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九章 蜀主之宴

我的帝国无双 | 作者:录事参军 | 更新时间:2020-05-19 10:41:08
推荐阅读:抗战韩疯子隋末之大夏龙雀大明之雄霸海外东晋北府一丘八极品账房大宋第一状元郎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重生之大明国公密战无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孟昶及一众嫔妃子女,被软禁在城西一座大宅,是原右相王昭远的府邸,而王昭远因为“奸佞弄权”被文龙图下了大狱,家也被抄。

        昏主孟昶要降贼兵,乱杀忠贞将士,失蜀地民心等等,很多罪责都被怪在了王昭远从旁谄言的头上,当然,王昭远也确实难辞其咎。

        不过孟昶带着嫔妃子女,被软禁在这已经抄家的昔日臣子府邸,心下自然更是惶恐。

        其实王昭远的府邸,也算奢华,只是比起蜀皇宫,那就差着十万八千里了。

        对于习惯了奢华无度生活的孟昶来说,现今自然是日日受苦。

        而且被军卒看管,他也根本不敢外出,唯有昨日想去拜访文龙图,乍着胆子和宅园外军卒一说,军卒倒也放行,只是有两队军卒,前后保护而已。

        其实现在就是让孟昶随便跑,他也根本不知道能逃去哪里,更不敢逃,被抓到,怕肯定会被砍头,就怕被凌迟之类的,听说中原,已经开始有了这种残酷的刑罚,也就是寸磔入了刑律,一刀刀将人割肉割到死。

        当然,孟昶这自然就是听到的以讹传讹了,这种残酷的刑罚,便是前朝有,陆宁都会废除,更莫说中原大地,本来就没这等刑罚了,至于寸磔的杀人手段,虽然早就出现,但并不在刑律中,只是取决于君主或酷吏个人的残忍变态。

        今日文龙图来访,孟昶令厨子尽量张罗好酒好菜,齐人对其肉类菜蔬供应还好,但也仅仅吃饱吃足,如以前的山珍海味,自然全没了。

        现今各路君主太多,陆宁可不想养一堆奢侈无度的闲人,其后裔,就更要学会自力更生。

        陆宁到了王昭远府邸前下车,孟昶早领着一众妻儿奴婢侯在府门前。

        见陆宁下车,孟昶紧走几步,惶惶躬身道:“罪人孟昶,见过文龙图!”身后惠妃花蕊夫人、昭容李艳娘及其她几个嫔妃都屈膝见礼,曾经的皇子皇女们,排在另一侧,也齐齐见礼。

        他们都脸上惴惴,心中惶惶,曾经是皇家贵胄,现今,每日做噩梦醒来时,却都希望自己只是草头小民。

        半年多未见,花蕊夫人略显清瘦,秀眉间深有忧色,但柳腰莲步,艳美风华不曾稍减。

        偷偷瞥着陆宁,她美眸中极为复杂,自是想起半年多前和这个男子初见之时。那时这个男子,便很强势,但是,她性格使然,恬淡处之,内心深处,自觉得对这男子,是宽容大量的恩眷,男子不识天高地厚,不知蜀地皇家威严,自己也不责怪他。

        却不想,再次见面,自己却要对他屈膝见礼,心下更期盼他还记得自己,能帮自己及夫婿,逃脱可能的残酷命运。

        陆宁目光看过来时,花蕊夫人又慌忙转开美眸,不敢再看他。

        李艳娘陆宁则是第一次见,心中也升起怪异感觉,朝天髻的发明者,和花蕊夫人一样,正史野史,艳名流芳,贵为蜀国皇帝宠妃,现今却在自己面前,惶惶的偷看自己,眼中满是恳求,令人隐隐有一种,时空错位的满足感。

        又见她果然发髻高耸,精美无比,怕每天梳头就要梳一两个时辰,不过其美髻确实华贵雍容,更衬得她娇艳无比。

        ……

        在孟家人簇拥下进宅,到了后堂饭厅,则只留下了孟昶和花蕊夫人及李艳娘,原本看起来,本来只是孟昶、花蕊夫人和陆宁三个人的座位。

        自是花蕊夫人担忧夫婿,终于说出了和当年文总院现今文龙图的那点点渊源。

        孟昶病急乱投医,想通过花蕊夫人这层渊源,看能不能从文龙图处打探些消息。

        是以,才令花蕊夫人也在旁陪酒,但不知道李艳娘在孟昶耳边低语了几句什么,她也就留了下来。

        虽然同桌喝酒,但孟昶毕竟曾经是蜀国皇帝,花蕊夫人是他皇妃,给陆宁斟茶倒酒,都是婢女的差事,花蕊夫人只是陪坐在一旁。

        但陆宁觉得,虽然他们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是以下毒毒死文龙图对他们没丝毫好处,哪怕知道自己身份,孟昶也没这个胆子没这个狠辣劲儿和自己同归于尽。

        而且哪怕是这宅院的厨子,也都换了齐人细作。

        但毕竟是在旁人府邸,这个人,还是故国旧主,又谁知道奴仆婢女中,没什么别有用心之人?或是钻牛角尖的忠贞之士?

