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禁区猎人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互相钓鱼

禁区猎人 | 作者:都市猎人 | 更新时间:2021-08-27 12:04:17
推荐阅读:我本风流王一凡极品全能高手周二狗少夫人今天又作妖了极品全能高手夏天猛男诞生记我的傻白甜老婆FOG[电竞]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总裁夫人奉旨离婚豪婿韩三千

林映雪把她的经历这么一说,众人反应不一。

有高兴的,比如特洛伦索。

林映雪的说法,印证了他“水猴子”的说法。

这不仅仅个人见识显摆的问题,而是说明玛雅人代代相传的故事,并不是口空无凭。

祖先智慧所带来的那种荣耀感,外人很难体会,特洛伦索是如沐春风。

有高兴的,也有面带笑容可心里却有点忧虑的,比如楚弘毅。

他听出来了,林映雪毕竟还不是正式的传承猎人,所以在这种情报分享的时候,过于主观。

他因为没有水下的能耐,对海妖这种东西危机感是比较强的,于是就发现凭借林映雪的说法,他很难判断海妖的实力究竟如何。

海妖爱听林映雪唱歌,这当然是个利好消息,可这种爱听似乎是一种娱乐消遣,人家不听也就不听了,可能就图个新鲜。

那这个手段还是不能用来御敌的,变数太大。

当然这也不能怪人家孩子,才十一岁,能临危不乱保全性命,回来之后能把事情大致说清楚,这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他观察了一下总魁首的神色,然后又看到了那种比较为难的感觉。

猎门总魁首看样子是又犯难了,这种微表情跟单纯的思考不一样。

思考是想办法,他这样是办法已经有了,可在为难是不是要这么干,所以就多少有点儿焦虑,眉头微微皱起来了。

要说察言观色,楚弘毅因为自身的特殊状况,从小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下长大,那是一流的。

而苗成云是超一流的,因为他一旦没读对云秀儿的微表情,就容易挨揍。

所以林朔在想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说道:“是不是想把秦月容请上来,问问清楚海妖的具体情况啊?”

林朔看了这人一眼,心想这条肚子里的蛔虫,迟早有一天得把他灭口才行。

然后苗成云态度还挺诚恳,说道:“这事儿主要赖我,我在水底下跟人家比起来,那基本是个废物,所以虽然我跟着去了一趟,可那是昏天暗地稀里糊涂的,咱俩水下能耐差不多,你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确实,问她比问我靠谱。”

听到这番话,林朔心里的郁闷倒也被说没了,轻声问道:“那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这人总魁首的位置是在娘胎里就有了,这样有好有坏,好处在于猎门因此相对平稳,坏处就在于,就容易养成你这种公私不分的心态。”苗成云说道,“丁是丁卯是卯,你和秦月容之间那是私事儿,可现在是买卖的公事,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林朔摇摇头:“公私分明,你苗成云扪心自问,真有那么简单吗?我是可以分清楚,可别人呢?”

“那这是唯一可靠的情报源,你就了为自己的家庭和谐,不要了?”苗成云数落道,“所以说到底,你还是公私不分,而且孰轻孰重不知道。”

“这我得替林朔说句话了。”魏行山这时候说道,“林朔的家庭和谐,可不仅仅是他的私事,苗成云你琢磨吧,他那些夫人,现在都是什么身份,整个园区的运转她们都是关键位置,这要是跟林朔闹翻了影响了工作,那耽误的可都是大事。”

“那要不咱回去吧。”苗成云说道,“这买卖不干了。”

“说归说,你别赌气嘛。”林朔哭笑不得,然后说道,“问当然还是得去问的,关键是谁去问。”

“废话,不是你亲自去问,她能开口?”苗成云翻了翻白眼,“我告诉你,人家在水底下跟我说了,到现在还对你悔婚的事儿耿耿于怀,就等着一个跟你单独说话的机会跟你算账呢,这个机会她肯定会抓。”

“悔婚?”林映雪在一旁听了半天,这下终于听到关键词了,“我爸跟她之前有婚约啊?”

林朔指着苗成云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张嘴啊。”

“这事儿同着孩子说也无所谓,你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嘛,托付几句也就是了。”苗成云说完看着林映雪,“你现在知道归知道,别回家跟你那些娘说。你这位表姑,跟你爹以前是青梅竹马,两家人定下婚约了……”

林映雪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迫不及待地接道:“然后我爹就劈腿了,娶了我大娘,对吗?”

“不对。”林朔赶紧叫道。

苗成云点点头:“这确实不对,你爹那是同时娶了你大娘和亲娘。”

“去去去,没你这么纠正的。”林朔平时挺淡定一人,这会儿都有点儿结巴了,说完上半句下半句不知道怎么说了。

“爸,您就别想词儿了。”林映雪笑道,“反正大致上就这么回事儿,总之你亏欠着她,对不对?”

