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第九章 麒麟王安沲的烦恼 (1w1,求月票!)

怪物被杀就会死 | 作者:阴天神隐 | 更新时间:2020-05-19 07:52:32
推荐阅读:叶风唐言蹊全文免费阅读超品渔夫我真不是大佬超凡大卫我真是修炼天才岳风柳萱我是赘婿天道罚恶令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妙手神农孕期女神
        【2018年6月7日,正国三十六圣中央委员会候补圣席,新世界探索部部长苏昼与美洲联邦特使,nw基金会理事长诺尔缪率领的联邦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灵气复苏世界局势进行了首次坦诚,高效的讨论。】

        【双方均认为,和平稳定的世界局势对两国至关重要,致力于通过双边合作,解决太平洋地区的不安定问题。】

        【接下来,双方就双方协同合作,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解决一小撮流窜危险分子等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美洲联邦方尊重正国方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定共识。】

        【双方代表严重关切南美洲地区的武装冲突。正国代表认为,美洲地区武装冲突加剧的趋势是对全人类的不负责,并强烈呼吁地区和平。】

        【双方认识到,在大量问题上,双方立场并没有分歧,只是在具体项目上需要加强合作关系,取得更多进展。】

        【双方同意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合作,并愿意接受更深层次的合作交流。】

        虽然在最开始,事情的真相被重重迷雾笼罩,但是很快,随着苏昼在2018年6月9日下午结束了与美洲联邦官方和nw基金会高层的会,动身前往南美各大自治邦国后,大量有关于这一次神秘无比的会谈细节,都被不知名人士公开。

        官方的套话,很多事情都是轻飘飘的待过,但是更多被不知名人士解密的视频和文件报告显示,就在不久之前,发生在美洲联邦西海岸的众多突发气候变化,譬如暴雨,台风,雷暴和地震等‘轻微’天象变化,全部都是苏昼和nw基金会代表团‘友好交流’所致。

        双方在恳谈过程中,互相小小地展现了一下实力,进行了一定范畴内的友好切磋——这便是整个访问过程的真相。

        自然,这个消息并不是美洲联邦一方宣发,实际上,他们的新闻现在估计还没有完稿,这显然是其他方的刻意宣传,为的就是引发全球舆论方面的风暴。

        虽然,大家都知道某方的目的。

        但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这些消息都的确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暴。

        某国际网络论坛,国际版。

        标题:【官方管这玩意叫做小小切磋?】

        一楼附图:占据了半个天穹的压城黑云,从沿海城市市中心的高楼上方滚滚压过,带下一大片灰色的雨幕的同时,狂风将路边的树木吹的扭曲。

        一楼评论:

        【>我家汽车差点被吹起来】

        【>一整天城市戒严,距离切磋地点一百七十公里】

        【>甚至有低烈度地震】

        【>他们说这玩意是小小切磋后的余波】

        【>fu*k官方】

        其他楼层评论

        【>苏海皇,收了神通吧,温岛周边的浪都大起来了,连续两天沙滩都禁入了!】

        【>是啊,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是我的度假立刻告吹,休假能延期吗?】

        【>这就是新时代外交吗,?了?了】

        挂着南美摩西哥邦国头像的网友评论:【>苏海皇,对美洲联邦使用雷拳吧!】

        挂着南美委瑞纳邦国头像的网友评论:【>好耶!】

        而美洲联邦本土网友的困惑也十分明显:【>等等,他难不成要全世界转一圈?全世界都这样打一次?不会吧?】

        当然,这些都是正常发言,也有一些发言因为太过不雅和过激,所以得到了很正常的下场。

        【该发言和用户因为相关法律原因,已经被删封禁】

        自然,除却国际网友外,正国方面对这方面问题的相关讨论更多,不过发言大多都大同小异。

        【苏海皇的实力又变强了啊,现在应该是地仙初阶巅峰,即将进阶圆满吗?】

        【友善外交(物理)】

        【亲切和善的交流(指天灾风暴)】

        【那些说苏昼过度暴力的省省吧,他还没用真身呢!真的暴力参考兽神界鬼车的下场(附视频)】

        甚至,不仅仅是正国,就异世界界域友人,兽神界的神兽之王,水麒麟安沲,此刻也正在相关论坛上发表自己的见解。

        修长的五指在手机屏幕上接连闪动,迅速的敲打出一行字。

        【纯路人:苏昼如此轻率地动用武力,或恐对全球气候造成不良影响……】

        顺从本能打了这么一段字后,手指的主人顿时停住,似乎是回忆起了许多不堪入目,令麒麟十分恐惧的记忆后,她迟疑地删掉了这条评论,然后有些不太甘心的敲了另外一段话:【苏海皇实力更进一步,乃是正国之福!(撒花)】

