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第八章 我们相信了 (9600,第二更,求月票!)

怪物被杀就会死 | 作者:阴天神隐 | 更新时间:2020-05-18 01:42:29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至尊神魔最强屠龙系统地府朋友圈绝世战魂家里有门通洪荒魔帝归来
        很快,伴随着苏昼如同流星一般在天穹顶端划出横跨天地的灵光弧线,降落在预定好的西海岸金城机场时,整个机场都混乱一片,甚至还有本地平民以为真的是陨石坠落,打算匆忙驱车离开。

        防空警告的拉响甚至造成了不少意外,比如说自以为要死的青年男女互相告白等等……幸而无人伤亡。

        负责接待,但是许多接待流程都没有准备完毕的老埃尔德曼冥思苦想了一会,干脆放弃了所有繁杂的接待仪式,他直接邀请苏昼乘坐专机,前往位于海岸山脉中的nw基金会会议所。

        老埃尔德曼在五个月后,初步撰写的《埃尔德曼家族回忆录》中,如此描述着自己和苏昼初次密切交流的情景。

        “……偏见无处不在,虽然外界的宣传,总是将他(苏昼)塑造成一个有缺陷的人类,一个持有强大力量的年轻人,时代的幸运儿和一位喜怒无常的强者,但实际上,他给我的感觉,却意外的成熟。苏昼的一举一动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温和,包容感,但他的行动却不容置疑,就像是一位真正的仙神那般自我。”

        “和苏昼的交流很愉快,他在现实中的表现,远比他在网络平台,各种节目以及新闻镜头前来的温和有礼。或许那是一种正国的宣传策略?贴合大众的方法?让自己显得有些无礼,却更能展现人性……或许如此,他对我颇为亲切,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并不值得他认真对待……”

        “……在前往会议所时,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但却从不开口询问。苏昼只是观察,而且仿佛只靠自己的双眼就能解析一切——甚至,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能看穿我的心灵,这的确有着证据,因为苏昼总是能在我说话前,提前回答亦或是说出我本想询问的问题和话。”

        “仅仅凭借这短暂的交流,我并不能看出苏昼究竟是怎样的人。但总的来说,我却能知晓,他非常复杂,仅仅是短短几句话就能令我心生好感,但这可能是一种错觉,因为我的本能告诉我,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潜藏极深的傲慢……”

        苏昼那个时候倒是真的没想那么多——倒不如说,老埃尔德曼这位大工匠居然能想出这么多有的没的当真超乎他想象。

        实际上,在那时,他只是认真地端详了一会这位克罗赛尔家中的长辈祖父,并且心中暗暗好奇,这样一位正常严肃,颇为古板的大宗匠怎么会养出克罗赛尔那样一个明显精神有问题,超凡病极其严重,甚至都加入神秘组织的孙子。

        不,或许正因为如此,有这样一位并不怎么有趣且颇为古板的长辈,所以克罗赛尔才会从小如此渴望‘有趣’和‘cool’的事情?

        克罗赛尔那样,明显就是从小接触超凡,以至于心态没有维持好,导致入魔失衡。

        而现在,他追求世间所有有意思的可能性,这样的怪癖,倒也不愧是雅拉的信徒。

        具体怎么样,谁知道。苏昼并不在意这些。

        因为最重要的是未来——克罗赛尔在他的麾下,不再会有为恶的可能。

        而所谓神明一般的威严……单纯是模仿了一下埃利亚斯在轮回世界的气质而已,没想到效果意外不错。

        nw基金会的会议所,位于海岸山脉一处风景优美的沿海山区,人造海湾‘海格林海湾’周边,它是一处知名景点,灵气异常浓厚,是足以作为一地门派立下宗门的灵地福地。

        此处正是昔日‘地质危害应急处理部’引导科迪勒拉山系地脉走向的重要节点之一,山腹内部便是基金户的一个重要基地——nw基金会正是依靠昔日处理地质危机时得到的大量地质情报,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占据这些灵气复苏后灵气最浓厚的节点。

        原本理论上,基金会将会在这个基地内部接见苏昼,并且展开一系列的会谈,但却因为苏昼的一句‘这里景色不错,能看见海’,所以便临时更改,换成露天举行。

        而在理事长等人前来之时,站在山脊会谈处等待的苏昼,饶有兴趣地环视着这片天地。

        以海格林海湾为起始点,一直到远方的沿海巨红杉树林,湛蓝色的天空之上,一块块细碎的云层在阳光照耀时呈白金色,呈现一种极其规律的鱼鳞状纹路。

        “不错的地方。”

        他站在一处悬空悬崖的边缘处,称赞道:“正合适。”

        “什么正合适,苏教授?”

