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第470章 分量

大侠萧金衍 | 作者:三观犹在 | 更新时间:2020-05-17 04:55:45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至尊神魔地府朋友圈家里有门通洪荒绝世战魂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次日一早,夜二郎安排好了与夜枭的会面,同时,又派了一名保姆,帮他照顾赵天赐。

        赵拦江跟夜二郎来夜枭宅邸,没有去会客厅,直接进了他书房。

        赵拦江已明白他的想法,在形势明朗之前,他们之间的接触只能是私下场合。如今蜀王、豫王特使在这里,若传出去,对夜家并不是什么好事。

        若在以前,隐王王来访,那是轰动的大事,毕竟每年从响箭郡从隐阳商道获取的利益占了他们绝大部分收入,但现在形势有变,让夜枭不得不小心行事。

        夜枭起身迎道,“隐阳王。”

        赵拦江抱拳道,“夜家主!”

        “隐阳王能光临敝郡,真是让我们响箭郡蓬荜生辉啊。当年王爷在响箭郡拿到箭魁,直到现在还传为美谈哩!”

        两人寒暄几句,赵拦江见他又是谈往事,又是聊风土人情,跟自己绕圈子,他早已摸清了夜家底牌,所以决定开门见山,直接了当。

        “夜家如今在响箭郡怕是不太好过吧?”

        夜枭一愣,“王爷何出此言?”

        “蜀王和豫王派特使前来,放着最大的夜家不谈,反而都去争着拉拢车家,听说车家门口车水马龙,夜家则是门可罗雀,我说的不假吧。”

        失去了蜀王、豫王的支持,夜家已经没有资本,甚至族中会议私下里与他们接触,准备委屈求全,这一点,昨夜赵拦江从夜雨妃的枕边风中将整个响箭郡的形势摸了个清楚。

        夜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赵拦江提议见面时,夜枭也同意了。因为现在形势发展下去,他们夜家接下来可能会边缘化,而赵拦江的上门,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不过,他也是故作玄虚,待价而沽,从而能占据一点主动权,主要看赵拦江能给出什么条件。赵拦江一下点破了他的局面,让他有些被动。

        “王爷,实不相瞒,今夜城内四大家族在车家与蜀王、豫王特使会谈,我夜家也在受邀之列。”

        赵拦江问,“分赃大会?”

        他笑了,“响箭郡就这么点地方,本来就是你们几个家族的,他们进来,除了给你们封官许愿外,还能带来什么?”

        夜枭道,“那王爷又能给我们什么?”

        赵拦江道,“君子趋吉避凶。我提议我们隐阳与响箭郡、与夜家结盟。”

        夜枭哈哈一笑,“据我所知,这两个月来,隐阳城的话事人,并不是王爷了。”

        赵拦江淡淡道,“当年我孤身一人,能将隐阳城从李仙成手中夺回来,如今不过是被鬼樊楼的宵小鹊巢鸠占,城内有百姓民心,还有我的旧部,等杀了李长征,隐阳城自然会回到我手中,你不必怀疑。”

        他有底气说这话,因为之前他也做到了。

        赵拦江又道,“我们结盟,有百利而无一害。”

        “愿洗耳恭听。”

        赵拦江道,“先说豫王,他们距离这里路途遥远,根本无力讨伐你们,与你们交好,只是远交近攻的手段。蜀王离这里虽近,却陷入了与荆州、襄阳两大势力的争斗之中,他们带给你们的,只是虚名。”

        讲到这里,赵拦江提高声音,“我们隐阳城却能给你实打实的利益,我们结盟,隐阳商道依然为你们所用,只要对中原各大势力保持中立,他们只能乖乖地与响箭郡交易。”

        赵拦江说的是事实,所以夜枭没有反驳。他只问了一点,“我们的粮食来源?”