        点击发送后,便能听见一声长长地,不甘的叹息。

        这是一间颇为宽敞的湖畔府邸,位于兽神界灵地玄水湖周边,旁边便是正国驻毛族自治领大使馆,具备极其现代化的设备供应,甚至有直通地球互联网的信号塔。

        有着长长蓝色头发的知性美人以一种颇为妩媚的姿势斜依在沙发上,但是眉头却紧皱,双手紧握着手机,令人担忧下一瞬手机就会被她按碎。

        “哎,人类的规矩也是真的多啊……”

        她如此叹气,最后将手机放在一旁,无奈地仰视天花板。

        和以往化作人形后身着的华美古代宫装不同,麒麟之王现在的家居日常穿着就是一身宽大的白色松垮睡衣,雪白的双肩和锁骨裸露在外,青色的长尾在她身后缓缓甩动,证明主人心情的不平静。

        水麒麟府邸中并没有外人,但是厨房中有由法术塑造而成的玄水之精正在做菜,客厅中弥漫着一股果香,那是摆放在沙发前的桌上,由正国拟道联合协会送来的福利,一瓶还未喝完的‘蟠桃琼浆’散发出的香味。

        蟠桃琼浆是正国以现代工艺,改进古典制法,制作而成的灵酒类饮品,虽然说正国一方尽可能的想要扩大产量,但限于灵酒保存不易,而且饮用者的实力也必须抵达要求,不然很可能会陷入长达数月的‘灵醉’状态,所以至今为止还未普及,只能作为奢侈礼品赠送。

        安沲的个人评价师味道酸酸甜甜,很不错,很对她的胃口。

        自从正国基建团队入驻兽神界,进行大规模的基建工程,已经过去数年了。

        作为主持这一工程的领头人,如今兽神界唯一一位仅存的原产神兽之王,安沲自然要经常与正国一方进行交流,这让她逐渐适应了人形的生活,也对人类的各种生活方式和享受方法感到好奇。

        而且,最重要的时,作为一位单身了上百年的老女人,安沲在麒麟老巢时还需要遵守先祖的守则,维持麒麟一族的威严,一举一动都必须符合祖规,但在人类的居所中,她却能自由放松起来,不用时时刻刻在意那些规矩,这让她愈发享受人类姿态的生活。

        只是,暂时摆脱兽神界的规矩后,却还有人类的规矩要守,哪怕是在网络上发言也是如此,令麒麟颇为不爽。

        想到居然不能任随自己心意对苏昼阴阳怪气,麒麟之王就有些恼火。

        “最近的网络审核也太严了!正国官方这个宣传也太偏向苏昼了吧!明明之前我和金琼小妹暗中黑他都不会有问题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安沲也很明白,最近这段时间是正国官方政策大转型的关键时期,而作为这一转型的核心支撑者,针对苏昼的各种言论审核也就严厉了起来。

        除却这些东西外,她还是很喜欢网络的。

        准确的说,不是‘喜欢’。

        自从安沲深入了解人类文化后,她就对互联网非常‘痴迷’。

        并非是娱乐,而是针对网络的本质,从异界文明个体的观点看来,麒麟之王认为,这是一种奇妙的思维联合体,它的存在,可以将散居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类,缓缓地凝聚为一体,网络的直接连接功能,可以最大程度的打破隔阂,令不同的个体之间,具备可以互相理解的舞台。

        就好比如兽神界,想要让五族之间互相理解近乎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思想方面的问题,更大是外形的不同,羽族的鸟儿怎么可能会觉得鳞族的龙蛇亲切?毛族的走兽也不会对昆族的带壳生物有什么兴趣。

        但是在网络上,他们的这种现实中的不同,就以最大的程度被消解了……

        甚至,还有一些极其奇怪的,名字叫做‘兽控’的可疑存在——在现实中,人类或许不会承认自己对毛茸茸有超越一般感情至上的喜爱,但是在网络上,这样的家伙却为数不少,令安沲大感震惊之余,却坚定了自己施行接下来计划的信心。

        某种程度上,安沲认为,互联网和‘国家’这一人造物和社会关系的存在,正是让人类群族这一‘超级神兽’联合起来,凝聚出强大力量的基础。

        不,不仅仅是人类!

