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在虐文做海王最新章节

第三条鱼·师兄

我在虐文做海王 | 作者:三日成晶 | 更新时间:2020-09-07 12:16:40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民叶庆泉我本风流王一凡风流岁月极品全能高手夏天天才高手都市最强赘婿我是新老板陈平极品全能高手周二狗王婿叶凡唐若雪六指诡医

凤如青总觉得自己已经成长成了十分强悍的人,她敢于对抗天道,敢于弑神,能够在看清前路艰难险阻最终必将反噬的时候,选择决绝放手。

她该是个多么潇洒又坚韧的人,她甚至自己都摸不到自己的柔软之处。

她以为无心就能够不受伤,但直到这一刻,她如从前一般伏在穆良的膝上,被他轻轻地摩挲着头,她才知道,她其实和弓尤没有两样。

弓尤的逆鳞生在龙颈,而她不可触碰之处,被她深深地掩藏在她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

她以为自己带着一身铠甲战无不胜,却被她在这世上最最依赖的人轻轻问上一句,触碰一下,便会原形毕露。

凤如青蹲在地上,把头都窝进穆良的怀中,哭到打嗝,不仅仅是和弓尤这几十年的感情,亲手挥刀斩断的疼痛,还有从前。

她得知大师兄将她忘了,她从悬云山上下来,她死在极寒之渊旁边,她跌落深渊的六百多年。

凤如青还想到了她曾经经历的各种被天雷劈,和熔岩兽战斗被火灼伤的痛苦。

甚至连喝个水被呛到的难受,她都想到了。

山洪爆发一样,凤如青将她这六百多年的委屈,都哭给了穆良看。

穆良衣袍都被打湿,他叹口气,被她感染,眼中也微微湿润。

等到凤如青终于把两只桃花眼哭成两个桃子,才抬起头来,抱着穆良的腰吭吭唧唧,“大师兄,我把你衣服都弄湿了……”

穆良腿都有些木了,伸手把她鬓边被眼泪湿贴在脸上的碎发理好,“没事,一会就干了。”

凤如青本就生了一副艳若桃李貌,这一哭,又眼尾染红,满眼都是未被泪水冲尽的委屈,诉不尽的经年别离和想念,任谁看了也要怜惜到心都疼了。

穆良一错不错地看着她,眼中水雾弥漫几次,又被他强行压下。

他捏了捏凤如青的脸蛋,多年未曾相见,却如昨日她还在他的身后撒娇一般,没有半点生疏。

“既然在外如此难过,为何不回家?”穆良温润秀丽的眉目如一副宁静的山水画,凤如青却被这一句话问得再度泪水涟涟。

没她想象中的尴尬生疏,也没有任何的责问,有的只是几百年从未间断的寻觅。是她一直在畏惧各种各样的因素,慢待了这份情谊。

“我害怕……”凤如青委屈至极,“我才当上鬼王没多久,之前……之前我只是个邪祟,连魂魄都没有。”

凤如青说完就已经后悔了,因为穆良的眼神已经告诉了她,她无论是黄泉鬼王,还是一个无魂邪祟,对他来说,她都是他的小师妹。

她羞愧地低头,露出细白的颈项,穆良指尖在衣袍上轻轻地蹭动了一下,才慢慢抬起,附着在那片温热细腻的颈项上,轻轻捏了捏,“好啦,现在肯见我也是一样。”

凤如青腿也蹲麻了,却舍不得起身,穆良捏了她后颈几下,便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一般,拉着她的手臂起身,同时自己也起身,“腿麻了吧。”

凤如青抿唇笑了笑,在地上跺了几下,十分的不稳重,穆良伸手给她整衣冠,又询问了水在何处,拧了个布巾给她擦了脸。

凤如青老老实实地站着,微微仰着脸,在穆良轻柔的动作之下,像个废人一样。

她嘴角慢慢勾起。

真好啊。她闭着眼睛想,这比沉浸在梦中美多了。

穆良温热的指尖时不时捏在她的下巴上,调整她脸的方向。

凤如青好似瞬间回到了许多年前,她还是个小废物的时候,每每跟穆良一起出去历练,都格外受他的照顾,那时候她贪生怕死,为了活着什么事都敢做。

穆良一直都知道她的卑劣、包容她的卑劣、矫正着她的卑劣,是他精心修剪,才让她长成了如今的样子。

“大师兄,我现在可厉害了,连天界的太子都打不过我了。”凤如青没忍住,显摆了一句,然后还没等穆良接话,她就自己脸红了。

穆良低低地笑了声,不带任何的嘲讽意味,收回了布巾,看着她,慢声细语,“我知道的,荆丰都跟我说了,你很厉害。”

