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在虐文做海王最新章节

第二条鱼·鬼王

我在虐文做海王 | 作者:三日成晶 | 更新时间:2020-09-07 06:49:58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民叶庆泉我本风流王一凡风流岁月极品全能高手夏天天才高手都市最强赘婿我是新老板陈平极品全能高手周二狗王婿叶凡唐若雪六指诡医

凤如青这一生,做错的事情很多很多,也付出了很多代价,无论是下悬云山,还是逆天而行。

走到今天这一步,无论代价是好是坏,她都深谙一个道理,那就是做错事,就是要承担后果的。

救白礼之前,凤如青便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去跟弓尤道歉。

即便是她安排好了一切,自信绝对不会出现纰漏,更不会连累弓尤,她到底还是利用了弓尤。

没有他的全心信任,没有他的鬼王令,她根本也没办法这样暗渡陈仓。

所以她是设想了好多种后果,想了好多办法去哄弓尤的,但她没有想到过,弓尤上一刻还一副要跟她恩断义绝的架势,下一刻就原谅了她。

凤如青不过装了下可怜,她知道女孩子可怜貌是招人心疼的,但无往不利的是她在悬云山上那个样貌,十几岁,青涩灵动双眸含水。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装过了,加上她现在这张脸其实做那副表情,是有些不符合的,太过妖冶了就做什么都显得刻意和不正经,

因此,凤如青是真的没有想到,她才蹩脚地吭叽了一句,说自己没有家可以回了,弓尤就原谅她了。

凤如青甚至没能掩盖住惊讶的神情,看着别扭地站在不远处已经收起沉海的弓尤,脊背上的鳞片也片片顺服下来。

凤如青才刚刚体会过他是条如何凶戾的恶龙,却现在看着他微微绷着全身站在不远处侧身皱眉的模样,莫名地觉得他身上竟有种驯服的意味。

“你必须答应我,这种事情,不能再有第二次!”

凤如青短促地笑了一声,又在弓尤的瞪视中马上收起,恢复散漫的样子,耸肩道,“怎么可能有第二次,”

凤如青抬手向弓尤展示她手腕上方才打斗得那么厉害也没有掉下来的红绢布,说道,“我曾说,若他要与我分别,无论什么理由,无用解释,只需在窗外挂上红绢布便可,如今他亲手系在我手腕,是要我转世不要找他……从今往后,我无人可护了,怎么还会做这种事。”

弓尤看着凤如青手上绢布,抿紧了嘴唇。

凤如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虽然她对这段感情无愧于心,也竭尽所能地给了白礼最好的结果,她其实伤怀不深,有的更多的是对自己过去完全放下的释然。

她和白礼的感情很复杂,两个人都不纯粹,是依赖,是情爱,是看着彼此亦是看着自己,跟他的相遇,是与自己过去的一场重逢,送走了他,是一场与过去盛大的告别。

白礼的放手,也是对她和对自己的放手,他们都太了解彼此,因此就连分别,也是早早便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的,因此没有悲痛欲绝,只是黯然。

但她的黯然还没来得及体会,就被弓尤这么一闹,给闹散了。

“这是最好的选择。”弓尤说。

他从来对白礼没有好感,毕竟白礼是他心上人的姘头,虽说这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酸涩嫉妒,从不敢出言半句。

可若是白礼早早放手,至少能够寿终正寝,而凤如青这些年也不必因为怕自己变强,时不时便要偷偷地分离出去一些本体,扔进忘川,还以为他不知道。

凤如青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弓尤笑了下,再次诚恳道歉,“抱歉,老弓,欠你的太多了要记不住了,你不说要我与你一起去冥海么,说了这么多年,一直拖着,这一次将黄泉的事情安排下去,咱们便启程吧。”

弓尤闻言眼神闪烁了下,抿唇还是没有忍住问,“你不看看白礼转生在什么人家,做了什么人了?”

