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四章 招摇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作者:相思如风 | 更新时间:2020-05-17 10:29:58
推荐阅读:我的微信连三界极品全能高手陈西我真不想靠脸吃饭猛男诞生记小仙女种田忙我本风流王一凡都市极品猛男我的傻白甜老婆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极品全能高手夏天
        乐韵的神识很强大,若把神识散开,覆盖整个大院也是绰绰有余,能倾听到每个角落的各种微小的声音。

        神识灵敏能监听整个大院的动静,对自己头发丝的异动自然了如指掌,几根发丝跑燕吃货那边去了,还被燕吃货截胡,她都快被燕吃货的举动给整懵,燕吃货他几个意思?

        搞不懂燕吃货的脑回路,头发被燕吃货放掌心把玩,感觉特别的怪异,想明着拿回来,又怕伤了那家伙的玻璃心,不拿回来,自己觉得不合适。

        想了想,干脆站起来,顺势将头发给从燕吃货手心里抽离,再一甩头发,将长发甩后背,轻摇折扇,一派风流雅干相:“贺小八帅哥,歇足了,继续走起。”

        “好咧。”坐着本来就无聊,贺小八万分支持小医生四下闲逛的,当下就跳起来,兴致高昂的当导游。

        好不容易捉到小萝莉的几缕发丝,还没过把瘾呢,结果小萝莉站了起来,发丝也离自己而去,燕行手里捂着空气,心塞到无法呼息。

        他怀疑小萝莉可能是故意的,但是,小萝莉精神抖擞的又准备出发,又让人怀疑不起来。

        被落在后的燕行,自己拿着太阳伞,疾行几步,追上小萝莉和八哥的脚步,甘当一枚陪衬的小绿叶。

        大院有午休习惯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不午休的人也一般呆自己家,很少有人在外乱溜跶的。

        下午两点多钟后,大院里活动的人略多,有些人家就在自家屋前屋后活动,有些则去自己喜欢的地方逛逛,溜狗溜小孩子的都有,也有些上年纪的人跑人工湖钓鱼。

        居民活跃了起来,小医生并不介意被人知道她来了贺家的样子,贺小八也自然也不担心小医生被人认出来,陪同小医生随意走。

        大院那么大,每天都有人来来往往,谁在哪条路上散步,若不是离得近或者狭路相逢,基本没人关心那是谁。

        然而,贺小八同志和燕大少与小萝莉的仨人组合太显眼了,尤其是小萝莉,广袖汉服,衣袂飘飘,像个发光体,只要是人之视线所及都会多留意一二。

        被人留意的结果就是很快被人认出贺家小八同志和贺家外孙燕少,最初尚还没人认出来汉服少女是谁,只是好奇让贺家最看中的外重和贺家嫡亲的曾孙陪着参观大院的是人是谁。

        直到路过人工湖时,被在岸边看人钓鱼的张老发现了贺家曾孙,兴冲冲的冲出去截胡。

        张老发现贺家孙子陪着个人遛弯,福至心灵,甩下钓鱼的人,冲到路上把人给截胡了,瞅着头上戴着凤钗的漂亮小姑娘,笑得脸上起褶子:“这是哪阵香风把你这个小神医吹出来了,我家老太婆说小姑娘从俊俏可爱的假小子变成了花朵儿一样的小淑女,还有些不太相信,想厚着脸皮找个时间去贺家瞅瞅,没曾想一转眼儿就见到了真人,这哪是什么小淑女啊,分明是个小仙女。”

        燕行眼角抽了抽,张老爷子心里心心念念的想的怕不是小萝莉做的糕点吧。

        贺小八想捂眼,瞅瞅张老爷子那笑容,活像是饿了三天的大狗狗看到了带肉的肉骨头,都冒光了。

        他怕老爷子吓跑小医生,苦着脸:“张爷爷,求您收敛点,可别吓着小医生,吓跑了人,我家老爷子跟您老的友谊小船一定会翻。”

        “去去,我是那般不知轻重的人吗?”张老狂瞪眼,臭小子竟然跑出来拆台,好想拎一边揍一顿。

        “张老,您老莫不是想揍贺小八帅哥一顿?”乐韵笑望着精神矍烁的老人,发现他的手动了动,那动作与她想揍燕吃货的动作有点相似哒。

        “哎呀哎,看破不说破啊,这小子总拆我老人家的台,有时候控制不住就想拎到一边抽一顿。”被人戳穿事实,张老毫不犹豫的承认了,笑得特别的坦荡。

        贺小八一脸菜色,他惹谁了?张老每次看见他总想逮他开揍。

        “那您老还是等下次吧,”乐韵笑盈盈的接了话:“贺小八帅哥和贺家帅哥们说您老收藏了一支上了年代的老人参,我都听了不止七八回,寻思着有机会一定要开开眼界的。

        我这次来贺家给贺家老寿星婆婆请平安脉,要小住一二天,中午不想午休,出来参观参观大院,刚才这两帅哥又提到了您老家的人参,我还想着等会顺路就去您老家长见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您老。

