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第六章 改变世界之人 (7600)

怪物被杀就会死 | 作者:阴天神隐 | 更新时间:2020-05-17 01:36:13
推荐阅读: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功法全靠捡霸天武魂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凡大卫天道罚恶令至尊神魔入骨情债共缠绵妙手神农重生八万年
        超凡力量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很多人都说,犯罪将会随着科学和社会的进步而消亡,超凡力量的出现更是会加速这一进程。但这个说法始终没有应验。

        实际上,灵气复苏后,各式各样的犯罪不仅没有消亡,反而愈发猖獗。

        而到了灵气复苏四年后的今天,犯罪者的力量甚至成为了困扰社会秩序的主要原因之一。

        作为灵气事件对策大队的支队长之一,苏北落对其中的内情非常清楚。

        就在前天,他才在诸位同事的帮助下,擒下了一位在偏远乡村制造出一场恶性连环杀人案的罪犯。

        一位‘超凡病’的患者。

        罪犯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天赋很好,是本地年轻人中天赋最好的一个。他用四年的时间,便突破了觉醒的界限,抵达超凡初阶,这在州级书院的超凡系中也是排名前列的成绩,未来前途无量。

        他是本地人的骄傲,令自家光耀门楣,父母亲戚赞不绝口,乡里乡亲都希望攀上关系,他自己更是即将扶摇而上,成为本地的修行者代表,人生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但这位青年却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残忍杀死,全部都是分尸解剖,连魂魄都支离破碎,而受害者大多是他的亲人和熟人,一小部分是偶然路过的无辜群众。

        这非常异常,甚至堪称不可思议,如果不是证据太过确凿,甚至就连受害者的亲属都无法相信凶手就是那位前途无量的青年。

        最终,根据苏北落实地考察确定,该恶性连环杀人案,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官方下达重要指示,最终灵气事件对策大队于位于深山中的洞窟深处,将潜逃的犯罪者抓捕,而犯罪者最后仍然没有打算束手就擒,反而暴力抗捕。

        青年的确是天才,他自学而成的灵咒之法更是可御气惊神,灭人魂魄。

        如果苏北落不是佩戴了那由自己儿子,也即是如今人类第一人亲手制作的手环,一道蒙蒙圣洁白光直接浮现,护住全身,轻松挡住了那一击,那么哪怕是他也修行至觉醒高阶,不至于立刻身死,但恐怕也会在纯粹的灵魂冲击下大病一场。

        可即便如此,这件事情仍然令人唏嘘不已。

        按理来说,社会道德进步产生的良知会令他无法对熟悉的乡民下手,科技技术进步产生的监控摄像会让他在犯罪后无所遁形,而超凡力量出现后的各种追踪术法更是会让犯罪者即便跑到天南地北,也无法逃脱罗网。

        有了这三个束缚,但凡是稍微正常一点的普通人,就绝不会想去犯罪,哪怕是缺钱,受人胁迫,走投无路,也都绝不至于走上这条注定的死道。

        杀人,杀死同类和杀鸡,杀牛,踩死虫子,终究不是一回事,很多时候,杀人都不会成为普通人解决问题方面的选择之一。

        但超凡病的患者不一样。

        他们待在人群之中,就如同待在鸡群中的狐狸,待在羊群中的狼。

        他们伤害人类,不会有任何罪恶感,负罪感,反而会感到快意。

        他们没有伦理道德,而超越一般常人的实力,让科技的监督变得难以起效,在没有高等修士前来探查的情况下,普通修士的追踪会反过来被他们干扰,甚至反过来猎杀。

        为何?

        因为超凡力量。

        超凡力量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绝大部分普通人,根本无法真正的驾驭超凡力量。他们只能将这种力量视作一种强化,比如说强化的手臂,强化的胃口,强化的思维速度,然后依旧按照过去的习惯生活,只是过去简单的重复。现在的大部分民间修行者,都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倘若不这样,而是将这种力量视作第三只手,飞行的翅膀,第二个大脑,某种自己超越常人的证明,那么修行者的心态就会迅速失衡,如果不经过修持稳定,就会迅速歪曲,丧失‘人性’。”

        在自己妻子的介绍下,来到修行专科医院的苏北落,询问了在相关专业的权威人士中也极其知名的柳医师,一位五十多岁的干练中年妇女。

        “人类的常识,是很脆弱的,倘若一个人知道自己可以随意的飞行,他看见悬崖就不会害怕,来到高处也不会恐惧,这个世界上的许多绝境,都对他变成了坦途——想要让这样的一个个体,仍然维持和普通人一样的思维方式,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会因此丧失一部分人性。”

        而柳医师的讲解,为苏北落解答了些许疑惑的同时,也令他更加困惑。

        “那么超凡病和人性,究竟有什么关系?”