        就在苏昼称赞之时,一位老者的声音传来,青年转过头,来者正是诺尔缪和乔治,熟人爱斯特纳和老埃尔德曼跟在之后。

        因为本来应该辅助苏昼的几位正国礼部外交官如今还在飞机上赶来,所以本来应该跟着基金会的联邦外交官员也被留在了机场等待接待对方。

        不知是意外还是刻意,这成了一次苏昼对基金会,超凡者之间的‘单独’会谈。

        苏昼打量了一下诺尔缪,不得不说,这位老者的实力的确强大,他的实力已经抵达统领高阶,或许是巅峰,不敢怎么说,他的内外神通,亦或是‘源质’之力已经完全觉醒活化,一圈圈只有强大修行者才能看见的灵气涟漪正在以诺尔缪为中心,扩散至方圆十几公里内的每一个角落。

        诺尔缪早就可以返老还童,恢复年轻时的容貌,但或许出于威严亦或是其他形象方面的顾虑,他仍然是一位七十多岁白发老者的模样,而乔治同理,这位副理事长的实力同样强大,之所以是一幅红光满面,日常穿个皮夹克的传统美洲红脖子形象,恐怕也是出自这方面的考虑。

        诺尔缪邀请苏昼前往一旁刚刚准备好的露天会议亭走去,但却被苏昼拒绝。

        “很感谢诸位的倾情款待,但我来这,却不是为了和和气气的聊天。我来这,不是为了寒暄无意义的废话,而是要宣告世界的真相。”

        他转过头,看向基金会的四位领头人物。

        苏昼平静的说道:“世界要毁灭了。”

        这一句话,顿时便让打算询问一下,究竟是什么真相的基金会四人表情愕然了起来。

        “呃,苏教授,你这……”

        作为众人中负责挑起话题的人,副理事长乔治今天并没有带上他心爱的酒瓶,但他现在的脸色却和饮酒过量差不多,因为过于激动的情绪而显得的有些发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世界就要毁灭了。不仅仅是地球,而是整个宇宙,甚至就连附属的秘境也都即将面临覆灭,所以我们逃无可逃,只能面对。”

        苏昼微微点头,他抬起头,伸出手,指向天穹的上方,青年的语气很是客气:“我不是撒谎,看吧。”

        而伴随着他的动作,登时便能看见,西海岸沿海天空之上,那层层叠叠的云层顿时被某种力量击碎了。

        就像是平静的水池被一发炮弹命中,规律无比的鳞形云呈不规则放射状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而湛蓝色的天空也迅速地变得漆黑。

        无形的灵力扭曲了光线,荡空了灰尘,令漆黑的宇宙之景展现在天穹顶部。

        “这,这种力量……”

        按下心中的震惊,诺尔缪抬起头,看向被苏昼灵力扭曲而成的空洞光景,他能看见,在那云层之上,大气层之外,有漆黑的裂缝正在无垠的宇宙空间之中纵横,无尽的灵气从这些裂缝中四溢而出,令整个宇宙进入了灵气复苏的时代。

        这的确是他们曾经见过无数次的熟悉光景。

        而就在此时,苏昼的声音再次响起,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身穿简单正国外交部制式长袍的年轻人负手站立在悬崖的边缘,虽然明明是正午,但他的存在感却比太阳更加引人瞩目。

        相比起完美的容貌,更加令人瞩目的,却是那双仿佛正在轮转生死存灭的青紫色眸子,澄净的灵光在眼瞳的深处闪动,显化出轮回的印记。

        时至如今,苏昼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非黑即白,简单极端的少年了,当世的地仙平静的环视在场众人,然后笑着说道:你们定然能看得见,能看得见这些裂缝……作为美洲联邦的人,应该很容易理解?”

