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科幻灵异小说 > 宿主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五节 关于路

宿主 | 作者:黑天魔神 | 更新时间:2020-05-19 09:36:37
推荐阅读:从精武英雄开始影视世界旅行家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血铸荣光诡秘小说沾尽诸天无限地球卫士女总裁的桃运兵王极品赘婿苏允星河霸血
        山高险峻,复杂的地形增加了道路修造难度,虽然有硝化甘油帮助,从前年至今,仍然因为各种事故导致数十人死亡。

        年幼的孩子对此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一定要修路?”

        天浩觉得有必要给儿子好好上一课。

        “强大的基础在于物质。你去过磐石寨,应该知道寨子周边具体都有些什么资源可供利用。木材、泥炭、矿石、海产品有了这些,就能让寨子里的人吃饱,进而生产出更多的东西与其它部族交换,得到我们需要,却在那个时候无法大规模生产的布匹和棉花。这就是最基础的资源生产利用。”

        “让我们把目标放大到磐石城。这是一座规模庞大的城市,多达几十万的人口需要更多资源。磐石寨周边的产出已经无法满足,这时候该怎么办?就必须朝着更远的方向拓展,开垦荒地,去更远的山上砍伐木材,建造大船去深海捕鱼,挖掘泥炭的矿工数量也要增加。”

        囚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懂了。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更多人的日常消耗。”

        天浩给了儿子一个鼓励的眼神:“继续把目光放远,领地的规模比以前更大了。雷角城、新京、连都、断角城、白鹿城人口更多,需要的资源加倍。但各个城市可利用与产出的资源数量不等,有些多,有些少。比如磐石城和连都距离海边很近,有着渔业优势。位于内陆的断角城和雷角城就不行。这样一来,如果两地之间没有道路连接,生活在内陆的人就吃不到鱼,这里生产的布料也很运不出去。”

        “道路修建是极为重要的基础建设,这关系到族群内部的每一个人。偏远地区就意味着落后,他们无法得到更多,也无法与外界交流。族群想要强大,就必须把这种福利扩大到每个人身上。”

        囚牛用好奇的眼睛看着父亲:“您确定?”

        “我确定!”天浩郑重地点点头:“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伟大的国家,在最艰难的时候,建造出连通着相当于今天大半个北方大陆的密集道路网。“川藏公路”,这个名字对你来说很陌生,但它的确存在过。整整十一万人为此努力,平均每公里就有七个人为它献出生命。从开始修建到正式开通,前前后后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代价。”

        “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两大区域之间的连通。当时筑路工人使用的工具我们现在一样,钢钎、铁锤、炸药原始又简单,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平整道路,最终汇集为令人瞩目的辉煌。”

        一些从未有过的东西在囚牛心中滚动着:“他们都是些值得敬佩的人。”

        “他们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人。”天浩的思绪在感慨中飞扬:“他们以自己的汗水和生命堆砌成坚实基础,后人得以踩在他们的身体上建设国家,强大又富足,令整个世界为之瞩目。”

        囚牛有些疑惑:“父亲,我从未在泥模板和书上看过这些。”

        “有些知识无法在书上找到,至少现在是这样。”天浩微笑着抬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你得学会思考。记住,我们不能因为困难就放弃任何一个偏远地区,不能因为种种理由放弃自己的族人。道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有连通才能让加快信息传递速度,让不同地区之间的物质交换成为可能。更多的行巫者和祭司才能前往远方,让蒙昧的人接受教育,让他们享受来自远方的美食,穿上棉花纺织的衣裳。”

        “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准?”这是囚牛经常从天浩口中听到的一句话。

        “正确,加十分!”天浩笑着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只有富足的生活才能令人产生幸福感。我们要超过南方白人,让所有族人过上前所未有的好日子。让他们吃饱穿暖,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发自内心的拥护。”

        “我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对我好。”这是囚牛的心得体会。

        天浩笑着走过去,弯腰把儿子抱起来,亲昵地在他额前吻了一下。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后代变成废物。无论富二代还是官二代,只要精明强干,能力卓著,能够真正做出成绩,就能抵消外界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一切负面评价。

        按照野蛮人的观点,囚牛是雷角部的大王子。

        他很听话,骨子里流动着遗传基因,父子之间有时候甚至可以做到心意相通。天浩对此很满意,随着这孩子逐渐长大,很多事情都可以交给他来处理,在实践中学习如何管理族群,处理政务。

        如果他极其逆反,难以教诲,听不进旁人的劝阻,天浩的处理方法其实也很简单。

        杀了他,再生一个。

        在这个问题上,没得商量。

        囚牛张开稚嫩的双臂拥抱父亲,他很喜欢这种亲密的关爱方式。只是父子之间相聚的机会很少,他每一次都很珍惜。

        秋日阳光从窗外射进,照在他们身上,在灿烂的金黄色与光环之间,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房间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这难得的温馨。几秒钟后,一名精干的卫兵出现在门口,他单膝下跪,双手举过头顶,呈上一份加盖有大国师专用火漆印的信件,大声报告:“启禀殿下,这是黑角城送来的急件。”

        天浩放下儿子,走过去,从卫兵手里接过信,拆开,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传令:召集卫队,雷牛部全领立刻进入战备状态。各军团主要作战部队立刻回归建制,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

        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语音比刚才更加沉闷:“传令给廖秋,立刻集结三千重步兵,随本王一同前往黑角城。”

        牛族领地,首都,黑角城。

        牛艳芳提着一个精致的陶罐,迈着缓慢且不发声的步伐,轻轻走进会客室,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大国师。

        巫彭双眼微闭,右手扶着额头,斜着身体坐在椅子上,显得很疲惫。

        牛艳芳把陶罐放在桌上,落下去的响动惊醒了巫彭。他猛然睁开眼,看到站在面前的牛艳芳,有些意外,思绪很快恢复正常,挤出一个勉强的笑:“你来了坐吧”

        之前就收到卫兵通穿,说是王女请求面见,只是巫彭这几天过于劳累,在短暂的等待时间假寐了片刻。

        牛艳芳今天的穿着较为素淡,与平时浓妆艳抹的样子判若两人。她在椅子上坐下,把陶罐往前推了推,轻声笑道:“大国师,我亲手熬了些肉汤,还加了些人参,您趁热喝了吧!”