        那时的苏北落如此困惑的询问。而柳医师看得出来,倘若不解释清楚,自己今天恐怕很难走出办公室,故而长叹一口气,详细说明。

        “正常的修行者,即便是失去人性,却还有长时间修持而产生的‘道心’来维持心理健康。所谓的道心,就是一种既可以容纳人类基础道德,也可以承载修行者特殊思维模式的三观。道心因人而定,有些人天生就具备道心,故而修行迅速,无需调理心境,可以勇猛精进,无惧失常。”

        “而超凡病患者,却没有道心。它就是患者人性丧失至极限后出现的一种特殊疾病。超凡病并非是心理疾病,而是一种肉体,灵魂上的病变。该病发病高峰期为觉醒阶巅峰突破至超凡初阶,一般第一次发病为患者第一次修行灵力器官时,原本正常的人体器官,被修行得来的灵力器官替代。”

        “因为灵力器官不具备通常意义上的神经反射,而是通过灵魂进行信息反馈,这将会导致患者仍属于正常生物范畴的大脑失常,激素分泌失衡,出现种种幻觉和幻痛,亦或是异常的亢奋亦或是抑郁。灵力器官越多,大脑失常越严重,直至大脑本身也被改造为灵力器官为止。”

        “这一过程,在古代也被称之为‘后天返先天’,凡俗的大脑思维结构,逐渐被魂魄神意取代,会被激素影响的脆弱思维模式,最终被坚固的道心替换。一般的修行者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可是在这段时间,患者的超凡力量提升迅猛,但大脑还是人类的大脑,常识和力量冲突过大,导致心境彻底崩溃,丧失人性。这就是绝大部分超凡病的起因。”

        这就是大部分医生,对超凡病患者作出的判断。

        苏北落很理解。

        人类本身,就是依靠大脑激素分泌,来决定心理状况的复杂有机机械。

        当人类的大脑拥有了超凡之力,却无法将其掌控,便会使得人成为力量的奴隶。

        就如同苏北落自己逮捕的那位青年那样,因为沉迷于力量精进的快感,便可以毫无顾虑的杀死亲友,以他们的肉体和魂魄作为实验材料,作为自己更进一步的踏脚石。

        因为持有超凡力量,所以无法将普通人视作同类,彻底失去了人类的同理心,负罪感。

        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从超凡阶开始,开始转换灵力器官的修行者,在传统生物学的定义上,就几乎不可以视作为人类,他们的灵力器官中甚至已经不存在基因结构,而是某种特殊的半灵力化有机体,另外一种特殊的传承编码。

        完全灵力化的超凡者,和人类之间的差距,比人和蚂蚁都大。就像是元素化的一团火人,怎么可能和肉体凡胎的有血脉上的联系?

        他甚至都没有血。

        所以,修行者才需要稳固魂魄,坚固心境。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一颗人心。

        不然的话,成就超凡后,功体有损,都只是小事,更有可能的便是性情大变,外邪入侵,走火入魔,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毕竟就连脑细胞的结构都可能会有所改变,倘若魂魄不够稳固,不能维持旧有的三观,那么进阶后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是绝对有可能的。

        正所谓‘修命不修性,修行第一病’。便是这个道理,这病就是入魔之病,超凡之病。

        古代的仙神时代,修行者是被遴选的,绝大部分修行者天生心境稳固,有着难以动摇的‘道心’,可以顺利撑过人性丧失的阶段,从‘后天’返‘先天’,又由‘先天之魂’衍生出‘本命神通’,彻底道心不坏,三观稳固,成为百劫不挠,初心不变的‘人仙’。

        但是,现代,灵气复苏之后,力量的修行被普及了,但是道心的修行却没有跟上。

        所以泛滥的超凡病,也就是古代的‘入魔’之事泛滥,也就半点不奇怪了。

        “说来也是怪事,为什么我家儿子就没有这种状况?”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苏北落颇为困惑地自问一句:“无论怎么看,他从小到大都不像是个正常人啊。”

        但是这句自问,却令前来探望自家老父亲的苏昼感觉颇为尴尬。

        “爸,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得超凡病!我道心坚固无比,你拿核弹来炸也不会有半点事!”