凤如青没有半点迟疑地摇头,“不了,他不希望我找他,我便不会找。”

弓尤没想到凤如青竟然这么干脆,他心中甚至有些愕然,这些年他分明看着她喜欢那人王,喜欢得再不能做得更周至。

又是惊心动魄地逆天改命,又是生怕朝中有什么恶人要害他,整天如同护着肉骨头的狗一般,连看他的眼神都与旁人不同,多少次让弓尤恨不能将白礼取而代之。

他死了,本该魂归阿鼻,他本是上古恶鬼,早已经无从追溯曾经,是天道选他出来,要他再为万世暴君,可现如今他彻底被凤如青赎回人间,洗得清清白白。

连三十万功德说弃便弃地为他做到如此地步,却不去看上一眼?

“你……不想知道他转世如何?”弓尤追问。

凤如青摇头,浅笑一下,摇头,“罢了,缘尽于此,何需执着?”且转生之后,他并不会记得她,洗魂之后也再不是她的小公子了。

凤如青有些奇怪道,“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他了?”

弓尤立刻反驳,“我我为什么关心他,我可没有三十万功德随便挥洒!”

凤如青早就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不在意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冥海?你放心,这一次,你说去多少次,便去多少次,我一定陪你达到最深处。”

凤如青这话说的没有任何多余意味,她确实欠弓尤太多次了。可这话听在弓尤的耳朵里,却如同一片羽毛钻进了脑子,搔得天灵盖都痒得厉害。

怕凤如青看出他的异样,他含混地“嗯”了一声,借口去殿内换衣袍,然后钻到了幽冥河底,化为原形耍了好久,才神清气爽地上来,穿上黑袍,又变成那个看上去肃正的鬼王。

凤如青却回到了她的鬼君殿,这宫殿是这二十几年来,她经常住的地方。

说来,她回凡间都时间很短,但却因为白礼的原因,始终觉得凡间才是家,现在白礼不会再等她回家,她确实有种无所归属的感觉。

躺在自己的殿内,她闭上眼睛,咬破指尖,尝试催动额头印记,同宿深联系,但印记每次都发热,却一次也没有传来宿深的声音在脑海里,凤如青一度认为是她用错了办法。

可这二十多年,她利用鬼君身份,驱使鬼官遍天下地寻找宿深,连妖族那边她甚至亲自借着弓尤身份都去了好几次。

妖丹在靠近妖精本体的时候会有感应,可凤如青始终寻不到他的踪迹,连他母亲狐女也没有寻到。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宿深虽然找不到,却还好好地活着,妖丹没有什么变化,眉心的印记也没有因为妖力消失而消失。

凤如青尝试了许久,找不到宿深,也就只好暂时放弃,马上要跟着弓尤去冥海,据说冥海在世界边缘,到时候万一宿深要要回妖丹,她却没能及时回来,就会很麻烦。

凤如青正纠结着,门口突然有小鬼报信道,“鬼君,来寻你的那个修士又下黄泉了,你快躲起来!”

凤如青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身,走到门口抓住那说完就要跑的小鬼问,“哪个?是直发还是卷发?”

“卷发!”那小鬼翻着眼仁儿,对凤如青说。

凤如青放开他,说道,“将他引来这里吧。”

小鬼眼球转得飞快,一看就没憋什么好屁,果然领命一出门,便对其他的小鬼说,“咱们鬼王太惨了,太惨了,王妃姘头死了一个又来一个,又来一个!”

凤如青不想听,也因为这小鬼实在是嚷嚷得太大声,听了个真真切切,顿时无奈地笑了下,心想着她得寻个机会,同弓尤说说,要他整治下。

这么多年了,这谣言层出不穷,她永远是那个遍地姘头的负心人,而弓尤是那个苦守鬼王殿不断原谅她的窝囊废。

凤如青听到现在,花样翻新得越来越离谱,实在不能放任。

她倒是不怕什么名声风评,她连个人都不是了,主要是弓尤,他还没有成婚,若是将来喜欢了谁,谣言传得太多传到了那人耳朵里,她怕是也解释不完全啊。

小鬼虽然嘴碎,但办事还是很利索的,凤如青在自己殿内没等多久,荆丰便被引进殿内。

凤如青本想关门,但一对上那眼睛正提溜转的小鬼,便没有关,免得再传出什么她与仙君肆无忌惮在寝殿私会,弓尤却不敢管之类的云云。

荆丰这些年时常会来,他一进殿内,见着凤如青,便即刻扬起笑意。

他身量很高,走到凤如青身边,凤如青要仰头看他,荆丰伸手拥住了凤如青,兴奋道,“小师姐,我又进境了!”

