之途重生之超级透视学生这个修士很危险超品小农民天行缘记
        不知不觉,距离那场轰动三界的大战竟已足有三个月了,天界的三个月。

        三个月前,桓因最终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用问道一剑彻底消灭了霸主,帮助整个三界消除了一次自三界世界诞生以来最大的危机,救天下苍生和三界世界于末日之中。也是因此,桓因一战而名动三界,成为了三界之中战神一般的人物,受亿万人崇拜敬仰,即便是凡俗世界的小儿也都知道了天界之主桓因的名字。

        然而自那一战过后,却再没有人见过桓因。战士们一度陷入慌乱与悲哀,更有人猜测桓因为了战胜霸主,最终选择与霸主同归于尽,所以不可能再回到人们的身边。

        好在就在大战之后的三天,东皇钰儿接到了桓因的传信,得知桓因在战胜霸主之后立马选择了闭关,并明言需要三个月时间。东皇钰儿这才心中大定,又很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

        于是一时之间三界欢腾,众战士无不热泪盈眶。每一个人都想,只要桓因还活着,那就太好了。而桓因选择闭关,必是因为他与霸主的最后一次战斗消耗太大,若不及时闭关,恐有危险。闭关,在众人看来成为了情理之中的事情,一切也就都想得明白了。

        桓因为三界付出了这么多,人们也决心为桓因做点儿什么。众人一番商议,最终决定要集合所有人的力量,趁桓因闭关的这段时间重建善现城,再造胜殊宫,好让桓因在三个月后出关时能看到一个全新的善现城,再次于胜殊宫中正式登基为天帝,一统天界。

        就这样,一场浩大却只限时三个月的工程开始了。

        善现城被噬灵界搞得满目疮痍,可说是整个毁了。本来要在区区三个月之内完全修复,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可是自那一场大战以后,天、人、地三界已是一条心,加上人、地二界的道友们也都对桓因感激在心,于是最终哪怕是人界和地狱的两大界主陆压和地藏也都暂时留在了天界,帮助重建善现城。

        三界道友齐心,再兼有两大界主全力帮忙,效果一下就不一样了。加上人们为了感激桓因,甚至都把养伤暂时放在了一边,干起事情来热火朝天,激情满满,那效果就更是非同一般。更何况,还不断有天界的子民自愿从四方八天赶来,只为帮助重建善现城。

        三个月之中,善现城可说是一天一个样。直到半个月以前,胜殊宫彻底复建完毕,这一场工程也算是接近了尾声。

        比起当年的善现城来,三个月之中抢出来的自然还是远远不及。可这已是一场难得的惊喜,众人也都相信桓因会大感意外,大为开怀。更何况,胜殊宫是大家都特意花了功夫去照顾的,如今的胜殊宫可说几乎完全恢复了当年桓因在位时的原貌,在某些方面还犹有过之。这一点,应该会更让桓因开心。

        让桓因开心,让桓因高兴,是人们这三个月忙碌的重点。因为三个月过完后,桓因出关,便是公认的桓因重登帝位大典。这是所有人早就为桓因想好的典礼,是他们送给桓因这个大英雄的礼物。胜殊宫,这个典礼的举行地点,也是因此而在重建时受到了特殊的照顾。

        最后的半个月,除了继续将工程进行一些收尾以外,不少人已经开始为桓因准备那一场典礼。这场典礼被天界的臣民们看做是古往今来的第一盛典,因为人界的道友和地狱的道友在帮助完成重建以后,还决定留下来观礼,哪怕两大界主也是。当然,更因为典礼的主角是桓因!