        “可我很怀疑……”

        放下手中端着的茶杯,苏北落揶揄地对苏昼笑了笑,然后拍拍桌子,示意儿子坐下:“我可是看过那段视频的,你在兽神界把那个鬼车活生生吃掉的过程,现在都让我为你的心理状况担忧。”

        “而且,据说,你还能把头摘下来,将自己躯体的一部分随意拆卸组装——这就是超凡病的一大征兆,即完全不把人类的常识当一回事!”

        “就更不用说,你小时候的那些所作所为了……为了图省事,你甚至偶尔会偷偷翻窗跳楼,不走楼梯。而到处找鬼,寻找灵异事件,现在看来,这些事都危险无比。”

        “这……”

        苏昼被噎住了。

        有一说一,确实。他从小到大,一路所作所为,都和普通人的常识没有任何关系,非要说的话,他与其说是从小就道心稳固,倒不如说一开始就入了魔,只不过现在入魔状况稳定了下来而已。

        但这半点也不影响他现在心理健康,为人阳光友善,是个好男孩。

        此时,苏北落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

        他抬起头,看向苏昼:“好了,不闲聊了。你这小子神出鬼没的,怎么今天突然想到来看我了?”

        “探望一下您老,顺便问问最近工作怎么样呗。”

        苏昼摇摇头,不管别人怎么看,他都是一位对家人感情很深的人。

        在这一点上,即便是被他人视作怪物的青年,也和普通人一般无二。

        “总之,有什么问题,尽管告诉我,毕竟我最近听说全球犯罪率又进一步攀升,实在是有点放心不下。”

        “……其实除却时不时冒出的超凡病外,总体而言,其他普通的犯罪事件倒是真的近乎消失无踪了。”

        对此,苏北落沉吟了片刻,却也只能摇摇头:“你瞧美洲联邦那边,虽然超凡病造成的杀人案骤增,一天死几千人都不奇怪,但传统的枪击案,交通事故,还有各种意外事件致死都大量降低,甚至总体死亡率反倒是降了不少。”

        “我们这边虽然好一点,但却没什么本质差别……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倒是觉得有些案件的细节,有些奇怪。”

        毕竟不是外人,而苏昼论起职务甚至还算是苏北落顶头上司,故而中年男人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具体来讲,就是在某些抓捕超凡病病人的时候,有些超凡病病人会发挥出资料之外的强大法术攻击,甚至有些甚至可以使用出特别奇异的神通,对大队造成了一些伤亡。

        这些术法神通,都异常诡异强大,不仅和当地流传的修法传承不符,甚至就连正国传承库中都没有丝毫痕迹。

        苏北落一开始还怀疑是不是外国传承走私,但后来也没发现有相关的线索痕迹,故而这些危险术法的来源便成为无头公案,不知道如何处置。

        而苏昼听完后,立刻就搞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不就是邪魔吗?

        人类,也是可以邪魔,亦或是说,成为伟大存在眷族的,这是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在人口稠密的地方,因为有秩序大阵,所以伟大存在的信息干扰不强,所以人类的眷族化一直都很少,但是偏远乡村的确有可能秩序大阵出现漏洞,导致人类被感召。

        和一般的超凡病不同,邪魔化的人类的确也没有任何同理心,也不会将人类作为同类,但他们最可怕的,还是自发知晓的种种眷族神通。

        “你妈妈,前段时间从青丘星回来后,就又紧急被调去研究这些异常超凡病患者的尸体,按照她的说法,那些‘人类’和我们的关系,只有区区一层皮相似。”

        苏北落如此说道,他手捏着茶杯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忧虑:“现在这个世界,虽然看上去很平静,但实际上暗地风起云涌……不谈我们这些一线执法人员日常遭遇的那些越来越强的犯罪者,单单就从全世界各地的政策来看,就能知道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苏昼闻言,不禁眉头紧皱。他最近这么一俩年,基本就是到处乱跑,兽神界,异世界,青丘星,月球,各大秘境……总的来说,在地球上呆的时间少,在外面的时间多,的确对地球如今世界各国的政策状况不太了解。

        “现在全世界,都在强行推动一夫一妻制度。”

        苏北落端起茶杯,一口喝干——苏昼这点倒是和他如出一辙。放下茶杯后,这位中年老男人露出了颇为复杂的表情:“无论什么地方,什么国家,什么势力,都是如此。”

        “像是罗斯国这种地方,甚至出现了国家强制相亲,彻底消除单身人口的强制性政策。”

        “居然如此?”