凤如青又脸红羞耻,又忍不住被穆良这样带着赞赏意味的语气弄得想要翘小尾巴。

她心里唾弃自己,这么些年也没有跟谁这样故意炫耀,却忍不住想跟穆良说。

“也没有多厉害……”凤如青又补救了一句,但还不如不补救。

穆良彻底被她逗笑了,他生的是一副谦谦君子如玉莹润的模样,这般笑起来,便如彩色的画卷徐徐展开,令人见了也不由心生欢喜。

两个人对着笑了会,凤如青都后悔拖了这么久才相认。

这时穆良突然来了一句,“什么时候空出时间,随我回悬云山?”

凤如青笑容顿时凝滞了片刻,说道,“啊?大师兄,我不想回山,我这鬼王做得好好的,再说我……”

“我是说,随我回山去尝尝五谷殿新出的乳糕,我还有些东西想要给你,都是这些年在凡间随手买的。”穆良说,“你如今已经身为黄泉鬼王,我又怎会强求你同我回山。”

凤如青松口气的同时,又羞愧起来,“我也不是不想回,我主要就是……我……”

凤如青吞吞吐吐了一会,“哎”地叹了口气,“大师兄我跟你说,我和天界太子弓尤,在开启冥海大阵的时候,我在那诸神封印的阵中,发现了九真伏魔阵。”

穆良:“什么?”

“就是悬云山最厉害的九真伏魔阵,混杂在冥海大阵当中,”凤如青说,“普天之下,会这种阵法的,屈指可数,且我当时感知到那阵法上浑厚的神力,绝不是寻常人能够设下,而天界众神当中,飞升的悬云山修士只有一个人。”

“师祖?”穆良表情也细微地变化。

凤如青点头,表情似哭似笑,“大阵开启之后,参与封印的众神都被天道清算跌落人间,师祖必定也在其中。”

凤如青说,“大师兄,师尊有多敬重师祖你也知道,我将天捅了也就算了,他若是知道我还将师祖给捅下来了,我焉有命活啊。”

穆良的表情也凝重起来了,“那算了,日后你若想吃,我便亲自送来罢,虽说这件事怨不得你,但……师尊还是暂时莫要见了。”

穆良到底还是对于曾经施子真狠心诛杀入魔的凤如青这件事耿耿于怀,若非极度不能接受,他当初也根本不敢同施子真动手。

于是穆良说,“这件事知道的应当也不多,你莫要再同旁人说起,你素日鬼气遮面,天下人知道黄泉鬼君同天界太子一同翻了天,却不知黄泉鬼王是昔日悬云山小弟子凤如青,你不是自己也更名为赤焱了么。”

当日她更名赤焱,是怕穆良认出她。提起这个,凤如青忍不住问,“大师兄,我的事,是你出关之后小师弟告诉你的吗?”

穆良定定看了她片刻,说道,“不是,荆丰前两日因为人妖边界焦平湖出现了数个无名旋涡,将来往船只吞没不少,带着弟子去那边查看了。”

“我是昨日出关,”穆良说。

凤如青眼睛张大一些,有些难以置信,又觉得理所当然,当年她偷偷跟着穆良一起去灵雀山那次,她的伪装也很快就被戳破了。

穆良看她的样子,开口道,“我自己养大的人,我若见了,还能认不出么。”

凤如青不由道,“我当时那捂得那么严实,大师兄你是如何认出的?”

穆良却笑着摇头,“不告诉你。”

凤如青笑起来,也没有再追问穆良如何认出的她,而是问道,“那大师兄此次闭关,可进境了?如今是什么境界?”

