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同人网游小说 > 我在江湖做女侠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寒战

我在江湖做女侠 | 作者:弓诚 | 更新时间:2020-05-18 02:48:55
推荐阅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超神机械师金色绿茵医神小农民文明之万界领主后卫之王网游之白骨大圣网游之现实修仙英雄一起来超越
        邓艾两万大军前来,这却不是邓艾想要来的,而是司马昭强令!

        贾充大败,丧师近万,又丢了西县这个重要的据点,此时钟会司马昭也强令不得,贾充的分化之策,已然全部失败。

        钟会背后也是有不少人支持的,颍川钟氏,也是天下士族中的翘楚,司马昭就是想要动钟会,也是很难的。

        更何况,钟会明面上是司马昭的左膀右臂,司马昭若是敢于在钟会未曾真正举旗造反的情况下处理钟会,何人还敢投靠司马氏。

        最重要的是,如今还是魏国,还是曹氏的魏国,曹氏在幽州举旗反叛,牵扯了司马昭很多的精力,钟会有养敌自重的心,只和汉国对峙,并不断的积攒实力。

        不顾此时,己方败仗几次后,军心士气都有所衰落,司马昭却是要考虑到这点,以往是欺负一下魏国,不过魏国如今只凭借着水军,以大江天险阻隔,这让魏国失去了一个振奋军心士气的好道具。

        如今也就只有强令邓艾出战了,汉国像是刺猬一样,如今巴州、汉中等边郡都是重兵,攻打这些地方,失败的可能性居多,在地图上看来看去,司马昭瞧中了上庸郡这个据点。

        上庸郡已经被魏国占据三分之二,汉国手中只有三分之一数,那么这种情况下,夺得上庸郡全境,也是一个出口恶气的好方法。

        邓艾虽然不愿意,他在荆州训练精兵,方才数月时间,兵还未曾练成,何况上庸郡剩余的那部分,虽然也属于上庸郡,却是山险之地,易守难攻。

        可是司马昭已经等不得时间,他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想要篡位,却不能在接连大败之后篡位,不然人心难服之下,曹氏做了这几十年的江山,他们司马氏可能还比不上曹氏。

        几道诏令,强命之下,邓艾也只能遵令了,虽然去岁立下大功,但是钟会把责任也退到了他的身上,不同于钟会背后,天下名门的钟氏。

        邓艾只是出身地方的寒门,自身也是当年被司马懿在微末中提拔,司马昭的命令,他不能违抗!

        汉上庸郡中

        “嘭嘭”数声,呼啸破空而去,巨石落下,使下面闪避不及的敌兵,轰然倒了一片。

        “杀”旗号不为所动,城头上,汉卒咆哮呼喝着,脸上狰狞如血,还有人驱赶着新拉出来的民壮,这些民壮就只拿着长枪,就被驱赶着上了城头。

        李流此时的喘息声就和铁匠铺的风箱一样,看的敌人涌上来,他鼓起身体内最后的力量,斜刀迎身飞劈,只听“噗”的一声,狠很的砍入对方的体内,撕裂喷涌的鲜血,喷着城墙。

        身边的士兵,拿着长枪拼挡挑格着,涌过来的敌兵,被枪穿身,沉重的落在地上。

        横错交抵的敌尸在城下,已经堆成个小坡,鲜血不断从尸缝中流了下来,城内的嘶叫哭喊,此时这汉国的上庸城内,几乎每一刻,都岌岌可危。

        突然城上一处一阵大乱,又一批魏武卒杀上了城头,拼杀起来,血光喷涌,跌撞翻滚,如刀锋一样,就想撕开这城的防护。

        为首者此时手持两杆大戟,左右横扫,每一下,己方就是翻扫一片,后面的敌兵蜂拥而上,进行赶杀着。

        “不好!”李流见此,知道不行,再被这魏将这样杀下去,城就要破了,强撑着想过去拦杀那魏将,浑身却像是没有丝毫力量一般,绝望之时,就只听一声号令:“射!”