凤如青闻言立刻道,“这么快?”

荆丰放开了凤如青,笑得眉眼弯弯,墨绿色的眼眸透出了一种十分纯澈的喜悦,令人见了便心情上扬。

“是啊,师尊已经答应为我开炉铸本命剑,”荆丰说,“待我有了本命剑之后,师尊说我在这修真界,便难遇敌手了!”

凤如青也是真心地为荆丰欢喜,其实以他的修为,早该铸剑,只是这天下炼器师许多,却没有一个能够及得上施子真。

他乃是仙门之首掌门人,但其实也是当今天下最好的炼器师,只可惜他从不轻易开炉,这世间用得上他亲手炼制的武器的人,只有他门下弟子。

施子真早早便给穆良铸剑,却始终拖着荆丰,是因为他的本体实在特殊,寻不到合适的材料,一直拖到如今。

凤如青说,“我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你作为庆祝你进境的礼物,”她想了想,对荆丰说,“过些时日,我要同鬼王去一次冥海,若是有什么新鲜玩意,便带回来给你玩。”

“去冥海?”荆丰闻言顿时紧张,“去冥海做什么,据说那里邪祟繁多,凶险异常,当年青沅门的掌门去过一次,是想要为他儿子寻破命劫之法,可也是空手而回,还死伤惨重,小师姐,你去那里我不放心!”

凤如青笑得宠溺,荆丰对她来说,从来都是跟在她身后漫山遍野疯玩的小孩子,即便是他现在已经长得十分高大,境界也已经升至六境巅峰,可在她眼中依旧还是当初的感觉。

“荆丰,你又忘了,现如今我也是个邪祟啊,”凤如青伸手摸了一把他垂在肩头的卷发,“我这些年同鬼王也学了不少东西,正是时候检验下了。”

“可……”荆丰还是不放心,当年青沅门掌门带去的人,几乎死剩下没有几个,也并未寻到所谓冥海深处的秘宝。

“你那个小姘头呢,若是去了冥海,你的小姘头怎么办?”荆丰问凤如青。

凤如青撇嘴,“你就是和鬼王学这乱叫,姘头什么姘头。”

凤如青叹息一声说,“他已经死了,转世投胎去了。”

荆丰闻言愣了下,“死了?这么早就死了?”

这才二十几年,不过他身为正道弟子,自然也知凡人不能同邪祟亲近,否则有损寿数,但那小姘头,好歹是个人王啊,这么快就被吸干了啊?

荆丰看着凤如青的眼神都不对了,“小师姐,那你以后是不是还要找姘……找人啊?”

荆丰这么多年,出了无数次山,处理了无数次邪祟,大部分邪祟都是靠残害人类来变强。

虽然荆丰在内心深处便觉得凤如青不一样,可他到如今也看不透凤如青是个什么邪祟,他与凤如青没有嫌隙,所以不懂就问。

荆丰很强,却并没有寻常正道修士那种对邪祟的仇视,更没有人类的很多观念,他甚至在想,若是小师姐要靠害人来变强,他要怎么帮着她隐藏。

凤如青被他问得一顿,笑起来,“找什么,凡人寿命太短了。”

“那你要找修士吗?或者妖魔?”荆丰竟然还帮着凤如青筛选了一下现如今修真界各大门派的优秀少年修士,像个给老妖婆献祭的拥护者,细细对凤如青数道:

“青沅门那群疯狗里面出了个格外讲道理的,剑法不错,就是年岁还小,才十六,是青沅门掌门培养的下一任门中长老人选,我在驱邪任务中碰见过一次,长得和你死了那姘头有三分像。”

凤如青:“……啊?”