        “这些裂缝,就像是子弹冲击防弹玻璃制造出的裂缝,它贯穿无数时空,纵横复数宇宙,虽然‘防弹玻璃’虽然大致看上去还好,并没有碎裂,子弹也没有将其打穿,但是你们肯定很明白,已经碎裂到这个程度的防弹玻璃,倘若再经受冲击,很容易就会彻底崩碎。”

        “就好比如说灵气复苏的洪流中,倘若携带着什么东西,撞击在了宇宙的屏障之上……嘭!”

        突然地,苏昼轻快地说出一个拟声词,而一团青紫色的电弧就这样在他手中炸裂,制造出了小小的雷鸣,他哈哈一笑,耸肩道:“一不小心,就会爆炸。”

        “我们的宇宙,连带所有出现了黑暗裂隙的宇宙——比如说青丘星所在的那个秘境,都会一同粉碎。”

        震惊,寂静。

        漫长的沉默,持续了数分钟的时间。

        苏昼耐心地等待眼前的基金会四人消化完自己带来的消息。

        “所以说,苏教授。”

        然后,理事长诺尔缪率先摇摇头,甩去眉间的忧虑,他率先沉声问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宇宙,很可能会随着灵气复苏而毁灭?”

        “而这一切的裂隙,都是因为宇宙之外,有什么事物,正在冲击我们宇宙的屏障?”

        “不准确的说,的确如此。但准确的描述太浪费口舌,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不详细解释了。”

        苏昼平静的点了点头,他笑着对眼前的四人道:“所以我希望,全世界所有人类势力都联合一体,和平携手共进,走向未来……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一线生机。”

        “而我的最终目的,已经说过了——你们应该也看过我提交的外交文件,那就是我这次到访的目的。”

        ——为了人类的未来。

        所有人都回忆起了苏昼之前提交的外交文件,然后不禁沉默。

        想不到啊……那一份看似隐藏了无数暗喻的外交报告……居然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倘若的确是宇宙毁灭这种大事,那的确事关人类未来,而现在想来,倘若是这样的话,也不奇怪为何昔日的众神会离开这方宇宙……或许这只是巧合,但倘若地球人类也想要像是仙神那样,逃脱这方宇宙,追随仙神脚步离开的话,那确实需要通力合作,才能有一线生机。

        要知道,昔日的仙神花费了数十万年才积攒出了可以带着整个神系神庭跨越宇宙的资源,而人类在有着仙神遗产的情况下,或许可以走的更快一点,可倘若不能通力合作,而是互相扯后腿的话,谁知道毁灭会不会就在双方互相扯皮的时候到来?

        但……这一切都建立在,苏昼说的是实话的情况下。

        倘若宇宙真的要毁灭——美洲联邦,nw基金会应该怎么办?

        无论是诺尔缪,乔治,爱斯特纳和老埃尔德曼,全都不知道。

        他们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问题是,苏教授。”

        所以,深吸一口气,老埃尔德曼冷静下来后,他有点不敢再直视苏昼,于是便低下头,沉声询问道:“证据呢?”

        “并不是质疑你的信誉,只是此时的确事关重大,我们不可能就这样单单听你一方言辞,便直接相信你所有的话语。”

        苏昼的确没有任何欺骗他们的理由,而凭借正国官方最近的举措来看,苏昼绝对掌握有相关的证据,可以说服那些圣席……理论上来说,苏昼的言语可信程度和诚意,远超过热恋男女之间互相表达‘爱你一生一世’时的诚意,但这种事情不能有半点意外

        因为,倘若真的宇宙末日即将降临,所有人都要全力应对未来的危急,那么不仅仅是nw基金会的行动举措,就连美洲联邦的所有行政规划全部都要改变。

        甚至,针对南美诸邦的众多行动,此时此刻也必须要中止……其中的代价不可想象,基本可以说放弃灵气复苏和超凡力量带来的世界剧变趋势,趁着全球都在自我稳定的时候,彻底再次统一全美洲。

