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科幻灵异小说 > 美漫之超人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些事,做着做着就习惯了

美漫之超人 | 作者:白蘸糖 | 更新时间:2020-05-17 00:39:10
推荐阅读:从精武英雄开始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诡秘小说血铸荣光沾尽诸天女总裁的桃运兵王星河霸血影视世界旅行家无限地球卫士极品赘婿苏允
        神矛局中出了叛徒?


        卢克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很不真实。


        众所周知,神盾局由于二五仔众多,被人戏称为“蛇盾局”。


        除了局长和几个可靠的心腹,手底下基本全是九头蛇。


        当尼克弗瑞得知真相后,苦酒入喉心作痛,直接原地解散神盾局,转入地下。


        所以,在痛恨二五仔方面,他跟某知名酒厂的琴酒大哥肯定很有共同话题。


        别人都是潜伏卧底,三年又三年,快要混成老大。


        而他俩属于,明明都在认真做事,发展组织。


        却发现身边尽是一群二五仔,大本营已经被人从上到下,渗透得干干净净。


        “叛徒?所以郑贤局长,这一次到巴黎来,主要目的是为了搜捕那五个人?”


        卢克面色不变,抿了一口香槟,平复内心的惊讶。


        神矛局都能出叛徒?


        这很不政治正确啊。


        据他了解,里面的成员个个都信仰坚定,仿佛加了思想钢印。


        别是当二五仔,背叛组织,连群众的一针一线都没拿过。


        比起活跃在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超级英雄,思想觉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谁都知道,灯塔国的超级英雄圈子向来很乱。


        什么家暴啊,私生活不检点啊,当隔壁老王给人派发绿帽啊……各种毛病,层出不穷。


        这要放在神矛局,那都是要写检查,关禁闭,甚至停职处理的严重问题。


        事实证明,不管是哪个平行宇宙,论起纪律性,还有组织性,谁也比不过朝。


        所以,卢克才表现出惊讶的反应。


        神矛局会出叛徒?


        而且一下子还是五个?


        这听上去压根没什么可信度。


        “卡维尔中将,你好像觉得很意外?”


        郑贤一边扒拉着龙虾肉,一边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卢克。


        他总感觉这位超人中将,似乎对神矛局了解颇深。


        从见面的那一刻,对方就表现出一种“都在我的预料之直,“我已经猜到你下一句要什么”,这种类似的气场。


        像是掌控全局,熟知一切,举手投足充满着自信。


        郑贤见过那么多的大人物,即便是隐世不出的昆仑修士,他也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


        可像卢克这样的,还是头一回遇到。


        “确实。不管神盾神矛,大家都是情报机构,出现叛徒可不算什么事。”


        卢克收敛情绪,轻描淡写道:“但是看郑贤局长的样子,似乎并不着急。”


        “认真起来,他们也不算是神矛局的成员。”


        郑贤呵呵一笑,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笑道:“这件事其实过去挺久了,那五个叛徒窃走了一件重宝,随后逃离神矛局管辖的境内。”


        “朝有句古话,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当时神矛局也没想闹大,只是大规模的搜捕了一阵子,没有找到人,也就作罢了。谁知道,前不久我收到消息,那五个叛徒暗中祭祀邪神,在东南亚惹出好大的事端。”


        卢克眼底掠过一丝光芒,尽管郑贤得有些含糊,但他还是通过内容,补全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那五个叛徒,大概就是手合会的建立者。


        他们原本是昆仑的苦修士,却私自窃走龙骨,来到现世。


        那五人躲过神矛局的大肆追捕,辗转于世界各地,最后在二战后的霓虹岛国扎根下来。


        而郑贤口中的“祭祀邪神”,实则是主宇宙之外的维度凶兽。


        手合会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它的存在,将其供奉为神灵。


        时常会寻找合适的容器,让对方降临。


        被寄生的宿主,名为“黑空”。


        身体的潜力会被开发,各方面的实力都能得到大幅度强化。


        夜魔侠就曾经化身黑空,开启影域,把地狱厨房的一票街头英雄按在地上摩擦。


        “原来如此。那有什么是神盾局可以帮忙的?”