穆良闻言,看着凤如青的眼神稍稍变化,但很快垂下视线,遮盖住了眼中情绪,“出了一点麻烦,没有进境成功,如今是七境巅峰。”

“那同小师弟一样!”凤如青说,“你们都好厉害,无情道可太难修了。”

凤如青到如今,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说无情道难修了。

鬼王的能力强弱,在于很多的方面。她是半神了,弓尤教她的那些功法便已经够用。

她若要鬼力强大,需得在人间,在黄泉的信仰力越来越高,能力才越来越强,至于飞升,是靠功德的。

穆良的神色有些异样,凤如青能够感知到他的情绪,是些许的酸涩,。

她顿时以为是自己嘴快,赶紧安慰道,“荆丰因为是草木妖的缘故,才会修炼得格外快,大师兄比他的境界更稳,他总说自己修上的境界,好端端的就要掉下去的。”

穆良本就不是因为这个,他从来也不是一个会因为这种事情焦躁酸涩的人。

他的境界始终这般,乃是另有其因,只是这件事,到如今只有他与施子真两人知道。

穆良垂下眼睫,他不可能告诉凤如青。

于是他短暂地调整一下,抬眼便又是那副温润模样,“你多心了,我怎会在意这个,我只是想到了一些门派中近来处理的邪祟,都是带着些许神光,却又不是坠神,有些奇怪,弟子有不察造成死伤的,很可惜。”

凤如青也认为穆良不会在意这个,于是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确实是,我也处理了两个,是在都伯山一代,对么?”

穆良点头,“对,我们处理的两个都是山中虎豹妖,还未修成完全的人形,就出来害人了。”

“我处理的是一个狼妖,也是还没有修成人形,”凤如青说,“且我看他的修行,不过也才几十年,按理说开灵智已经是奇迹了,怎么可能为半人作恶,我猜测是他们食了神魂的原因。”

“我也有此猜测,但坠落的神仙不得入轮回,更不得在人间作恶,需得累积足够功德,才能够换取轮回的机会或者重归天界。”

“坠神虽能力大大削减,却好歹也曾经为神,怎会被这种不入流的妖精分食魂魄?”

穆良说的也正是凤如青的疑惑,她想了想说道,“我本来这些时日要抽出时间去都伯山一带去看看的,那附近的百姓已经基本搬走了,便是真的有什么能人伺机作恶,动起手来也不怕伤及凡人。”

“那我与你同去。”穆良即刻说道,“正好我要带一些高阶弟子出去,本还没有定下去哪边,如此便一同去都伯山吧。”

凤如青欣然点头,“好,那时间大师兄来定。”

穆良点了点头,“等荆丰从焦平湖回来吧,若不然门派当中只有荆长老,忙不开的。”

凤如青顿了顿问道,“师尊他不管门派中事吗?”

穆良说,“师尊几乎不会留在门派当中,自从冥海大阵开了之后,他便只会偶尔回到山中,其余时间都在四海游走,处理一些比较难缠的妖魔。”

凤如青闻言倒是有些感慨,“师尊最不喜欢出门,这一次一定特别暴躁。”

他曾经可是连修真界的仙门宴会都不会参加,除非人间出现大动荡的时候,才会下山。

这一次冥海封印开启之后,四海不安稳,如果当真归结起来,倒是能算到凤如青头上一份,这也算间接给施子真找了麻烦。

“不过近几年师尊一直在为我护法。”穆良说,“是昨日我出关之后,他才下山的。”

凤如青点头,有些感叹地说,“师尊性情一向如此,看似对我们不关心,其实他只是不懂表达。”

凤如青手肘拄在桌子上,托着自己的下巴,带着一些释然的浅笑对穆良说,“其实当时师尊将入魔的我斩杀于极寒之渊,却并非是真心要杀我,他带了拘魂鼎,是想将我再带回门派,可我当时已心存死志,没有跟他走。”

穆良听凤如青这么说,神情十分惊讶,半晌才说,“可师尊从未说过这件事……”

施子真说的是自己已经将入魔的凤如青亲手斩杀,且凤如青跌入了极寒之渊。

穆良当时才刚刚恢复一些,心智也大大地受到了鬼修的影响,因此与施子真动起手来。

可施子真没有让着他,却也没有真的伤他,只是压制住他,罚他去了焚心崖,更没有跟他解释过他带着拘魂鼎去……

“他就是这样,”凤如青到如今已经能够用调侃的语气说了,“一扁担抽不出个闷屁来,这么多年师兄还不了解吗?”

