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同人网游小说 > 网游之金刚不坏最新章节

第九百二十二章 珍珑幻阵

网游之金刚不坏 | 作者:铁牛仙 | 更新时间:2020-05-18 14:27:15
推荐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我在江湖做女侠这款游戏绝对有问题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超能转盘王牌自由人网游之白骨大圣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对付有脑子的人,王远向来喜欢忽悠两句,指不定那句话就引起共鸣了呢,毕竟佛法十级的大忽悠可不是白给的。

        但对付虚竹这种蠢人,你就不能跟他讲道理,这货他认死理,不知道变通,跟他讲道理他会迅速把你拉低到他那个档次,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关键是他还天不怕地不怕,你打死他他的脑回路都不会变,整个一软硬不吃。

        和这种人打交道,既不能武力威胁,也不能用讲理的手段,只能用一些下三滥的小伎俩。

        虚竹武功不咋地,到底也是少林弟子,练过功夫身强体壮,死心眼近一上来,便对宋杨穷追不舍。

        宋杨施展开凌波微步,一路走走停停,带着虚竹直奔擂鼓山。

        王远骑着熊猫远远地吊在后面。

        只要虚竹敢回头,他就易容盖面,上去套个麻袋,能自己走到擂鼓山那是最好,如果他走不到,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很显然,王远并没有低估虚竹的死心眼。

        这小和尚一路上气喘吁吁,累的都要跑不动了,还是紧紧地跟着宋杨,一路追到了擂鼓山。

        在宋杨的引领下,三人先后进了逍遥谷谷内。

        谷内景色依旧优雅,和上一次王远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三人来到苏星河居住的三间木屋之前,只见庭院内站满了星宿派弟子。

        往里看去,公冶乾兄弟三个一脸狼狈,似是被人揍了一顿,此时正跟在一个富贵公子身后。

        那富贵公子旁边站着一个美女正是王语嫣。

        王远暗道:“身边跟着王语嫣,还让公冶乾三人站在身后,这富贵公子怕不是和萧峰齐名的那个慕容复。”

        再往里便是八个奇形怪状的男男女女,为首一人叫薛慕华,王远也是认识的,另外几人宋杨认识,叫什么函谷八友,是宋杨的师兄师姐,也是逍遥派传人,不过早些年就被苏星河逐出了门派。

        再往旁边便是一个身着金色袈裟的大和尚,此人正是达摩院首座玄难。

        这玄难武功极高,和普通一百级的玄字辈高僧不同,这家伙和玄寂玄慈是一师所授,王远当初见他和玄慈玄寂围攻过萧峰,至少也得有一百二十级的实力。

        最里侧屋前的一株大树之下,有二人相对而坐,左首一人身后站着三人。

        这几个人王远也都见过,右首干枯老头儿就是苏星河了,左首年轻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段誉那个二比,段誉后面的三人是朱丹臣等三个护卫。

        既然不远处,一白发仙风道骨的老者,不是丁春秋又是谁,此刻丁春秋正满脸不爽的盯着远处,神情十分愤怒。

        顺着丁春秋的目光看去,一个满脸珠光宝气的大和尚,正一脸谦逊的站在人群中最显眼的位置。

        王远的咯噔一下,差点没跳出嗓子眼。

        鸠……鸠摩智,这和尚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看了一眼鸠摩智和丁春秋,王远有些欲哭无泪,他喵的,自己在游戏里仇人就那几个,这次一下来了俩……真是完犊子。

        好在除了星宿派的那些龙套和段誉这个呆子还有风波恶这个废物以外,院内所有人没有一个等级是一百级以下的,而且正派高手居多,鸠摩智和丁春秋也没有出手攻击王远的意思。

        小小的逍遥谷内此时聚集了如此多的高手,这场面属实有些非同小可。

        王远也是服了自己的运气,明明福缘这么低,遇boss都是一窝一窝的,这他么找谁说理去。

        此时谷内正邪两派高手众多,你看看我看看你都不敢轻举妄动,谷内一阵寂静。

        “好!就走这里!”

        万籁无声之中,段誉拿起一枚白子,落在了棋盘上。

        “好棋!”宋杨忍不住感慨:“段誉这傻子棋艺倒是不低。”

        “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王远抓了抓脑袋道:“他往斜上走,五个子不就连成一条了吗?”

        “这是围棋!不是五子棋!”宋杨满头黑线。

        王远:“……”

        “好好好!”

        这时,苏星河也面带喜色,一边夸赞一边落子。

        二人对弈十几着后,段誉长吁一口气,摇头叹息道:“老先生所摆的珍珑深奥巧妙之极,晚生破解不来……”

        苏星河虽然赢了,可脸上表情并不轻松,反而惨然说道:“公子棋思精密,这十几路棋已臻极高的境界,只是未能再想深一步,可惜,可惜。唉,可惜,可惜!”

