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魔临最新章节

第五百八十四章 瓮中捉鳖

魔临 | 作者:纯洁滴小龙 | 更新时间:2021-01-16 16:48:49
推荐阅读:我真是修炼天才傲世丹尊战神狂飙劫天运怪物被杀就会死修罗神帝域界碑十九重帝狱我以鸡汤成神神级反派系统
        范家老祖宗看看手里的毒酒碗,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孙子;

        范正文看看自己面前的奶奶,再看看奶奶手中的毒酒碗;

        祖孙二人陷入了一种短暂却又让人倍感漫长的沉默;

        随即,

        老祖宗伸手,攥住范正文的手腕,深情道:

        “正文。”

        “阿奶。”

        “阿奶觉得自己还能救一下。”

        毕竟,只喝了一口啊。

        毕竟,自己和常人还是有不一样的。

        毕竟,她是真的好日子没活够啊。

        毕竟,

        似乎更好的日子就要来了啊!!!

        “阿奶,您也挺大年纪了,要不,咱就不折腾了吧?”

        “正文哟……我的亲亲孙儿哟……”

        老祖宗泪眼婆娑地盯着自己的孙儿,之所以没趁着药性还没发作一巴掌拍烂这倒霉孙贼的脑袋瓜,是因为她清楚眼下府中刚历大乱,不,是整个范城都刚历大乱,莫说找名医,你就算眼下想找个正儿八经的大夫都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而她清楚,

        自己这个孙儿,

        虽说手不能提肩不能扛,

        但喜好医书,研究过医理,也曾为家里亲近之人开方治病。

        换句话来说,

        范家家主,还是个杏林高手;

        只不过外人是不可能请得动他来诊治的。

        “阿奶。”

        “孙儿哟。”

        “孙儿刚开玩笑的,阿奶先尝试催吐一下,孙儿为阿奶施针抑制一下气血行进,再辅之以草药清理,阿奶再调养一个月身子,也就能好了。

        毕竟,阿奶也只喝了一口。”

        “好好好。”

        老祖宗毫不犹豫地单手掐自己喉咙,右手顺势一拍自己胸口。

        “呕……”

        一身红衣的老祖宗,很没形象地坐在桌上大吐特吐,可以想见,在今日出来前,她吃了不少好东西,是吃得饱饱的才准备上路的。

        范正文的目光看向四周的范家家眷,道:

        “都收拾收拾,把家里也拾掇拾掇。”

        “是,老爷。”

        “是,老爷。”

        范正文又看向站在那里的屈培骆,道:

        “屈兄,我等现在该如何?”

        “组织现有的人手,杀出城去。”

        楚人是否在耍什么诡计,眼下已经无所谓了,要是楚人真那么无聊,这会儿了还玩儿脱裤子放屁,那自家就只能赶着趟地挨崩;

        “会不会太仓促了?”

        “你想赶不上热乎的?”

        到底是昔日的屈氏嫡长子,哪怕落草为寇当了楚奸,但依旧尽量不出脏语。

        “屈兄所言极是。”范正文深以为然地招呼左右,“去,没死的都喊出来,咱们杀出去。”

        其实,无论是范正文还是屈培骆心里都清楚;

        若外有援军,那十有八九就是燕军到了。

        主人到家了,做狗的,怎能不主动一点冲出去摇尾巴?

        范正文刚准备带人离开,手臂再度被老祖宗一把攥住:

        “孙儿莫走,快给阿奶我施针啊。”

        老祖宗这会儿胆汁都吐出来了,怎能让范正文说走就走。

        范正文笑道;

        “孙儿先前和阿奶开了句玩笑,先前给阿奶端来的不是什么鸩酒,而是补汤加了点红糖,甜吧?”

        老祖宗愣了一下,

        随即又是羞又是恼但却真生不起气来;

        最后,

        深吸一口气,

        骂道:

        “孙贼!”

        ……

        先不提那边主战场上,楚军的战败已成定局,独孤牧的神勇断后孤注一掷,独孤念率后军企图快速撤出战圈南逃;

        也不提范城内,先前已经入城的楚军瞧见了外头的动静,心神慌乱之下瞬间陷入了六神无主之境开始崩散;

        提就提咱那大燕平西侯爷,亲率数千骑,打着自己的帅旗,浩浩荡荡地自范城一侧绕过去,开始向北行进。

        穿城而过是最快的,说不准范府这会儿正水深水热死抗之中急需郑侯爷的天降神兵救命;

        但郑侯爷没选择这般做,因为范城的城门先前守城时早就被屈培骆下令给堵得严严实实,楚军攻进去后做了一部分清理,但到底还没来得及真正完工。

        想穿城而入,意味着郑侯爷得带着手下下马爬梯子翻城墙;

        这就太累了,也不符合此时郑侯爷想要的画风。

        最重要的是,年大将军可不等人。

        纵马绕行过去后,很快就遇到了年大将军自北面的麾下“兵马”。

        但正如郑侯爷所料,南面的动静这边并非不知晓,再一看那黑甲的骑兵宛若凶神一般向自己这边冲来以及那只有燕国平西侯本人才能用的军功侯帅旗,这些前些日子还在拍着胸脯向年大将军保证自己绝对是忠诚于大将军忠诚于大楚的“忠诚义士”们,马上抛弃了所谓的“热血”和“忠贞”,要么干脆作鸟兽散要么直接丢下兵器跪伏在地上请降。

        一阵连锁反应之下,郑侯爷明明就只带了数千骑前期深入,按理说年大将军身边的“乌合之众”人数在郑侯爷的数倍了,可偏偏就成了“望风披靡”。

        不过,这也是正常,真要是那么铁杆,之前范家在此地一家独大时,为何他们不站出来?