        就这样,时间终于来到了今日——桓因出关的日子,也是所有人早就计划好为桓因举办登基大典的日子。

        早早的,已经被装饰得极为华丽而喜庆的胜殊宫广场之上就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要知道,胜殊宫广场是可以用来驻军的,由此也可以想象如今这广场之上到底有多少人,又到底有多少人想来一观这空前绝后的圣大典礼。桓因如今的影响力也可见一斑。

        不过人虽多,大家却相互礼让,秩序井然。或站或坐,或前或后,都早已有了安排。众人喜气洋洋而又其乐融融。

        至于胜殊宫宫殿之内,此刻是空无一人的。殿堂被特别打理和装饰过,要等待它的新主人第一个踏足其中,然后众人才会跟进。

        三界的道友们如今都是熟人了,更是一起在血水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生死之交,所以即便典礼没有开始,大家相互之间也并不拘束,早已攀谈起来。而这样的一副景象,就更是显得喜气洋洋而又气氛融洽了。

        不难想象,今日的这一场典礼一定会如同桓因一样,被三界铭记,风光会流传到后世,成为一段佳话。

        只是,这样的和谐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开始变味儿。不是因为人们之间的关系变了,更不是因为人们都只是表面友好,只是因为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太久。众人望天,才发现午时即将来临。

        今天是桓因承诺出关的日子,也是桓因的登基大典。可桓因到现在都还未现身,让众人不免有些焦急,心中的猜测和想法也多了起来。

        东皇钰儿站在最前端,镇住全场,也安抚众人。她虽没被桓因正式赐予“界母”之名,却早已有界母之实。众人心中也都清楚,桓因立东皇钰儿为后只怕是登基以后的第一件事。所以东皇钰儿暂代桓因主持全局,是没有人敢不服的。

        东皇钰儿也做得很好,她处事周到,顾全大局,早已有了母仪天下之风。再加上如今她的左右两侧,人界界主陆压和地狱界主地藏都安然落座,自也是一种震慑。所以,场面倒是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可是,主角始终是桓因。桓因一刻不出现,任谁也不可能真正抚平在场所有人的情绪。而一直到距离午时只剩半个时辰的时候,满场的交头接耳和议论声已经有些压抑不住。到了这个时候,东皇钰儿也觉得有些不太对了,于是她悄悄让儿子桓钰从广场之上溜了出去,去找一找他还没有出关的父亲,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这样,半个时辰以后,午时正好来临,桓钰回转,神色有些慌张的走进了胜殊宫广场的大门,手里拿着一枚金色的玉简。

        众人似想到了什么,于是自觉为桓钰分开一条道路,让桓钰匆匆的来到了东皇钰儿的面前。然后桓钰把手中玉简递给了东皇钰儿,便一言不发的站到了旁边。

        东皇钰儿接过金色的玉简,触手时,熟悉的属于桓因的感觉传到了她的身上。这一刻,她似已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微苍白,身躯有些颤抖。只是她知道现在不是能放松的时候,于是终于在所有人的面前打开了那枚玉简,定睛一看,聪明如她,瞬间全都明白了……

        东皇钰儿终于还是有些承受不住,身子险些软了下去。还好一旁的桓钰将她扶住,才她让不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只是这细微的动作却逃不过她身旁两位界主的眼睛,于是都微微有些侧目。

        末了,东皇钰儿终于强打精神,独自走上了胜殊宫殿堂的台阶,站在了大殿前方,让所有人都能够一眼看到她。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金色玉简高高举起,一把拉开,朗声到:“天帝有命,众卿接旨!”

        一句落下,满场修士,无论来自哪一界,全都跪拜下来。即便是人界陆压,地狱地藏也都站起,不跪,却表情肃穆,颔首而立。

        天界的是子民,跪的是帝君。而人界和地狱的道友,跪的是他们的救世主,大英雄。

        “封,东皇钰儿为……”说到此处,东皇钰儿自知万不该断掉,可她还忍不住顿了一下,整个人的脸色越发苍白。然后她又继续了:“为皇太后,母仪天下,掌管内院!”

        一句话落下,满场皆惊,就连陆压和地藏也是再次侧目。他们以为自己都多听了一个“太”字,面面相觑,却发现原来自己是清醒的。

        没错,东皇钰儿手中所持正是桓因亲手书写的敕封玉简。而她自己第一个被封,却被封成的不是皇后,却是太后!

