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同人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最新章节

第七百四十章:血怨盈窗(XVIII)

四重分裂 | 作者:微叶梧桐 | 更新时间:2020-05-17 14:16:26
推荐阅读: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这款游戏绝对有问题超能转盘无限气运主宰师道成圣我在江湖做女侠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后卫之王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明月长明


    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后......

    “看来我别无选择了。”

    格蕾丝·布莱德低声叹了口气,飘身飞到那架陪伴了自己数百年的钢琴旁,纤长的手指轻柔地在琴键上拂过:“尽管这座早已不存在于现世的庄园这些年迎来过不少客人,但你们造成的破坏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你,檀莫先生,你几乎毁掉了二楼的一切。”

    墨檀腼腆地笑了笑,挑眉道:“不胜荣幸。”

    “就算是我也无法重置这一切,因为你并不是单纯地击败了我那些正在日益失控的朋友,而是彻底‘解放了’他们......”

    轻若无物的格蕾丝背对二人坐在琴键上,优雅地叠起双腿:“尽管在这片异境中我并不是最强者,生前也好,死后也罢,别说塞巴塔先生了,就连庭院里的女仆长与厨师长都比我厉害很多,但作为这里的主人,我依然能做到一些大家都做不到的事。”

    墨檀打了个意义不明的响指:“比如你刚才说的‘重置’?”

    “是的,因为自身的特殊性,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之内对某些‘物’或者‘事’进行回溯,比如重塑形体,或者拨正歪曲之类的。”

    格蕾丝仰起头来,面前出现了一张张沐浴在光芒下的、尽管模糊却生机勃勃的面孔,过了半晌后才有些悲切地低声重复了一句:“如果是在一定程度之内的话。”

    羽莺瞪了墨檀一眼,似乎在责怪他做的太过火了,就好像之前那个恨不得搞颗大伊万把这片鬼域连窝端了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啊,应该的应该的。”

    墨檀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饶有兴致地注视着格蕾丝那单薄的背影,笑盈盈地说道:“看来你果然是这个鬼地方的核心......嗯,准确点说应该是核心的一部分,至于主人的特权,呵,让我猜猜,或许就是把你印象中的那些‘事’与‘物’在这片异空间中强行具象化吧?我好歹也稍微研究过几个小时的亡灵学识,这种看似既不符合逻辑的事,只要满足条件的话其实还是很有可能成立的。”

    格蕾丝转头看着墨檀,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道:“那么,你认为如果想要做到那种事,需要满足的条件是什么呢?”

    “执念。”

    墨檀不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随口道:“最为这里的主人,对你来说最简单的事应该莫过于恢复这栋宅邸的装潢了吧,毕竟只要格蕾丝女士你本人没有忘记,作为鬼境核心的你完全可以无数次重塑这座鬼屋,只需要单方面的执念就够了,至于其它人......则是双方的执念,那些家伙对你这位大小姐的爱戴使其不愿离开,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只剩一缕残魂,你依然可以凭借着‘思念’之类的玩意儿将其重塑,没错吧?”

    格蕾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能轻松道出我花了近百年才参透的真相,您确定自己对亡灵学识仅仅只是‘稍微研究过几个小时’而已么?”

    “略懂罢了。”

    墨檀看似谦虚地揭过了这个话题,悠悠道:“总而言之,在你的影响下,尽管在我们两个来到这里之前的几百年间至少得有好几沓人误入此地,甚至造成了一些比较大的破坏,里面甚至不泛实力高强的大牛批,这里也依然是这座鬼庄园最初的样子,没错吧?”

    “事实上,如果你没有强行击溃掉大家的执念,我依然可以在你们离开后将这里恢复成最初的样子,塞巴塔先生也好,杰西卡女士也好,就算是被‘他’所害的贾斯汀先生也好,我都可以让他们回来的。”

    格蕾丝屈起双腿,将脸庞深深地埋进臂弯里,喃喃道:“但现在,这种事已经不可能再做到了......”

