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第472章 攻防

大侠萧金衍 | 作者:三观犹在 | 更新时间:2020-05-19 03:29:31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至尊神魔地府朋友圈家里有门通洪荒绝世战魂魔帝归来
        讨伐隐阳的兵马未动,舆论战却已先行开打。

        就算他在隐阳城声望极高,但现在隐阳城由李长征控制着,如果真开战,以响箭郡三百兵马,根本无法与隐阳抗衡。

        至于登高处振臂一呼,然后隐阳城百姓开门迎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赵拦江决定,要将他们与隐阳城的恩怨,转化成他与李长征的个人恩怨。

        这才是夺回隐阳的唯一办法。

        而李长征在隐阳城民心不稳,也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奠定自己的地位和声望。

        虽然实力悬殊,却都想到了一起。

        两边纷纷造势,要在十里亭外的金刀台上,在金刀李秋衣的坟前一决胜负。

        当然,喊话归喊话,但双方却都没有掉以轻心,也没有约定时间,先从消耗战开打,如果能取得局部胜利,挫败李长征的气焰,赵拦江也绝不放过。

        这日,赵拦江府上来了两位不速之客,说是从隐阳城来,贩卖羊皮的杂货铺老板,被夜二郎的人拦在外面。

        赵拦江听说后,直接走了出来。

        两人一老一小,带着毡帽,看上去寻常商贩打扮,赵拦江看到他们,兴奋道,“徐掌柜,李不凡?”

        两人正是杂货铺老板徐阳和隐阳城守门校尉李不凡,看到赵拦江,连忙施礼。

        “见过城主!”

        赵拦江将二人迎入房内。

        话过寒暄之后,他问道,“隐阳城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几日来,他收到了不少隐阳城的情报,但还是从他们口中说出来,才更真实一些。

        徐阳和李不凡娓娓道来。

        数个月前,李长征和李长工进了鬼樊楼后,并没有什么大动作,一切如旧。十月十日那夜大乱之后,第二天一早,?鬼樊楼忽然发难,率两百人攻打城主府,不到半日拿下了城主府。

        柴公望见状不妙,派人通知了李不凡,李不凡由于当值靠近城门,趁李长征控制局面之前,逃出了隐阳城,一直躲在四凤山中。

        赵拦江问,“城主府如何?”

        徐掌柜道,“李长征捉了柴公望和李先忠,并命令二人向他效忠,李先忠不肯,被李长征杀了。现在隐阳一团乱麻,李长征也不懂政务,一切事务由柴公望暂代执掌。”

        李不凡道,“柴公望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徐掌柜道,“也不能这么说他,若不是他,你怕早已被他们抓住了。再说,如今隐阳城由他暂代,没出太大的乱子。”

        赵拦江倒是不担心柴公望,这段时间来,柴公望的能力有目共睹,但至于忠心方面,他也从没要求过。

        他与柴公望之间,只是雇佣关系,给他厚禄,让他干活。但却没有把他当做朋友。当然,在治理城池的方面,柴公望贡献颇多。

        他更担心是白马义从和其他十九城。

        徐阳又道,“李将军死后,李长征又让三大统领向他效忠,李成龙和李迅豹两位统领拒绝,如今被关押在大牢之内。不过……”

        赵拦江听出话外之音,“黄如狼?”

        徐掌柜点了点头。

        “龙、虎、豹、狼四卫,只有狼骑军投靠了李长征。狼骑军在白马义从中地位最低,黄如狼的怨气由来已久。”

        李不凡道,“色目人,毕竟是外人。”

        黄如狼是色目人,以凶残著称,在隐阳之战中立下不小的功劳,然而赵拦江因他乱坏规矩、生性残忍等原因,训斥过他不少次,这次李长工夺城,反而给了他机会。

        “除了鬼樊楼的人,现在李长征就靠色目人帮他镇压百姓。”

        赵拦江听后心情不太好,李先忠曾是他最为依仗的军中统领,又是李秋衣的老部下,与赵拦江关系颇为不错,谁料却惨遭杀害。四大统领之中,李元虎早已战死,虎骑军统领一直空缺,黄如狼又叛变,经此一事,哪怕夺回城池,隐阳也是元气大伤。

        他又问,“青鸾姑娘呢?”