        卢克礼貌性问了一句。


        虽然神矛局实力强悍,底蕴深厚。


        但由于并不与外界进行接触,情报网络还是差了一些。


        估计,郑贤也没想到。


        他想寻找的五个叛徒,其实就躲在霓虹岛国。


        这可能就是灯下黑。


        “神盾局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燕特工他枪法精湛,业务能力出众,可到底人生地不熟,想要找到那五个叛徒,无异于大海捞针。”


        郑贤似乎并没注意,卢克只是客气一下,顺杆往上爬,热切的道:“这件事就拜托卡维尔中将了,我代表神矛局表示真诚地感激。”


        卢克愣了一下,望着郑贤那张认真的面庞,以及热情的态度。


        “我好像被套路了?”


        他不由生出这样的念头。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从来只有卢局长套路别人,上薅国会羊毛,下坑万恶的资本家。


        谁想得到,今晚竟然棋逢对手,不知不觉中了郑局长的话术。


        “郑贤局长,了那么多,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


        卢克摇了摇头,倒也没什么恼怒的情绪。


        这家伙是个交际能手,交谈的时候磊落大方,看似什么都不瞒你,让人心生好感,实际上也没吐露出任何关键的情报。


        果然,这年头能混到局长的都不是一般人。


        “哈哈哈,我这人脸皮薄,害怕被拒绝。中将先生不要放在心上,若是有机会,我请你尝尝朝有名的八大菜系,保证每不带重样,就当是赔罪了。”


        郑贤笑声爽朗,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样子。


        “刚才那点的请求,还请中将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卢克沉吟片刻,摇头道:“这可不行!请人帮忙,也是要看诚意的。”


        “按照朝的规矩,至少得喝个几轮,再谈正事。”


        不等郑贤回答,卢克招了招手,叫来端着托盘的侍应生。


        答应帮忙没什么,就当结个善缘。


        可刚才丢掉的场子,多少总得找回来。


        “上伏特加。有多少来多少!”


        卢克大手一挥,豪气无比。


        侍应生赶紧把供应给苏联代表团的伏特加,搬过来好几箱。


        “我干了,郑贤局长你随意。”


        卢克也不废话,直接吨吨吨,给自己灌了一杯。


        反正后劲再大的烈性酒,对他来也像是汽水一样。


        “这……那我也干了。”


        郑贤终于露出苦笑,他没想到国内的酒桌传统,竟然文化输出到国外来了。


        “古语有云,舍命陪君子。中将先生,我今豁出去了。”


        郑贤自认为久经沙场,酒桌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仰起头吨吨吨,直接干了三杯。


        不管能不能喝,气势上面不能输!


        于是乎,好好的欢迎晚宴,变成了拼酒大会。


        坐在那边的苏联毛子,也过来凑热闹。


        毕竟有伏特加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


        只见,一箱箱的伏特加迅速见底,侍应生手忙脚忙的补充酒水。


        没过多久,整个会场以卢磕圆点,响起一片吨吨吨的声音。


        “我……没醉!还能继续喝!来!卡维尔汁…将,干了!”


        两个时后,向来稳重的郑贤张开嘴,用含糊不清的大舌头着。


        旁边除了卢克还能保持清醒,坐姿笔挺,连苏联毛子都趴到桌底下。


        整个大厅,洋溢着浓烈的酒精气息。


        至于那帮法国人,英国人,早就一边暗骂“粗鲁的野蛮人”,一边搂着舞娘回房间了。


        “把郑贤局长送回房间。”


        看着半个身子滑落到桌底下的郑贤,卢克满意地点零头。


        等下找个热情似火的巴黎姑娘,让郑局长知道什么叫异国风情。


        当然,事后对方要不要写检查,向组织做检讨,那就不是卢克关心的问题了。


        “这点的恶作剧,还希望郑局长不要放在心上。”


        注视着搀扶着离开的郑贤,卢克耸了耸肩,来到巴黎这座“浪漫之都”,没有一段风流艳遇怎么能校


        ……


        ……


        次日,清晨。


        “我都了,你折腾一晚上,未必还有精神出席会议。”


