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暖君最新章节

第185章 旧友

暖君 | 作者:闲听落花 | 更新时间:2020-05-17 03:09:07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高手夏天画满田园我的微信连三界捡漏修仙强者重回都市捡漏金锋李旖雪都市极品猛男大医凌然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我的傻白甜老婆
        谢泽低估了左先生的兴奋和急切,他那封信,在左先生觐见后隔天,才送到太子手里。

        太子看了信,拧了半天眉,拎着信去了延福殿,将信递给皇上。

        “你看看这个,阿泽快马急递,刚刚送到。”

        皇上一目十行看完,斜瞄了眼一脸烦恼的太子,咳了一声,没说话。

        “这简直是胡闹!第一,蜀地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离议谁走这一趟还远着呢,他怎么这么不稳重了?

        第二,他是主帅,他走了,几十万大军怎么办?他怎么这么没成算了?

        第三,他只身入蜀,那是送死!”

        “第三条最要紧!”皇上赶紧赞成了一句。

        “我给他写封回信。”

        “等等!”

        太子刚要站起来,皇上叫住了他,抖着手里的信。

        “我看,他要去就让他去吧。”

        “嗯?”太子扬眉瞪着他爹。

        “这个,”皇上一脸干笑,“要是你娘走这一趟,我肯定得跟过去,要不然怎么放心?”

        太子看着皇上,没说话。

        “当年,你娘要去游说晋州那一帮土匪,她不让我去,那我能不去?说什么也得去是不是?后来我去了,要不是我去了……”

        “要不是您去了,阿娘能那么费劲还差点回不来?”

        太子气儿不打一处来。

        他爹扮成护卫跟去也就算了,还多嘴,人家说你这护卫都能如此出言不逊,其它人的态度可想而知……

        “你娘也真是,跟你说这种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干嘛?

        咱们不说这个,说正事儿。

        我跟你说,他要去,就让他去,一来么,显得咱们不怕他蜀地,二来,小夫妻俩走这一趟,多好,听说蜀地风光不错。

        再说,光他媳妇去,压不住阵角,说出什么话,人家也不一定能信,阿泽就不一样了。

        于公于私,他走这一趟,都没坏处。

        让老黄去接管大军,再把安家兄弟调过去,老黄一个稳字没话说,让他统总,打仗让安家兄弟去打,姓安的都会打仗,天生的。

        还有,把安家那个小五,安孝锐是吧?让他带上几百人跟着护卫。

        安家五兄弟,他最好看。我跟你说,好看这事儿,很要紧。”

        “嗯。”太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低低嗯了一声,从皇上手里接过那封信,转身走了。

        ……

        王相去了谢家庄子的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谢老爷子就带着二三十个长随护卫,离开庄子,悄悄往荆湖入蜀。

        安老夫人写了信,干脆让王舣亲自往安家去送这封信。

        谢泽从栎城递进京城的折子和书信至少一天一趟,京城往栎城的旨意和书信,也是至少一天一趟,从京城到栎城,十万火急的快马几乎跑成了线。

        谢泽大军驻扎在栎城往东,大军没有进栎城,也没有越过栎城一步。

        仗不打了,蜀地要归附朝廷的小道消息,从京城往南往西,从栎城往外,散布的比风还快。

        闻风而动,为了金钱无惧无畏的商人在谢泽进到栎城半个月后,就涌进了栎城,在栎城盘恒几天后,开始试探着往泾州城去。

        谢泽在听到泾州城门大开,如同当年的栎城一样,放进了那些商人之后,一边笑,一边忙写了密折,快马递进京城。

        ……

        泾州城里,连着东门的热闹大街上,一间茶楼二楼,祁伊站在窗前,眯眼看着下面热闹的有点儿过份的街道。

        简明锐坐在旁边椅子上,看着封信。

        “谢泽的亲笔?”看着简明锐看完了信,祁伊问道。

        “嗯。谢家人的字,多半以飘逸见长,谢泽这字,笔笔有剑意,很难得。”简明锐将信递给祁伊,“你看看。”

        祁伊接过,一目十行看完,哈了一声,“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让你点一队人马护卫他那个祖父平安周全?”