“还有合欢宗,合欢宗竟然出了个男修,”荆丰说,“生得面若好女,近年可惹得许多家女修翻天覆地,连悬云山都有个外门弟子中招呢,修为也很高。”

凤如青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哭笑不得,“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不找修士。”

“不是,我就不找什么人,”凤如青说,“我对情爱没有什么执念。”

荆丰哦了一声,顿了顿又说,“也确实,这天下没有能比得上师尊的人了,难怪小师姐你不喜欢。”

凤如青扶了下额头,“你可别说了好师弟,我又不是个靠吸人精气修为进境的妖精!”

“那你靠什么?”荆丰满眼纯真地问,“我见师姐和人王在一起的这些年能力强了很多,我能感觉到的。”

凤如青一时语塞,她总不能说她靠忘川阴魂啃骨架啃得干净,靠天罚跺肉泥跺得比较细密?

不过她的招式和身法,这些年确实有人手把手地教,于是她说,“我靠鬼王,他教了我很多。”

荆丰闻言眨了眨眼,点头的同时,肩头卷发跟着他的动作弹跳起来,很是灵动好看,“原来是鬼王啊。”

凤如青才点头,便听荆丰下一句,“可你同时和两个男人好,人王倒好说,鬼王能愿意?”那好歹是天界下界的龙啊。

凤如青被荆丰打败,伸手敲了他脑袋一下,“你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跟鬼王没有那回事,我们是兄弟,是……是像你和我一样的!”

荆丰哦了一声,好死不死的,这时候撒欢完毕,换好了袍子的弓尤来找凤如青去他殿内吃东西。

他要人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想要安慰下凤如青死了相好的心情,还想借酒同凤如青说一说她不是没有家可以回。

弓尤若不是怕太急切吓到凤如青,他甚至想要说明自己的喜爱之情。

可这才到门口,就好巧不巧地听到凤如青同人说这种话,只是拿他当兄弟……

只是拿他当兄弟,拿他当兄弟!

弓尤顿时觉得自己站在这鬼君殿的洞府门口,在无声地经历着万箭穿心。

他从没有一刻像此时这般的憎恨兄弟这两个字,而且他不服!

这么多年倾囊相授,难不成都喂狗了吗,他哪里不如人王那个阿鼻恶鬼了!

他手指捏得咯咯作响,想要回去把那一桌子她喜欢的食物都掀翻了去,可却站在门口没有动,还屏息隐藏,继续听着凤如青同她师弟说话。

“怎么可能同我们一样,”荆丰说,“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是亲人。”

荆丰说完之后,歪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连忙对凤如青说,“对了,小师姐,我是双姻草本体,师尊和百草仙君都说我修为之所以飞涨,是因为我本体是补药,男女皆宜,若是你想要进境,不如用我来滋补,我不会被吸干的!”

荆丰这一番提议,是真的掏心掏肺,他无情无爱,本是草木,凤如青是在他初萌生人智时,陪伴他最多的人,那些年荆丰的玩伴,整个悬云山也就一个天资低微,不整日没日没夜修炼的凤如青。

因此她在荆丰心中的地位,连大师兄穆良都要差上一截。

他是真挚无比地提议,凤如青可以通过他来采补修炼,反正他本体本就是滋补之药,修为到了如此境界,与取之不竭也差不离了。

凤如青一开始没有听懂,听懂之后顿时被自己口水呛到,咳了个昏天暗地,荆丰伸手来扶她,被她连着捶了好几下。

凤如青好容易顺过了这股气,瞪着他道,“你整天的!大师兄和师尊就不好好教教你何为人伦,何为不可为吗!”

荆丰表情很认真,还不懂自己为什么被凶了,表情一时间有些无辜,连眼尾都垮下来。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我确实是……唔。”

凤如青伸手捂住了荆丰的嘴,低吼道,“我不需要什么滋补,我靠自己就能修炼,而且你记住,你本体是什么,是否滋补至极,这种话可千万不许对任何人说了,你是找死吗!”

