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家的无敌大师兄最新章节

83.魔刃,现象与世界本质的猜测

我家的无敌大师兄 | 作者:剪水II | 更新时间:2020-05-17 07:01:11
推荐阅读:我的功法全靠捡我有百万技能点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霸天武魂入骨情债共缠绵天道罚恶令超凡大卫妙手神农绝世杀神龙神至尊
        那么,如何才能获得命数?

        制作画皮的工艺自己可不会,就算会也不可能去做。

        夏元隐隐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力量已经获得了新的认知。

        【暴君】这个天赋,所保证的只是自己可以秒杀对手。

        但如果对手也能秒杀他呢?

        就如两个人举着枪互相抵在对方脑袋上,这时候你拿的是手枪,冲锋枪,狙击枪,还是火箭炮,激光枪,其实区别并不大。

        那么假设,开枪的速度同样快。

        谁能活下来?

        当然是拥有第二条命的人能活。

        夏元思维散开...

        再加上“初级命数”的显示,由不得他不这么想。

        这已经是一个和学宫玄功体系完全不同的境界体系了...

        亦或其实还是一脉相连,但彼此间却已经天差地别。

        夏元暂时抛开这些杂念。

        宁宝惨白的小手猛地抬起,一指东北方向...

        夏元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运用缩地成寸在海面上踏行起来。

        两三分钟后,他抵达了第二座岛屿——乌鸦岛。

        这座岛屿不出所料,也已经化作了诡域。

        咔...

        黑色靴子踩瘪了枯叶。

        夏元走上这岛屿,四处打量着。

        暮色已起。

        天空已近晚。

        而根据宋典所说,乌鸦岛入夜后会产生恐怖的事。

        夏元不想浪费时间,他趁着还有光明,在这岛屿上极快的绕行着,搜索着“另一个宁宝”的踪迹。

        这座岛屿很怪,或者说沟壑很多,沟壑与沟壑之间的是狭长的石道,而方形的黑色拱门,石柱随意可见。

        他顺着一条石道开始快速穿行。

        忽地,他停了下来。

        因为在这石道尽头的石门横梁上倒吊着一个人,那人满脸血污,穿着玄色的袍子,隐约还能辨别出那袍子的奢侈与珍贵,显然这不是个普通人。

        而玄色袍子破破烂烂,完全无法藏物,显然“摸宝”这种可能性也是没有的。

        这个人倒吊在横梁上,正在重重喘息。

        夏元神色动了动,叮嘱了一声宁宝“不要显身”,然后就从阴影里走出,左手一抬,吸住一个似是烧焦的木杖,然后套上一个老者的画皮。

        他佝偻着身子,撑着拐杖。

        哚哚哚...

        哚哚...

        拐杖尖敲在荒芜的石道上,带着几分寂静的悚然。

        他慢悠悠地走到了那倒吊者身边。

        倒吊者感到有声音靠近,恐惧地睁开了眼,看到一个佝偻的老者,他瞳孔猛然收缩。

        “不!!!”

        “不要过来。”

        “不要...”

        “饶了我...”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您已经出来了,如果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过来。”

        夏元愣了下,这货显然把自己当成其什么恐怖存在了。

        不过也差不多,他现在这套武装,也足以让他成为所谓的恐怖存在了。

        既然如此,将计就计的演下去,可是基本操作。

        于是,他用嘶哑的声音厉声质问:“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那倒吊者一愣,旋即露出狂喜。

        这...

        这是原谅自己的节奏吗?

        这里是乌鸦岛,这里早就成了诡域,根本没有活人。

        而眼前这一位也是鬼气森森(宁宝在夏元肩膀咧开满是锯齿的嘴巴,打了个哈欠...)。

        思绪转速极快。

        这倒吊者迅速地抓住了这唯一的救命稻草,唯一的机会,开口道:“我...我错在不该假扮您。”

        哚哚!!!

        焦木拐杖重重砸击地面。

        “说清楚,你是假扮谁!”

        佝偻而充满鬼气的老者往前凑近一步,满脸狰狞地威吓着。

        “假扮,假扮您,假扮魂无咎大人。”

        老者才往后退了一步,瓮声道:“继续。”

        “是...”

        倒吊者开始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这一位倒吊者就是与之前十近侍中的郭胜有书信往来的“魂无咎”,但很显然,这个“魂无咎”是假的,并不是五十年前海神宗的大宗师。

        只不过,这倒吊者居然也是宗师层次,而魂无咎却是天魂大宗师。

        这一位倒吊者之所以要利用魔丹支无祁打开“海神宗”这充满诡异的深海巨棺,就是为了释放这一方巨大的诡域,污染整个东海沿海,以达到将海岸线彻底化作人间地狱的目的。

        同时,他也需要从这深海巨棺里取出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只有在棺材刚打开时才可能有。

        而黑龙王也知道这一切,因为黑龙王与他都是效力于那一位大人。

        这个大人物,夏元是想都想不到。

        因为,这位大人是东海国的立国之主,也是早就被埋葬了的存在。

        本来计划都正常的进行着。

        但是,也许是因为两轮明月的靠近,诡异潮汐跌宕起伏,在海底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将“海神宗”这具棺材提前挤破了。

        换句话说,在魂无疚来此之前,“深海巨棺”就已经解封了,而这一方海域早就已经被污染了,甚至在不停的扩大,现在已经扩大到了整个琉璃岛。

        他来到此处前,早已准备了一些魔丹的小药引,那是他直接杀戮了二十个童男二十个童女,取新鲜眉心血所得到的一枚“血滴”。

        然后,他提前来到这里开始准备炼制魔丹的后续程序,等着四月二十四日的那一批大药引过来,要知道一艘豪华游轮可是拥有着八九层高阁,宛如小型的海上宫殿,载客量至少可以达到四五百人,这些血煞,勉强足够成为药引了。

        没想到他才准备着,就被一群骷髅给搞了...

