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韩四当官最新章节

第六百三十五章 山头林立

韩四当官 | 作者:卓牧闲 | 更新时间:2020-05-18 17:13:24
推荐阅读:大明之雄霸海外抗战韩疯子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密战无痕东晋北府一丘八我的帝国无双唐时明月宋时关隋末之大夏龙雀天命为凰:毒医三小姐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君)
        正在打仗,谁也不敢多喝。

        聊完战事,又聊了会儿段大章、郭沛霖和石赞清等人的近况,韩秀峰便很识趣地起身告退,带着四个团勇连夜返回鲁巷。胡林翼担心他不熟悉道路,更担心会遇上长毛,特意命侍卫一路相送。

        回到阵前一看,只见两道深壕周围点了几十堆篝火,陈天如正领着团勇连夜抢修两道深壕之间那几座被长毛平毁的营垒,打算修好之后把劈山炮和抬枪架上去。

        原来的那两百多湘勇已被李续宾调走了,韩秀峰并不意外,因为吃酒时答应过胡林翼,从现在开始鲁巷左垒由川东团练驻守。

        韩秀峰正准备问问有没有派斥候,值夜是咋安排的,刘山阳突然从内壕里爬了上来,凑他耳边道:“志行,天黑时来了个人,说有要事禀报。”

        “什么人,有啥要事?”

        “我问了,他不说,非得见你。”

        “人呢?”

        “人没走,在下面等你。”

        除了钱俊臣,韩秀峰实在想不出谁会找这儿来。但想到人来都来了,不动声色地说:“走,一起去见见。”

        ……

        跟着刘山阳顺着梯子爬到沟底,沿壕沟往前走了三四十步,走进陈天如让团勇们下午用木头搭建的“帅帐”,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精壮汉子坐在油灯下,一见着他和刘山阳便急忙站起身。

        刘山阳顺手带上用木头临时钉的门,笑看着精壮汉子道:“你不是要见韩大人吗,这位便是韩秀峰韩大人!”

        徐九早听说韩秀峰很年轻,但没想到竟如此年轻,一时间竟愣住了。

        韩秀峰一边招呼他坐,一边笑问道:“贵姓?”

        徐九缓过神,急忙躬身道:“卑职免贵姓徐,名得财,在家排行老九,营里人都喊我徐九。”

        “找我何事?”

        “禀大人,卑职本是成都人氏,原来在盐茶道衙门当差,因为查缉私贩被人诬陷下狱,要不是张德坚张老爷搭救,卑职早死在大牢里了。后来张老爷来武昌投奔吴文镕吴大人,卑职就跟着张老爷来了湖北,再后来又跟着张老爷去湖南在曾大人麾下效力。”

        “原来是石朋兄的人!”韩秀峰倍感意外,禁不住问:“你家老爷呢,他是不是也在这儿?”

        “禀大人,张老爷不在这儿,张老爷一直跟着曾大人,听说去了江西,卑职已有近一年没见着他了,也不晓得他现在可好。”

        “那你是咋来这儿的?”

        “因为大人。”

        “因为我?”韩秀峰糊涂了。

        徐九抬头看了看刘山阳,小心翼翼地问:“曾在巴县做过脚夫的茶陵人吴忠义、吴忠肝和吴忠胆三兄弟,不知大人还记不记得?”

        韩秀峰反应过来,一边示意他坐,一边沉吟道:“这么说石朋兄收着了我的信,让你帮着打听吴家兄弟的消息?”

        “禀大人,吴家兄弟的消息张老爷早打探到了,他们原本在罗泽南麾下效力,后来罗泽南死了,就跟着李续宾李老爷。吴忠义不但做上了营官,还积功做上了都司。吴忠肝现而今是千总,吴忠胆今年三月战死了。”

        徐九顿了顿,接着道:“张老爷一打听到吴家兄弟的下落,就命卑职去他们营里做粮官,跟着他们从湖南转战到湖北。他们不但知道您来了,还想公报私仇。卑职担心您毫无防备,一听说您在这儿就赶紧过来禀报。”

        韩秀峰怎么也没想到吴家兄弟居然在这儿,不禁叹道:“这事我都忘了,他们兄弟竟没忘。”

        徐九忧心忡忡地提醒道:“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大人不能不加以防范,他们不但心狠手辣,还深得李续宾李老爷器重。他们真要是在战阵上放冷枪下黑手,就算有人敢站出来作证,李老爷也会偏袒他们的。”

        刘山阳这几年一直在乡丁忧,没少去县城找段吉庆。

        川帮夫头姜六带着猴子去直隶投奔韩秀峰时,他曾听段吉庆提过大头与吴家兄弟的恩怨。见徐九说得如此严重,不禁脱口而出道:“李续宾官再大,难不成还能大过胡大人!”