荆丰的体质岂止是绝顶炉鼎那么简单啊,他简直就是旷世炉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一点,就能引得修真界瓶颈不前的高阶修士疯魔争抢。

并不是所有门派,都如同悬云山一般,修炼的乃是无情道,碰不得情.欲的。

荆丰被凤如青捂住了嘴,眨巴着眼,还是懵懂,凤如青便掰开了揉碎了,细细地给他解释,他这样的体质如何危险,不能自我暴露。

荆丰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门外石壁上贴着的弓尤也跟着点了点头,微微松出一口气,手心都湿了。

好紧张啊,他真的好害怕凤如青受不住诱惑,答应了她小师弟的提议,毕竟这提议听着实在是太诱人了!

凤如青松开荆丰,荆丰便说,“大师兄他们没有跟我说过这些。”

凤如青点头,“正常的,你修为那么高,且草木无心,最适合无情道,根本无需担心你为人动情,自然也想不到你能干出自荐枕席供人采补的事情来。”

凤如青说完之后忍不住笑起来,手指尖点着荆丰的脑门,“你啊,你可真是,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荆丰也笑起来,“小师姐,你不靠害人修炼,真是太好了,但我说的是真的,若你日后想要修炼,尽管找我,给小师姐的话,没什么不行的。”

凤如青一言难尽地看着荆丰,最后笑着抱了抱他,凤如青知道他说的都是认真的,也知道他之所以说出这种话,更是证明他不通人事,也本无情爱根苗。

若说这世上,谁能够碰了情.欲还能修无情道,大抵就只有荆丰了。

荆丰又同凤如青说了很多悬云山近日发生的事情,还带来了很多凤如青的画像。

荆丰说,“我每次都是抢着来,不过大师兄最近也要来的,你若是去冥海,正好能够躲过。”

凤如青看着画像,这上面同现在的她还有些细微的不同,现在的她比这上面更艳几分,若用花比较,这画像上是花苞初绽,她如今便是盛放至极了。

凤如青问道,“这些画,还都是师尊画的?”

荆丰点头,“是啊,这种避免被人带着做些肖像你的奇怪东西的禁制,也是只有师尊能够加的。”

凤如青对于自己这张脸,没有觉得如何好看,她甚至嫌弃有些太艳,在她看来,不如最开始从混沌为人那时,满脸挂着猪大肠便好。

“小师姐,你到底何时回到悬云山啊,”荆丰坐在她旁边,垂眼看着她,说道:

“大师兄找了你好多年,一天也没有放下过,师尊因为当年将你亲手斩杀,也与大师兄之间总是隔着一层什么。”

“我愿意帮着小师姐隐瞒,但小师姐,你真的一点也不想见大师兄和师尊,一点也不想回悬云山了吗?”

凤如青看着画像,垂头片刻,终是叹息了一声,抬头道,“等我从冥海回来吧。”

凤如青二十年前,还怕死了遇见穆良,怕死了悬云山上的人知道她还活在世间。

但白礼死后,她的心境真的变化很大,她现如今,已经真的彻底放下了那段过去。

她最开始从极寒之渊出来,混沌为人的时候,以为自己放下了,可那种放下,却是不敢面对。

但如今……她没有什么好害怕,只是有些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如何说。

“悬云山我是回不去了。”凤如青说,“但大师兄,等我从冥海回来,找个机会见见他。”叫他不必再寻我。

荆丰欢喜点头,“好,到时我与大师兄还有小师姐,便可一同在外见面了!”

凤如青也笑笑,又同荆丰说了一阵子话,便将荆丰送出了黄泉,弓尤是在听到凤如青彻底拒绝了荆丰采补提议之后,才悄悄地贴着石壁溜走的。

说来实在是鬼祟,他一个黄泉鬼王,喜欢一个人偷偷摸摸几十年便算了,现在好容易熬死了情敌,还要防着各路花草自荐枕席,当真是哀也叹也!

总算等到凤如青将她那不知廉耻的小师弟送走了,弓尤装作一脸刚从寝殿出来的样子,正巧碰着凤如青似的说,“我殿里饭食送的比较多,你要不要过来一起用?”

凤如青送了荆丰回来,正帮着一群小鬼,挪动先前她和弓尤打翻的那些鬼境重物。

闻言便点头,“好呀,正饿了。”

于是两个人去鬼王殿吃东西,徒留一地小鬼叽叽咕咕地议论。

“我方才可瞧见,鬼王偷偷贴在鬼君的石壁上听墙角来着!”