        当日,青鸾叛逃鬼樊楼,赵拦江将她收留在城主府,便是一招冒险之举,本想等回隐阳之后,顺手解决了鬼樊楼的麻烦,却没有想到,被鬼樊楼抢了先机。

        青鸾是上了生死簿的人,鬼樊楼对叛徒,向来不能容忍。

        李不凡摇头,表示不知。

        徐掌柜道,“从城主府内传来的消息,李令才将她抓回来鬼樊楼之后,便没了消息。”

        没有消息,或许是好消息吧。

        与二人的交谈,赵拦江发现,隐阳城的情况比设想的还要糟糕,越是拖延,将来收回的难度越大,他决定不再拖延。

        “你们手下,还有多少兵马?”

        李不凡道,“出事那日,我带着一百多人逃了出来。算上四凤山原来的那些人,能凑足两百人。”

        赵拦江当上城主之后,将原先五千白马义从扩到了一万两千人,又从三万西楚俘虏之中,挑选了三千人,凑足了一万五千兵马。

        三百夜家儿郎、两百白马义从,对抗一万五千白马义从,难度不小,至少攻城战是不可取的。

        都是隐阳百姓、隐阳子弟,又怎能为此自相残杀呢?

        徐掌柜道,“城主不要妄自菲薄,李长征真正能调动的,也不过黄如狼的三千狼骑军,还有他们鬼樊楼的高手。”

        赵拦江道,“事不宜迟,我明日便动身。还请徐掌柜帮忙做几件事。”

        “城主请吩咐。”

        “如今天下大乱,咱们隐阳城经不起一场攻城战。你帮我联系一下其余十八城主,告诉他们,这是我与李长征的个人恩怨,在我俩未分胜负之前,请他们观望便是。”

        “回去后,在城内散播我要回来的消息,告诉百姓,隐阳人不打隐阳人。还有,给柴公望捎句话,让他想办法说服李长征与我一战。”

        徐掌柜离开后,赵拦江将李不凡留下,与他在房内商议了半日。下午,他又找来了夜二郎,跟他商议出兵之事。

        夜二郎满脸愤然道,“上午,族内长老开会,不同意夜家出兵,我好说歹说,他们才同意肯借一百人。真是岂有此理。”

        赵拦江知道,夜家还是不?太信任自己。

        若是成功了,那还好说。若是失败了,响箭郡夜家实力大减,到时候遇到车家及其他家族的反扑,没了兵马,一切都是空谈。

        夜二郎道,“将军放心,我从中挑选的一百人,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的精兵强将,当年我从双峰山上带下来的。”

        赵拦江点头表示理解。

        借兵,不过是借势,他也没打算用这些兵马与隐阳城硬拼,那相当于白白送死。

        次日一早,赵拦江、夜二郎与李不凡率夜家一百儿郎,静悄悄离开了响箭郡。

        没有杀牛宰羊,没有欢送,除了族内长老,甚至连消息都没有放出去。

        数日后,众人抵达四凤山,与李不凡的一百多人汇合,好在四凤山内本是匪窝,隐阳之战后,四凤凰为首的众人都去了石头城,与这里还有联络,这百人的粮草兵器倒也充足。

        抵达四凤山后,赵拦江也未出兵,命令部队就地休整,期间不断派出“探子”去白马驿、隐阳城“打探”情报。

        与其说是打探,倒不如说是散播。

        没用多久,整个隐阳城内就有传言,说金刀王赵拦江大兵压境,不用数日就要攻打隐阳城。

        百姓的反应比较复杂。

        有人希望赵拦江回来。

        这位城主虽然当的时间不长,但却将隐阳治理的井井有条,日子比李仙成当年要好了许多。反而李长征霸占城主府之后,在城内搞起了白色恐怖,几乎每天又有人死去。城主府门口的砍头石,血都已染透。而且,以色目人居多的狼骑军,仗着地位大增,也开始横行霸道,让人敢怒不敢言。

