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半夜查尸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 更新时间:2020-03-28 15:30:49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至尊神魔最强屠龙系统地府朋友圈绝世战魂家里有门通洪荒魔帝归来
        听闻这话,上官棠笑了,笑容显得有些无情,她道:“大晋的生死存亡……本座不感兴趣,只是这几起案件牵连出来的东西令本座感兴趣,所以本座才有追查下去的兴趣。”

        陵天苏微微皱眉,她一身血红官服,定是大晋朝廷官员,理应是为朝廷卖命才是,为何听她的语气,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大晋的盛衰宠辱,唇寒齿亡的道理,她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会不知道?还是说……她根本不屑去关注这些?

        陵天苏觉得他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女人了。

        “行了,大碑亭的线索也就这些,我们该回去了。最后本座再好心告诫你一句,日后独自一人,可少来这大碑亭,没了大碑的大碑亭,可就不是那么的安全了。”

        虽然浑身湿了大半,上官棠仍是极有兴致的撑开了血伞,漫步离去。

        随着那道红色身影的离去,陵天苏的神色也随之渐渐阴沉下来。

        他不知这大碑有些如此重要的重任,本想着碑竹对溯一有着极大的帮助,所以特来参加碑竹之战,未溯一夺得碑竹,可其结果,仅仅只夺得了一节碑竹。

        溯一大为不满,便带走了大碑,也未经得陵天苏的同意,便擅自取了去,取了也就罢了,本想着这大碑无非就是用来种植碑竹了一个媒介,旁人取不走,而溯一可以,那倒也不去便宜了他。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大碑的真正作用,是用来镇压不明凶物的,陵天苏不知道,可溯一既然通晓黑碑来历,自然不会不知道,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为一己私欲,让人间陷入动乱,害人性命,这令陵天苏,有些怒了……

        直到那道红色身影完全消失在雨幕中,还不等陵天苏召唤溯一,那家伙便自己跳了出来。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那女人总算是走了,差点给她看出真身,这小小永安城里,怎么会碰到这种刺头,可怕,可怕……”

        沉寂许久的溯一,一出场就碎碎念个不停。

        陵天苏沉声道:“溯一,你终于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躲一辈子呢。”

        “呃……别,别误会,我不是在躲你,而是躲那个女人。这不,他一走,我不就出来了。”

        溯一的语气显得十分心虚。

        真是奇怪,他分明深深潜伏在九重鸣幻铃里,按理说除了九重鸣幻铃的主人,外人不可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可在陵天苏迈入他房中的那一刻,陵天苏都还未感知到她的存在,可它却在九重鸣幻铃里,真切的感受到了一道看穿一切的视线,吓得他赶紧屏蔽自己的五官一切感知,将自己深深隐藏起来。

        陵天苏自然不信他的鬼话,冷笑连连道:“你不是伪神器器灵吗?平日里把自己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怎么,一见到女人就成了软脚虾?”

        溯一十分认真的纠正道:“错!即便是在天上,九重鸣幻铃也是极为罕见的伪神器。”

        一牵扯到这方面,这家伙就变得无比执着。

        “别瞎扯了,溯一你老实回答我,这几日永安城里那被杀的几人,是不是跟你擅自取走大碑有关。”陵天苏质问道。

        “……”

        “回答我!”陵天苏实在是没有这个耐心跟他耗下去了。

        “那……那个,我的小竹子快长出一节了,我……我先去忙了,你先自个儿玩着。”说完这话,溯一再度没了声息。

        陵天苏额角蹦出几根青筋,是我握不住刀了,还是你这家伙飘了,主人的问话也敢无视,真是无法无天了。

        陵天苏怒极反笑,好!你不肯说,那小爷便自己查!到那时,你还想乖乖啃自己的小竹子,哼哼,那得先问过小爷手中的刀。

        夜幕降临,天空中的细雨依旧未停歇,陵天苏在府中要来一把纸伞,按照约定,来到顾府后门,左门敲三下,右门敲一下。

        不一会,紧闭的大门缓缓被打开,顾瑾炎就鬼头鬼脑的从中探出,若是放在平时,负责开门的一般都是他的贴身狗腿来福。

        不过今日不同,他知道陵天苏要来,早早的就吩咐了来福若是听到这约定好的动静,直接提醒他即可。

        陵天苏现顾瑾炎面上很是憔悴,气息也颇为不稳,显然是受了一些轻伤。

        想来白日里因为顾管事的丧事,他也费心费力不少吧,如此情况下他却还能答应帮他,大晚上的带他去看顾管事尸。

        心中微微感动,将伞养他那边靠了靠,歉意道:“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

        顾瑾炎摆了摆手,满不在乎道:“自家兄弟就别说两家话了,进来顾家喝恒源商会的事都太多了,身为顾家少爷,我自己都有点无暇分身,而我却比谁都想早日查出真凶,有你帮忙,我也轻松不少。”