        互联网的开放性,甚至可以让兽神界的神兽和灵兽也加入其中,融入其中——正如同现在的安沲那样。

        实际上,兽神界已经有了各式各样的信号基站,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在兽神界施工的各大基建团队而建立,可现在,已经有不少神兽灵兽开始使用相关的网络设施,尝试去了解人类的文化和文明。

        甚至,还有一部分灵兽,将这些带来全新‘知识’和‘文化’的柱子,视作神的神迹来崇拜。

        在某些仍然愚昧落后的区域,这些信号塔旁边都有各种蔬果供奉,以及对应的祈祷仪式。

        【……天神祝福祂的造物,将知识与文字赐予众生,愿知识之塔永不损坏,愿接天之线永恒耸立……】

        本地的灵兽,在失去了神兽的统治和剥削后,又为自己寻找了全新的供奉对象。

        这种自发的‘同化’和‘教化’的力量,或许也正是互联网的一大潜移默化的力量,令安沲在深深畏惧的同时,也感到艳羡和钦佩。

        “虽然说,在文化方面,兽神界几乎是一面倒的被压制,但是,倘若好好改造,发挥自己的特色,也未必不能在人类集群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反攻些许!”

        “就好比说,人类之中非常火爆的‘猫猫图’‘狗狗图’,说白了也就那样,我兽神界万千灵兽神兽,想找出好看一点的毛茸茸还不简单?最近这段时间,我已经下令严选出一批可爱猫猫和狗狗,必能对人类相应市场进行降维打击——这方面的舆论高地,我们兽神界必须占据!”

        “也就最近新出现的那些青丘星天狐有些威胁,但毕竟市场不同,他们的人类形态更多,不久之后,我甚至可以出访青丘星,联手行动。”

        心中思虑着相应的计划,作为拥有骄傲的神兽之王,安沲并不能接受兽神界的文化一味地被人类文明同化,所以哪怕是最微小的舆论阵地也必须抓住。

        要知道,在如今的兽神界,对于人类文明的崇拜已经成为了社会现象,而以猪族,牛族,羊族等常见灵兽种族为首的兽神界灵兽集群,甚至组织起来一个对‘烛昼之龙’的崇拜教派。

        这一教派甚至得到了正国官方相应部门的支持,目前势头很大,席卷了大半个兽神界,哪怕是安沲也不好对插手管理,令她颇为忧虑。

        而作为应对措施,她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便是自己挺身而出,成为偶像(教派意味)。

        但昔日苏昼获得如此大的声望,是建立在击杀了四位神兽之王,颠覆了兽神界神兽为尊的秩序之上……而安沲除却自己的实力,以及作为神兽的地位外,却的确没有什么震撼人心的成就可以夸赞。

        现在的兽神界,已经不是可以靠武力夺得崇拜的时代了。

        不过,却并不是毫无机会。

        “全球综合实战竞技大会吗……”

        此时的安沲重新拿起手机,浅蓝色的双眸凝视着屏幕中的竞技大会新闻,水麒麟低声自语,她的语气中带着耐人寻味的意味:“烛照集团,苏昼麾下的集团……虽然只是才刚刚进行初步宣传,但根据苏昼最近这段时间进行的‘全球访问’行动来看,这必然是一个全球级的竞技大会。”

        “看来,这就是大势。”

        “而我倘若在其中夺取较为高的名次的话,展现出神兽之王的风采,回到兽神界后,或许能摆脱如今这个尴尬的局势……”

        实际上,安沲的想法,远没有这么简单。

        这一次全球范围内,掀起的大规模竞技运动,在这位神兽之王眼中,也是一个极其优良的宣传渠道。

        或许全球大会不太实际,但倘若仅仅是正国内部的竞技大会的话,安沲是打算在兽神界内部筛选出一批受过审核,实力强大的神兽灵兽,化人后作为拟道选手参与竞技,加入这一次时代大潮的。

        她有非常强烈的预感。安沲虽然对那位难以测度的年轻人类,烛昼之龙心怀抵触和畏惧,但她绝对相信,苏昼这一次掀起的浪潮,将会深远地影响人类的未来。

        而她为兽神界神兽选择的舞台,便是‘正国综合武道大会’!

