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最新章节

第六百二十八章 玉碎(二十四)讯传各方,锦囊藏计

我是这样的作者 | 作者:战袍染血 | 更新时间:2020-05-19 01:49:44
推荐阅读: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重生为君赵洞庭颖儿夫人,少帅又吃醋了!逆成长巨星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君)最强终极兵王剑道乾坤战场合同工最佳修仙狂婿隋唐君子演义
        李怀领着人马进攻荆州城的消息,一时半会还传不回去,但是有关刘家堡的事,却已经切实的摆在了龙骧将军的面前。

        事实上,此刻呈现在这位荆南统治者眼前的,可不光只有一个刘家堡被攻陷的消息,还包括了这座坞堡被攻陷之后,所引发的连锁反应。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可能爆发的混乱局面,龙骧将军也已经回到了长沙城坐镇。

        “简直是疯了!”张明业也看到了战报,那眉头都皱成一朵花了,“原本,主公您就因为担心边疆有变,才北上坐镇,结果因为他皇甫怀自行其事,令整个荆南都陷入危机之中,现在他更是肆意攻打那刘家堡!这不是把咱们架在火上烤吗!”

        便是那谋士朱兆轩也上前道“一旦动手攻打,这性质可就变了,那刘家堡在怎么说,也是荆州之土,里面的人,也和荆州之人有着关联,无事挑衅,落人口舌,便是打下来……”

        “行了,说这些个做什么!”那郑开仙居然出言打断,脸上居然有着不耐之色,“刘家堡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两个也很清楚,根据咱们手上拿到的情报,皇甫前后不到一天,就直接攻下来了,不光攻下来了,还守住了,消息都没怎么传出去,如果不是你们事先老是诋毁他,搞得大将军没有与之配合,现在荆州南边的地,就都拿下来了!”

        “就算拿下来,又能如何!”张明业针锋相对,“荆州势大,可不是咱们一城一池就能改变的!这样进攻,给人以口实!”

        郑开仙这次没有如同上一次争论那般,选择避让,而是直接反驳“怎么,就许他荆州来占咱们的土地,不能我等占他的?”

        “荆州牧,名义上依旧是主公上峰,所以每次他们占了边疆村镇,用这个名字也算是名正言顺,但反过来,我等占了他荆州的坞堡,又……”

        “笑话!真要是想要占,什么理由没有?他刘家勾结贼寇够不够?”郑开仙冷笑一声,“这可不是咱们编造的,他刘家做的那些事,难道还能隐瞒?”

        张明业还待再说,却被龙骧将军挥手阻止。

        “目前,当务之急是确定皇甫他们去了何方。”龙骧将军缓缓说着,“让他们全须全尾的回来,已然是不可能了,荆州不能说是铜墙铁壁、龙潭虎穴,但总归不是几百人就能纵横的,皇甫这次冒失深入,又动手攻伐,有功,也有过,但肯定是过大于功,但这些要等他回来再论,至于那刘家堡的事,你们也无需太过担心,这个地,我们拿下来的,只要能守住,后续荆州牧问起来,我也有话能回他,当务之急,是先找到皇甫一行人,在这之前,我不希望听到有什么争论!”

        “尊令!”一直沉默的徐淄领头出声,郑开仙紧随其后。

        张明业很是不甘心,却也不得不低头。

        朱兆轩拿出羽扇,扇动了两下。

        会后,得了命令的重人散去,这位军师行走在路上,听着身后有脚步声响起,随后有一个声音叫住了自己。

        “军师,请留步。”

        朱兆轩停下脚步,寻声看去,入目的正是张明业。

        张明业快步走来,到了朱兆轩的身边,小声道“军师,今日的事,已经十分明显了,若是任由那皇甫肆意妄为,咱们荆南这偌大家业,早晚毁于一旦。”

        “张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朱兆轩瞥了对方一眼,语气淡淡。

        “军师,您别装糊涂了,大将军的意思,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是有心要将自己的这番作为,交给那皇甫的,”张明业眯起眯起眼睛,声音却更低了,“听说将军夫人已经派人去青州,要将小姐接过来了,这所为何事,已经十分清楚。”

        朱兆轩笑了笑,道“将军有话,不如直说。”