        “封,叶无忧为阿修罗王兼护国公,统管阿修罗道众,兼领甲士二百万,护主卫国!”东皇钰儿的声音终于继续,也压下了下方的议论。

        叶无忧也早已感觉到了什么,不过既然是大哥的意思,他自当遵从。于是他从人群之中走出,恭恭敬敬的拜在了殿堂的阶梯之下,朗声到:“多谢帝君!”

        “封,玄武为善现城护法兼护国大元帅,领甲士百万,卫道卫国!”

        “玄武拜谢君【地址.cc】上恩赐!”

        “封,白奎为善现城护法兼胜殊宫禁卫军统领,领禁卫军五十万,忠心护主!”

        “白奎谢恩!”

        “封,童峒为东方八天大元帅兼大天王,安定一方,造福百姓!”

        “童峒领命!”

        “封,胡子为西方八天大元帅兼大天王,安定一方,造福百姓!”

        ……

        敕封还在继续,桓因的考虑之周到,让人侧目。这给了众人一种感觉,桓因这闭关的三个月似乎并不是在疗伤,而是在斟酌东皇钰儿手里玉简上的种种内容。

        光是各类的敕封,东皇钰儿一共念了将近半个时辰竟还没有结束。太多的人跪到了胜殊宫大殿下方,接受恩赐。他们是最终一战的有功之臣,与桓因一样,同样是为三界付出太多的英雄,他们应该得到封赏!

        直到大殿之下已跪了近百人,东皇钰儿才终于顿了顿,然后所有人便见得东皇钰儿的神色突然暗淡了几分,接着念到:“追封岳风云为除魔大元帅,忠义侯,后代永享此殊荣!”

        岳筱仙站了出来,哭着跪到了殿堂之下,一拜不起。

        “追封饰恬与影爵同为定乱大元帅,忠烈侯!”

        这一次没有人站出来,可所有人的脸上却挂起了悲哀,再不发一言。

        “追封司徒妙手为平叛大元帅,忠勇侯!”

        这一刻,南方八天的战士们齐齐跪倒,哭声一片。

        “追封洪百能为造物天师,受万民香火!”

        ……

        就这样,又过了许久,人们已全都沉浸在了悲痛之中。东皇钰儿的声音再一次停了下来。

        她给众人留出了一些时间,留出了一些空间。而人们也渐渐注意到停下的东皇钰儿并没有收起手中的玉简。很显然,桓因还有话要说。

        于是,人们终于渐渐再次恢复了平静。然后,便见东皇钰儿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桓钰,一叹以后终于念到:“传,帝位于吾子桓钰,盼众卿好生辅佐,共安天下,泽被苍生,造福百姓!”

        “什么!?”此言一出,满场皆惊,更有人已经不能自控,惊呼了出来。

        众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第一个被册封的东皇钰儿是太后,可桓因如此决定,那他自己呢?

        原本准备好的盛大典礼最终草草收场,桓钰继位为天帝,可就连他的心都是茫然的。

        晚些时候,内宫之中,这个新登基的天帝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母亲,有些心神不宁的他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话:“母后,父亲他到底去了哪里?”

        桓钰聪明,早已看出自己的母亲一定知道父亲的去向。恐怕,这世间也唯有她最清楚了。

        然而桓钰的聪明是继承的父母,他的母亲也极为聪明。所以东皇钰儿在接到那玉简的时候就知道桓因已经不在闭关之所,早就离开了。而他玉简上所写的一切,已经表明了他的去向。

        妥善安排后,从此飘然远去,不再过问世事……

        “他去等一个人了……”终于,东皇钰儿伫立窗前,有些黯然的说到。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桓钰又问。

        东皇钰儿说到:“等到了,或许就回来了。”

        “那我们怎么办?”桓钰再问。

        东皇钰儿看向自己的孩子,勉强一笑,说到:“他等别人,我们便在这里等他吧。”