        这一次行动,联邦官方筹划依旧,倘若真的相信了苏昼的话,那么简直就是放弃自1977年以来唯一且最好的机会。

        爱斯特纳,这位寡言少语,身材健硕的中年男人并没有插话——他的资格在在场基金会四人中最小,如无必要,他没有插话的资格,此时的他,只是凝视着苏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是过来示威,展现力量的霸道强者。

        没想到,其实是预言末日到来的天之使者吗。

        这样的话,还真不知道哪边更好啊……

        而此时,诺尔缪心中,却已经完全相信了苏昼的话。

        天上纵横宇宙的漆黑裂缝,无论是哪个势力都研究过,无论是灵气复苏时的异象,还是灵气爆发时的状况,甚至就是前段时间银光填满了一条裂缝,都证明那些裂缝并非只是特殊的宇宙图景,而是货真价实,可以互动的时空裂隙。

        他抬起头,凝视苏昼平静的双眼,虽然诺尔缪嘴上再次说出了‘想要知晓具体的证据’这种话,但实际上,他心中想的,却是拖延时间。

        ——等到年后,联邦针对南美诸邦的行动展开,那么即便是联合国际也只能默认美洲联邦的行动……这样一来,哪怕是真的宇宙末日,掌控了整个南美和南美各大秘境资源的美洲联邦,在后续的行动中,绝对也能占据优势!

        对于这些质疑,有着无想之心的苏昼只是笑了笑,他能听见众人心灵的回响,纵然不能清晰听见所有人的想法,但是思维的走向却很容易把握。

        所以,他悠悠道。

        “证据,我有很多,比如说,我就是某位古老尊主的使徒,我的天赋和实力就是证据之一。”

        “除此之外,最近喧嚣直上的怪异全球失踪事件,也是另外一位古老尊主的所作所为,你们美洲联邦,nw基金会,肯定也有实力可以确认这一点——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才对。”

        对此,副理事长乔治慎重地点了点头……他们的确察觉了失踪案件背后隐藏的真相,不过和正好抓住九溟,又深知先驱者空间的苏昼不同,他们并没有找出多少有关于先驱的信息,但是既然苏昼这么说了,两相对应,也的确能理解其中隐藏的深邃秘密。

        而苏昼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当然,我知道,这一切你们都不会太过相信……实际上,正国内部,百分之相信我的人,估计也没有。”

        “想要让人类集合在一起,实在是太难了,利益的集合体本来就是有冲突的,哪怕是面临即将到来的生死存亡,我相信所有人也不会选择联手,除非是已经马上就要到来的毁灭,大家才愿意携手共渡难关。”

        “这会浪费多少力量?诺尔缪理事长,倘若让你们真的施行了针对南美诸邦的计划,你们在未来肯定会遭受诸邦的自发反击,你们真的能协调整个南美的力量吗?而有了你们作为示范带头,全世界其他国家,还会放弃争夺他们眼前的利益吗?”

        “当然不会。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会发展到如此兴盛的地步。”

        就在此时,青年向前走了一步,踩踏在悬崖的边缘。

        而就是这么轻轻的一步,却仿佛踩踏在基金会四人的心田,瞬间就令众人毛骨悚然。

        嗡——沉闷的灵音响起,空气开始沸腾一般的震荡,因为青紫色的灵光骤然亮起升腾,令周围的大气出现了类似火堆山峰热空气扭曲的情景……甚至,就连苏昼脚下的山脉,都随着这震荡而开始颤动,位于山腹中的基金会基地中一片混乱,因为仿佛地震一般的战栗令灯光摇晃,电流短路。

        而平和的声音,就这样在这震荡声中响起。

        “所以,我来给你们一个理由。”

        “和平的理由。”

        “——苏昼?!”