        苏北落话音一落,哪怕是苏昼也微微一惊:“他们人口少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要用这种强制手段增加人口吗?”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而苏北落抬起头,平静地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然后摇摇头:“你这臭小子,虽然实力强的离谱,但在这方面,还是很年轻啊……不过没结过婚,就是这样。”

        “仔细想想吧,倘若不强行推行一夫一妻制,那么强大的超凡者,自然就可以占据更多的相关资源,无论男女都是一样。而倘若有这么一群被剥夺了相关可能性的人,无论是他们还是她们,都没有家庭和孩子作为牵挂,那么这群人在社会各个阶层上发泄出来的破坏力,会造成怎样的社会动荡?”

        “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了,我们已经不能依靠战争来解决掉多余的人口……强制一夫一妻,甚至强制婚烟,都是必须的。人类的生产力发达,但消费人口不上升,会出现大问题的。”

        苏昼沉默地微微点头,青年神情严肃。

        他的确从未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而苏北落看了眼自己的儿子若有所思的表情,他不禁苦笑了一声:“还有,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记得,但是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可还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的‘源战争’。那场战争之惨烈,造成的传统能源业损失之大,简直匪夷所思,这也是你邵叔叔家发家的原因。”1

        “虽然因为灵气复苏,所有国家都已经不需要石油这种老牌能源,但是大陆上的众多灵气节点,也即是所谓的福地洞天,神话秘境,也是巨大的资源。四大常任理事国国境内的秘境无人敢于插手,但是其他小国,以及一些争议地区的秘境,现在已经成为了各个国家势力之间争夺的要点。表面上大家其乐融融,实际上暗地中,小规模战争随时都可能打响。”

        说到这里,苏北落将身体对着椅子一靠。

        他的神情坦然,也只有对自己儿子说话,苏北落才能放下心中的忧虑,稍微倾诉一点烦恼:“到时候,咱们正国说不定也会被卷入其中……然后全世界爆发一次和昔日‘能源战争’如出一辙的‘秘境战争’。”

        “而这样的战争一旦打响,究竟要死掉多少人,才能恢复和平?只是想一想,就令人觉得烦恼啊。”

        “……的确,这个世界隐藏的矛盾,比我想象的还要深厚。”

        对此,苏昼眉头微皱。

        因为长年累月的在外地乱跑,青年的确没怎么认真思索地球如今的形式。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很明显。

        这个世界,如今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分岔路上。

        ——无论是过于平静,失去了竞争动力的修行者阶级。

        ——还是说逐渐扩散,变得愈发普遍的‘超凡病’和‘人类邪魔’。

        ——乃至于单纯的‘争夺灵气资源’,‘人口增长问题’,都将会把人类文明引导向一个岔路。

        灵气复苏抚平了过去的许多矛盾,但也却诱发了一些全新的矛盾。

        很多事情,都有问题需要决策,需要去解决。

        倘若现在不将问题解决,而是任由时间推移,那么地球文明,很可能就会被问题所解决……

        而那时,便是覆水难收,即便是仙神再临,也难以收场。

        既然不能对这个逐渐走向混乱的世界坐视不理,那么就去动手改变。

        恰好,苏昼正是可以改变世界之人。

        “这些问题,我正好都能解决。”

        在自家老父亲略显震惊的表情下,苏昼站立起身,露出一丝微笑。

        “超凡病是心理和肉体上的一种不起眼的病变,寻常侦测法术的确无法确认,但是凭借我神通中剥离出的‘鉴恶之眼’,却能清晰看见一个人身上溢散的心念是善是恶,而我只需要将其稍稍改造,令其可以鉴别人性是否缺失,便可轻易在人群中找到超凡病患者。”

        “至于邪魔,更是简单,我的鉴恶之眼轻松便能将其鉴别。”

        “而活跃修行者阶级一事,我已经开始在进行调整,倘若老爹你打开手机,便可看见最新的那些新闻……您老人家实力也不错,或许也可以去试试参加一两个竞技项目?”

        “至于全世界各个国家之间的诸多矛盾……”

        如此说道,苏昼已经转过身,打开了苏北落办公室的大门。

        青年自信地笑道:“你就等着下个星期的国际新闻吧。”

        “我将会给他们所有人,所有企图制造动荡者,一个必须和平的理由!”

        嘭。

        大门关上。

        苏昼已经离开。

        “等等,你这小子!”