        “我们兽神界的武道,也是非常兴盛的!”

        躺在沙发上,如此注视着屏幕中,有关于‘正国综合武道大会’的新闻,蓝发的知性美人嘴角挑起,自信地笑道:“在这一方面,昔日仙神可没有藏私,而在某些方面,我们神兽比起人类,在武道方面更有优势!”

        这并非是虚言。

        无论是从属于鳞族的秘传绝技,深潜章族的【八爪形意拳】。

        还是毛族神象一族的秘传武道奥义【象扑道】。

        亦或是真龙一族特有的【游龙八卦腿】(真身时以尾代腿,以尾带鞭)。

        全部都是不逊色于正统灵武的强大修法。

        哪怕是最近新出现的,由蟹族创造的【巨钳空手道】,和鸵鸟一族创造的【三十六路飞鸵腿】,也颇为博大精深。

        甚至就连安沲自己,也因血脉传承,擅长灵武硬功【麒麟霸极道】,以及水麒麟一族的特殊传承【天玄柔体】——换成人类的说法,就是摔跤,柔道和地面技。

        大致在心中确定好相关的参赛选手,那些颇为知名的强大灵兽和神兽后,安沲心中安定些许的同时,她又再一次滑动屏幕,查看有关于苏昼的新闻。

        今日,2018年6月9日。

        此时的苏昼,正在拜访南美洲诸邦联国的联合外交团队。

        和‘小小切磋’了一会的美洲联邦团队不同,这一次苏昼颇受礼遇,外交访问过程甚至允许直播,气氛非常和谐,宾主皆欢,苏昼甚至还在当地进行了一次演讲,表示当前国际形势以维持和平稳定发展为主,他绝不容许有任何势力和不法分子挑动地区矛盾,发展武装冲突,获得当地民众大力支持和喝彩。

        看上去,这一次访问根本无需展现什么实力。

        毕竟大家又不是傻的——就前天,足以侵袭几座城市的巨型台风余波才刚刚在太平洋西部消散,全世界所有势力都对进阶地仙后的苏昼实力有了一个极其明显的认知。

        和气,和气最重要。什么武力冲突,多老土的事情,不谈的,我们不谈的。

        “唉……”

        看见这一新闻,安沲不禁又长叹一口气,她无力将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垂落至一旁,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这进阶速度,根本追不上啊……不仅仅如此,人类实在是太强大了……”

        “我再怎么努力反抗估计也没用吧?要不干脆就安心当自治领好了……”

        想到这里,安沲不禁有些迟疑,她眉头紧皱:“或者说,真的去听族内长老说的话……尝试联姻?”

        这一想法,刚刚冒出的瞬间,就被鬼车被巨龙活吃的那一幕取代,身体一软,水麒麟之王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不可能的,绝不可能!”

        水麒麟之王安沲的烦恼,暂且放在一边。

        就在苏昼离开正国,展开自己平和友善的全球外交访问之时,正国内部的一些竞技比赛节目,已经初步开始举办,现在正在进行预选赛。

        不得不说,综艺竞技是永远不会过时的节目,而有有着超凡者参与的大型综艺竞技,其吸引力比起灵气复苏前的各类传统综艺节目和竞技都更加引人瞩目,哪怕是就是收视率最低的‘超凡园艺比赛’,也因为在节目中展现出的种种奇特灵植花卉而颇受关注,在特殊观众群体中名气极大。

        毕竟,倘若没有这个节目,恐怕谁都想不到现实中真的有人培育出了‘豌豆射手’‘走路草’和‘樱桃炸弹’这种灵植……

        这世间还是奇人多。

        而在正国内部,如今最受关注的节目,却是第一季‘青年综合竞技大赛’的预选。

        这一竞技比赛,只接受二十二岁以下的年轻选手报名,奖励极其丰厚。

        除却可以在典籍库中选择一门仙神传承外,还可以得到相关圣席的关注,未来还可以得到前往各大书院的专门部门深造的机会……除却这两个主要奖励外,还有各种天才地宝,以及公民积分,不过相比起前面的,都是细枝末节了。