        张老爷子哟,您老这当要是真拎了贺小八帅哥去揍了个屁股开花,可就没人给我带路去您老家啦,所以嘛,您老想找个熊孩子揍揍的事儿改天吧。”

        “哎哟,我说着玩玩的,贺家小八子和燕行这两小机鬼可乖巧了,我哪舍得下手揍啊,小姑娘还要去哪走走,我先回家去烧水泡茶。”张老听闻小姑娘预备去自己家,喜从天降,激动地伸手就摸了摸贺小八的脑袋。

        瞬间变机灵鬼的燕行贺小八:“……”张老,您的气节呢?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都遇上了您老,您老不忙的话,不如现在就去叨扰您老和老夫人?”乐韵笑着递给张老一个台阶。

        “行行行,哪有什么叨扰不叨扰的,我们这些老家伙整天无所事事,就是养养花草,四处溜跶,一点都不忙的,小姑娘快往这边请。”

        张老喜滋滋的迈开大步就走,走了一步,一手拎住贺小八的衣领:“你这小子,刚说你机灵,你咋就变呆头鹅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带路啊。”

        “老爷子啊,您这个主人就在这里,哪还用得着我们带路啊。”仅不到一分钟时间就由“机灵鬼”变“呆头鹅”的贺小八,心里委屈还不能哭。

        “唉,看看,看看,知道我这把老骨头为什么总想揍你了吧?怎么就不开窍呢?你是年青人,小姑娘也是年青人,年青人跟年青人才有共同话题啊,你连这点都不懂,不想揍你揍谁。”

        张老恨铁不成钢,干脆大手一伸一扒拉就把贺家小八子给扒拉到一边,他自己站到了小姑娘身边:“得,你太没眼色力,一边去,还是我来亲自带路吧。”

        前一秒被要求带路,后一秒被当抹布扔开的贺小八,更委屈了,他这是得罪谁了?

        在大院里的老爷子老太太们面前,有委屈能说吗?

        说是能说,但是,说了也不顶用啊,尤其是在正主儿面前,说啥都是多余的废话。

        深谙其中奥妙的贺小八同志,干脆认命,整整衣服,走在一边,让张老自己带路。

        燕行不愧是被赞机灵鬼的人,有清醒的认识,既然小萝莉决定去张老家开开眼界了,其他人的意见和建议都不重要。

        所以,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镖,他聪明机智的坚决的当锯嘴葫芦,什么话都不发表,只管步趋步跟的跟着小萝莉。

        张老扔下别人跑出截胡,原本钓鱼的人没在意,当听到张老和贺小八说话声,有几个人扭头看去,看到了张老截住的人,再听到少女银铃般的清脆悦耳又带着天然软糯的嗓音,整个人都呆了,那什么,晁家小义孙来了大院给贺太夫人把脉?!

        那个事实像道小闷雷,轰轰的在头顶滚过,以至让人难以置信,等人能正常思考时,张老已经领着人走了。

        反应过来的几个老人,哪有闲情雅致钓鱼,将工具随意一收,拎着就跑回家,然后叫家里的女人们或保姆们打听消息。

        而身为带路人的张老,也没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带着小姑娘和两个小机灵鬼大摇大摆的在大院内穿梭,直接把人领回了家。

        他住的地方离人工湖稍稍有点远,路上也花去了一点点时间,也被七八起人看到了,还与三路行人狭路相逢。

        即是相逢了,自然少不了打个招呼。

        于是,救贺家老祖宗的小神医又来了贺家,贺小八和贺家外孙陪小神医去张老家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老精神抖擞,差点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人刚到门口就嚷开了,喊“老太婆,小姑娘和燕行贺小八来啦。”再接着就是喊有没泡茶的开水,有没水果。