        张明业犹豫了一下,才道“无论是谁,都不能让这皇甫继承位置,他今日还不是荆南之主,就敢这般肆意妄为,若有一日成了,这情况恐怕更糟。”

        “这件事,不是你我可以做主的,”朱兆轩这般说着,见那张明业脸色一变,还要说什么,就继续道“不过,有些事确实不能放任,无令而擅启战端,确实不妥,该得惩戒。”

        张明业面露喜色,拱手道“还请军师教我。”

        “之前将军北上,一方面是震慑诸部,一方面就是因为荆州有动静,需要过去坐镇,震慑北方,可见边疆不靖,须得小心,否则一个不好,是要有性命之危的,说不定都见不到长沙城了。”话落,朱兆轩朝张明业拱拱手,口称有事,便先告辞离去。

        ——————

        “赵家堡被人打下来了?”

        荆州城,州牧府中,州牧武前看着手中的书信,微微皱眉,然后扔到一旁。

        “这般看来,荆南也得了消息,知道眼下荆州城内外,有一群老鼠作祟,想要给我捣乱。”

        在他的对面,隔着一张桌子,以儿子武青、武显为首,一众子侄都是肃穆以立,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老老实实的站在对面。

        “怎么?你们有什么看法?”

        听着武前的这句询问,对面众人却无人敢回答。

        “看来是知道羞耻了,给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不说李家的人没找到,就连躲藏多年的老鼠,都没有抓到,你说说,你们能做成什么事?”武前眯起眼睛,训斥起来,但跟着话锋一转,“李家处心积虑的筹划多年,在咱们荆州境内安插了人手,潜伏起来这么久,城里城外,不光有店肆、田庄等产业,更是连州牧府都被他们渗透进来,若不是这李家的小辈,突然不自量力的过来,我们……唔!”

        武前说着说着,忽然捂住胸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随后满脸的疲惫之色。

        不光是他,那大儿子武青,也是身子一晃,似乎要倒地,幸亏被旁边的族兄弟扶助。

        “父亲,怎么回事?”武显也觉得脑子一晕,但很快恢复过来,接着看了身边的武青一眼,便不复多问,转而去关心起明显脸色不好的武前。

        武前这会突然疲惫,满脸的倦色,捂着胸口,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会,等边上的侍从、仆役过去抚胸捶背,才微微恢复过来,他艰难的抬起头,吩咐了一句“那城中老鼠,务必要尽快全歼,不可留下隐患,武青……算了,武显,你来处置此事,要尽快……”说话间,他越发疲惫,原本想要嘱托武青,但见了对方同样脸色不好,便就改口。

        武显听得此言,不由大喜,立刻放出了豪言壮语,心里却猜测着,八成是自家老父亲得了风寒,这会发作了,却没想到让自己得了这么个机会。

        武前似乎还想吩咐些什么,但身子骨却不允许,最后只能叹息一声,被搀扶着下去。

        而武青已经缓过劲来,却也无可奈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武显招呼人手,进行吩咐。

        “之前已经发现了那几只老鼠的踪迹,现在把人都给我派出去,主要就是南城,”得意的看了武青一眼,武显挡着众人的面,下达指令,“之前就在那里发现了那李家余孽的踪迹,现在给我全力搜索!”

        ——————

        “去城北?”

        与此同时,城池一角,回来进行指挥的钱支,看着面前那个所谓的少主部下,露出了疑惑之色。

        “我等在城南还有些根基,若是利用起来,或许还能成事,至于城北……”

        “这个不用担心,”传讯之人说话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锦囊,“校尉派我过来的时候,给了这个锦囊,说是交给你,北上的时候,若是碰上了巡查之人,就打开来看,便知要如何应对。”

        钱支接过锦囊,低头一看,沉思起来。

        这什么意思?

        锦囊藏计?

        那位少主什么时候有了这等本事了?还是说,他还沉浸自己所写的水浒篇章之中,这领人破城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可就要损伤人命啊!

        一时之间,钱支陷入了踌躇。

        。

  

 
我是这样的作者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shizheyangdezuozh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争战三国唐时明月宋时关大明之雄霸海外密战无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玦爷养了个磨人精大唐一刀999级我的雇佣兵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