        即便是即将毕业的学生,能够得到继续在书院深造的机会,继续享受书院生福利这一点,也是极其有诱惑力的,更何况这一次,业内最顶间的导师也会不吝赐教。

        这节目由烛照集团主持,但具体内部操作,却是正国内部的庞然大物‘书院联合管理协会’进行,而这一综合竞技的目的,就是筛选出正国年青一代的活跃强者,挑起内部的竞争活力,而倘若能找到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优秀种子,那更是再好不过。

        令竞赛官方喜悦的是,就在节目展开之初,他们就发现了众多之前从未知晓的优秀种子。

        比如说,在滇州预选赛,来自传承数百年的古老超凡者家族,‘请神吴家’的家主之子,只有十七岁的‘吴心劫’,便在实战系超凡阶的预选赛中,接连以高调姿态一招击败对手,这位能够召唤各种天人神祇乃至地狱恶鬼附体战斗的年轻人在同龄人中纵横睥睨,甚至就连滇州本地书院超凡系的高年级学生都败在他的手中,同样只是一招。

        毫无疑问,展现出如此压倒性实力的吴心劫,基本上锁定了滇州区的预选赛冠军,而这位看外表颇为普通老实的眯眼年轻人颇为神秘,除却接受了几次大赛官方采访外,基本不在大众面前出现。

        不得不说,这一点大大超乎本地官方的想象,因为吴家在过去并不算是什么强大的超凡家族,请神之法更是连统领初阶都要靠运气才能成就的传承,他们这一次突然迸发出的底蕴,当真是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而来自藏州,突然出现的神秘少年天才,尕(ga)朵仁增,也是完全出乎本地官方预料之外的存在,这位在灵气复苏之处就在雪山深处失踪的少年,宣称自己在神山深处得到了过去神佛的传承,如今修行四年后重新回到人类世界,希望能通过这一次全国范围内的紧急比赛证明自己的实力。

        尕朵仁增的实力,的确不俗,虽然在预选赛中,他因为出手宽仁,总是等待对手先攻一番后才出手还击,所以无法一击秒杀敌人,但只要他出手,就必然可以将对手逼出场外,自叹不如。

        这位少年天才擅长使用神秘的,类似念动力的心灵力量,和某种以灵魂显化的‘燃业灵火’和‘凝魄神冰’进行攻击,不过后者除却面对一位藏州书院中,有着导师教导的优等生使用过外,绝大部分时间,他只需要使用心灵力量就能让对手不战而败。

        除却这两位太过出人预料的黑马之外,基本每州都有相应的天才出现,其中有些是早已出名的书院生,有些是知道有这个人,但却从未想过他那么强的黑马。

        不过,也并非是所有年轻人都会参与‘青年综合竞技大赛’。

        就比如说‘超凡园艺比赛’这一大多都是中老年人参与的佛系节目中,也有一位青春靓丽,实力惊人的美少女成为了节目的焦点。

        名为‘薄清夜’的少女,培养出的奇花‘灵乐花’不仅仅可以像是鹦鹉一样学人说话,对出入门的主人问好,主动请求施肥加水,还可以通过花朵和叶片的摩擦,模仿自己记忆住的音乐曲调——模仿的完成程度非常高,而且具备一定的安神功能,助眠效果极佳。

        虽然现在还没有出结果,但是已经有许多公司都看出了这一灵植的商机,正在积极联系薄清夜,申请‘灵乐花’的栽培,使用权……而烛照集团也是其中之一,它甚至想要签下薄清夜本人,作为集团相关灵植产业的形象大使,而薄清夜在得知烛照集团给出的条件后,本人的答复是‘很惊讶,想要考虑考虑’,似乎颇为心动。