        “我想回去一趟。”简明锐没接祁伊那句没好气。

        “真要……”祁伊坐到简明锐旁边,将信拍到桌子上。

        “你看这城里的热闹。”

        简明锐示意楼下的街道。

        “我当初随父亲退到蜀中,据守蜀中,一是为了乐平有所投奔,也是心中那股子不平气,现在……”

        简明锐喉咙微哽。

        现在乐平已经确定无疑的归入轮回,他那受子不平气,只余了一地残破的孤独凄凉。

        “二来,天下大乱那近百年,称帝者此起彼伏,当时,我不知道宁氏是不是这此起彼伏之一,那时候守住蜀中,至少能护得蜀中百姓一时安稳。

        现在,将近二十年,宁氏天下欣欣向荣,一片生机,那位太子宽仁智慧,远胜其父,又是独子,父子不疑。”

        祁伊沉着脸没说话。

        “难道你觉得,蜀地能推倒宁氏天下?推倒之后呢?我已经清修多年,当初也没有过君临天下的念头,你呢?”

        “我没兴趣。”

        “我当年极是忿忿仁宗的所作所为,明明还有机会,明明还有余地。现在。”

        简明锐长长吐了口气。

        “大概是老了,仁宗当时的滋味,我能体味一二了,太累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蜀地归附宁氏,别人都好,你怎么办?简相年纪大了,这些年身体也不大好,你弟弟,那一家门,宁氏父子必定不介意让他们好好活着,你呢?他们能让你活着?”

        祁伊上身前倾,盯着简明锐问道。

        “我早就该死了,乐平走的时候,我就该走了。

        当年,我和她约过,要是我早走,一定会等她,不会让她黄泉孤单害怕。现在,她一个人,已经等了我很多年了。”

        简明锐声音低低。

        祁伊往后靠进椅背里,看着简明锐,好半天,长叹了口气。

        从他亲见了那位号称是乐平的女儿的李家姑娘后,就一天比一天颓废,这样全无斗志,这仗就是打下去,也不过是惨败两个字。

        ……

        谢老太爷由荆南入蜀,经过安氏兄弟驻军之地,径直赶往成都。

        简明锐返回成都前两天,谢老太爷风尘仆仆,赶到成都城外,没进成都城,借住进了成都城外两三里地的清虚观。

        第二天巳初,一顶小轿从成都城里出来,不紧不慢的进了清虚观。

        谢老太爷站在清虚观山门里,看着轿子里先伸出一根拐杖,心里一阵酸涩。

        他们都老了。

        简光灿简相弯腰出了轿子,拄着拐杖站住,看着山门里的谢老太爷。

        “你是一直都这么,还是这些天急着赶路累的?”

        简相眯着眼,细细打量了一会儿,拐杖在地上敲了敲,一边往前,一边问道。

        “平时略好一些,不过也好不哪儿去。你这拐杖,离不了了?”

        谢老太爷看着一下下戳在地上的拐杖尖。

        “习惯了,我不强撑。”

        “我还用不着。”

        谢老太爷转个身,和简相并肩,往观里进去。

        “这清虚观后山景色好,去后山喝杯茶吧。”简相说着,绕过山门,往后山过去。

        “听说过。年青的时候,我就想到蜀中游历一番,这话当年和你说过不止一回,那时候蜀中乱,后来,更乱,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到这清虚观后山喝茶赏景,还是和你一起。”

        谢老太爷闲适的看着四周的景色,感慨道。

        “蜀中太平了将近二十年了。”

        简相一句话说完,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

        “也就十四五年。”

        谢老太爷不客气的接了句。

        “十四五年之前,我倒是想过到蜀中来,想过不止一回,可那时候,我那两个孙子生死不知,我一直在找他们,后来,唉。”

        谢老太爷一声长叹。

        “听说是你那媳妇儿不贤?”

        简相不客气的问了句。

        “是儿子不好。”

        谢老太爷一声长叹。

        “为父不慈,为子不孝,当年,你家大姐儿看不上他,情有可愿。”

        “当年不是大姐儿没看上他,是他没看上大姐儿。你那孙子,真是老虎养大的?”

        “说不上谁养大谁。阿泽遇到那头虎的时候,那虎才刚满月,一条腿伤了,开头是阿泽养虎,后头,就是虎养阿泽了。

        阿泽是个好孩子,不像他娘,更不像他爹,甚至,不怎么像谢家人。”

        “小的呢?没了?怎么没的?”