        只听“噗噗”之声连绵不绝,那员魏将此时怒吼着,但是身上连中十数箭,怔了怔,轰的扑到在地上。

        这人一死,这一波冲上城头的魏人终于士气低落,虽然在汉卒的反扑之下,潮水一样被赶下城去。

        在余烬袅袅的烟火中,夕阳而照。

        夕阳如雪,李流有些脱力的扶住城墙,也觉得自己视野里,到处是血水染的一片。

        此时可以看到,临近城墙的魏人本阵,连日攻打不克之后,终于后退,撤到了后方的营寨中。

        这已经是第九天了,这些天,李慕可说是极尽所能手段,如果不是不能投降,他肯定已经投降了,可是此时只能手段百出,手中的所有实力基本上已经全部用出。

        而同时,邓艾也发狠了,他此战不胜,后果也知道是很严重的,不过手中兵将,拼杀五天之后,已经折损过半了,他用出了最狠毒的方法,就是不计声誉,命人将山野间的汉民和后方郡县的汉民都抓起来,拉来这些壮丁,驱赶着上万百姓攻城。

        这手段一出现,连身为羌人的李慕也觉得邓艾这是疯了。

        这就是让这些人送死,可是邓艾也有难处,不如此做,攻不下城,那他的后果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上万百姓只发了竹枪,就这样冲了上来,而邓艾也派出了些许精锐,混在这些百姓中,也派了出来,混在其中。

        这一战,又是厮杀了三天三夜,这从后方郡县中,拉来的上万百姓基本已经全部消耗干净,虽然这些百姓也爆发出多次疯狂的进攻,但是还是被汉军仗着城墙给抵御了下来。

        听到鼓号,上庸城的壮丁,此时一个个上前,上前来收拾局面,将敌人和自己人尸体一个个拉下去,也有壮士将敌人伤兵补上一刀。

        只听几声甲叶的声音,李流转身一看,是李慕和他兄弟李痒过来了。

        “如果再不派援军,只怕我们就撑不住了。”李痒此时说着,他心直口快:“父亲,我的营里两千儿郎,现在就只剩不到一半了。”

        “而且一半中都是身负多伤,真正可战的只有两三百人了。”李痒此时看着城下魏人的军营,魏人还有上万兵,他此时说着:“父亲,是不是我们考虑一下撤回去?”

        “现在撤,只怕死路一条。”在兄弟中,李流却是读的书最多,也最明白局面:“现在不论是我们,还是那魏将都没有退路,我们一退,就是兵败如山倒,丢土之责自然全部在我们身上,追究下来,陛下只怕饶不了我们。”

        听了这话,父子三人都是苦笑,此时他们也都隐隐听见些风声和告诫,知道所说不假。

        李流此时却没有怨愤之语,只是摸着刀,用挤出牙缝的声音说着:“父亲,我看敌军也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说的也是,现在就比谁能更撑下去了。”

        观台上,邓艾此时默默的看着前方的上庸城。

        “不肯降吗?”转首,面向一个文吏,问着。

        “是!”这文吏低着头说着,连头也不敢抬起。

        “嘿嘿,想不到这羌人也还如此忠诚,在这等关头还不肯降,要是去岁,那些汉将汉臣,有如此风骨,吾也活不到今日了,好!传令,休息一夜,明日必要破城,许不封刀。”

        邓艾善于鼓动士气,一番许诺之后,士气稍有回升。

        “遵命!”号角连声,列阵队列收回军营。

        此时,城内的城守府,正点着灯,一行人在里面议事。

        说是议事,最重要的人也不过是李慕、李流、李痒他们父子三人,以及罗尚派来的骑都尉张腾和法遂派来的军司马法尚,这是如今城内的五人首领了。

        当然李慕这个上庸都尉是最高的,张腾的骑都尉只是一个杂号军职,和军司马差不多,统领骑兵两营,而李流和李痒都是军候之衔,甚至还不是正式任命的,而是临时职位。

        不过此时,张腾和法尚正在外巡视,还没到城守府,所以城守府中,也就李氏父子三人。

        “现在我们兵还有多少?”

        “我们掌握的三千兵,已经拼光了一大半了,父亲,这可都是李家数十年的底子啊。”此时李痒已经喊了出来:“父亲,看起来就知道这是有意消耗我们的实力!”

        “不要胡说,你看安羌营也有一千余人在这里,再加上法使君派的一千兵和后来的五百兵,还要怎么样?”李流此时却是冷冷的喝问着:“如此情况,外人谁也不会认为这是国主故意消耗我们的实力!”