        “刘老爷有所不知,李续宾这人霸道着呢,他现在手下的兵最多,胡大人只能仰仗他。蒋益澧蒋老爷因为不服他,几次遇险他都见死不救,可胡大人不但没责罚过他,反倒帮着他训斥蒋老爷。”

        “胡大人不会这么糊涂吧?”刘山阳将信将疑。

        “刘老爷,您和韩大人初来乍到不晓得这些,等过一段时间就晓得了。”徐九想了想,又说道:“这么说吧,湘军并非看上去这么铁板一块。蒋益澧蒋老爷本是王鑫王老爷的人,跟王老爷一样年轻气盛,也都是罗泽南罗老爷的学生,在湖南时连曾大人都不服,又怎会服李续宾?”

        韩秀峰相信他的话不会有假,因为他既然是张德坚的人,那他在湖南效力时应该是跟着张德坚打探贼情的。而一个连贼情都能打探到的人,又怎会不清楚湘军内部的纷争。

        想到这些,韩秀峰低声道:“接着说。”

        “不只是李续宾李老爷跟蒋益澧蒋老爷不和,水师的杨载福杨老爷跟彭玉麟一样不和,好几次对付遇险,一样按兵不动,见死不救!”徐九早不想在乌烟瘴气的湘军中呆了,又恨恨地说:“胡大人只想建功立业,谁手下人多,谁能帮着打长毛,他就偏袒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赶走彭玉麟彭老爷。”

        韩秀峰下意识问:“鲍超呢,鲍超是谁的人?”

        “鲍超是胡大人的人,武昌周围这一万多兵马,也就鲍超唯胡大人马首是瞻。”

        “李续宾他们敢不听胡大人号令?”

        “也不是不听,而是……而是他们个个都有自个儿的小算盘。”徐九在这儿等了一晚上,能感觉到川东团练跟湘军不大一样,只是不晓得咋形容,想了好一会儿苦笑道:“说了大人或许不信,在李续宾、蒋益澧、杨载福、彭玉麟,甚至已经死了的江忠源、罗泽南等人看来,他们能领兵,能做上官,不是靠曾大人和胡大人提携,而是他们自个儿打出来的,反倒是曾大人和胡大人不能没他们这些同乡帮衬。”

        韩秀峰早听说湘军内部山头林立,却没想到现而今不只是林立甚至是对立,沉默了片刻追问道:“你家老爷在曾大人那儿的处境如何?”

        “张老爷既不是湖南人,又没功名,尽管为了帮曾大人打探贼情出生入死,但那些湖南人还是总排挤他。胡大人驻守金口时,张老爷曾奉曾大人之命去拜见过胡大人,结果胡大人不但没以礼相待,甚至连见都没见。”

        见韩秀峰若有所思,徐九忍不住提醒道:“大人,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又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卑职以为大人不宜在湖北久留。”

        “此话怎讲?”

        “要是大人在胡大人麾下领兵,早晚会跟李续宾他们闹出嫌隙,到时候胡大人真不一定会帮您。再就是胡大人喜欢重用读书人,而且是有功名的读书人,您想想胡大人的那些幕友啥身份就晓得了。”

        “胡大人的幕友,我就认得一个金国琛。”韩秀峰沉吟道。

        “金国琛只是其中之一,并且胡大人之所以器重他,那是因为金国琛会领兵打仗,不止一次率侍卫队冲锋陷阵。”

        “真没看出来,金国琛居然是个战将。”

        “胡大人真正器重的幕友有好几个,比如道光十八年进士胡大任,原本在监利老家办团练,胡大人奏请皇上命他主持汉口捐输转运局;又比如鄂州的王家璧,一样是进士出身,胡大人命他为武黄厘局总办,设卡抽厘,以供军需。

        严树森跟我们算同乡,四川新繁人氏,道光二十年举人,曾做过内阁中书。现在不但是胡大人的幕友,胡大人还以防剿有功保举他为东湖知县,上上个月又让他捐了个同知的缺,估摸着接下来又会委以重任。还有湖南的方大湜,胡大人刚保举他署理上广济知县。”

        徐九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要是留在这儿领兵打仗,早晚会因为粮饷或军功被李续宾等湘军将领排挤,而胡林翼为顾全大局只会帮李续宾等人;要是留在这儿做文官,不但要论资排辈,甚至得看出身,你一个捐纳出身的怎么跟那些进士举人比。

        韩秀峰微微点点头,随即起身笑道:“这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在湖北呆多久,不但我不会,我带来的这些兄弟一样不会。”

        “大人,您要是走,到时候能否把卑职也带上?”徐九满是期待地问。

        想到张德坚的人就是自个儿,韩秀峰拍拍他胳膊,意味深长地说:“你家老爷交办的差事你已经办妥了,自然无需再做这个粮官。今后就跟着我吧,只要我韩秀峰有一口饭吃,绝不会让你饿着。”

        “谢韩老爷赏饭吃!”

        “不用谢,赶紧起来,这是你应得的。”

        “大人,卑职想先回营……”

        韩秀峰岂能不知道他是想回去接着盯吴家兄弟,不禁笑道:“不用回去了,明天一早我就去跟胡大人说我这边缺一个粮官。”

        “卑职要是不回去,吴家兄弟那边咋办?”

        “这你大可放心,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动我分毫!”

  

 
韩四当官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hansidangg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明之雄霸海外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密战无痕唐时明月宋时关大唐一刀999级玦爷养了个磨人精我的雇佣兵生涯穿越之争战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