“这个对。”苗成云在一旁确认道,“你爸有点儿对不起她。”

“这也谈不上对不起她吧。”林朔一脸冤枉,“我那时候……”

“行了行了,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同着闺女说呢,男女之事你还能强调男方立场啊?”苗成云说道,“你闺女要是听进去了,以后她吃亏怎么办?”

林朔怔了怔,只能乖乖闭嘴,然后就盯着自己的闺女看。

林映雪莫名其妙地被看得有点儿心慌,问道:“爸,你想干什么?”

“那什么……”林朔咳嗽了一声,“你表姑心理年龄估计跟你差不多,你们俩能聊到一块儿去,所以海妖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去替咱们问一问。”

林映雪点点头:“可以。”

“可以什么啊可以。”苗成云在一旁说道,“林朔你就让她这么愣去问啊,那她会说才见鬼呢。”

“对,不能直接问。”林朔说道,“需要有点儿由头,然后顺便套出来。”

“可我跟她又不熟,能有什么由头啊?”林映雪问道。

“刚才你怎么回来的?”林朔问道。

“苗伯伯把我送回来的呀,我待在他弄出来的一个大气泡里面。”林映雪答道。

苗成云脸皮再厚这会儿也有点儿顶不住,赶紧否认道:“你误会了,我可没那么大能耐,那个气泡是你表姑弄出来的。”

“哦。”林映雪点点头。

“这就是秦家的控水法,是不是很厉害?”林朔问道。

“厉害。”林映雪说道.

“你想不想学?”

“当然想了。”林映雪神情一振。

“不是不是……”苗成云急了,“林朔这是我徒弟,她学什么我做主啊。”

“那你有能耐就教她这一手呗。”林朔摆了摆手,“要是没有,就一边凉快去。”

“你……”苗成云为之气结,可也想不到什么理由反驳,只能在一旁生闷气。

林朔对林映雪继续说道:“你是我闺女,我奶奶你曾祖母就是秦家人,你身上应该多少有点儿水下的天赋,你以这个由头去跟你表姑说,想学这门能耐。

你表姑要是不答应,那就拉倒,你回来我另外想办法。

她要是答应了,她肯定会先考验你的天赋。

秦家女人这种天赋,首先就是水下的感知力。

你就按你自己真实情况说,说得对就对了,说不对她会纠正你。

在这种纠正感知力的过程中,海妖在水下什么情况,你就能顺便问出来了。”

众人听着林朔这番安排,那是连连点头,觉得这样靠谱,唯有苗成云则一脸不屑:

“所谓话术,就得随机应变,那你这么死纲死口,难怪话术这么菜。”

“那你教她怎么说?”林朔一摊手。

苗成云怔了怔,清了清嗓子,对林映雪说道:“就按你爹说的来吧。”

“不是,总魁首,你这又要让映雪下水啊?”楚弘毅听到这儿急了,“这人刚找回来,现在秦月容人在哪儿咱又不知道,你让映雪冒然下水,又被海妖抓去怎么办?”

“她这会儿就在附近。”林朔说道,“映雪一下水,她会找过来的。”

林映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爸,你这是拿我钓鱼呢?我还是你亲生的吗?”

“你说得都对。”林朔笑着点点头,然后一伸手,“队长,请。”

事到临头林映雪倒不会含糊,她冲自己父亲冷哼一声,这就一个猛子扎水里去了。

……

林映雪入水之前那心里多少憋着一股气儿,一到水里这股气就泻了。

毕竟刚被抓过,有点儿心理阴影。

平时在青海湖游泳,她不知道怕,这会儿心里确实发虚,也不敢游得太远,就在附近扒拉着。

大概五六分钟,一个气泡就把她包裹住了,秦月容随之而来。

“你怎么又下水了?”秦月容的语气里多少有点责备,“你爹会担心的。”

这句话林映雪听完还挺伤心,因为就是亲爹把她赶下水的。

这哪是亲爹能干出来的事嘛!

不过这个要是告诉了秦月容,那自己这趟任务目的就容易暴露,小姑娘有这个心眼,知道不能说出来。

不仅不能说出来,脸上还得有个笑模样。

林映雪笑着说道:“表姑,我就喜欢在水里玩,我趁我爸不注意这就又下来了,正好您也在水里,我们一块玩儿会吧,您带我探一探这里的水域。”

秦月容按年纪来说,当林映雪的娘都绰绰有余,可她平时不怎么接触人,心智不那么成熟,性子也贪玩儿。

听林映雪这么一说,她还真挺高兴。

另外有一层,这也是林朔漏算了,秦月容确实想跟林朔要个说法,但这个事情比较私密,她不好意思同着外人说。

现在林朔显然是在躲她,爹不过来把女儿搁在身边也好,怎样就不愁爹最后不来。

于是就这样,陆上的魁首和水里的娇娘,以林映雪为鱼饵,互相钓上鱼了。

……
禁区猎人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jinqulier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全能签到今夜与你共沉沦我在虐文做海王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天王殿在偏执爵爷怀里撒个娇贴身丫鬟的日常我真不想靠脸吃饭大佬的戏精夫人成了顶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