“哎呦呦,真是丢死人啊,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

“要我看啊,鬼君这么多年也没闲着,鬼王根本也不管,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啊?刚才我还瞧着他听完墙角回来激动得手抖,啧啧啧。”

“什么癖好?”小鬼们闻言一脸兴奋地凑上前去。

说话的鬼是个上些年纪的,一脸淫.邪,“就是我还没死的时候,邻居家有个汉子,专门喜欢看着他的同人那个……”

小鬼们被狠狠开阔了一番认知,凤如青吃东西没有听到如此精彩的好戏,只是这天之后,整个鬼境看着弓尤的眼神都变了,变得充满了怜悯和恨铁不成钢。

鬼境平时有十八殿鬼君,即便是鬼王不在,也有自己的秩序,凤如青和弓尤将鬼境中的事情交代处理了一些,又召回了两个鬼君坐镇黄泉,便出发去冥海。

黄泉入口处,凤如青身披和弓尤同样制式的黑袍,同样的鬼气遮面。

只是面对着一匹骨马,还有已经上马的弓尤对她伸出的手,她迟疑了一下说,“我若不然再去牵一匹骨马来吧,如此远的路程,共乘实在不便。”

弓尤那点小心思被戳成烂泥,鬼气之下的脸张牙舞爪了片刻,这才沉声叫住正要回去牵马的凤如青,“上来吧,黄泉之中再无马匹能够追上黑泫。”

弓尤说完,他身下骨马似乎也在迎合,扬起了下前蹄,又落下冲着凤如青喷鬼气。

凤如青骑它的次数不少,自然知道它是鬼中好马,只是共乘始终不便。

弓尤看她神色,又立刻说道,“冥海在人妖魔三界的交界之处,黑泫也只能载我们过人界而已,妖魔界都有禁制,我们需得半路换乘其他,快些上来吧,到冥海路途遥远,我们莫要在路上耽搁太多时日。”

凤如青成功被劝上了马,黑泫无声地踏风而行,倒是很稳,速度也极快,凤如青坐在前面,被弓尤半环着身体,倒也没有想象中的别扭,毕竟这么多年,他们整日缠斗之时,肢体接触也不少。

凤如青觉得的不便,只是这样被半环着束手束脚,于是他们行路万里之后,凤如青便提议,“我们换换手,你坐我骑,你指明方向便是。”

他们也不走人间城镇大路,走的全是山野无人荒际,弓尤听了凤如青的建议,十分不好意思地幻想了一下凤如青半环着他行路的画面,想着左右也无人看到,便答应了。

然后上马之后,凤如青并没有让他坐在前面,而是径自坐在前面勒着缰绳,极速行路,他在后面,稳坐马上,黑泫乃是幽魂之马,并无颠簸,极速行进也无需扶着。

若是他骑着,还能借口黑泫速度过快,怕将她甩下马,毕竟凤如青没有他强,由此名正言顺地环着凤如青。

但他若坐在后面,便真的没有任何理由亲近,于是弓尤郁闷不已地坐在凤如青的身后看着极速略过的人间,一直想要索性伸手去抱住她在猎猎黑袍之下,依旧纤瘦曼妙至极的腰身。

可几次伸手,几次缩回,他这二十多年,隐忍得太久了,太多次了,到现在终于可以不用顾忌地表明心迹,他反倒有些畏缩。

弓尤咬牙忍着想,等到出了人界,出了人界他一定说,毕竟那人王便是人,怕在这里她触情生情,旧情难忘,再不应他。

他们用一天一夜,便已经奔出人界,人疲马累,他们下马之后,便是在妖界与人界的边界之上。

凤如青其实走过的地方并不多,这些年到处收服恶鬼,也都在人界之内,到了妖界几次,也并没有到处走,如今到了这人妖边界,见了这其中人与妖皆有的客栈,还看得新奇。

客栈之中看着与人界没有什么两样,但里面的人见到凤如青和弓尤这样打扮,甚至黑泫这样的骨马,也并没有任何的诧异之情,只是招呼着他们进去,甚至还弄了些黑泫平日能够吃的兽魂喂它。