        响箭郡以贸易和畜牧为主,他们粮食主要来自中原,这正是他们担心之处。

        赵拦江道,“有了真金白银,还缺粮食?夜家主应该知道石头城吧?去年以来,我们在城北开垦了数万亩良田,足以保证粮食供需。”

        这一点还是柴公望的主意。

        当初赵拦江的想法是建立边贸集散地,而柴公望经历过前年断粮一事后,坚持鼓励在石头城北垦荒,而且宣布百姓开荒的田地归百姓所有,十年内免赋税,本来他觉得多此一举,现在向来,柴公望了解到粮食能自给自足的重要性,不由觉得当初留下柴公望乃明智之举。

        夜枭有些动摇了。

        确实,在与蜀王、豫王谈判中,夜家已经落入了下风,就算投靠二王之一,他们也只有跟着喝汤的份儿,赵拦江的提议,很诱人。

        “王爷想怎么结盟?”

        赵拦江决定趁热打铁,“响箭郡人口不多,但地理位置重要,而兵马除了原来的五百府兵外,就是夜将军手中的夜家儿郎。我们隐阳城有十万人,白马义从五千,算上其他十九城,可以调动的兵马在三万人。家主应该清楚,三万人在赵某人手中,可以做很多事情。”

        这句话有点威胁的成分了。

        赵拦江号称西疆战神,尤其是横断山一战,?让他在军中声望达到了巅峰,若响箭郡坚持与二王合谋,那结局只有一个,被赵拦江踏平响箭郡。

        这一点,夜家心知肚明。

        谈判一道,威逼利诱,要给对方足够的压力,但也不能逼得太狠。赵拦江见火候差不多,又换了个口气。

        “响箭郡可以保持中立身份,与我隐阳城合作,也可以并入隐阳,成为二十城之一,我们驻军与否,由你们来决定。当年我与夜将军在军中合作甚好,我相信他的判断。”

        夜二郎也道,“家主,这是我们夜家的唯一机会了。”

        夜枭看了夜二郎一眼,怪他多嘴,不过内心已差不多做了抉择,口中却道,“蜀王、豫王那边给得更多。”

        赵拦江道,“他们是给响箭郡的,并不是给夜家的。夜家车家斗了几百年,如今他们全力支持车家,你们夜家只不过跟在后面捡些残羹冷炙,当然,是在车家不会对你们报复的前提下。”

        夜枭犹豫了片刻,“我需要跟族内几位长老商议后才能决定。”

        赵拦江知道他无法拒绝自己提议,又来了一句,“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

        “王爷请讲。”

        “令千金国色天香,楚楚动人,赵拦江现在孑然一身,府内缺一名王妃,所以斗胆向家主求亲,愿结成百年之好。到时,响箭郡与隐阳城,便是一家人了。”

        夜枭闻言一愣。

        这几个月来,也有流言说赵拦江身上有皇室血脉,据说?还是先帝之子,但真实性不得而知,若真如此,赵拦江给的条件,比蜀王、豫王要好许多,将来能生个一儿半子,他们夜家在响箭郡,在西疆的地位,可算是稳固了。

        他站起身,将手递了出去。

        赵拦江握住他手,“家主作了个英明的决定。”

        响箭郡只是一个小郡,若没有靠山,在乱世风雨飘摇中,怕是难以坚持,如今与隐阳结盟,再加上一门亲事,只要赵拦江不倒,夜家的地位无可动摇。

        唯一的隐患,便是蜀王、豫王那边。

        “蜀王和豫王那边……”

        赵拦江道,“今夜四大家族会谈,我与你同往如何?”

        夜枭也是爽快之人,既然选择了赵拦江,今夜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破坏会谈,同时也检验一下赵拦江的成色。

        “好!”

        赵拦江走后,夜枭正准备召集族人开会,商议今日之事,恰巧看到夜雨妃在隔壁房间偷听,于是将她喊了过来。

        “妃儿。”

        “父亲。”

        “你今年也不小了,为父今日帮你定了一门亲事,想问下你的意见。”

        名义上是征求,夜枭早已替她做了决定。他知道女儿脾气倔强,在婚姻一事上,还是要做一下她的工作。

        夜雨妃脸一红,道,“父亲,我都听见了。”

        “你以为如何?”