        巫彭“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窗户,现在正是下午,他把视线收回,不置可否地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牛艳芳脸上的笑意淡去,一股哀怨的愁容取而代之:“大哥和二哥都死了,大国师现在该怎么办?”

        巫彭看了她一眼,疑惑地问:“什么怎么办?”

        “咱们牛族该怎么办?”牛艳芳叹了口气:“我承认,那天的确是我去二哥府上邀请他赴宴,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大哥会在菜里下毒,把二哥杀死。”

        “下毒?”巫彭敏锐地抓住她话里的关键词:“你之前不是告诉我,阿方是因为吃了毒蘑菇才死的吗?”

        “是啊!大哥用有毒的蘑菇炖肉,故意端给二哥吃。”牛艳芳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她努力控制情绪,使自己看起来显得自然:“这是一码事。”

        巫彭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悲意:“我原本很看好阿方即位,各分部族长也是同样的意思,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咱们牛族真正是多灾多难啊”

        牛艳芳仔细观察着巫彭的情绪变化,她一边劝解,一边试探:“请大国师节哀。我们谁也不希望这样,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总得拿出解决的办法。”

        “是啊”巫彭面色惆怅。

        “父王在位的时候经常说一句话:国不可一日无君。”牛艳芳眼睛里闪动着异样光彩,缓缓地说:“大国师,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得尽快选出新王。”

        悲伤与疲倦同时夹攻巫彭,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牛艳芳语气和言辞上的变化。摇摇头,苦笑着说:“谈何容易现在不比从前,阿战和阿方都不在了,先王一脉已经没有合法继承人。至于新王按照牛族的法律,恐怕只能从各分部的族长当中进行选择。”

        这的确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巫彭很精明,之前牛伟战身死的时候,他就想到后续可能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当即派人前往各个分部,命令族长齐聚黑角城议事。其目的,就是为了从中选出新的牛族之王。

        这是祖先定下来的规矩,也是整个牛族所有分部共同遵守的传承。

        然而,从各部落族长中间产生新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至于王室

        想到这里,巫彭浑浊的眼眸深处透出一丝悲哀,深重又凄凉。

        他与先王是至交,曾在神灵面前发下血誓,永远忠诚,永远守护王族血裔,永远照看这个族群。

        巫彭很重情义,他知道牛伟战毫无赢的可能,必将在即将召开的大朝会上败给牛伟方。为了照顾大王子的颜面,他甚至考虑过以大王子目前所辖的城市为基础,单独分出一个新的牛族部落。这样一来,牛伟战的地位虽然没有牛伟方那么高,却毕竟还是一位族长。

        大国师怎么有没有想到牛伟战会丧心病狂到如此程度,不顾亲情,争权夺利,为了王位不惜毒杀自己的亲弟弟当然,这件事情还有诸多疑点,可目前掌握的所有证据都表明牛伟战是主谋。

        传讯已经发往各个分族部落,这段时间黑角城全面戒严,仔细搜查,追捕每一个与此有关的人,尤其是牛伟战身边的亲信。

        巫彭心中隐隐还有那么一丝期待,他多么希望这不是族群内部纷争所导致,而是来自其它部族的阴谋。如果能找到哪怕一点点蛛丝马迹,证明,甚至疑似幕后主使与狮族、虎族、鹰族有关,他都会把牛伟战身上的所有肮脏污名全部洗清,让他以高贵的王子身份下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落得个“谋杀者”的罪名,尸体存放在阴暗冰冷的地窖深处,等待查明真相。

        我知道是他干的。

        但我真的不想看到先王血脉因此蒙上骂名,成为牛族历史上永远的罪人。

        先王是我的朋友,他的儿子就是我的亲侄啊!

        沉浸在悲伤中的巫彭丝毫没有注意到牛艳芳神色变化。她很烦躁,放在桌子下面的双手不断握紧,然后松开,仿佛要狠狠抓住某种东西。

        “大国师,为什么一定要从部落族长当中选出新王?”她语音低沉,就像风暴之前天空中密布的阴云。

        身为王女,牛艳芳其实很清楚族规,这样问完全是多此一举。

        巫彭并未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情绪低落,缓言解释:“族群发展的重要性压倒一切,只有最贤明的人才能为王。当然,这次的情况不同,很难通过一次大朝会选出公认的新王。只能先从各部族长当中选出一位摄政王,也就是代理牛王,执政期为五年。如果他在这段时间表现优异,公正无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在第六年的大朝会上,才能接受神灵的赐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牛族之王。”

        “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牛艳芳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绕到桌子侧面,上身前倾,凑到距离巫彭只有半米的位置,带着说不出的期盼和**,问:“您觉得谁能成为摄政王?”

        巫彭没有隐瞒自己的观点:“综合看下来,雷牛部的族长阿浩可以胜任。他是从族群最底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有能力,战功卓著,狂牛部和野牛部都对他表示支持。”

  

 
宿主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suzh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诡秘小说血铸荣光沾尽诸天神级影视大穿越社会上的大鹅未来之萌妻等等我神秘让我强大世有弦月末世之荒野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