        也有人表示担忧。

        隐阳城这几年战乱不断,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好日子,又要打仗。他们只想好好过日子,谁当城主,对他们来说都一个鸟样。

        城主府内,李长征有些紧张。

        倒不是怕赵拦江,而是城内百姓的怨气越来越重,尤其是赵拦江归来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他让狼骑军去制止流言,可话从口出,谁又能堵得住悠悠众口?

        尤其是李成龙和李迅豹两位统领没有效忠,他也曾找过下层军官,可白马义从治军极严,除非杀了李成龙和李迅豹,他们只听两位统领的。

        他与赵拦江一战,不可避免。

        但他并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赵拦江。他三境之外的实力,还有隐阳大阵在手中,怕个赵拦江作甚?

        他担心的是赵拦江的影响力。

        所以他决定用一个字:拖。

        只要拖上三五个月,赵拦江对他无计可施,而又无法迟迟拿下隐阳城,他在声望势必会降到低点。

        赵拦江又如何?西疆战神又如何?给了你时间,不照样拿不下隐阳城?等你无计可施,在军中的威望不再。

        那时,才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

        柴公望拿着一批文书走了进来,来找李长征签批,李长征对治理城池之事没有兴趣,道,“你看着办就是。”

        柴公望点头,正要离去,一旁道李令才忽然道,“等等!”

        他与李长征耳语几句,李长征问道,“柴公,增加赋税的事情,办理的如何了?”

        当了城主之后,李长征才发现,偌大一个隐阳城,财政库银连十万两都拿不出来,他本来以为可以成为一方诸侯,跟土皇帝一样呼风唤雨,可财政吃紧,让他这城主当得索然无味。

        更何况,他还曾许诺,给鬼樊楼的兄弟们分金银,如今夺权成功,自己的诺言却没有兑现,李令才还好说,鬼樊楼的那些人却已开始有怨气了。

        李令才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提高税收,将原先是十取一,变成了十取五,来解决燃眉之急。

        柴公望叹了口气,道,“我与城内几个商会代表谈过了,他们对此表示极为不满,我正在安抚他们的情绪呢。”

        李令才忽道,“安抚情绪?我手下那么多兄弟的情绪,谁来安抚?哪些人不满?告诉我名字,晚上我带人去安抚他们!”

        李长征喝道,“李令才,休得胡说!”

        李令才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李长征这才道,“如今咱们是一城之主了,怎得能跟以前那样办事不讲规矩?”

        他对柴公望道,“不如这样,你组织那些商会首领,安排个晚宴,我来跟他们谈。你觉得如何?”

        柴公望道,“城主亲自出马,自然是有效的。”

        李令才道,“他们若不从怎么办?”

        李长征道,“我们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想当年我们有个词儿叫做吃大户,先从几个富商下手,赵拦江不是在外面嘛,就说他们私通匪寇,然后抄家。”

        柴公望一听,这绝户计真是够毒辣。

        李令才拍手称妙,“一来可以震慑百姓,二来百姓仇富已久,挑几个下手,还能平息民愤。这叫什么来着?”

        “打土豪,分财宝。”李长征道,“当然,财宝他们是分不到的,到时候拿出一些来开粥铺,施舍给流浪汉们,还能赚取民心。”

        “妙!”

        柴公望默然不语,正要退出,李长征忽问,“柴公,赵拦江如今就在城外,没有跟你联系过吧?”

        柴公望心中一惊,昨夜徐掌柜才上门,今日他就问这种话了?不过,终究是老幕僚,面不改色心不跳,道,“如今柴某是城主的幕僚,又怎会吃里扒外?”