        夜雨妃道,“我今夜就搬到赵王爷那边住。”

        夜枭气得鼻子都歪了,“女儿家要矜持,矜持懂吗?还没有明媒正娶,你就倒贴上去,成何体统?”

        夜雨妃寻思了一下,“那好吧,我矜持一天,明天搬过去。”

        ……

        夜家和车家,一南一北,只有一街之隔。

        由于蜀王、豫王的青睐,被打压了数年的车家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家主车大灯最近心情很不错。这得感谢夜家,当初想要漫天要价,拒绝了二王的拉拢,结果他们转而拉拢与他,让夜家自食苦果。

        今夜,车家灯火通明。

        为了今夜的会谈,车家费了不少心思。

        说是四大家族峰会,实际上是借助这个机会,对响箭郡的势力范围进行再分配,说白了,就是要对夜家出手。

        车家早已与蜀王、豫王达成了协议,将响箭郡一分为二,一半由蜀王控制,一半由豫王控制,负责西疆与中原的贸易,做好两位王爷争霸天下的大后方。

        不知这两位王爷暗中达成了什么决定,至少在天下大势明朗之前,二王不会撕破脸皮。

        那么,接下来就是对夜家的清算了。

        他们决定将夜家一分为三,由其他三大家族势力瓜分,当然车家作为提议人,挑选最大的一份。

        至于夜家,看在数百年来同乡的分上,能保留他们族人性命就不错了,而贸易之事,没他们的份了,还是回城南外的山坡上放羊去吧。

        在此之前唯一的隐患,就是夜二郎从征西军带回来的三百儿郎,如今成了夜家的私兵,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今夜之后,一切都解决了。

        除了四大家族,车家将响箭郡内的乡党士绅都邀请而来作为见证,“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得势而不显摆,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要在响箭郡的父老乡亲面前,羞辱夜家,让他们永远无法翻身。

        天色将黑,不断有人来到府上。

        蜀王、豫王进城,并拉拢车家的风声早已传了出去,乡党士绅的耳朵比较灵光,来也不会空手,拎上了丰厚的礼品,甚至头脑灵活的,连门房、管家的那一份也不曾落下。

        响箭郡的风向变了。若他们不变,迟早会变成了“前浪”,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之上。

        说好听点,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说难听点,叫做见风使舵。

        赵拦江从夜二郎那边借了一套衣衫换上,与夜二郎一同陪着家主夜枭来到了车家府上。

        当然,他们并没有带礼物。

        同来的乡党们看到夜枭,只是不冷不热的打着招呼,这让夜枭很是生气,在以前,那些人每日往夜家跑,哪次见了不是点头哈腰。这更让他下定决心,与赵拦江站在一起。

        车大灯与车超在门口迎接宾客。

        看到三人前来,车大灯上前道,“夜家主也亲自上门了,真是我族中荣幸。”

        夜枭冷笑一声,“我若不来,你们还不把夜家给分了?”

        车家家主哈哈一笑,“来与不来,都是一样。”又对夜二郎道,“夜将军,别来无恙?”

        夜二郎没好气道,“托您洪福,还能喘气。”

        车家家主看到了赵拦江,他并不认识赵拦江,以为是夜枭带来的护卫之流,“今日聚会,夜家主还带来保镖,莫非信不过我们车家的护卫?”

        夜枭也没有介绍,道,“就怕是鸿门宴,总得有个舞剑之人吧。”

        车超觉得赵拦江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当初在羿箭大会上,赵拦江化名唐二宝,戴了面具,所以车超并没有认出他来,赵拦江道,“在下赵二,并不认识公子。”

        车超将信将疑,也没有理他。

        待众人落座,车家家主才道,“在座的各位,除了极个别的外,都是?我们隐阳城的中流砥柱,今日我邀请诸位前来,想必大家也知道原因。”

        夜枭道,“我不知道。”

        车大灯道,“无妨,一会就知道了。”他又道,“前不久,京城中出了大事,陛下归天,整个中原人心惶惶,连我们响箭郡也受到了牵连,想必最近各位家族中生意也受到了不小的牵连。”

        有宾客道,“岂止是牵连,简直惨不忍睹。要在不给出个章程来,我们全族人怕是要喝西北风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

        而以前这种事,都是由夜家主持,夜枭见这些人如墙头草,心中不由来气。

        车大灯笑了笑,说,“在商议之前,我给诸位引荐几位贵人!”