        他也是宗师层次,本身来说金光护体,并不怕骷髅,但这群骷髅完全无法消灭干净,换句话说,就是不死。

        无论怎么杀,都不死。

        哪怕把这些骷髅的骨骼都打碎了,它们还是会被死气联系起来,重新拼凑成骷髅。

        就这样,这位宗师硬生生被磨败了。

        他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在察觉这些骷髅不死后,他直接放弃了炉鼎的搭建,想要从海上逃跑...他虽然无法极快的移动,但在只要力量还在,在海上漫步还是能做到的。

        但他才走到海上,就直接被一把三叉戟给捅了。

        醒来时,他已经被割断了手筋脚筋,如同赎罪一般,倒吊在此处...

        ...

        这故事简直匪夷所思。

        其中蕴藏的信息量可谓是海量。

        有许多疑点。

        许多谋划。

        前前后后,牵扯到的势力极多。

        夏元忽有所感,直接瓮声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老夫当年门中的一个圣女,你可曾遇到?”

        倒吊者一愣,“宁无邪?我来到这岛屿时,岛屿边缘有过脚印,但是不是她,我并不清楚。”

        夏元愣了愣,急忙问出第二个问题:“东海立国国主不是也死了么,他是怎么和你联系的?”

        倒吊者忽地惊恐地瞪大眼,看向夏元身后...

        狭窄石道的两侧沟壑里,正传来骨骼组装的声音,未几...

        一个十余米高的骷髅已经从沟壑里爬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一个...

        越来越多,还有的直接从沟壑里走过来。

        夏元很好奇这些骨头是从哪里来的。

        但此时...

        显然不妙。

        问题已经无法继续了。

        演不下去了。

        他正准备有所动作,肩头却传来嘻嘻嘻的笑声。

        宁宝从他肩头一下子跳了下来,拉了拉裹胸的染血裹尸麻布,惨白的小足踩踏在阴冷的深海岛屿石阶。

        她背靠着夏元的小腿,头仰在夏元的大腿上,双手开始“乱舞”。

        一阵儿“舞蹈”之后,所有骷髅都开始疑惑地立正...

        它们想要前进,但被一股力量压制着,无法动弹。

        这是宁宝对于诡域之流的掌控。

        所有骷髅都成了宁宝手中的提线木偶。

        倒吊者瞪大眼。

        他心底再没有半点怀疑,眼前这一位就是...魂无咎。

        他在问国主,因为他要报复,他和国主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恩怨,毕竟他们应该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这些怪力乱神诡秘无比,行动法则各不相同...

        说不定这一位就是酝酿出了灵智呢?

        想到这里,倒吊者急忙开口:“有时候他会在我脑海里说话,每年会说两到三次,一般是一月,五月,十月...这一次的解开东海棺材的任务就是他一月告诉我的,您...留着我,等五月他和我说话时,我告诉您...我全部告诉您。”

        夏元自然不可能留着他,这人手上血腥很重,而且他也不方便带走。

        于是,他问出了下一个问题:“他想要从本座这里取走的是什么东西?”

        倒吊者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三叉戟。”

        三叉戟?

        这世上莫非有神兵?

        夏元自然不可能直接问,一问就穿帮。

        所以,他狰狞道:“继续。”

        倒吊者才道:“封闭的大型诡域会形成魔刃...而想要掌握这魔刃,只有在封闭诡域刚刚解封的那一刻才行,之后魔刃就会消失,三叉戟就是您的魔刃。”

        夏元愣了下。

        但他思维运转极快...

        开始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解读。

        如果剥开一切的表象,把一切的现象,诸如玄功、见仙、阴玉、魔、怪力乱神、无根草、魔刃等等等等都当做是“承载神性、但不同状态的物”,那么按照姑且假设、但未经完全证明的“神性守恒定律”。

        封闭的诡域,其实就是封闭的神性。

        而怪力乱神是流动状态下的神性。

        但久而久之,在这封闭的失去流动的神性,就会凝聚成魔刃??

        魔刃是神性特殊之中的特殊状态?

        所以说,魔刃只有在封闭诡域解封的时候才能获取...

        否则,就会又变为怪力乱神?

        正想着的时候...

        天色已经彻底暗淡下来了。

        乌鸦岛。

        黑暗降临。

        远处深海,月光妖娆,而两道惨白的冰霜铺设而下,潮汐渐涨,来回跌宕,形成了漆黑的怒涛,怒涛之间,一个穿着黄衣的诡异身影,正站在一叶孤舟的船头,往此处而来。

  

 
我家的无敌大师兄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jiadewudidashixi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修罗武神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丹武圣主血妖姬快穿之我是时空管理员不朽道魂城姬三国老婆是大佬重生众神之谁与争锋(游戏规则统治的世界)万古第一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