        “应该是没了。怎么没的阿泽从来没提过,我和他太婆,从来没敢问过,皇上和太子爷都问过,阿泽一个字不答。

        唉,阿泽遇到皇上时,才不过十二,他弟弟比他小三岁,唉。”

        谢老太爷连叹了几口气,眼泪盈眶。

        “能屠城的人,用不着心疼。”

        “阿泽屠的那座城,只有乱军,没有平民,这屠城跟屠城,可不一样。”

        “你可真能护短!”

        简相手里的拐杖猛戳了两下。

        “不是护短,有一说一。阿泽是个好孩子,要不然,那位姑娘也不能看上他。”

        谢老太爷不客气的怼了句。

        “那位姑娘,哼。”

        简相冷哼了一声。

        “有她看得上看不上的余地?你那孙子肯娶她,是她的大福份,真是你那孙子自己要娶的?

        你那孙子是宁勇的义子,当初可是姓过宁的,和宁峥形影不离长大,他娶那位姑娘,确实极合适不过,真是好算计。”

        简相一边说,一边用拐杖重重戳着地面。

        “你见过那位姑娘没有?

        王家那位安老夫人说过不止一回,说那位姑娘,活脱脱一幅安家姑奶奶的脾气性子,阿泽他太婆说,若说肆无忌惮,安家姑奶奶跟那位姑娘可没法比。

        真是那位姑娘先看中了阿泽,偏偏阿泽愿意跟她说话儿,不瞒你说,听说阿泽要成亲这事儿时,我简直……痛醉了一场,人生第三回。”

        简相斜着谢老爷子,没说话。

        “阿泽姓回这个谢字,倒正经是皇上和太子的意思,阿泽肯冠上谢姓,只是因为皇上和太子对他的大恩,是为了皇上和太子,不是为了谢家。”

        谢老爷子声音落低,简相抬拐杖打走路上的一块碎石,叹了口气。

        “你知道,汴州城里的谢家,有三个,从前的将军府,现在的荣安王府,谢尚书府,还有城外的谢家庄子。

        阿泽成亲前,和谢家诸人,不管是谁,一面不见,一个字没说过,你想想,这些年,我有多煎熬。”

        “你这一趟,是巴结孙子,还是巴结你们皇上?”

        “有阿泽,我犯不着再巴结皇上,也巴结不上。

        也不能算是为了阿泽,蜀中是打下来,还是平安归附,这事不关阿泽。

        为了阿泽媳妇吧,也因为,蜀中是你的。”

        两个人缓步进了清虚观后山的亭子里,坐到早就铺好厚厚锦垫的石凳上。

        “你就这么笃定,你那孙子能把蜀中打下来?”

        简相眯眼斜着谢老爷子,语气不怎么好。

        “天下大势,天道所向,如今已经明明白白了,你以为呢?”

        谢老爷子反问了一句,又接着问道:

        “这么些年,你为什么一直没称帝?”

        “我为什么要称帝?我不是为了当皇帝。”

        简相脸色沉郁起来。

        “太了仁慈睿智,是少有的明君,宫里还有位骆娘娘。”

        谢老爷子看着简相道。

        “这些你看了十来年,我也看了十来年了,咱们两个,不用说这些。

        天道所向,我是看到了,蜀中总是要归入宁氏版图,这一条,你这么看,我也这么看。

        只是,这一战,宁氏准备了十几年,蜀中也准备了十几年,打,是必定要好好打一仗的,不在胜败。”

        “这又是何苦?多少人命……”

        “是为了中原人的血性。

        这话,我记得你我同榜高中那天,酒后畅谈,我就跟你说过。

        乱世也有乱世的好处,人的血性都逼出来了。

        天下没乱的时候,大梁对上北方蛮族,总是以三四才能敌一,大战能胜,小战节节败退,天下大乱之后,蛮族反倒屡战屡败,为什么?

        就是因为中原人在混战中,战出了血性!

        当初,我极不赞成皇上所为,就是因为不战而败,是自己折断自己的脊骨!

        蜀中和宁氏这一役,必要血战到底,要让这股子血性,刻在蜀中,刻在天下人的骨子里!”

        简相声音不高,却坚定无比。

        谢老爷子看着简相,呆了好半天,却没能说出话来。

  

 
暖君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nuanj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邪王追妻独家替身:傅少,别乱来!从当爷爷开始家有悍妻怎么破都市少年医生天降我才必有用重生之低调大亨龙虎香江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最强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