        而另外一位苏昼的熟人,正在正国农业部工作的专业人士,花仙子‘霞兰’的法定监护人陈志诚,也是这一竞赛的参与者,面对邀请,他欣然与烛照集团签约。

        他的参赛作品,便是非常朴实,但却非常有效果的特殊灵植‘聚灵草’。它具备远比一般灵植更好的汇聚灵气的能力,而且可以通过增加种植数量对效果进行叠加,倘若将灵草组成一个大阵,更是可以抵达市面上中型聚灵阵的效果,而价格还更加便宜。

        只是,这灵草极其娇弱,需要专业人士经常照顾才能正常存活,烛照集团愿意出资支持陈志诚对相关技术进行改良。

        自然,大赛官方也对陈志诚进行了相关采访……但结果去颇为出人预料。

        “其实参赛的不是我……”

        面对镜头时,原本精神奕奕的奔四老男人不禁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指了指坐在自己肩头,正在小声欢快唱歌的花仙子:“参赛的是她。”

        “聚灵草也是我和她一起培养出来的——原本只是打算为她做一个合适一点的草屋,没想到开发出了这种意外造物,真的很幸运。”

        此时的花仙子,相较于昔日诞生之初,已经变大了许多,但仍然只有一个半手掌的大小,而且容貌更像是人类,一眼看去,就像是一位从书画中走出,有着紫罗兰色叶片长发,青春靓丽的妖精少女。

        霞兰由花瓣组成的双翼上有着点点磷光飘散,那是纯粹的木系灵气凝聚而成,对绝大部分灵植都有着促进成长的作用。

        “嗯哼!”

        而注意到了大赛官方的摄像头,小小的花仙子骄傲地挺起胸膛,用紫色花瓣组成的小手拍了拍胸膛,自豪道:“兰兰厉害吧!”

        “厉害厉害~”而一旁的陈志诚则适时接话,被奉承的霞兰则是高兴地飞了起来,亲了对方一口。

        而一旁,刚刚结束了官方采访的天才园艺少女薄清夜则是走到一旁,悄悄地自语道:“树老,你为什么从刚刚开始,就突然不说话啦?”

        “……真难想象。”

        过了好一会,等到陈志诚和花仙子霞兰离开了这片区域后,一根树苗才缓缓地从薄清夜的领口处探出头。

        谨慎无比的苍老声音极其严肃地说道:“刚才,我居然从那个小小的花精身上,察觉到了‘智慧树’的气息!”

        “智慧树?”薄清夜的语气有些困惑,并不怎么关注神秘学知识的少女明显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另外一株神木……祂应该很早就离开了这个宇宙才对,但是气息却完全是全新的……难不成,是遗留下的些许残枝重新发芽,成长为了新的个体吗?”

        “但为什么会在中央神庭的领域内……”

        神木娑罗,或者说,神木娑罗昔日遗留在中央神庭境内的一点分灵,祂深知神木一系的特殊之处。

        神木的繁衍,并不仅仅只有通过种子这一种方法。

        独立的枝干,甚至仅仅是一片落下的叶子,都可以寄托本体的思绪和传承,尽可能地在这世间留下自己存在的印记。

        但是,独立出去的分灵,倘若长时间不联系共通记忆,就会独立出去,成为本质几乎相同,但内在完全不同的全新神木。

        现在的神木娑罗便是如此,在地球沉睡了成千上万年,祂和已经随同仙神,离开这方宇宙本体已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对于智慧树这一仙神时代的老对手,老朋友的苏醒,祂并不感到奇怪。

        只是,娑罗之所以如此谨慎不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智慧树本身。

        而是深藏于那一丝智慧树气息深处的,更加宏大,更加威严的印记……

        “神木之王……不仅仅是一颗神木承认的守护者,而是近乎于神木之祖,近乎于大道源头的印记……”

        窝在少女的怀中,神木娑罗喃喃自语,祂的语气满是难以置信:“究竟是何处?智慧树究竟是从何处得到的这一丝印记气息?!”

        “只有最古老的神木,才能孕育出的一丝气息,为何明显是才刚刚复苏,甚至是重获新生的智慧树就能取得?”

        “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

        与众多神木都有着因果交织,原初烛昼的本体,苏昼。

        他正准备离开南美诸邦,跨越大西洋,前往欧罗巴联盟进行访问。

        但是,在机场准备登机之时,他却突然的停下了脚步。

        “苏教授,你想要自己飞过去吗?”