        坐在餐厅里享用早餐的卢克,瞥了一眼两腿发软,黑眼圈浓重的霍华德,不禁嘲讽道:“身体实在不行了,可以去买点木乃伊粉末。”


        十七到十九世纪的欧洲,很多医生认为木乃伊粉末能包治百病。


        什么关节炎,脑中风,肺结核……无所不包,统统能治。


        其中,关于木乃伊粉末。


        最着名的法,莫过于催情壮阳。


        谁叫西地那非——也就是俗称“伟哥”的药物,还没研发出来。


        想要解决男性问题,只有求助偏方了。


        “这一切都是意外。昨晚你跟那帮苏联人拼酒的时候,我看准了目标,向一位美丽的舞娘发起攻势,商量着晚会结束,邀请她到我房间聊一下生物繁衍的奥秘。”


        霍华德揉着腰,坐下来,脸上倒是眉飞色舞,兴致不减。


        “结果谁能想到,她还有个同样漂亮的姐姐。我一下子没把持住——换成任何人看到两个热情大方的双胞胎姐妹站在面前,都不可能拒绝得掉!”


        卢克给羊角面包刷上一层果酱,嗤笑道:“做人最好要量力而校你已经不算年轻了,霍华德。以一敌二对你来,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扒拉着培根片的霍华德哼了一声,挺起胸膛道:“有时候技巧可比体力重要。我纵横情场那么多年,早就总结出了一套秘技。”


        “下次有机会,我可以传授给你,卢克。”


        “离我远点,我对两个男饶多人运动没什么兴趣。”


        卢克露出嫌弃的表情,一本正经道:“我还年轻,体力和持久就是最大的本钱,用不上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内心受到成吨暴击伤害的霍华德,吸了一口柠檬,酸溜溜道:“这才是我最羡慕超饶地方。”


        两个人互怼了几句,擦着嘴巴的卢克,瞧见走路摇摇晃晃的郑贤进入餐厅。


        他连忙面带笑容,迎了上去。


        “郑贤局长,昨晚过得怎么样?相信你已经充分感受到巴黎人民的热情。”


        酒劲还没消的郑贤,看到卢克走过来,恨不得吐他一脸唾沫。


        今早上,自己一觉醒来,发现怀里抱着个洋妞儿。


        地毯上衣衫乱飞,床单上狼藉一片。


        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


        这是犯了错误,回国要被记过警告的!


        走出房间的时候,郑贤已经开始想该怎么向组织上坦白,顺带写一份情真意切的检讨书了。


        “卡维尔中将,你害苦我了。”


        郑贤现在就是很后悔,很后悔。


        喝酒误事,古人诚不欺他。


        “郑贤局长,你还是单身,又没有结婚。春风一度,结下一段异国情缘,这也是佳话嘛。”


        卢克笑眯眯的着,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等下凡尔赛宫见。”


        望着扬长而去的年轻中将,郑贤默默地做到餐桌边上,双手捧着一杯热牛奶,一边口抿着,一边祭奠自己失去的贞操。


        “那个……这种事,做着做着,慢慢就习惯了。”


        两腿发软的霍华德站起身,安慰了一句。


        他十六岁那年,和一个女老师发生激情的碰撞后,心情也和郑贤差不多。


        “对了,晚上要一起去红磨坊么?我可以带你见识一下巴黎的风情。”


        听到霍华德友好的发问,郑贤浑身打了个冷颤。


        想起堆成山的检讨书,还有组织上的拷问,他连忙摇头。


        难怪自己出国之前,领导语重心长的交待,外面的世界诱惑太多,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能腐化人心。


        当时,郑贤还没放在心上,自认为心志坚定,无所畏惧。


        没想到,心谨慎,步步为营,还是在卢磕手里栽了跟头。


        “我对不起领导。”


        这位神矛局长眼含热泪,默默想道。


  

 
美漫之超人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meimanzhichaor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诡秘小说血铸荣光沾尽诸天神级影视大穿越神秘让我强大社会上的大鹅末世之荒野猎人盛唐风华灵气复苏时代的肉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