        诺尔缪的怒吼声响起,他的心中骤然升起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此时,这位基金会的最强者全身衣物开始光化,然后迅速凝结为一道道神圣的符文集成体,覆盖在他的躯体之上。

        而在诺尔缪那原本正式的西装之下,赤裸的上本身,却并非是寻常七十多岁老者佝偻的骨架,与之相反,那是健硕到不可思议,充满生机的完美躯体,铁丝一般的符文阵路镶嵌在他的肌肉之上,甚至构成了仿佛金属铠甲,又仿佛结晶树根一般的结构。

        一颗巨树从他的灵魂波动中浮现,十重光轮化作明亮的月轮,悬挂在他身后的巨树枝干之上,感知到眼前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威胁,这位基金会理事长鼓动体内全力,将要把体内足以令山岳崩塌的神力倾泻而出。

        【秘仪·火剑之路】,足以登神,成就创主之位的升华者之道此刻再度显化于世间。

        可是这一次,他将要面对的,并非是过去和他同一等阶,可以互相对峙,公平交战的圣席。

        而是高他一个大境界,早已成为神明一级的人间之神。

        苏昼抬起手,一道明亮的电光从他掌心爆发,瞬间就将诺尔缪击飞——这随手一击的确没有击碎环绕在诺尔缪周身的五重升华国度的防御,但却将他直接击飞,笔直地朝着十公里开外的另一座山峰中部推去,而这力量在诺尔缪撞击在山腰,令山体微微震荡时仍然没有止息,而是令其之后的云层也被吹出一条笔直的云道。

        而这时,慢了一拍,乔治,爱斯特纳,老埃尔德曼也齐齐出手,但是相较于还能展现出自己力量的诺尔缪不同,苏昼只是转过眼,凝视着他们,躁动的天地灵气就自动化作无形的牢笼束缚,将他们全部都牢牢压制在原地,动弹不得。

        天人循环,虽然早就在统领阶时就已经不再是苏昼交感天地,恢复灵力的主要方法,但是如今再次使用这一神通,却令霸主成为天地间灵气当之无愧的君王,倘若没有同阶的实力亦或是神兵,根本无人可以打破他对天地元气的支配。

        “你要作什么?!”

        十几公里外的山峰山腰处,诺尔缪从坍塌的山岩中走出,他并没有擅动,靠近苏昼,而是谨慎地远远喊话。

        而苏昼并没有回答。

        他只是抬起手,对准了海格林海湾,然后又挪移至天空。

        而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令所有注视着这一幕的基金会众人目露不可置信的神色。甚至,就连因为之前的振动,充满从山腹基金会基地中跑出来,打算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的员工都在这一瞬间停下了所有的行动。

        他们感觉空气骤然湿润沉闷了起来,就像是置身于桑拿房,但却并不闷热,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阴冷。

        轰隆——

        雷鸣响起。

        风变得粘稠起来,带着无尽的水汽开始运转,一颗又一颗神秘而又玄奥的符文化作浩浩荡荡的光流,涌入海洋和天穹,构成了神迹的基盘。

        海岸山脉西海岸海格林海湾周边正午明媚的阳光在短短数秒内消失不见,因为有一团纵横数十公里,上百公里的庞大云团正在从海面上急速升腾而起,如同垂天之翼,遮天蔽日的云柱般,直入天际的顶端,遮蔽住了一切光芒。

        而这不是唯一一条,伴随另一声巨响,心中最为冷静的副理事长乔治能看见,在不远处的沿海处,又有一道又一道云柱,从沿海各处升起。

        数十道云柱在正午的阳光中互相交错,最终凝聚为一片遮蔽了大半个天幕,而且还在不断扩散的漆黑雨云。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降临了大地。

        然后,暴雨倾盆。

        覆盖了方圆数百公里,并且还在不断膨胀,正在朝着不远处海岛链扩散的灾害级雨云浮现于世间

        【地仙·水助】

        “你这是?!”

