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美人持刀最新章节

第851章 朕身处危地

美人持刀 | 作者:正月初四 | 更新时间:2021-01-04 06:52:00
推荐阅读:极品全能高手周二狗我本风流王一凡少夫人今天又作妖了猛男诞生记国民厨神好会撩极品全能高手夏天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画满田园开局激活背景系统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
        “所以你把祖父杀了?”庄柔充满警惕地看着他,只要有任何不对劲,她就把庄策从楼上撞出去,抱着他砸到底。

        到时他不死,也得摔个半残,轻功都别想使出来。

        看着她剑拔弩张的样子,庄策不屑地说道:“你当我是什么,还没丧心病狂到这一步,祖父是在天牢中被仇家害死的。”

        “过几天,我便找个由头,把他们满门抄斩,把仇家都弄死,以后就可以轻松些了。”

        这是下了多大的一盘棋,真是不敢想象。

        听着就觉得头痛,庄柔不想再说庄家的事,反正与她无关。

        使劲折腾吧,全家弄成流民的时候,讨饭到她门口时就大方地赏一口好了。

        于是,她把话头给引开来,“你到底想让我帮什么忙,说清楚些,别抠抠搜搜地不说清楚。

        庄策手拿折扇虚空画了个圈,微微笑道:“我要救下唐元广下令杀的人,除了驱虫,还要你从中帮忙。”

        “像你这样的强者,一时半会我可找不到,有你在的话,我们的死伤会特别的小。”

        庄柔挑眉道:“就是给唐元广找麻烦?这个我喜欢,整天光驱虫实在太无聊了,我又不是大夫。”

        她早就对驱虫腻了,整天要面对那些颤抖还特别不信任你的人,瞧着他们的眼睛里爬出恶心的虫子,根本就不是她愿意做的事。

        现在多了搞事,那驱虫也开心多了。

        她用手肘撞了一下庄策,笑嘻嘻地问道:“今天有行动吗?有你们在搞事,孝列帝要是有一天不干点坏事,都对不起你们。”

        庄策无语地看着她,从刚才的拒绝到现在的主动,只不过是多了个要搞事,早知道就不和她说什么谋划了,她根本就不在意。

        不过有她出手的话,很多救人的行动可以提前了,这人又死不了。

        庄柔一脸快给我找点事的眼神,兴奋地盯着他,就等着他开口了。

        “有个将军,人被我们找死囚替下,但他的家眷已经被关了起来。”庄策想了想说道。

        “男的充军发配时我们可以在路上抢人,女眷全部要罚入教坊,分散后救起来太麻烦,今晚我派人接应你,把人全部抢出来。”

        庄柔说道:“听你这口气,关的地方就不是天牢。”

        “怎么,你只想做难度大的事,这种瞧不上?”庄策打算激她一下,省得她嫌事小不愿意动手。

        庄柔摇摇手,解释道:“怎么会瞧不上,做是没问题。但我劫了人,锦龙宫总得去查是谁干的,你们要是查不出来,不是显得很废物。”

        “然而你们并不是这种无能的人,那不就会被怀疑,是不是故意瞒报,连唐元广那种笨蛋都会怀疑了。”

        庄策是有应对此事的办法,替死鬼多得是,但他也想听听庄柔的意思,这人鬼点子多,容易说出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来。

        他说道:“说出你的想法来听听,要是好就用你的。”

        “你直接上报说是我做的不就行了,最好弄得全城都知道此事,反正你们都打不过我,就算查到我也捉不到人,这很合理。”

        庄柔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样不止可以洗掉你们的嫌疑,你还能把对我们不利的人派过来送死,一石一窝鸟。”

        “这么想出风头,你为何不去唱戏?”庄策越发得肯定,她和庄猛是同类鲁莽的人,只不过她比庄猛更狡诈。

        庄柔不满地切了声,“我只是讨厌唐元广罢了,对你这么有利的事,你还有意见?”