        李长征道,“你与赵拦江相处甚久,以你之见,他在外面搞事,本城主是要出兵,还是不出兵?”

        柴公望道,“城主,在下是文职,对兵法一道不懂,不敢妄言。”

        李令才冷冷道,“是不敢,还是想,你拿着城主府的俸禄,不会是心在曹营身在汉吧?”

        柴公望道,“说到俸禄,城主,在下已经两月没有领过一文钱了。”

        李长征听到有人提前就头疼,“急什么,到时候杀富户时,分你一份就是,先说说你的意见。”

        柴公望思索片刻,道,“城主,属下以为,不宜出兵。”

        李令才道:“莫非你觉得城主怕了赵拦江不成?”

        柴公望道,“非也。赵拦江现在气势正盛,现在出兵,若无法取胜,容易助长他的势焰。隐阳百姓现在心中对赵拦江有些情怀,若处理不当,反而适得其反。”

        “情怀?”李令才道,“你究竟是哪一边的?”

        柴公望淡淡道,“在下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他见李令才不语,又补了一句,“李先生在地下住得久了,怕是隐阳百姓还是缺些了解。”

        李令才一听就火了,老子在鬼樊楼呼风唤雨的时候,李仙成也没这么跟老子说过话,你一个小幕僚长,竟如此放肆,莫非真觉得少了你不成?

        想到此,他对李长征道,“在下以为,赵拦江不过虚张声势。他若不来,还则罢了,若来了?,取他首级,必如火中取栗。”

        李长征眉头一皱,“火中取栗?”

        “不,是探囊取物,顺手牵羊,万箭齐发,烽火狼烟、南蛮入侵……”

        李长征一摆手,“行了,没事少跟姓马花藤混,充钱充得脑子都糊涂了。”

        柴公望又道,“只要城主稳坐城中,耗他三五个月,赵拦江必会主动上门挑战,而城主又有隐阳大阵……”

        李令才道,“你的意思是,没了隐阳大阵,我们还怕赵拦江不成?”他转身道,“城主,我建议主动出击,否则,就算胜了,人家也以为是胜之不武,落人口实。”

        柴公望讥道,“你是盼城主输了,自己想当城主吧?”

        这话说得,真是大实话啊。

        李令才连矢口否认,却如一根刺一样,插到了李长征心中。

        李长征喝道,“都给我住口。”

        “城主休要听他妄言!”

        李长征抬了抬手,“你们都下去吧,我考虑一下。”

        柴公望、李令才互相给了对方一个极不友好的眼神,离开了城主的公署。

        李长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你都看到了吧,换你会如何选择?”

        他心力憔悴,将困在识海之中的“唐不敬”放了出来,唐不敬道,“以老子当年当巴山剑派掌门的经验……”

        “别老子老子的……”

        唐不敬道,“那你倒是杀了我啊?占了我身体,连牢骚都不让发,你当老子就没脾气嘛?”

        “你以为老夫不敢?”

        唐不敬道,“那你动手就是,以后晚上找人侍寝的时候,可别把我唤出来。”

        这是李长征的秘密。

        占据了唐不敬身体之后,在用李长征的身份之时,身体机能就像几百岁的老人一样,无能为力,可他又偏好这一口,所以当晚上时,他偶尔借唐不敬的身体来用一用。

        而且,被李倾城刺中一剑之后,他的修为也跌落一截,虽然自信依然能打过赵拦江,但在城内动手,他的胜面更大一些。

        “行了,我不跟你争。你觉得,我应该主动出击,龟缩退守?”