穆良听凤如青这么说施子真,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忍不住笑起来,顺手拍了一下她的头,“你这胆子倒是长了不少,这话可敢当着师尊的面说?”

凤如青认怂的很快,顿时摇头,“不敢不敢,说来也是奇怪,我如今已经成为黄泉鬼王,他当年算是亲手清理门户,我早就算不上他的弟子,可若提起他,还是怕得紧。”

穆良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这么笑过,他看着凤如青,一双眼睛简直能荡出一汪秋水来,“自然会怕,我也怕,荆丰也怕。悬云山的弟子,包括荆成荫长老,都挺怕他的。”

“是吧,”凤如青说,“仔细想想他倒也没有对门派中的弟子多么苛刻,就是看着瘆人。”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隔着一张桌子,手肘时不时地碰在一处,低声细语地说着昔年旧事,说着如今天下四海的形势,甚至于这么多年彼此遇见的趣事和艰辛。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晚上,凤如青饿得肚子咕咕叫了,这才想起她一整天都没有吃饭。

于是凤如青站起身来,对着穆良说,“大师兄若是不急,便留在我这里用饭吧,我知道大师兄早已辟谷,不过食用一些仙兽和灵兽的肉,对修为还是有好处的。”

凤如青走到鬼王殿的门口,将禁制解开,吩咐罗刹和共魉,“去准备些好吃好喝的来,前些日子妖界和魔界不是送来了许多好东西吗,挑一些对修士滋补的。”

“是,大人。”罗刹和共魉领命去准备了,凤如青转身对穆良说道,“我这里有许多旁人送来的利于修士进境的东西,只是我用不上,大师兄挑拣一些带回门派中吧。”

穆良坐在桌边,手中端着一杯茶,闻言笑了笑,“我闭关之时你隔三差五差人送去的那些,我都还没有用。”

“那就分发给山中弟子,”凤如青走到桌边坐下,“不然这些东西我留着又有什么用。”

“弟子们更用不上,你也知道悬云山所修无情之道,相较于其他的道法更注重于自身,他们若是依靠外物太多,境界不稳,便如荆丰一般,即便是进境很快也会掉的。”

凤如青耸肩,“那好吧,不过有一些用于防身的法器可以带回去,不借助外物修炼,但至少可以保证不受伤。”

穆良这次没有拒绝,喝了一口茶又说,“我替师门的师弟师妹们,谢过鬼王大人?”

凤如青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大师兄你怎么这样!”

很快准备的食物上来,凤如青依旧吃得毫无形象,穆良许多年都没有吃过东西了,上一次吃的时候,还是凤如青和荆丰都不太大的时候,每一次吃乳糕,都非要闹着要他尝尝,他才会尝的。

不过今天他吃下去了不少,滋味如何他并没有记住,他只记住小师妹一直在对他笑,开怀的,羞涩的,被调侃之后娇嗔的笑。

穆良从来都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他在断骨烂肉之时,尚且能够对着人谈笑风生,今天却有两次都险些失控。

一是为他这六百多年的寻觅,终于找到了他的小师妹。

二是为他这六百多年始终没有修成的固心印,以及除他自己之外只有施子真才知道的心魔。

穆良走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凤如青想要留他过夜,穆良却说门派中有事不得耽搁,凤如青只好将他送出黄泉。

待到穆良御剑远去,她才对着黄泉外的千里赤沙,在夜色下张开双臂,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呼出去。