        说罢,他亲自跑到了偏厅,不片刻,带着三个衣衫华丽之人来到了大堂之内。

        赵拦江见三人之中,有两人身穿紫袍,?一个二十来岁,脚步虚浮,看上去是个公子哥,另一人四十来岁中年,神情倨傲,一脸傲慢之色。而跟在公子哥身后之人,倒是出乎他意料,正是一个老熟人。

        堂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这几位贵客,分别来自蜀中和中原。”车大灯介绍道,“这位是蜀王世子。”

        那紫袍公子一拱手,“在下朱厚先。”

        “这位是豫王殿下的二弟,中留侯朱统。”中年人嗯了一声,并没多说话。

        车大灯指着蜀王世子身后之人,道:“这位别看年轻,却是蜀王的首席幕僚,来自湘州的吕先生。”

        年轻人冲众人抱拳。

        吕先生?吕良策?

        赵拦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吕良策。这位通威镖局的镖师,与赵拦江三兄弟一路西行,曾并肩作战,算是半个朋友。

        当年赵拦江与他甚是投缘。记得离开隐阳之前,他曾说过攒足三百两银子,回湘州老家完婚,想不到如今投靠了蜀王,做起了幕僚,而且在这里再次遇到。

        赵拦江坐在了后排,吕良策并未看到他。

        介绍完毕,车大灯请三位落座,缓缓道,“各位想必也都听到了风声,如今蜀王、豫王乃天下最有前途的两位王爷,他们都对我们响箭郡表现出了极不错的诚意,邀请我们加入,我们车家诚惶诚恐,不知如何才能报答两位王爷的抬爱。所以,想听听各位同乡的意见。”

        一人道,“车家主言重了,都知道您德高望重,相信你能做出对我们响箭郡最有利的选择,无论您怎么决定,我们孔家都会支持!”

        孔家是响箭郡仅次于夜家、车家的家族,在此之前,车家早已与孔家通过气。

        车家主举杯遥谢。

        其余人也纷纷表示支持。

        车家主道,“两位王爷都十分重视我们响箭郡,为了支持我们的贸易事业,决定在城内建立两个边贸基地,需要划出三百亩地。”

        车家主叹了口气,道,“咱们响箭郡就一亩三分地,要做出抉择,必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怕是要让车某人为难了。”

        孔家家主道,“这又有什么为难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嘛。为表示支持,我孔家愿意让出城南牌坊外十亩地。”

        城南牌坊是夜家地盘,这十亩地本来是孔家从夜家一处破落户处购得,已经拿到了地契,但由于夜枭的干预,始终荒废在那里,他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实则打了小算盘。

        “孔家主深明大义,若都如你这般,倒也好说了。”车大灯道,“我与两位特使商议过,他们也实地考察过,都对城南牌坊那一带很感兴趣。”

        夜枭脸拉得比驴都长。

        城南牌坊三百亩地,都是夜家地盘,不但是夜家的产业所在,连夜家的祖宅祠堂,都建在这一带,车家主这番话,是准备将夜家赶尽杀绝啊。

        车大灯道,“昔有孔融让梨,今有孔家让地,不愧是诗书礼仪之家,让车某佩服。所以,车某不敢落后,也愿意将城南牌坊的一处仓库让渡出来。”

        夜枭差点要暴跳而起了。

        车家在城南有一处仓库不假,但却是从夜家租来的,连地契都没有,当初车家遭到夜家打压,车大灯来求自己,从城南租赁一块废地当仓库,实则是想借机送点钱财修复关系,当初夜家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如今却成了车家的筹码。

        一中年人道,“我们孟家虽然在城南牌坊那边没有田产,但也有块地,紧靠着那边,所以也让渡出来。”

        车家主道谢。

        “咱们城内四大家族之中,三家都表态了,相信夜家主也不会不给蜀王和豫王面子吧?”