        此时,诺尔缪已经大致明白苏昼的想法了,他本想要开口,但是一阵急促骤烈的狂风掀起,将他的声音撕扯的支离破碎。

        而就在此时,数之不尽,数十万,上百万,甚至无法计数颗岚种,密密麻麻,犹如盛夏之时漫天蒲公英般的无数岚种,从苏昼的周身浮现,而这,漫天光华随着他手指指向之地随意飘荡,制造出一阵阵足以令天地鼓动,令云海翻腾的恐怖狂风。

        雷光在风中纵横,一时间,海格林海湾,乃至于周边数百公里沿海处,都翻起了十米以上的巨浪,而在远方,时速超过一百六十公里每小时的大风正在移动。

        正在沿海沙滩享受夏日阳光的众多游客惊愕地注视着从北方席卷而来,如同墙壁一般的漆黑雨云,还有随着雷光轰鸣息吹而来的暴风雨,然后尖叫着离开自己所在的旅游胜地,惊恐地朝着不远处的酒店餐馆跑去避难。

        十几秒后,正在这附近渔猎的渔船也察觉到了这一变化,几位渔民目瞪口呆地看正环绕着自己成型的十几道龙卷,而更加庞大的台风雏形正在美洲联邦西部沿海地区成型,天空一片昏暗,巨大的旋风从云端下降到地表,黑压压的云层和冰冷的雨水一同而至,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不过,意外的是,这一艘三十多吨重的中小型渔船虽然被一道龙卷风吹至半空,但是他们却并没受到任何损伤,而是被平和地降落至了沿海的一处平稳的海滩。

        【地仙·风助】

        “这种精致的控制力……”

        同样能看见这一幕,诺尔缪此时面色漆黑,但心中的震惊却远胜过愤怒与恼火。

        这样的力量,的的确确,是神明一阶的实力了,如果说古代的仙神都有着这样的力量,那么霸主阶被视作神明当真再正常不过。

        霸主巅峰的天池龙王,全盛时本体长度超过六千米,其总质量超过六十亿人类的集合,它单凭肉体加速撞击星球,就能摧毁星球生态圈,而倘若运用神通,足以掀起淹没沿海大陆的巨大海啸。

        而并没有抵达霸主巅峰,仅仅是初入霸主没有多久的苏昼,并没有那份万年起步的庞大能量储备。

        但即便如此,区区【呼风唤雨】的神通发动,仍足以比拟天灾。

        而就在此时,苏昼拍了拍手,一道道耀眼的雷光随着他的双手交击而爆发——雷暴在漆黑的雨云中纵横,强大无比的能量放出,甚至在龙卷风中纠缠在一起,形成了近乎鸟巢一般的交错闪电结构。

        而在这闪电巢穴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其中衍生,孕育……强横的威压从中蔓延而出,甚至就像是要活转过来那样可怖。

        【法自有灵·雷法】

        “够了——够了!我们信了!”

        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此时此刻,不仅仅是nw基金会,美洲联邦政府,乃至于世界上的其他势力,卫星,都拍摄到了骤然在美洲联邦西海岸出现的显而易见的云层,那即便是在外太空也清晰可见的雨云集合忽视任何常理,不讲道理的就那样突兀出现。

        而联想到,那里正是某位访问美洲联邦的新世界探索部部长所在之地,一切都得到了很好的解释。

        诺尔缪再次冲来,而这一次他没有被击飞,苏昼只是转过头,无声地对他微笑点了点头,然后天上的狂风和雷霆就缓缓消散。

        但青年并没有停手。

        甚至,与之相反,他一脚跨出,踩踏大地,柔和地按在坚固的岩面之上。

        看似平平无奇……但近乎是全力放出的灵力顺着这一脚,直入大地深处。

        然后,震荡。

        轰——

        轰然巨响,开始震荡整个山峰。

        苏昼所处的山脊之上,大片大片的山岩破碎断裂,开始在剧烈的震荡下化作滚石,化作滑坡,朝着无人之地翻滚着滚落。

        裂缝在大地和山体之上纵横,可怖的力量在岩石与大地的脉络间扩散。

        不仅仅如此,这一脚踩踏而出,震荡的不仅仅是这座山峰,而是这一小片沿海山脉——就像是真正的地震那样,一次约莫五级左右的地震开始颤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虽然和真正的地震广度不能相比,但是这一次震荡,却比之前的雨云和暴风更加令诺尔缪毛骨悚然,骨髓和灵魂都冰冷。

        因为,他能看知道,苏昼这一脚,其目的并非是为了制造地震……而是证明,他有直接影响地脉,影响地质断层的能力!