        陵天苏点点头,道:“顾少放心,叶陵定会为你查清顾管事死因的。”

        有了顾瑾炎的带路,二人轻手轻脚的潜入恒源商会,不费吹灰之力,夜晚的守卫相较于晚上来说要稍微薄弱,而顾瑾炎自是对这里车经熟路,成功的摆脱了巡夜守卫。

        看着这位顾大少来到属于自己的商会还需跟做贼一般,陵天苏就觉得好笑。

        经过一天功夫,顾鹤延也早已被安顿在了一副华丽棺材之中,棺盖还未盖上,顾瑾炎双手合十,告念一声三叔莫怪,得罪了。

        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白布,顾鹤延那张泛着铁青色的面容就显露在他们二人面前。

        陵天苏眼瞳陡然一缩,这诡异的死相,他生平还是头一回见,即便是在狐族众多典故当中,也从未听闻过什么杀人手法能够导致浑身铁青。

        顾瑾炎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之色。

        死者为大,陵天苏朝着顾鹤延遗体拱手礼拜,告罪一声,这才伸手触摸顾鹤延面上肌肉,肌肤坚硬如铁,却毫无生气,宛若死物一般,更是感知不到其体内一丝灵体存在。

        陵天苏面色微沉,按理说,刚死之人,肌肤生气虽会流散,但觉不会在短短时日内流散得一干二净。

        而顾家置办的这副棺木材质特殊,异常珍贵,可保尸身不腐,生气不散,理应不该如此。

        并且顾鹤延不过昨夜死亡,死后阴魂应该在七日后再魂归大地,可陵天苏却丝毫感知不到他的魂魄所在。

        看着陵天苏逐渐沉重的脸色,顾瑾炎亦是一脸严肃道:“看来你也现了。”

        陵天苏点点头道:“嗯,魂魄不在了。”

        顾瑾炎脸色变得难看无比,眼底划过一丝厉色,杀意浓烈道:“若要我知道是谁下的手,定要他永世不得轮回!”

        陵天苏将白布全部掀开,观看了片刻,摇道:“我有些不明白,为何顾管事身上明明无一丝伤口,却离奇毙命,顾少,你们可验出顾管事的致命伤在哪?”

        顾瑾炎指了指三叔遗体的眉心道:“我三叔,全身上下就眉心有一个针孔般的伤口,你看……咦,怎么不见了。”顾瑾炎脸色大变,忙凑近去看。

        陵天苏亦是凝神看去,道:“不,伤口还在。”

        顾瑾炎眯眼细细看了看,不可思议道:“是还在,但伤口却变小了,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怎么尸体的伤口还能逐渐愈合的吗?”

        陵天苏将指尖点在顾鹤延眉心伤口上,忽的,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自他眉心传来,顺着他的手指,试图侵蚀入他的识海之内,好在这次陵天苏没有大意,反应极快的运转元力,将这道气息抵抗在体外。

        这道气息,竟然同他在大碑亭内深坑沙土里的气息一模一样,甚至更为强大。

        原本还有几分猜疑的,如今却十成肯定,这几人的死,定与大碑亭里的东西有关。

        这股力量侵入了顾鹤延的识海,从而破坏他的身体内部,导致其死亡,所以从外表看来,根本看不出一丝异样。

        陵天苏收回手指,五掌贴在顾鹤延僵硬的胸膛之上,寸寸下滑。

        果然,心脏,肺部,肝脏,肠道,脾,肾,所有的器官全部不翼而飞,仿佛被什么东西从内部吃掉了一般。

        陵天苏收回手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顾瑾炎吐字清晰道:“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杀死你三叔的,定不是人间之物。”

        顾瑾炎深深皱眉道:“这话什么意思?”

        陵天苏指着顾鹤延的腹部说道:“不信你自己探知一二,你三叔的内脏全都不见了,而身上又无一丝伤口,我怀疑,杀死你三叔的那东西,是没有形态的存在,它穿透你三叔的识海,从内部将他内脏皆以吞食。”

        听得此闻,顾瑾炎的呼吸声逐渐变得粗重,他眯起眼睛,酝酿着蓄势待的滔天怒火。

        努力使自己因为愤怒而颤抖的手强行平稳,隔放在顾家里对他最好的三叔胸膛之上,学着陵天苏的手法,寸寸下移,每下移一分,就好似验证了陵天苏的说法一般,他的面色前所未有的难看。

        他咬牙切齿道:“那么叶兄的意思是,杀死我三叔的,是阴间的鬼物?”

        陵天苏摇道:“应该不是,顾家恒源商会修行者众多,区区鬼物不可能悄无生气的避开你们顾家所有修行者的眼睛,在无人察觉的状态下杀死你的三叔,我想,那东西,恐怕比鬼物还要来得可怕。”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shibany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