        苏星河连说了四声“可惜”,惋惜之情,确是十分深挚。

        “还有没有人要试试?”苏星河转过头问众人道。

        “我想试试!!”

        这时候,函谷八友之一的范百龄走上前去,坐在了苏星河对面。

        二人开始举棋对弈。

        几招过后,范百龄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血。

        “哎呀呀……”

        王远忍不住笑道:“下棋本是消遣,这位仁兄却为争一时胜败,呕出几十两血,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

        听到王远的调侃,函谷八友转过头来怒视王远。

        苏星河却不以为意道:“他本来天资有限,又受到了邪术蛊惑,自是如此这般……”

        说到这里,苏星河瞪了丁春秋一眼。

        “哼哼!”

        丁春秋冷哼一声道:“那老贼摆下的棋谱本就是为了折磨人,范百龄是自投罗网,怨不得旁人。”

        “你叫师父什么?”苏星河大怒。

        “老贼!他就是老贼!”丁春秋道:“我便称他老贼又如何了?”

        说到这里,丁春秋步步逼近道:“既然你自毁誓言,便是自己找死,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说着,丁春秋眼神中满是杀气,抬手就要一掌拍过去。

        “你要干什么?”

        宋杨见状,忍不住走上前去大声喊道。

        “呵呵!”

        苏星河淡淡道:“这里不是你的星宿海,你也不看看谷内都是什么人!玄难大师,鸠摩智大师,慕容公子,你们请坐!”

        随说着,苏星河随手举起三块数百斤的巨石,举重若轻的相继递到了玄难和鸠摩智身前。

        “多谢!”

        三人微微颔首,坐在了巨石上。

        苏星河的意思,不言而喻。

        谷内众高手见苏星河身形干枯不到八十斤,却将数百斤的巨石举重若轻,俱是感慨此人武功之高。

        “……”

        丁春秋则环视四周一眼,掌力终是没有落下。

        逍遥谷内高手众多,除了丁春秋以外,皆是正道高手,其中还不乏鸠摩智玄难这般大高手,丁春秋虽然武功高强却也不敢当众伤人。

        毕竟在丁春秋眼里,鸠摩智是正派高手,而且还曾在他手里吃过亏。

        见宋杨走上前去,王远默默地跟在了身后,暗暗凝聚真气,随时准备找机会给丁春秋一下狠得。

        这棋局是什么东西,王远可不再乎,丁春秋和苏星河是什么关系,和王远也没牵连,王远现在只想趁着人多势众,先把这货宰了再说。

        “这棋局乃是家师所创!”

        苏星河缓缓的看了丁春秋一眼道:“我这位师弟当年背叛师门,害得先师饮恨谢世,将我打得无法还手,如今我只盼望能有人破解此棋局,了却师父一声所愿,可惜,段公子固然英俊潇洒……终究是棋差一招。”

        “哈哈!”

        听到苏星河这话,王远忍不住笑道:“下棋归下棋,关长相什么事?”

        “大有干系,大有干系!”苏星河抬头看了王远一眼,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王远。

        “靠!”

        王远暗怒!说到英俊潇洒,这苏星河竟然看着自己摇头,这特么什么意思?要不是丁春秋也不待见自己,王远都想和丁春秋联手揍苏星河这b一顿。

        “不妨我来试试!”

        就在王远要继续和苏星河扯淡的时候,慕容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坐在了方才段誉所坐的位置。

        苏星河看了慕容复一眼,但见他俊美潇洒容貌非凡,点点头道:“慕容公子果然人中龙凤,我们开始吧!”

        说话间,苏星河和慕容复二人开始过招。

        没过多久,慕容复渐渐处于下风,越下越乱,只听一旁鸠摩智笑道:“慕容公子,莫要乱了分寸哦。”

        “这……”慕容复输的急了,忍不住大声道:“那大师你来试试?”

        “呵呵。”鸠摩智笑着道:“这个棋局,原本世人无人能解,乃是用来作弄人的,小僧有自知之明,不想多耗心血于无益之事,你看看你,连边上的纠缠都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

        “我……”

        听到鸠摩智这话,慕容复百感交集,迟迟不肯落子,突然拔出佩剑,对着脖子就抹了过去。

        “我靠!还能这样?”

        慕容复的举动把王远给吓了一跳。

        刚才范百龄吐血就已经很夸张了,想不到这慕容复却是直接拔剑自刎,这棋局到底是什么名堂?莫非真如丁春秋所说,是用来作弄人的不成?

        “慕容公子万万不可!”

        段誉见状,食指一点,“嗤”的一声,慕容复手里长剑被击落。

        “好一招六脉神剑!”鸠摩智面色复杂的看了段誉一眼。

        这时,慕容复也反应过来,诧异道:“多谢段兄弟出手相救,这六脉神剑,莫非是大理段家?”