        “不敢。就这么定了,我带你去商议一下晚上的事。”庄策在窗口看了看,意示她看不远处的一道角门,“看到那道门了吗?我会让马车停在那,你看到就下来。”

        “记住,别让人看到你,不然我又得被祖母盘问了。”

        庄柔呵了一声,“她应该活不到我哥哥登基那天。”

        庄策斜眼瞧着她说:“我说过了,我没这么丧心病狂。”

        “哦,那你还不赶快去叫马车?”庄柔心里呵呵两声,鬼信你。

        庄策是做大事的人,遇到庄柔这么讨厌的人,他也忍得住,甚至因为谋划的事可以进行得更顺利,心情变得很愉悦。

        当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角门处,庄策出现把下人支走,庄柔便闪出佛塔,一路冲到角门麻利地钻进了马车。

        打扫的下人都不知道,佛塔里还藏了这么个人,那些扔在塔顶的被褥,也只当作是抄家后这家无处可去的下人,暂时落脚用的。

        下人把被褥收起来一扔,便再没人知道这里有过什么人。

        庄策那边早已经准备好,现在加上庄柔这个好的变数,只要把时间提前便可。

        当晚,城西一处临时被征用,拿来当牢房的宅子,被人袭击了。

        闯入的人没有蒙面,手持红黑色大盾,半截断刀,在宅子里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

        只不过是看守家眷,一群老弱妇孺哪用得着多少兵,也没人想到,有人胆敢在天子脚下劫狱。

        临时抓来当看守的士兵,哪挡得住这个闯入者,没过一会就全被扫翻在地。

        等到支援来时,整个宅子里关着的三家家眷,足足三十多人,全被劫走了。

        看着自家地道里那三十多个惊恐的妇孺,庄策深吸一口气,就怕自己忍不住骂出口。

        他就只准备好安置十几人,没想到庄柔把其它两家的人也给带了出来,虽然也是被迫害的官员家眷,可那两家没有这么大的价值。

        但人已经救了回来,庄策也不能把人杀掉或是放了。

        而庄柔此时还叉着腰,对那些已经认出庄策而瑟瑟发抖的妇孺说道:“大家不要害怕,这人已经不做坏事了,现在正在救被蠢皇帝迫害的官员和家眷。”

        “这堆皇帝想弄死庄家,所以他们要给皇帝点脸色看看,不然还真是反了天,不知道青梁是谁说了算。”

        “……”众妇孺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太大逆不道了,让人怀疑这是不是锦龙宫给她们下套。

        庄策快被她气死了,吩咐手下把官员家眷先带走。

        他们修了密道,布置了很多藏身点,足可以藏下这么多人。

        送出城的话,也得等风声过掉,分批往外送。

        人全部被带走后,庄策说道:“下次带回我们要的人就行,其它的不要带回来,我们救不了这么多人。”

        庄柔不服气地说:“她们也是官员家眷,救回来就算官员掉了脑袋,也还有同窗好友和亲戚,他们会记得我们的好,依旧会感谢你。”

        “虽然嘴上不说你的好话,心里多少也会记着这份人情。”

        庄策冷哼一声,“没这个必要。”

        “好心没好报,知道了,下次我少捡几个回来。”庄柔随口答应道,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人救回来可就由不得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庄柔过上了充实的生活,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唐元广整个人疯了一样,总做匪夷所思的事。

        任命的官员时常不过一个月,新屋子都还没住熟,就被他给打发回家种地。这还是好的了,有时候直接就下了大牢。

        宫里的太监宫女也是,犯点小错就会被拖下去活活打死,就算没犯错,也会被唐元广怀疑是别人安排过来的刺客,杀之而后快。

        宫里宫外,满朝上下,被唐元广折腾得够呛。

        人人如履薄冰,就怕他一时不高兴,就发疯杀人。

        唐元广比大臣还要颤颤巍巍,庄柔在城中肆意妄为的劫狱,闯法场抢人,有一次他就在现场,一只弩箭直接就插在了他的金冠上。

        要不是当时他吓愣了,绝对得当场尿裤子。

        唐元广很害怕,虽然他的兄弟都死得差不多了,但他还是感到很害怕,有一个强大的对手,正在对他虎视眈眈。

        那就是忽悠欺骗了百姓的圣太子唐溯,他用卑鄙的手段,夺得了那些愚蠢百姓的心。

        “皇上。”

        一句轻声,把唐元广从呆滞中唤醒,他回过神来,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看向了说话的人,身穿玫红色宫服的江子仓。

        江子仓关切地劝道:“皇上,饮酒伤身,还请保重龙体。”

        唐元广看了眼手中的酒杯,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有些恍惚地把酒杯放在桌上,却因为颤抖打翻了酒,洒在了龙袍上。

        江子仓赶快掏出手帕,擦拭着龙袍上的酒渍。

        “算了,就这么由着它去吧。”唐元广摆手道。

        江子仓说道:“皇上,让人进来换件衣裳吧,这天寒可不能着了凉。”

        “不!”唐元广一把抓住江子仓的手腕,满脸惊恐地说,“那些宫女太监全想害朕,他们都是唐溯派来的。”

        “刚才刘美人竟然敢在身上用毒,想谋害朕。她一靠近朕,就有香味扑面而来,如果不是想杀朕,怎么会用如此浓郁的香粉。”

        “朕就知道,她送参汤过来就没安好心,知道在吃食里下不了毒,就在身上用毒,好狠的心,死士都跑到宫里来了!”