        老人那中气十足的吆喝声老响亮了。

        张老太太和保姆中午不正式午睡,犯睏的时候稍稍眯会儿,不睏的时候各自打乐子打发午间时间。

        她们都在家呢,听到那大嗓门,吓了一小跳,保姆从房里出来,坐在屋檐躺椅上的张老太太站起来抻头张望,果真看到雄纠纠的老头子身边有个俏丽的小姑娘和两条彪悍大汉。

        张老太太又惊又喜,忙忙的小跑着到中庭迎着,看到走来的仙女式的小姑娘,笑得见眉不见眼。

        张老气昂昂的带着小姑娘和两小子沿中庭的路走到东厢房前的路,与老伴儿请了客人进东厢的客厅。

        他儿女们不跟他们一起,家里宽,所以匀了东厢中间的一间做花厅,接待亲友,至于上房那间客厅,是老两口子的私人地般,放着各自爱好的物件,比较杂乱,不待客。

        张老住的院子略小,但胜在清雅,是个很合适养老的所在。

        乐韵客随主便,跟着主人进了屋,与张老和老太太坐在主位,一眼就可见大院内的花草和对面的西厢房。

        张老家的保姆很机灵,先烧着开水,再送水果和瓜子类的干果。

        泡茶的水还没烧好,张老和老太太招呼小姑娘和两个小青年吃水果,聊些寻常话,等泡茶的水烧好,再泡茶。

        从高位上退下来的老人,退任后清闲了,时间一大把,最大的兴趣就是看看书,泡泡茶,因此,绝大部分都会一点儿茶艺。

        张老平日不拘小节,退任后对茶道也略有点研究,他偏爱老君茶,说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有理有据。

        有青年人陪自己喝茶,张老可开心了,差不多就到知无不说的地步,喝了几巡茶,乐颠乐颠的抱的去捧出自己收藏的老参给小医生帮掌眼。

        乐小同学欣赏了那支张老“念念不忘”的老参,那支老参是真货,少见的纯野生货,有一百二十几的年龄。

        她没有带随身背包,没有携带私章,没有当场给开养生方子,答应改天给他列个单子配几味药味煲养生汤滋补身体。

        小医生同意给自己一张养生方子,张老和张老太太欢喜得跟捡了金子似的。

        贺小八、燕行陪小萝莉在张老家呆了约一个钟才走,被两老口恋恋不舍的送出老远。

        从张老家出来,哪怕产比较迟疑的贺小八也发现了点异样,在从张老家往贺家去的路上,溜弯的人明显增多了,距张老家不远还的地方,还有几拔人在明显是蹲点的。

        碰实有几拔人在蹲点,蹲守到亲眼见贺家曾孙陪同小姑娘从张老家出来,等人走远,立马就回家去汇报了。

        在回贺家的路上,仨人也遇见了好几拔人,贺小八同志一一跟人打了招呼。

        三人走到快到贺家住的四合院时,发现溜弯儿的人员也比平日多,那个明明离得比较远的谁家保姆在溜宠物狗,哪边又有原本相距极远的某家的老人在散步,哪个谁谁家的人在溜娃。

        已经反应过来的贺小八,凑近小医生:“小美女,我琢磨着大概你来我三爷爷家的消息走漏了,消息灵通的人跑来确认真假呢。”

        燕行真翻白眼,都这么明显了,八哥才反应过来啊?

        再瞅瞅小萝莉,发现八哥几乎要把脑袋凑到小萝莉肩膀上去了,有点嫉妒,好想把八哥扒拉开啊。

        最终,他忍住了,没动手。

        这是亲哥啊。

        不是外人,是不会挖墙角的人。

        自己说服自己,燕行默默的当空气,也有点不太明白小萝莉的想法,她一向不爱张扬,这次又大摇大摆的故意溜跶,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没关系,我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别人知道就知道呗。”乐韵一派风流公子相,端的是君子雅方,如果他是个公子的话。

        小医生不介意被人知晓她在贺家,贺小八咧嘴笑,和小龙宝愉快的陪同小医生回家。

        贺家老爷子老太太们午休一个小时左右就精神了,坐待着小医生回来呢,等到两个小子陪同小医生高高兴兴的回来,听家里的两小子讲外出见闻,知道小医生去张老家坐了坐,都笑咪咪的。

        大院的消息传得快,王国宏王老的枕边人王老太太在近傍晚的时候也知道了晁家小义孙来大院给贺家太夫人看诊。

        其实,不是她消息灵通,是他们家的保姆人缘还不错,听别人说的。

        王老太太得到消息,想到偏瘫住院的男人和未来依靠,哪怕因为大儿子那边对自己的态度极为不好,她主动给大儿子打了电话,告诉大儿子说晁家小义孙在贺家的消息。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nanshenliaoqi_moyanxiaoshe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真不想靠脸吃饭我言出法随贴身丫鬟的日常山河为枕邪王追妻家有悍妻怎么破天降我才必有用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妖女乱国萌妻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