        “放屁!他能代表大理段家不成?”

        慕容复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王远耳边响起。

        这时另一个金铁摩擦般的怪声响起:“我们老大才是正牌大理段氏,其他都是冒牌货!”

        说话间,段延庆四人齐齐来到了谷内。

        云中鹤报上四大恶人的名头,段延庆一言不发站在了王远旁边,气势俨然,一代宗师风范尽显。

        “春秋哥哥,原来你在这啊,可找的我好苦……我要和你亲热亲热你恼不恼我……”叶二娘看到丁春秋,又开始发骚。

        丁春秋面色尴尬,拿羽扇捂着脸连连闪避:“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恶名昭著的丁老怪在叶二娘面前如此这般狼狈,属实看的所有人忍俊不禁。

        “师父你也在啊!”

        岳老三看到王远,先是duangduangduang磕了三个头,接着又道:“下次死远点,别让我看见你好吗,多尴尬……”

        王远:“……”

        岳老三打招呼的水平一如既往的高。

        “原来是老段,好久不见啊!”

        看到段延庆,王远心里也犯怵,连忙硬着头皮打招呼套近乎道:“上次你还说要收我做徒弟呢,这事我可没忘。。”

        “老大,你不讲究!”岳老三嚷嚷着道:“他是我师父,你又要当他师父,岂不是大我好几辈?我拒绝!!”

        段延庆懒得理会王远师徒二人,而是紧紧盯着段誉道:“你也配姓段?听说你爹段正淳当了皇帝,是也不是?”

        “哼!”

        段誉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岳老三又跳出来上蹿下跳的胡说八道:“小段,你这天赋异禀是我相中的徒弟,我也不想害你,不如你认我当师父,认我老大当义父,咱们不仅亲上加亲,那段正淳死了你就是皇帝,然后再把皇位让我给我老大,等我老大死了你再当皇帝,岂不是三全其美?”

        “放肆!”

        朱丹臣人等人闻言脸色大变。

        逍遥谷内众人听到岳老三这般混账话,也都暗暗吃惊。

        妈的,这岳老三不愧是四大恶人之一,在一国储君面前都敢如此放肆,当真是嚣张跋扈。

        “且莫胡言乱语!”段延庆瞪了岳老三一眼道:“苏先生,段某是否可以试一试这棋局?”

        “请便!”苏星河点头。

        “喂?你这不靠谱啊!”王远不满道:“你不是说只有长得英俊潇洒才能参与吗?”

        那段延庆长得丑陋不说,还是个瘸子,王远都比他帅出几条街,完美避开了英俊潇洒四个字好吧。

        “没错!”苏星河道:“段先生手里有我的请柬,前来一试未尝不可。”

        “请柬?”

        王远闻言愣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一张请柬道:“莫不是说的这个?”

        “哦?”苏星河看到王远手里的请柬,笑着道:“原来悟痴大师你也有请柬啊,等段先生下完,你也可以尝试一下。”

        “原来如此!”

        王远摸了摸下巴。

        这请柬放在自己包里不知道多久,若不是苏星河提醒,王远都快忘了身上有这么一个东西。

        既然有请柬就能参与,那马里奥和飞云踏雪显然就是错过了这次机会。

        虽然王远并不会下棋,但试试又不花钱,万一下赢了呢。

        王远暗自意淫的时候,段延庆已经开始着手棋局。

        段延庆棋力好生了得,比起段誉竟丝毫不差,二人顷刻间就下了十几招。

        “不行,这样不行!慕容公子刚才试过了!”段延庆落子的一瞬间,突然一直没说话的虚竹在一旁嚷嚷起来。

        “放你娘的屁!”

        岳老三大怒走上前去,提起了虚竹的衣领:“你敢说我老大不行?”

        “住手!”王远一声断喝,岳老三连忙收手,把虚竹放在了地上。

        为了玄慈这私生子,王远真是费心费力,虚竹这家伙还不知死活,主动跑出来挨打,观棋不语真君子难道没听说过吗。

        “本就是不对嘛……”虚竹委屈道:“方丈说过佛祖传下……《楞严经》有云……须无胜败之心……《法句经》……”

        “我弄死你!”岳老三龇牙咧嘴,要一巴掌糊死罗里吧嗦的虚竹。

        玄难起身将虚竹护在了身后。

        这时候,苏星河道:“段先生,你已经入了旁门了……”

        “哎!”丁春秋突然叹息道:“由正入邪容易,由邪入正难啊……你这辈子注定是毁了,毁了……一失足成千古恨,想要回头那也是不能了。”

        丁春秋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段延庆,言语真切,满是同情,或许也是在可怜自己。

        段延庆呆呆不同,喃喃道:“我堂堂大理国皇子,今日落魄江湖,实在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是啊,你若是知道羞耻,还不如自尽了事!自裁吧!”丁春秋嘻嘻一笑,开始蛊惑。

        “不如自尽了罢!”