相比于那个腐朽到根的天界,她还是喜欢这个黄泉,这里至少是她自己的地方,鬼境十八殿,全部要听她的,说一不二。

她庆幸自己从未动摇过,没有想过为了弓尤放弃这里。

她自然也是喜爱弓尤的,生死相依地走到如今的感情,若没有喜爱,不可能这般心有灵犀,比了解自己更了解对方。

但她将她和弓尤的前路看得很清楚,哪怕是等,等到他真的将天界肃清,他们之间也隔着一个曾经害过她的红嫣夫人。

弓尤不可能六亲不认地处置了红嫣夫人,况且就算没有红嫣夫人,他们之间也会出现越来越多的阻碍。

她一日不上天界,便是天地相隔,她若上了天界,便仅仅只能是天帝后宫当中的解语花。

她这生生死死的身体,到如今还能化为一滩的魂魄,或许连个孩子都生不出,而弓尤不可能没有子嗣,到时便会有第二次妥协。

而她若是被禁锢在那王宫之中,渐渐也会失去弓尤当初喜欢的那种肆意的色彩。

他爱上的是一个邪祟,一个敢于逆天的邪祟,一个敢于陪着他闯冥海的邪祟,而不是一个只能留在王宫之中,等他得空看看的女人。

而一旦弓尤炙热的情感冷却,哪怕只有一点点,都会变了味道。

凤如青不会喜欢其他味道的弓尤,更不会为了委屈求全,去粉饰太平地讨好他。

这是凤如青挥刀斩断这段感情的根本原因,天界要顾忌的事情太多,而弓尤想要戴上天帝的冕旒,必然要舍弃许多。

她也想要继续做她的黄泉鬼王,两相权衡,她不要做舍王位的那一个。她爱弓尤,但这有个前提,前提是她更爱她自己。

和白礼的相遇分离,让凤如青学会释然,懂得爱自己的重要,懂得这世间除了她自己,没有人会更爱她了。

而和弓尤的相遇与不得不分离,让凤如青真正地成长,无论是功法还是心智,她更加地知道取舍的重要。

凤如青慢慢收起张开的双臂,最后看了一眼天上的弯月,转身回了黄泉。

穆良出现的正好,发泄了一通之后,她整个人都轻快了。

这一生还有很长很长,若是弓尤日后需要她帮忙,或者是她需要弓尤帮忙,两个人都会为对方义无反顾,但这再也无关情爱。

凤如青回了黄泉之后,还很精神,亲自处理了一些积压的恶鬼事件,

处理完了这些事件,她又去幽冥地狱之下转了一圈,巡视自己领地,确保鬼界没有因为天裂现世的影响,导致恶鬼躁动,这才回到自己的鬼王殿,美美地沉入了梦乡。

她发现梦境又变了,之前在她以为自己想清楚了,却没有将情绪发泄出去的时候,她的梦境都是安宁祥和的。

置身其中,能够十分明显地感知到宁静。不烈不晒的温暖阳光,包括细雨和清风,都是用来安抚她情绪的。

但这一次的梦境不同,她进入其中便是大雨倾盆,闷雷阵阵,凤如青一个人走在街上,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远处的一家客栈开着。

她浑身被淋得湿透,却丝毫也不会感觉到倒霉或者难过,相反,她在梦境当中踩着水啪嗒啪嗒地跑着。

雨水浸湿了她的鞋,冰冰凉凉,凤如青却由衷觉得有一股名为自由的愉悦,从心底升腾而上。

她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在雨中奔跑,浑身湿漉,长袍贴在身上,但这时候艳阳竟然露出来了。

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驱散了雨水带来的冰凉,凤如青在梦中笑起来。

她仰头站定,微微张开嘴去接雨水,心中的窃喜如同雨滴落在地上的积水当中溅起的泡泡,咕嘟嘟的,细细腻腻波纹绵绵。

她在雨中淋够了,便跑到长街的尽头,寻着那唯一开着的门进去,出声喊道,“我回来了!”

屋子里面温暖干燥,菜饭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屋子当中,有个人从后堂出来,手中端着刚刚炒好还冒着热气的菜,并没有开口对她说话,只是对她招了招手。

凤如青抬头看去,却是模糊一片,看不真切。

梦境中的人大多都是这样模糊看不真切的,她尝试了很多次想要将那个一直出现在梦境,有时候扮作她的家人,有时候扮作她的心上人,有时候又变成她的新郎的那个人看清,却始终没能成功。

这一次,她走到那人的跟前,被他拥入怀抱,可就在凤如青抬头想要看清那人的脸的时候,像每次一样,梦突然醒了。

凤如青从床上坐起来,将长发甩到身后,扶着自己的额头笑了笑,嘟囔道,“又没看清啊……”