        而听见苏昼的回话后,苏北落惊愕地起身,急速打开门,想要追上对方,询问一下他究竟打算干些什么。

        可是此时,苏昼已经化作一道流光,穿过了对策大队办公楼的窗户,消失在了天际彼端。

        快步走到窗边,中年老男人抬起头,眺望远方急速飞驰的青紫色灵光,也不知道是该叹气还是该笑。

        “傻孩子……还说自己没病,一般人都是走大门的,哪有正常人走窗户的!”

        而就在此时。

        世界彼端。

        美洲联邦,阿拉斯加,圣蛇灵连祷会新总部。

        虚空仪轨密室。

        一群正在镶嵌有众多黄金宝石的黑暗密室中排列成环,闭目沉思,对虚空祈祷的神秘人中,忽然有一位为首之人猛地睁开双眼,目露欣喜之色。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这位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阴柔青年站立起身,令全身携挂着的宝石黄金首饰互相敲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仪式因此而中断——但是却无人对此表示不满。

        因为所有人都感应到了,有一股来自遥远彼端,宏大且悠远的意志,正在众人灵魂深处掀起浪潮。

        不过,只有克罗赛尔,才能清晰地听见那个浪潮的声音。

        【——革新——革新——革新——】

        仿佛有这样的声音,在虚无的底层奏响。

        而一个沉稳冷漠的青年声音,便在这样的背景音中,直接在克罗赛尔的灵魂中响彻。

        【克罗赛尔。】

        “大人,我在听!”

        没有任何犹豫,这一代圣蛇灵连祷会的首领单膝跪地,纵然身前空无一物,他也毫不失礼。

        【下个星期,我将会前往美洲联邦。】

        青年的声音冷漠无情,且带着一丝仿佛令人灵魂也为之战栗的森然寒意,那是杀戮万千者不经意间释放出了的些许戾气。

        他轻声道:【稍后,告诉我美洲联邦现在的状况如何,内部矛盾分别有什么,而现在美洲联邦官方的行政倾向,以及nw基金会相关的决策倾向,全部都告诉我。】

        【我会给予你想要的奖励。】

        “是的,大人!”

        虽然很清楚苏昼完全可以从正国官方那里得到消息,但本身就是nw基金会高层后裔的克罗赛尔却可以保证,他所知道的信息,绝对是其他国家情报机构无法收集到的绝密决策。

        而对于泄露这种情报,会不会对美洲联邦有任何损失……

        嗨,谁在意呢——先不谈他自己本身就是非法神秘组织的领袖。

        不管怎么说,比起循规循距地修行,循规循距地当神秘组织首领,果然,还是跟随着这位深不可测,天知道是不是某位虚空神灵化生世间的大人一齐行动,更cool一点!

        如此想到,俊美的金发青年,露出了略显疯狂的笑意:“遵循您的意志!”

        【嗯,很不错。】

        感受到了克罗赛尔心中的诚意,苏昼的赞赏,遥遥传来。

        当初他之所以不剿灭圣蛇灵连祷会,主要原因,是因为剩下来的死剩种们的确不是很邪恶,再加上给雅拉一个面子,不对信仰祂的组织动手,所以便没有消灭,拿个大满贯。

        但现在看来,这个神秘组织……或者说,作为领袖的克罗赛尔,倒也的确算是可造之材。

        追求cool,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

        但是,这种倾向本身,就是追求更好,追求更加有趣的可能性。

        某种意义上,只要不走上岔道……

        那么,这也算是一种革新。

        收回了自己的神念,已经抵达四十万米高空,正在近宇宙空间急速飞行的苏昼,俯视着身下稀薄的大气层,以及显露出明显弧线的地球。

        这是一颗美丽的星球,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

        如此想着,他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从2114年开始,时至今日,灵气复苏四年。

        ——四年的时间过去了。

        昔日追求超凡的青年,今日神木世界的拯救者,镇压了兽神界的霸主神龙,塔尔塔迪斯世界新纪元的开辟者和弑神者,剿灭了众多神秘组织和邪魔的行刑官,青丘人的救主。

        在某些世界,恐怕有着长长头衔的年轻人,从今日起,将要开始改变自己的家乡。

        改变地球了。

        ==py==

        推荐一本书极其好看的pm类同人《精灵掌门人》!大概是整个宝可梦同人中写法最成熟,最好看的一本书了!简介在作家说。

        1本文当初被和谐的一章中,曾经说过的一些设定,目前有关于该设定的剧情已经全部删减,故而大致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行了。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guaiwubeishajiuhuis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老婆是大佬重生修罗武神血妖姬牧龙师丹武圣主剑骨狂暴武魂系统万古第一龙极品赘婿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