        是以陆宁只是浅浅吃了点喝了点,并不太动酒筷,料想就算酒菜中有毒,自己体质,吃了这么一点,也没什么大碍。

        花蕊夫人不太说话,只是偶尔神色复杂的偷偷瞥陆宁一眼。

        孟昶却全无曾经一国之主的自觉,赔笑着问起,龙图公可知道,圣天子会怎生发落小可?

        显然,他虽然心中惶惶,但从小就是皇室贵胄,十五岁便登基,作为蜀国帝王统治天府之国近三十年,是以,他根本不懂怎么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想问什么,便直接问,只是,卑躬屈膝这种东西,却是不用学的。

        他刚刚四十出头,但现今已经两发斑白,显然从秦军入川,他便备受煎熬,现今更成为阶下囚,未来生死不知,半年多下来,心神憔悴,已显老态。

        其实陆宁早已经想好怎么处置他,和柴宗让一样,封个县伯,送去京师就是。

        不过,自己自然不能现在拿出圣旨,毕竟,齐帝要有考虑的时间,和派出使者来成都府的时间。

        是以,只能含糊其辞,叫孟昶放心。

        孟昶脸上忧色却更深。

        那李艳娘,虽然也不多说话,却眼波流转,频频看向陆宁,美眸中全是讨好和求肯。

        甚至陆宁感觉到,桌下双足,被她纤足轻轻碰触了下,虽然她很快缩回去,但自己离得她甚远,若说她是无意,怕不大可能。

        李艳娘,很怕死,现今蜀主身边,本来就有一种传言,怕蜀主和众嫔妃皇子皇女递解京城的途中,会被贼兵杀死。

        这是以小心之心,揣度自己可能要对蜀国皇室斩尽杀绝之意了。

        李艳娘,看来深信旁边人吹来的惶惶之风,她和孟昶,显然也没什么真正的感情。

        当然,对现今大多数女子来说,尤其是陪王伴驾的女子,说什么男女感情,好像太过无谓。

        而且,大多数女子,从来操控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逆来顺受,末代皇室艳美嫔妃,又有几个不是成为新贵的新欢?

        她们又有几个会反抗的?

        自己的妃子呢?

        陆宁心情突然有些低落,自己的嫔妃,对自己也是如此吗?但想想,和贵儿、五娘、永宁的相知相识,大小蜜桃的追随陪伴。哪怕露水情缘的罗殿小女王和蓝婵,愧疚下收入内宫的阿蜜骨,就算自己对后三者,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更多的是一种情欲的发泄,最多对她们,有一些喜爱或者怜悯,但便是后三者,也不能说她们,就对自己无情呢。

        想想,突然心情就有些好,很有一些满足感。

        随之又想到,其余和自己有些渊源的女子,汤玉娘,自己刚刚已经去信,令密监送她来成都府,过些日子,砍了那王昭远的脑袋,算是兑现自己承诺,但她的心结,却不知道是不是能解开,不过,那也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了。

        还有在道州的苏小小,自己也去信令人送她来成都府了,想想,倒也有些想这个小丫头,她可是自己这个文先生的正经第一房妾侍。

        想想,也觉得好笑。

        又想起潘氏焦氏,自己给苏小小写了一封信,说到潘氏焦氏如何,由她决定,如果她觉得没什么朋友,需要两人做伴,便带上,但自己的意思是,发些银钱打发了就是。

        说起来,潘氏焦氏都识文断字,潘氏还很能写些东西,作为自己的书房丫头,另一种形式的典秘书未尝不可。

        但总觉得自己这个文龙图,应该清净度日,身边美女有几个,秀色可餐,赏心悦目,每日不寂寞就好,太多了叽叽喳喳的,也实在没什么意思。

        正胡思乱想,旁侧孟昶叫了几声,陆宁才回神,笑道:“什么?”

        孟昶心下更是叹息,完了,看来全完了。

        这文龙图,不吃不喝也不太搭理自己,看来,自己处境实在堪忧,所以这齐人,觉得和一个死刑犯说太多,很晦气吧?

        “惠妃娘娘,前次我有句话没和你说,实在觉得,你就像我一个大姐姐一样!说起来,我也怪想我的姐姐的!”陆宁见花蕊夫人愁眉不展,突然就想到了大姐,为了大姐夫的事情,是不是每日也是如此,自己又是不是有些过了?好似一点亲情不讲,是不是,也该寻时间和大姐、大姐夫一家吃个饭,自己好像,有三年没见过大姐和大姐夫了,比起二姐、以及做了帮自己掩饰身份的亲信之臣更一路青云的二姐夫,简直两家人一样。

        心神恍惚下,陆宁便顺嘴说出了心中所思。

        花蕊夫人俏脸立时通红,更有些愠怒,只是,不敢瞪视陆宁。

        听陆宁喊花蕊夫人“惠妃娘娘”,孟昶立时脸色惨白,再听陆宁后面的话,更是半晌做声不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越发的愁苦。

        李艳娘却是看看陆宁,看看花蕊夫人,又看看孟昶,若有所思。

  

 
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odediguowushu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明之雄霸海外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密战无痕唐时明月宋时关玦爷养了个磨人精大唐一刀999级穿越之争战三国我的雇佣兵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