其实这些梦境都很简单,里面都是一些非常寻常的生活片段,却都是凤如青曾经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是她到如今仍然没有拥有的那些普普通通的生活。

这是凌吉送她的梦,凤如青全都非常的喜欢,早就想要找个机会专门去谢谢他,不过想到前些日子他以整个魔界为聘的事情,又是一阵哭笑不得。

她这鬼界当真需要整治一下,稍稍有点事情就传遍四界,这帮小鬼的嘴真的是大得都已经裂到耳根了。

凤如青根本没有将婚期告诉除荆丰之外的任何人,他们却能卡着那么准的点,带着那么多的礼物来迎娶她,说明他们早已提前得知她要成婚的事。

凤如青明白,他们是在为自己撑场面,让天界看看自己并非无人娶,宿深和凌吉是因为自己曾经对他们算是有恩,至于荆丰就完全是胡闹。

凤如青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已经能够想象得出自己如今在四海当中是个什么名声了,原本就被传姘头到处都是,一些艳鬼都来和她取经,问她御夫之术……

凤如青边洗漱还边想,她哪有什么御夫之术,她不过遇见了两个人,刚好都是非常好的人而已。

凤如青吃过早饭之后,无所事事地在黄泉当中转了一圈。

现如今鬼境十八殿鬼君各司其职,鬼君的手下还有数不清的鬼官,凤如青裁决的都是一些涉及到天道的惩处和功德的大事,一些小事根本就到不了她的跟前。

她没有一个人独揽所有的事情,更没有去吃鬼君们拱手送上来的功德。

这黄泉鬼王,向来是天界被罚下来的罪神不愿意做的工作,常常是下来收揽功德之后,就迅速回上界,因此鬼王换届时常有之。

可凤如青并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不好的差事,她根本就不想积满功德飞升上界,她想就这样天长日久地待在鬼界,做她的黄泉鬼王美得很。

凤如青走到忘川河边,看了看那上面吊着的笼子,笼子里面关着的都是毫无悔意的恶鬼。

她正想着去看看有没有熬不住的,便见有两个小鬼乘着小舟,从忘川之上过来,船上还带着一个已经被啃食得不像样,嘴里嘟嘟囔囔地说“我错了我错了”的恶鬼。

凤如青站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正要走,突然间听见两个小鬼在谈论她。

她索性隐匿身形,想听一听自己如今都是被怎么议论。

两个小鬼将小舟撑到了河边,却并没有急着上来,而是一边将那恶鬼扶起来,一边谈论。

“你见着大人今早在鬼界晃来晃去的,她今天怎么不出门了?”

“我看她是被天界太子伤着了,这两天吃的都少了呢……”

凤如青回忆了一下今天早上自己吃的东西,那如果算少的话……这天上人间怕是没有女子比她吃的更少了。

“唉,多好的大人,这是我遇见最好的一任鬼王,那天界太子在身为鬼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怎么样!”

“不过我瞧着大人也不像多伤心的样子,唉你看,大人不就跟昨天那个仙君在屋子里待了整整一天了,总不见得光说话不干别的吧?”

那个小鬼闻言顿时“嘿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凤如青:“……”就是说话啊不然还能干什么?!

“大人的能力当真强悍,不需你我操心,前几日成婚的时候,那不是妖界魔界都来人了吗……”

“也是也是,不过我瞧着成婚那一天来抢亲的那个仙君并不是昨天的那个呀……”

“大人的姘头岂是你能数得清的?”

“也是也是嘿嘿嘿嘿嘿。”

凤如青:“……”果然啊她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

两个小鬼走了之后,凤如青在忘川岸边上现身,望着黑沉沉的忘川水,觉得自己的名声跟这忘川水颜色一模一样。

幸好她不打算再嫁人了,否则这名声可还嫁得出去吗?

凤如青满心感叹地往自己的寝殿走,还没等到门口,便听闻小鬼来报,“大人仙君来了,仙君来了!”