        ……

        人界,青州。

        青州有两个地方以柳树闻名,一个在城内,便是昔日的绿柳巷子,今日的皇祖巷。只可惜皇祖巷现在地位不同,反而失去了人气。而另一个却在城外,是一个距离青州城只有不到五里地的小山村,名为“绿柳村”。绿柳村虽不算人丁兴旺,却也有人来人往,更充满了人情味儿。

        绿柳村是一个和谐的村子,村里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而要说最近发生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村中新搬来了一位英俊而又文质彬彬的青年人。

        村民们开始都以为青年是个读书人,加上他虽寡言少语,却善良而随和,所以大家都巴不得多跟他亲近亲近。

        于是人们便知道了他姓桓,又很快惊奇的发现他竟然不是读书人,却是个木匠。

        桓木匠很快就融入了绿柳村,并且在村尾一个有些僻静的角落安了家。他的生活很简单,每日出门取柳木回家,然后在家一雕便是一天,再也不会踏出房门半步。

        村民们本已习惯了桓木匠的寡言少语,甚至都没听他提起过自己的全名,却也并不介意。可当他们渐渐发现木匠每日雕琢,却从未有人真正见到他的作品,更没人见到他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卖钱糊口以后,大家渐渐开始感到好奇。

        一个终日闭门雕琢的木匠却从不展示他的作品,更不出售,那他是为了什么而雕琢?

        终于有人忍不住,趁桓木匠出门取柳木的时候向他问出了这个问题。然而问话的人只看到桓木匠瞬间的黯然,木匠便避开了这个话题,温和一笑,离去了。

        后来还有人问,却都这样被桓木匠避过。久而久之,也就不再有人问了。桓木匠闭门雕琢似乎已成为绿柳村的一个常态,人们已经习惯,最终就不太在意了。

        然而年复一年,意外总要发生。

        这一天,村中一个名叫虎子的孩童蹑手蹑脚的翻进了桓木匠家的院子,悄悄摸到了桓木匠闭门雕琢的那间屋子背后,攀上了唯一的一扇小窗。

        虎子才八岁,是个机灵的孩子。只是机灵的孩子往往顽皮,这或许就是他今天这样做的理由。

        刚刚攀上窗台,虎子却是因为用力太猛,竟然没稳住身子,一下就照着窗口栽了进去!

        “啊!”虎子发出一声惊呼,摔了个狗吃屎。还好他不怕疼,连忙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目光一扫,却是呆住了。

        四周全是柳木雕塑,大大小小多不胜数。可这些雕塑却明显都是雕的同一名女子,一名美到了无法形容,如同仙子的女子。

        每一个雕塑都不一样,几乎是将女子的各种姿态,一颦一笑,喜怒哀乐全都雕了出来。这些雕塑放在一起,仿佛就是那女子的一生!

        虎子的小脑袋被拍了一下,这才惊醒过来,转头看到一张温柔的笑脸,吐了吐舌头,叫到:“桓叔!”

        桓木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虎子却很快接着说到:“桓叔,这位姐姐真美!”

        桓木匠脸上的笑更温柔了,终于开口说到:“美吗?”

        虎子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到:“特别美!姐姐是对桓叔来说很重要的人吗,她叫什么?”

        桓木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黯然,轻轻说到:“她叫曼吉诺。”

        虎子点了点头,似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又问到:“桓叔,你为什么雕这么多曼吉诺姐姐的像?”

        桓木匠说到:“因为我雕不出她的美。”

        虎子显然吃了一惊,说到:“这还不算美吗?那曼吉诺姐姐得有多美!桓叔,既然你雕不出,为什么不去找姐姐,让她坐在面前让你照着雕?”

        桓木匠的声音变得越发轻了,说到:“她走了,我在这里等她。”

        虎子疑惑的说到:“那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桓木匠起身,推开了房门。夕阳的余晖散在这个木匠的身上,让他的背后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然后,虎子听他说到:“等我雕出了她的美,她就回来了!”

  

 
无量真途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uliangzhent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这个皇后我不当天道创世卷完美遮仙无敌长生路陆小凤传奇系列(一)半步长生东境江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