“两位贵客,住店还是用饭啊?可有什么忌口?”迎上来招呼的人,凤如青盯着看了一会,倒是个真人,身上没有妖邪的气息,看了他们这样也不害怕,要知道人界之中都是谈妖邪色变。

“住店,饭食送上去,”弓尤对着迎来的伙计,扔了一个布囊,里面并非是凡间的银钱,而是一些闪着黑沉亮光的东西。

凤如青不知道是什么,反倒是那人类伙计见了,顿时眼睛发出了不正常的亮光,感情她看走眼了,这根本不是个人!

“是半妖,”弓尤猜到凤如青的疑惑,为她解惑道。

凤如青点头,“可我竟然没看出。”

“血统很低很低的那种混血半妖,几乎没有妖力,”弓尤又说。

这种在妖界和人界都是被排斥的最低贱半妖,只能在这人妖边界上艰难求存。

凤如青也知妖界以血统纯正为尊,宿深这个半妖,想来回到妖界很难过得好,所以才没有回来吧。

她借宿深的妖丹就随身带着,却并没感应。

“开一间房。”弓尤将那半妖给他的钥匙扔回去了一个。

他有些心虚地侧头看了一眼凤如青,凤如青也正好看他,幸亏两个人脸上都鬼气遮着,看不见彼此神色。

弓尤把自己的私心用很正当的理由粉饰,捏着钥匙对凤如青道,“这里夜里不安稳,分房不安全。”

凤如青从客栈内看了一眼街道,其实乍一看上去,看不出什么异样,同人界没有区别,来往行人也都维持着人型,甚至还没有她曾经去的暗市看起来危险。

不过凤如青自己又没有来过,便不会质疑弓尤,于是两个人便只要了一间房,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当然了,弓尤要的是最好的房间,床都是格外的加宽加固的,他进屋之后,没有敢马上将脸上的鬼气撤掉,怕凤如青看到他的窃喜,实在羞耻。

而凤如青在屋子里转了转,并没有察觉到弓尤的异常,推开窗子朝着下面看了一眼,便问弓尤,“下面进了妖界,要换乘吗?黑泫怎么办?”

弓尤啊了一声,散开遮面鬼气,神色如常道,“放它它自己就回了,接下来我们买两只妖兽便好。”

“我还没问,你刚才给那个半妖的是什么,妖界流通的钱币?”凤如青问。

弓尤顿了顿,说道,“嗯。”其实是他身上的一些废弃鳞角,妖界并没有特定的货币流通,他虽是罪龙,但龙身上的东西乃是非常难得之物。

“我去洗漱下。”弓尤转身进了洗漱的里间。

凤如青也没有多问,不知道弓尤现在等同一个行走在路上的大金山。

半妖拿了龙身上的好东西,吃食很快送上来,十分的多种多样,人界妖界的都有。

凤如青看得食指大动,却并没有先用,而是等着弓尤,等他过会出来的时候,发现他通身水淋淋的,只穿了条裤子,上身黑鳞密布,很是妖异精壮。

他是故意的,连头发都弄湿了一些,故意这般地走出来,只是这骚发给了瞎子看,凤如青见他出来之后,连忙对他道,“快擦擦吃东西,我也洗漱下。”

然后她就进了隔间,很快洗漱完出来,便越过弓尤,径直坐在桌边上狼吞虎咽起来。

弓尤站在桌边上,看着凤如青吃得毫无形象,半开的窗子吹进些许风,吹得他通身上下凉飕飕。

他泛着红光的双眼盯着凤如青的头顶上看,凉飕飕地想,这死邪祟,怕是瞎了吧。

※※※※※※※※※※※※※※※※※※※※

鬼王:自荐枕席的小婊砸!给老子爬!

——

三章合一送上,或许你们被我榨干了吗!还有白白的营养液吗!
我在虐文做海王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zainuenuewenzuohai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天王殿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我真不想靠脸吃饭最佳废婿细腰控人间小清纯全能签到穿进女尊文里当咸鱼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