        唐不敬道:“你连龟缩二字都用上了,就看你是想当英雄,还是想当乌龟了。反正换作是我,肯定出城,把赵拦江弄死。”

        唐不敬与萧金衍有仇。

        萧金衍由又是赵拦江的朋友。

        所以,唐不敬巴不得李长征干掉赵拦江,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至少宰了赵拦江之后,他自己也出一口恶气。

        这时,柴公望去而复返,神色匆匆,道:“赵拦江攻下了白马驿。”

        白马驿,隐阳城三十里外第一个城镇,也是隐阳商道的起点。由于可调的兵马有限,只安排了十个鬼樊楼的人,还有一百名狼骑军驻守。

        白马驿地势平坦,又无险可据,被赵拦江拿下,倒也不稀奇,可是第一次交锋,就落败,若传出去,怕是城内影响不好。

        尤其是,李成龙和李迅豹不肯归降,一万两千名白马义从趴在城南,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若时间一久,起了兵变,形势就不妙了。

        这时,李长征也不再考虑什么策略,第一反应就是,先夺回白马驿。

        “黄统领呢?”

        柴公望道,“他听说此事后,已率一千狼骑军去驰援了。”

        “点齐兵马,出兵!”

        “城主,三思而行啊,若这是赵拦江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李长征一寻思,柴公望说得不错,如今隐阳城局势不稳,他若离开隐阳城,隐阳城内便没人是赵拦江对手,若被他钻了空子,趁机夺回隐阳,自己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道理。”他在房内踱着步,“算了,去把我那几个侍妾叫过来。”

        天色将晚之时,柴公望又来禀报,“黄统领已夺回白马驿。”

        李长征大喜,“大捷?”

        柴公望道,“文书上是这么写的,不过,据说黄统领兵马折损了四百。”

        “这么大个破地方,死了四百人?”

        柴公望欲言又止。

        李长征更是火气上来,“说。”

        “我听说,黄统领一去白马驿,赵拦江就把兵马撤回四凤山了,还有四百义从跟着他一起入了山。”

        李长征脸拉得老长,道:“把黄如狼给我叫过来!”

        柴公望出去片刻,又回来道,“回禀城主,黄统领一撤,赵拦江又夺回了白马驿。”

        “黄如狼呢?”

        “又率了一千兵马去剿匪。”

        他娘的,这哪里是去打仗,这分明是去送礼啊。

        ……

        白马驿外,山坡。

        一千狼骑军一字拍开,浩浩荡荡。

        黄如狼脸色阴沉,盯着山坡下的白马驿,这个不大的镇子,灯火通明。

        只要他一声令下,一个冲锋,便将这座小镇清洗。

        下午吃了一个亏,损失了四百义从,所以这次黄如狼带来的,都是清一色的色目人。

        这些人都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弟兄,虽然加入了隐阳义从,但他们色目人的传统依旧保留的极好。

        隐约看到有人在巡逻,巡逻之人有说有笑,最近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过五百步,只要他们在向前两百步,黄如狼便会下令将他们射杀。

        然而,这些人看上去极不负责,匆匆巡逻一番之后,又回到了白马驿。

        黄如狼在等。

        等三更起。

        狼骑军,生性如狼,无比凶残,他要等三更月圆,率领狼骑军冲入白马驿,将这些叛徒血洗!

        灯火逐渐暗下去。

        四处一片宁静。

        空气中有风声,战马的鼻息声。

        月圆。

        黄如狼一挥手,一千骑兵点燃火把,“冲锋!”

        千马奔腾,大地震颤。

        狼骑军如一匹匹野狼,不断加速,冲入了白马驿。

        势不可挡。

        情况不对劲。

        不断有人回报,“没人。”

        “没人!”

        白马驿又变成了一座空城。

        哗啦!

        一副三丈白绫从村口的牌子上掉落,上面以朱漆写着一行字。

        黄如狼,黄鼠狼,胆小如鼠,生性如狼。

        黄如狼本是残暴之人,见到这幅字,却无比平静。

        他已经知道,对方人少,必然不会正面硬刚。哪怕二换一,三换一,他们也损失不起。

        偷袭?

        不给他们机会。

        他果断下令道,“驻扎白马驿!”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xiaxiaojin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