    羽莺再次瞪向墨檀,就好像之前那个恨不得把那些怪物统统投进地狱死上一百万遍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过奖了,我的‘话疗’能够对大家产生效果,除了咱人美声甜善解人意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已经累了......”

    墨檀负手走到格蕾丝背后,低头看着身前的不死者少女:“就像你一样,尽管没有放弃心中那份执念,却对那注定只有空虚与扭曲的未来深感疲惫。”

    “我......”

    “你可以暂时保留意见,把那些就连你自己都不信的苍白辩驳放到之后再说”

    墨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扳着格蕾丝的肩膀强硬地令其正对自己,不容置疑地对这这片空间的主人命令道:“现在,告诉我那些低等下人们所不知道的事,门外那个随时都有可能冲进来把咱们统统干死的家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格蕾丝张了张嘴,似是想再说两句什么,最后却还是在墨檀那仿佛能够洞彻一切的目光中垂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声说道:“海登·加勒斯......”

    “海盗,马勒比?”

    “海登·加勒斯。”

    “杰克·斯派洛?”

    “海登·加勒斯。”

    “德普·迪士尼?”

    “......”

    “好吧,所以那个海登·加勒斯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

    海登·加勒斯是个小人物,至少从事迹、身份、地位等的角度来看,他绝对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小人物,知名度无限接近一般社畜,也就是绝对没可能在历史书中翻到的那种。

    至少在此时此刻,圣历9571年的时候,是不存在于任何记载中的。

    而在静语庄园还不是鬼屋的那个年代,尚在人世的海登·加勒斯仍然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在当时的罗敏达萨贵族圈中,这位加勒斯先生唯一常被提起的,就是他‘婼丝·布莱德’第一位追求者的身份,而且这个‘第一位’还是有待商榷那种,其中奚落与嘲笑的意味占了绝大多数。

    只有寥寥数人知道,这位其貌不扬、身形佝偻、沉默寡言、家道中落的小子爵确实是‘婼丝·布莱德’的第一位追求者。

    当然,就算是知情者也并不在意这种事,毕竟在婼丝真正走进人们视野的瞬间,海登这种人就已经注定出局了。

    就是连绯闻都没他的份那种出局。

    但事实,并不是那样的......

    与其他人不同,海登·加勒斯深爱的那个人,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婼丝·布莱德’,而是此时此刻在墨檀和羽莺两人面前低声诉说着这段过往的——格蕾丝·布莱德。

    那是在两姐妹的父亲扑街前,格蕾丝以‘婼丝·布莱德’这个名字出现在世人前的时候......

    在某个规模不大的晚宴中,同样有着‘背景板’这个定义的海登第一次见到了格蕾丝。

    两个同样内敛、同样满怀心事、同样不善言辞的人宿命般地相遇了。

    那天夜里,就如很多烂俗故事中所描绘的那样,海登始终忘不掉那个安静地靠在花坛边,眼中始终盘踞着一抹忧愁的倩影。

    尽管两人加起来也只说了不到二十句话,其中还有一半是沉闷无聊的客套,但海登·加勒斯子爵却依然单方面地坠入了爱河,并把自己呛了个半死。

    他想要化解掉那个女孩眼中的忧愁,想要看到她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想要一直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看日出星落。

    海登几乎成功了......

    同为不值一提的小小子爵,同为贵族圈的边缘人物,两人其实也算是门当户对,在海登刻意到让旁人发笑的努力下,他几乎参与了每个有‘婼丝·布莱德’出现的社交场合,也逐步拉近了两人彼此之间的距离。

    尽管第一次试探着用‘婼丝’而不是‘布莱德小姐’称呼对方时少女的反应有些奇怪,但海登却依然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正在逐渐向自己敞开心扉。

    半年之后,尽管海登依然在种种原因下没能踏入静语庄园一步,也尚未鼓起勇气邀请‘婼丝·布莱德’来自己家里做客,彼此之间就连手都没有牵过一次,但两人的关系确实已经到了如果海登突然向‘婼丝·布莱德’求婚,后者十有八九都会接受的程度。

    令人遗憾的是,海登彻底下定决心的那天,是圣历8501年诗之月祈颂3日。

    是真正的婼丝·布莱德正式出现在人们视野的那一天。

    结果......不言而喻......