        所谓的“明哲保身”“待时而动”,本就是对“怂”的另一种阐述,真到“大难临头”时,可不就得各自飞了么?

        “让开,让开,往旁边跪,往旁边跪,别挡路!”

        前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降,成群成片的,因为绝大部分人都很清醒,那就是在燕军铁蹄面前,自家能逃掉的可能性,很低。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郑侯爷现在满脑子的都是年大将军,

        为此不惜连南面的楚国军队的撤离都视而不见。

        但投降得人太多,堵塞住了路,郑侯爷麾下骑士不得不赶紧驱赶这些降人,快滚呐,现在没空接收俘虏!

        至于说年大将军的位置嘛,

        很好找,

        年大将军先前是领孤军入蒙山,凭着他那一杆大将军旗凝聚收服人心,大旗所在,就是年大将军所在。

        “主上,年尧会不会已经溜了?”四娘问道。

        “他没这么果断!”

        刚出现变动,刚出现局面颠覆,年尧怎么可能就这般舍弃掉自己的局面丢下人马就开溜?

        同是主帅,在这一点上还是互相了解的。

        也就在这时,

        郑侯爷遇到了自己率军突进时的第一波阻拦。

        以山越士卒为核心,裹挟着一种明显极为慌乱的仆从兵,向着郑侯爷所在冲了过来。

        没结阵,

        因为在此时结阵除了让四周已经在崩散的仆从兵继续崩散以外,没其他的意义,倒不如直接当一团浆糊糊脸上去。

        “杀!”

        郑侯爷也没有做过多的指挥,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会儿,他明明在势头上。

        双方兵马碰撞到了一起,燕军占据着绝对优势,虽然一番冲阵之下死伤不少,但楚军的死伤只会更多。

        且一轮冲击之下,原本还能被裹挟着一道砍砍杀杀的仆从兵们在见识到燕军的凶悍后,马上开始脱离战圈逃跑。

        山越兵是忠诚于年大将军的,也是敢战善战的,但一来奔袭日久,连日攻城作为主力折损也大,二来本来搭伴一起冲杀的友军风紧扯呼了,使得他们自己的空档也被暴露出来。

        在郑侯爷再度指挥麾下又冲了一遭后,基本就将这支也是最后一支敢于在此时阻拦自己的成建制兵马也给打散了。

        郑侯爷依旧没做什么耽搁,而是收拢了兵马,继续向大将军旗帜冲去。

        长途奔袭,不惜以身犯险,赌上自己全部精锐,就是为了抓那只敢招惹自己脾气的王八!

        敢惹老子,敢惹怒老子,

        老子拼死拼活为折腾了这么多年,

        就为了活出一个顺心气儿!

        ……

        旗帜下,

        八王爷年轻的面容上挂着满满的不敢置信,忍不住喃喃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曾经,年龄更小时的他在花舫上笑看燕军望江败北,也挥斥方遒感慨万千过。

        但再怎么年幼聪慧,再怎么见多识广,当被丢入眼下这种境地时,其反应,也就和他曾嘲讽曾瞧不起的那种人,一般无二了。

        此般局面之下,已经不是什么登基贺礼来不来得及的问题,而是他这个大楚摄政王最为疼爱的幼弟,可能连家都回不去了。

        “很简单呗,我从晋地借道进来打范城,那位平西侯,是直接出镇南关借道我楚国来打我了。”

        年大将军没说平西侯是来救范城的,

        冥冥之中他有感觉,

        那位侯爷,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原因嘛,他也懂。

        这感觉,像是两家邻居,邻居一孩子站在梯子上,脑袋探过院墙对着对方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吐了口唾沫,然后自己就下去了。

        刚拍拍手,还没得意多久,就发现对方先出他家的门,再踹开自家的门,来到了自家院子里,找自己算账来了。

        很形象,真的很形象;

        形象得年大将军自己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王爷莫怕,奴才给您表演一个什么叫瓮中捉鳖!”

        八王爷闻言,立马伸手攥住了年大将军的手腕,惊喜道:

        “大将军还留有后手么?瓮中捉鳖,是不是这里还藏着哪路大军?”

        年大将军摇摇头,道:

        “没藏什么大军了。”

        “那如何能叫瓮中捉鳖?”

        “因为,奴才就是那个王八。”

  

 
魔临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mol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武神败家子洪荒:开局举报三清!!!牧龙师魔神大明万古第一龙超凡时代的马斯特洪荒:我,罗睺,誓杀鸿钧!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老婆是大佬重生极品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