        一旁随同的正国外交官员如此谨慎地询问道——这符合苏昼一贯的行动策略,实际上,苏昼之前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不,有点私事,对不起,稍等一会。”

        但是这一次,苏昼却伸出手,比了一个‘稍等’的手势,然后便自己独自走到机场的一旁,将南美诸邦的随行人员和正国外交官员抛在身后。

        没有人敢于跟过来,苏昼就这样独自站在机场跑道的边缘处,然后闭上双眼,精神沉入自己的个人空间中。

        此时此刻,苏昼的个人空间中。

        智慧树,正在发生异变。

        “轰隆——”

        清脆的雷鸣,在小小的世界中响起。

        作为个人空间中心的黑色岛屿之上,正在愉快种植各种灵花灵草,希望培养出‘花妖精’的风之民少女萨拉惊讶地转过身,抬起头,看向位于自己身后,原本智慧树所在的方向。

        而这一次,在第一时间,她没看见自己沉睡依旧的好朋友的树影……但下一瞬,她就发现,在那已经开始汇聚的黑色雨云中,有耀眼无比的青白色灵光正在闪动。

        ——暴雨淤积,黑云弥漫,宛如黑色的大地正在从天穹的顶部压下,降临整个世界。

        但是,在这缓缓下压的云层之上,却真的有一株巨大,宛如小山般浮空而起的神木,正在缓缓倒转,舒展着自己的根系,然后,‘扎根’在‘云端’!

        “轰!”

        更加响亮的雷声响起!

        “啊这……”

        这一瞬,就连在岛屿边缘工作的萨拉父和萨拉母都不禁抬起头,惊讶地和自己的女儿一齐看向高天。

        而在那里,一株神木,一株以雷霆为枝,青火为叶的璀璨神木,此刻已经完全倒转,就像是镜像一般,在云层中扎根,倒着朝大地生长!

        逆生的智慧之木的树冠中,有璀璨的灵光光团,包裹着一颗颗昔日天魔之魂星辰的灵魂果实,绽放出玄奥无比的符文,以及浓厚无比的生命气息——就像是孕育着什么东西一般,在那里,有着千千万万,轻微的心跳声,正在与雷鸣一同响彻天际!

        苏昼的意志,也同样注视着这一幕,注视着沉睡的智慧树突然浮空而起,扎根于云。

        不,并非是扎根于云。

        他能看见,神木的树根,此时正在虚化——就像是灵体化那般,它朝着释放着青蓝色雷霆的云层深处蔓延,然后不断地延伸,虚化,最终,扎根于‘灵气的脉络’之中,扎根于整个个人空间的‘元素循环’和‘灵气循环’之中!

        此时此刻,逆生的智慧树,不再扎根于大地,而是扎根于世界的循环!

        然后,那青白色的树冠,就如同太阳一般,释放着明亮无比的光辉,照耀整个个人空间!

        “哈哈,有意思!”

        轻笑一声,苏昼的目光中满是喜悦,虽然他目前并不知道智慧树的异象究竟代表着什么,而它扎根于自己个人空间的灵气循环究竟有什么后果,但不管怎么说,这肯定都是好事儿。

        而且,深知蟠榕不死树这等神木生存方法的苏昼很明白,神木的存在本身,就会占据整个世界,将世界的生态,更替为从属于祂的模式。

        如今,智慧树很明显抵达了这一步骤……而这证明,此时此刻的智慧树,终于脱离了‘幼苗’,而是一颗真正意义上,可以发挥出自己神力的‘神木’了!

        如今,智慧树还在沉睡,一切都是祂身体本能的行动。

        而在苏昼的影响之下,这颗完全偏离了正统智慧树成长方向的全新智慧树,究竟能有怎样的神效,那或许便是日后祂苏醒之时,才能知道的事情吧。

        “铿锵……铿锵!”