凤如青侧头看过去,便见两个小鬼引着穆良正朝着她的方向走,凤如青连忙迈步迎上去,她自己都没察觉她的脚步多么的欢快,啪嗒啪嗒的。

看到这场面,一众小鬼叽叽喳喳推推搡搡,相互之间眉目传话,八卦得十分热闹。

凤如青疾步走到穆良的身边停下,笑得十分灿烂,“大师兄你来了。”

穆良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十分的精致,上下四层,凤如青看着就眼睛冒光,她到如今还是喜欢悬云山五谷殿做出来东西的味道,那真是人间绝味。

“我带了些吃的给你,你早上可吃东西了吗?”穆良对凤如青笑得温柔至极,两个人相视而笑的时候,似乎连周遭的空气都跟着温暖起来。

“我早上吃过了,”凤如青也像小鬼一样嘿嘿地笑起来,“不过我早上吃的不多我还能再吃!”

凤如青说完之后,便抓住穆良的手腕,带着他回自己的鬼王殿。

她身后的小鬼们见状,叽叽喳喳的更严重,凤如青都已经听到了两嘴说得十分露骨的。

她站定,回头瞪了一眼扎堆儿的小鬼们,“休要胡说,这是我的兄长!再乱说话,将你们全送到拔舌地狱去!”

小鬼们顿时噤声,装作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实际上面上挤眉弄眼的样子出卖了他们。

他们都知道凤如青真正发火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她不会随意地就处罚斩杀他们,所以并没有害怕。

不过让他们临时闭嘴的作用是起到了,凤如青便带着穆良回到了鬼王殿。

她将穆良手中的食盒接过来,边流着口水往桌子上摆点心,边说道,“他们的嘴碎得紧,我没有时间整治他们,待我哪天空出来肯定好好收拾他们,大师兄你不要介意他们说的,他们都是胡说的……”

穆良并没有接话,他站在凤如青的身后,想起了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定在凤如青后脑上的眼神晦涩。

他昨夜一整夜都没有睡好,其实他并不是不能留宿黄泉,悬云山昨日也并没有多少事情等着他处理,他是逃走的。

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压抑住的心魔,又开始蠢蠢欲动。

凤如青察觉到了穆良的情绪有变化,转过头看他,他却神色如常,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只不过那平静的水面之下暗含波涛,若不仔仔细细地盯着,是察觉不到那映在平静水面上的暗影的。

凤如青将食物都摆好了,招呼着穆良过来,穆良坐到凤如青的对面,凤如青已经开始吃上了。

“哇这个真的好吃!又不甜又不腻,吃多少都吃不够!”凤如青将比拇指大一点的桃粉色小点心,送到穆良的嘴边,“大师兄尝尝这个,好像是桃花做的,可好吃了,这季节也没有桃花呀……”

穆良摇了摇头,凤如青低头去拿另一个点心朝嘴里塞的时候,他突然间伸手抓住了凤如青的手腕。

凤如青手腕纤细瓷白,单单只是看着,你根本无法想象是这样一双细瘦的手腕,将这天下翻了个个。

可抓在手中,却显得那样的纤弱无助,穆良手掌合拢,感受手掌当中细腻温热的皮肤,强忍着想要用指尖去摩挲的欲望。

他眼睫下垂,遮盖住眼中碎裂的湖面。

停顿了片刻,在凤如青疑惑地抬起头的时候,他才慢慢张开嘴,秀丽沉静的眉目凑上前,将那一块桃花糕含入口中。

※※※※※※※※※※※※※※※※※※※※

凤如青:好吃!

穆良:好吃。

——

三章合一送上,有白白白的吗?

——

后面的鱼会加快进度,因为前面的释然和成长还有世界观什么的都已经铺垫完毕了,下面会有多线并行,这个线是剧情线,跟一个人好时,女主不会劈腿,跟谁好就跟谁好。

女主对所有的鱼感情都是不一样的,相处的模式也不一样,什么样的类型都有,那并不是崩人设。而是我们每一个人不会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

接受能力不太好的小宝贝们,发现不对劲赶紧战略性撤离。

——

以及慎重的讲一下,有不能接受某条鱼的小伙伴们,建议退出,或者养到下一条能接受的时候再看,不要勉强自己。

还有,爱你们么么哒!
我在虐文做海王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zainuenuewenzuohai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天王殿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我真不想靠脸吃饭最佳废婿细腰控人间小清纯全能签到穿进女尊文里当咸鱼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