    在被无视了整整一场舞会的时间后,海登鼓起勇气送到静语庄园的情书自然是石沉大海,而直到半个月后才知道这件事的格蕾丝早已被姐姐软禁在静语庄园,扮演着家中的‘婼丝·布莱德’。

    这也是庄园中的所有人对‘小姐’那些绯闻嗤之以鼻的原因,在他们眼里,那些不实的言论只是很多人出于嫉妒才散播出来的谣言罢了,除了那些不便拒绝的社会活动之外,小姐从未离开过静语庄园半步,这事儿就连厨子都知道。

    包括塞巴塔这种贴身管家在内,都没有人发现自己其实只看到了事实的一面罢了。

    而并不知道情况的海登·加勒斯,看到的则是另外一面。

    只属于婼丝·布莱德,而非格蕾丝·布莱德的一面。

    他不敢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却又无法不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所以只能远远看着婼丝的他便自作主张地做出了判断......

    那个让自己感到陌生的婼丝,现在的表现并非出自真心,她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尽管自己从来都没问过,但从半年前初见的那天起自己就很清楚,她是有难言之隐的!

    她并不是故意无视我的,她只是......因为一些无法解释的原因,才变成那样子的。

    海登·加勒斯坚信着。

    所以他始终都没有停止过关注婼丝,尽管已经被像垃圾一样扫进了某个角落,但他依然时刻看着那个美艳动人,却再也无法让自己由衷感到悸动的少女。

    他坚信自己是爱她的,并被这份情感折磨到遍体鳞伤。

    如果他没有那么敏锐,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如果他能再敏锐一点,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如果他爱的不是婼丝,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如果他爱的就是婼丝,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如果他再大胆一点点,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如果他再懦弱一点点,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终于,被自己折磨到崩溃的海登·加勒斯在某个稀松平常的日子里崩溃了,他不顾了祖训与自己仅存的那一缕理智,拥抱了内心的黑暗。

    不再对抗从他满月那天起,每分每秒都在起体内壮大的血脉之力。

    两分十五秒,一根烟左右的时间,海登·加勒斯完成了从半步高阶到初入传说的晋阶,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同日零点到翌日凌晨六点,罗敏达萨联盟总计五十六个家族被屠灭满门,无一活口,牺牲者中包括两个同样有着初入传说实力的护卫,史诗阶无以计数。

    他们或许比海登·加勒斯强,但在一个没有气味、没有声音、没有呼吸、没有体温、没有心跳、没有影子的杀戮者面前,就连逃走都做不到。

    圣历8504年岚之月祈颂3日,AM06:13

    从某侯爵邸离开的海登·加勒斯笔直地杀到了静语庄园,是字面意义是的‘杀’了过去,哪怕只是路人都无法幸免于难。

    星月之下,海登整理了一下自己并没又沾到一滴鲜血的礼服,缓步走入了静语庄园。

    娇艳的血色之花盛开着,愤怒的咆哮与绝望的哀嚎在这方大地上响彻整整持续了三十分钟,海登才完成了这份细致的铺垫工作,用那令人沉醉的血色彻底染红了这座庄园。

    狂热的恶意弥漫开来,将那些均匀散落在花草、石阶、小路、门窗上的生命束缚了起来,用来作为这场爱情的见证。

    有生以来第一次挺直了腰杆的海登·加勒斯缓步踏上了三楼,追随着琴声的引导,带着那滔天的血怨,轻柔地推开了琴房的门。

    “婼丝......”

    注视着面前的少女,他......或者说是它颤抖着,挤出了两个仍属于人类的字节。

    “对不起,海登。”

    泣不成声的少女伏在琴键上,说出了那句最不能说出的话。

    一道闪电在窗外划过,伴随着同步落下的细雨声,驱散了黑暗。

    娇艳的鲜血之花,无声绽放。

    第七百四十章:终
四重分裂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sizhongfenl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的混沌城我在东京克苏鲁太古龙帝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