        段延庆思及往事,举起铁杖就要自尽。

        “不要啊段先生!!”

        眼见段延庆就要一棍子戳死自己,虚竹突然跑到了棋盘前,拿起一个白子,随便找了个地方就按了下去。

        苏星河怒斥道:“你胡乱瞎填,自己杀自己,哪有这般下棋法?”

        “哈哈哈!”

        丁春秋慕容复鸠摩智段誉等人见状,无不哈哈大笑,玄难也是连连摇头,正在地上吐血的范百龄也擦了擦嘴角血,哑然道:“这不是开玩笑嘛?”

        然而就在这时,王远突然接到了系统提示:你接受了隐藏剧情任务【不得而得】第二环【死地后生】。

        【任务等阶】:惊天动地

        【任务内容】:帮助虚竹破解珍珑棋局。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背景】:虚竹误打误撞接替段延庆开启了“珍珑棋局”的对弈,帮助他破解珍珑棋局。

        【任务提示】:最多四人组队,队员除逍遥派弟子外,必须持有【珍珑棋局请柬】。

        “这……这就任务变更了?”

        看着任务栏内任务链难度从【大展拳脚】变成了最高难度【惊天东西】,王远有些懵逼。

        这破任务也太诡异了吧,任务链的所有任务难度,通常情况下都不相差太大,就算有难度增加,怎么也得循序渐进不是?

        这次倒好,直接从普通难度,提升到了最高难度。

        这不是坑爹吗?

        还好这个任务还是组队任务,并非让王远一个人去干,不然王远也得和段延庆以及慕容复一般自裁了事不可,五子棋都下不明白,还玩围棋,强人所难嘛。

        从任务设定不难看出,这个任务是给逍遥派玩家准备的,宋杨那三张请柬,正是招募队友的道具。

        如果当时王远把虚竹带回少林寺,这任务就会有宋杨触发,结果虚竹不肯随王远回去,任务就被王远给触发了。

        反正这个任务,必然是要被触发的,难不成这就是逍遥派的绝学任务前置?

        虚竹出来捣乱,段延庆没有自裁成功,丁春秋瞪着虚竹一脸的怨毒。

        段延庆淡然道:“小师傅你尽管下棋,老夫定会护你周全!”

        玄难也道:“虚竹,你尽管下棋便是。”

        正邪两大高手发声要保护虚竹,丁春秋自是不敢轻举妄动。

        苏星河则看着王远道:“悟痴大师,你是否现在就要进入棋局?”

        “先等等!”王远道:“我在喊人!”

        说着,王远拉开好友栏,给马里奥和飞云踏雪发了消息过去。

        擂鼓山就在中原,马车可以只传逍遥谷。

        飞云踏雪是有钱人,虽远在天山,可人家有钱人都是坐飞机的。

        几分钟后,马里奥和飞云踏雪相继来到逍遥谷。

        马里奥还在骂骂咧咧:“不是刚让我走吗?咋又让我回来了?靠不靠谱啊你……”

        “让我们来这里干啥?”飞云踏雪也是一脸疑惑。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王远随手将二人拉进队伍后,然后选在了进入棋局。

        “刷!”

        与此同时,四人眼前场景一转,便进入了棋局幻象中。

        幻象中,有四个人形虚影。

        为首那人羽扇纶巾,第二人鹤发童颜,第三人潇洒飘逸,第四人面目丑陋拄着双拐。

        正是段誉,丁春秋,慕容复和段延庆四人的投影。

        “什么意思?”王远四人有些奇怪。

        幻想中除了四个虚影没有别的东西,难道是要打这个四个虚影不成?

        就在王远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幻象中响起:“这四个虚影是四位破题者的心魔,依次将四人心魔击败,即可帮住虚竹通关珍珑棋局。”

        “哦,我明白了!”

        听到这空旷的声音,王远摸到了一丝头绪。

        正如丁春秋所说,这棋局就是一个折磨人的幻阵,一旦深陷其中,便会触发破题者的心魔,导致破题者不能自拔。

        丁春秋有如此评价,肯定也是主动破解过珍珑棋局的。

        段誉和慕容复等人自是不用说。

        难怪范百龄呕血三升,慕容复和段延庆要当场自裁,原来珍珑棋局真是这么一个邪门的幻阵。

        虚竹的出现,便是为了破解众人解不开的难题,自是先要从他们四个留下的心魔开始攻破。

        不过让王远有些奇怪的是,范百龄明明也参与了破解棋局,为啥这里没有他的心魔?

  

 
网游之金刚不坏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wangyouzhijingangbuhua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在东京克苏鲁我的混沌城太古龙帝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