        “哥哥,事情难也难在这里,正因为有后方支持,事情就难办了。”李痒此时嚷嚷的说着:“按照我的说法,不如降了魏人,哼哼,到了那时,谅那魏人也只得把这上庸郡交给我们。”

        听了这话,李慕的脸上却是不由抽动了一下肌肉,这个时代,背弃主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很难获得尊重的。

        特别是主君仁慈,不违背道义的时候,再说,汉国是狼窝,那么魏国就不是虎巢了?

        只看那魏将,舍弃百姓万人的性命,就知道是如何的狠厉,去年还有屠城之举,他们怎可能投!

        “这不行,弟弟,那张腾和法尚都是忠义之人,就是吾家,家眷也都在后方,如果背叛的话,就是吾家,也会被诛绝,还有二弟……”

        “这不要想了。”李流此时说着,看了一下左右,他忽然说着:“吾家要胜,必须出奇谋,为父已经派一死士,潜入敌军,行刺魏将。”

        一会修改

        观台上,邓艾此时默默的看着前方的上庸城。

        “不肯降吗?”转首,面向一个文吏,问着。

        “是!”这文吏低着头说着,连头也不敢抬起。

        “嘿嘿,想不到这羌人也还如此忠诚,在这等关头还不肯降,要是去岁,那些汉将汉臣,有如此风骨,吾也活不到今日了,好!传令,休息一夜,明日必要破城,许不封刀。”

        邓艾善于鼓动士气,一番许诺之后,士气稍有回升。

        “遵命!”号角连声,列阵队列收回军营。

        此时,城内的城守府,正点着灯,一行人在里面议事。

        说是议事,最重要的人也不过是李慕、李流、李痒他们父子三人,以及罗尚派来的骑都尉张腾和法遂派来的军司马法尚,这是如今城内的五人首领了。

        当然李慕这个上庸都尉是最高的,张腾的骑都尉只是一个杂号军职,和军司马差不多,统领骑兵两营,而李流和李痒都是军候之衔,甚至还不是正式任命的,而是临时职位。

        不过此时,张腾和法尚正在外巡视,还没到城守府,所以城守府中,也就李氏父子三人。

        “现在我们兵还有多少?”

        “我们掌握的三千兵,已经拼光了一大半了,父亲,这可都是李家数十年的底子啊。”此时李痒已经喊了出来:“父亲,看起来就知道这是有意消耗我们的实力!”

        “不要胡说,你看安羌营也有一千余人在这里,再加上法使君派的一千兵和后来的五百兵,还要怎么样?”李流此时却是冷冷的喝问着:“如此情况,外人谁也不会认为这是国主故意消耗我们的实力!”

        “哥哥,事情难也难在这里,正因为有后方支持,事情就难办了。”李痒此时嚷嚷的说着:“按照我的说法,不如降了魏人,哼哼,到了那时,谅那魏人也只得把这上庸郡交给我们。”

        听了这话,李慕的脸上却是不由抽动了一下肌肉,这个时代,背弃主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很难获得尊重的。

        特别是主君仁慈,不违背道义的时候,再说,汉国是狼窝,那么魏国就不是虎巢了?

        只看那魏将,舍弃百姓万人的性命,就知道是如何的狠厉,去年还有屠城之举,他们怎可能投!

        “这不行,弟弟,那张腾和法尚都是忠义之人,就是吾家,家眷也都在后方,如果背叛的话,就是吾家,也会被诛绝,还有二弟……”

        “这不要想了。”李慕此时说着,看了一下左右,他忽然说着:“吾家要胜,必须出奇谋,为父已经派一死士,潜入敌军,行刺魏将。”

        “什么?”李慕和李痒都看了上去,几疑李流有些癫狂了。

        能刺杀魏将当然最好,魏人立刻就要崩溃,邓艾对司马氏是忠心耿耿,若不是有他在,魏人在荆州根本无法集中起来这么一支两万余的能战之兵。

        《我在江湖做女侠》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我在江湖做女侠请大家收藏:我在江湖做女侠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江湖做女侠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zaijianghuzuonvxia/,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在东京克苏鲁太古龙帝诀我的混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