        感应到了整个个人空间环境的骤变,被那可以令万事万物都心生灵感的慧光侵染,神刀灭度之刃自发地出鞘,有些紧张,但也非常兴奋地在半空中挥舞,拖拽出长长地火痕。

        沐浴在青白色的灵光,它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性正在急速地提升……神木改造世界的方法,从来都不是暴力的压榨,而是尽可能的给予,给予,直至被给予的存在,被它完全同化,成为它自身体系的一部分为止。

        灭度之刃作为神刀,固然不会被完全同化,但是却也能得到一部分好处,灵智极大的提升。

        而苏昼的另外一柄武器,神枪,‘世界树之枪’,在感应到智慧树的慧光照耀后,却一反常态,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这颗由昔日神木‘九界树’树枝炼制而成的神枪,向来都对外界的影响毫无表示,仿佛遗世孤立。

        但是这一次,它却突然地飞跃而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长长地弧线,然后落入了逆生智慧树的正下方,直直地插入其中!

        然后,苏昼能看见,世界树之枪的尾端,甚至开始缓缓地生根,焕发出一种勃勃的生机!

        一大一小,一正一逆,两颗神木在天地之端遥遥相对。

        “世界树……和大道之树的双生因果,居然在这里都能有所体现吗?也有可能是世界之尘的激化吧。”

        此刻,就连盘踞在一旁的雅拉都有些吃惊,祂带着一丝笑意,揶揄地对苏昼潜入的意识道:“如何啊,苏昼,你未来说不定,要养两颗神木了。”

        “这花费,哪怕是真正的仙神也供应不起,你的这点身家,恐怕会被轻而易举的榨干吧。”

        对此,对此颇为喜悦的苏昼自然是轻笑一声,嘴角抬起:“哼……这种好事,其他人求也求不来。”

        感应着逐渐活性化,仿佛再一次得到升华的个人空间,青年心中满是意外之喜:“智慧树,还真的会给我带来惊喜,这一次祂和世界树之枪的连锁反应真的出乎预料,不枉我过去那么费心思为祂寻水觅土!”

        不过,再怎么欣喜,也不能总是沉浸在其中,安抚了一下灭度之刃,让它平静下来后,苏昼又嘱咐了萨拉一家不要紧张,继续工作即可,智慧树肯定不会伤害他们,哪怕是有意外,只需要呼唤他的名字,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将他们挪移出个人空间,保证安全。

        随后,解决完自己个人空间问题的苏昼便转过头,朝着专机所在之处走去。

        “有点修行上的私事需要处理,麻烦了。”

        他亲切地对一旁正在等待的诸位外交人员说道,而无论是南美诸邦还是正国方面的外交官员自然是回答‘不麻烦,不麻烦!’,然后便继续之前的送别仪式。

        不过,就在此时,苏昼却又再一次抬起头,看向高空,引得一旁众人不禁同样抬头,眺望天穹顶端。

        而这一次,所有实力在超凡高阶左右的修行者,全部都看见了。

        在天穹顶端处,有三颗极其黯淡,但却的确存在的白色飞星穿过大气层,以极其倾斜的角度,从宇宙空间中坠落而下。

        “流星吗?”

        “奇怪,最近应该没有近地彗星才对……”

        虽然流星罕见,但却并不是什么大新闻,如果不是苏昼抬头注视,恐怕没有人会察觉到那三颗黯淡的流星。

        对此,也有人赞叹苏昼敏锐的观察力,似乎是想要拍马屁。

        而苏昼并不在乎这些

        “奇怪……”。

        他只是眯起眼睛,心中若有所思,有些好奇:“既不是伟大存在的信息波动,也不像是自然的流星……是自然天象吗?也不太像。”

        “既然如此,那又是什么东西?”

        很快,流星就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彼端,再也看不见踪影。

        苏昼在沉思了片刻,没有得出答案后,便耸耸肩,登上专机。

        信息太少,推算不出答案……既然如此,那就不去管它。

        反正无论是什么意外,以他如今的实力,都能轻松的解决,而现在的话,果然还是外交访问更加重要一点。

        专机启动,飞上高空,朝着大西洋彼端的欧罗巴联盟飞去。

        苏昼的外交访问之旅,还在继续。

        而在世界的彼端。

        来自木星圈周边的‘流星’在天际飞驰,划过漫长无比的距离。

        然后,它们便散开,朝着大地之上,那些灯火璀璨之地,坠落而去。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guaiwubeishajiuhuis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真是修炼天才极品赘婿城姬三国不朽道魂我真不是大魔王修罗武神狂暴武魂系统无限制进化老婆是大佬重生剑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