        倘若苏昼真的想要做些什么,他根本不需要大张旗鼓的掀起雨云,制造台风,劈落雷霆……这位地仙只需要去黄石火山那边,找准地方,踏出这么一脚……

        就足以一脚动摇美洲联邦国本!

        而这一次地震,更加令其他所有正在收集美洲西部沿海情报的各国势力震惊了——地震和台风不同,地震波传递绵长,速度极快,此时即便是正国都已经搜集到了苏昼第一次制造的地震波,相关人员不禁满头冷汗。

        ——苏昼他又开始了?他在干什么?为什么又是暴雨又是台风又是闪电又是地震的?!

        ——不是说好了要友善交流吗?!

        而其他大势力惊疑不定的讨论,也充满了一个个情报分析办公室。

        “是大当量核武器爆炸,还是相变移导弹实验?”

        “地震带根本不在那一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们收集不到情报……灵力震荡太恐怖了!我们的侦测法术完全失效,而且雨云和暴风雨挡住了卫星拍摄!”

        所有人都陷入了困惑,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而此时此刻,西部沿海。

        已经无力再反抗,阻止的基金会众人无言地看向苏昼。

        为首的诺尔缪张口欲言数次,但却无法说出话。

        “我们信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疲惫,且有气无力地说道,老人的双眼有些昏暗:“我们信了……但是,你假如想要我们改政策行动,好好讲道理就不行吗?!”

        而保持沉默至今的苏昼闻言,抬起头。

        他笑了笑,然后带着有力的语调,缓缓说道:“正式走外交手段访问,其实就是讲道理的一环。”

        “国家互相展现大当量核武器,互相展现全新的高科技装备,互相威吓,互相妥协……我的力量,也自然是这其中的一环。”

        说到这里,苏昼继续站立在悬崖上,他俯视着这片沿海山脉的金色和不远处海湾的景色,眸子中有一丝亮光闪动:“我就这么说吧——哪怕是宇宙不会毁灭,地球未来可以存在到永永远远,可倘若我想让世界毁灭,你觉得会如何?”

        一时间,山脊上沉默了。

        “……苏教授,你究竟想要什么?!”

        另一侧,副理事长乔治深吸一口气,他走向前,忍耐着情绪询问道:“我承认,现在……”

        苏昼没有认真听乔治接下来的话。

        这位副理事长是扮黑脸的,说来说去,反正无非就是哪怕他有着现在这样的力量,可倘若美洲联邦倾尽全力,用出所有的武装,储备的神兵,神器,圣器乃至于一切底蕴,还是可以与苏昼一战的。

        但这种话太无意义,太虚无缥缈了。

        雨云仍然遮蔽阳光,在深不可见五指的黑暗中,一道闪电划过天空,而一个声音静静地响起,打断了乔治慷慨激昂的话语:“你问我,我想要干什么?”

        苏昼的语调平静,带着无需任何欺瞒的信心,与不会有任何欺骗的真诚。

        “我希望世界和平,全人类携手共进。”

        “我的目标是全世界,而你们不过是要拜访的所有国家中的第一个。”

        说到这里,苏昼的语气一顿,他用耐人寻味的语气道:“而接下来,我还要推进一些计划,这恐怕需要你们。”

        “什么计划?”老埃尔德蒙沉声道。

        “那就是我们之后要谈的东西了——至于现在,我赶时间,后面还有很多国家等着我拜访。”

        话至此处,苏昼转过头,他双手负在身后,面对所有人,然后平静地说道:“所以现在,你们能不能给出一个回答?”

        “你们相信了吗?”

        忙着拯救世界的青年,语气很平静。

        雨云仍在天上弥漫,阳光被遮蔽。暴风虽然已经失去后续的动力,但波涛仍然翻腾不休。纵然雷光已经不再频繁,可时不时掠过天空的闪电依旧可以照亮青年充满诚意的脸庞。

        大地上的裂缝依然清晰可见,滑坡的山体现在还没有停止在山谷中的滚动。

        所以,漫长的沉默过后。

        诺尔缪有些艰涩的声音响起。

        “我们……相信了。”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guaiwubeishajiuhuis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