        江子仓轻声安慰道:“皇上,没事了,刘美人已经死了。”

        在御律殿的地板上,躺着一名心口插着匕首的宫装女子,旁边有打翻的参汤,大门处有挣扎着想逃出去的宫女尸首。

        地上的血迹已经半干,守在殿外的太监和侍卫,却都不敢入内把尸体拖出去。

        江子仓轻拍着唐元广的手,轻声说道:“皇上,没事了,奴才唤人过来把尸体拖出去,防止她们身上带着死后便散开的毒。”

        唐元广顿时惊慌地说:“对,朕怎么没想到,人死了香粉还在。快,把尸体拖下去,烧了!把她住的宫殿也给朕烧了!”

        “皇上,奴才马上去办。”江子仓安抚着唐元广,终于叫人进来收尸擦洗地板。

        太监们低头不敢言语,轻手轻脚地收拾,不敢做多余的事,恐被皇帝怀疑是想刺杀他。

        大家都知道,孝列帝已经疯了。

        等太监们把御律殿收拾干净,全部退下后,唐元广拿出了一份密函,交到了唐元广的手中。

        “皇上,密探又查出了一批与三江郡有来往的官员,他们暗中与假太子密谋,企图谋反。”

        唐元广打开密函,越看越心惊,能站在朝廷上的人,一半以上都在名单中,有不少还是才效忠他不久的人。

        他气得浑身发抖,这些人明明一副贪婪无耻的走狗样来投靠自己,除了自己谁还能给他们富贵,竟然也转头投了敌。

        这些人送进宫的女子,还封了嫔妃,如此恩典还喂不饱这些狗东西!

        “他们就这么想让朕死吗!”唐元广愤怒地把密函砸了出去,正好砸在了江子仓的身上。

        江子仓深吸一口气,便控制不住激烈地咳了起来,捂住嘴的手指缝中,流出了一丝血迹。

        “子仓!朕不是故意伤到你的,明知朕在气头上,为何还要站在正前方。”唐元广急得站了起来。

        江子仓继续咳了好一会,才缓解了许多,开口说道:“皇上,奴才无事。只是扯到了前些日子受的伤,并无大碍。”

        听他这么一说,唐元广这才松了口气坐下,愤然地说:“那可恶的唐溯,还在民间放出谣言说不争抢皇位,却不断派人来刺杀朕。”

        “子仓已为朕挡住刺杀八次,这唐溯不杀死朕必不会罢休,朕总不能继续束手待毙,一定要把投靠他的人全部铲除干净才行。”

        唐元广露出狰狞的神情,他已经忍无可忍,从他登基后就没过一天安宁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有刺客。

        全靠江子仓的机警,几乎全被他挡了下来,但还是有八次,要不是他舍身救驾,唐元广觉得自己早就驾崩了。

        光下毒江子仓就挡下过两次,饭菜中有毒被试出来,就改放在了蜡烛中,洒在盆栽里,简直无所不在。

        其它六次是直接挡的刀子,尤其是上次江子仓伤得最重,现在还时常咳嗽不止。

        这不,刚才只是被密函砸到一下,便咳出血来。

        唐元广现在最信任的人,就只有江子仓了,这是对他最忠心随时可以付出性命的人。

        想到无孔不入的刺客,还有密函上那密密麻麻的名字,他失去了最后的理智。

        “心不在朕,那还要他们做什么,此事交给你去查办,凡是对朕有二心之人,全部杀掉。”唐元广咬牙切齿地说道。

        “朕倒要看看,他们有多不怕死!”

        江子仓领命后,捂嘴轻咳着退了出去,御律殿外布满了守卫,除非是一支军队打过来,不然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防守如此严密,看起来刺客几乎不可能出现,但他们就是接二连三的来了。

        深夜。

        宁阳城中依旧有人在纵马疾驰,那是奉旨出宫办案的江子仓和他的手下。

        这群比锦龙宫更让人憎恨的太监,停在了御所门口。

        江子仓翻身下马,握着马鞭吩咐道:“这里也要查,但客气点,不要让大昊借机寻事。”

        “是!”众太监便涌进了御所,门口的守卫完全不敢阻挡,眼睁睁看着他们闯了进去。

  

 
美人持刀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meirenchid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国民厨神好会撩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最强透视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天王殿偶像风暴捡回反派大佬后我爆红了凤妻在上点点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