        这是在逼着夜枭表态啊。

        车大灯心中暗笑,今日就是冲着你夜家来的,当初你如何打压我们车家,当年没有人能掣肘你,如今有两位王爷撑腰,今日就加倍奉还你。

        夜枭冷冷道,“我们倒愿意与两位王爷合作,不过,城南牌坊是我们夜家祖产,族人、祠堂都在此处,若两位王爷不嫌弃,我们愿意让出二十亩来。”

        车大灯道,“算上你们二十亩,差不多有五十亩地了,与两位王爷的要求还是有些差距啊。”

        夜枭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赵拦江,心中庆幸,若没有赵拦江的提议,他们夜家今日怕是被生吞活剥,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他问道,“那车家主意欲何为?”

        车大灯道,“当然不能让夜家吃了亏。我两位侄儿,车轱和车辘,在城南有五百亩地,若夜家主愿意,我让他们两个将那五百亩与夜家的三百亩置换,这么说来,夜家稳赚不赔!”

        夜枭暴怒,“去你娘的稳赚不赔,你们车家城南五百亩,三百亩是寸草不生的盐碱地,还有两百亩的是水塘,你让我们夜家搬到水里去住嘛?”

        一激动之下,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车大灯哈哈一笑,“路我帮夜家指出来了,至于接不接受,全靠夜家主的意思了。更何况,城南牌坊这三百亩地,建成贸易区之后,也不是我车家的,而是由蜀王、豫王还有我们响箭郡的共同持股,到时候赚了钱,也有你们夜家一份呢。”

        他又问诸人,“各位乡党觉得如何?”

        孔孟二家自不必多言,其余人见自己利益没有受损,而且还有利可图,?哪里会反对。

        一人喊道,“车家主的提议,造福我们响箭郡,我康某人,举双手双脚赞成!”

        说话之人姓康,在城内开赌场,当年因为出老千,被人砍了一手一脚,人送外号独臂跛脚康老二。

        夜枭道,“康老二,你得有双脚才成。”

        康老二哈哈一笑,“康某不才,胯下还有一只脚。”

        夜二郎冷然道,“过了今夜,就说不准了。”他站起身,准备告辞,却被车超拦了下来。

        “夜将军,酒席还没开始就离席,就算不给我们车家面子,也得给两位王爷面子吧?”

        车大灯道,“诶?说不定康将军有要事,他手底下可有咱们大明征西军三百儿郎。哦,对了。”

        他转身对豫王特使朱统道,“侯爷,未经允许,擅自带兵逃走,算是逃兵吧?”

        中留侯康统傲然道,“岂止是逃兵,简直是叛国!”

        “叛国之罪,该如何处置?”

        “斩立决,诛九族。”

        车大灯哈哈一笑,“毕竟夜家是郡内望族,这个罪名可不小,牵连怕是数百人。不如我车家做保,夜将军交出兵权,或许可留夜家上下性命,如何?”

        康统冷哼,“此事绝不可谈。”

        蜀王世子道,“做事不能赶尽杀绝,此刻乃非常时期,不如让夜将军戴罪立功。”

        “怎么个立法?”

        “如今我们蜀中与荆襄两方作战,若夜将军能率军助一臂之力,或许我们可以网开一面。”

        夜二郎气得浑身发抖。

        “什么叛国。”夜二郎怒吼,“大明朝早就完了!”

        虽然是众所周知之事,但有两位皇室血脉再此,这句话说出来,显得无比刺耳。

        朱统道,“放肆!来人!”

        一名将领冲了进来,“末将在。”

        “率兵将夜家包围,若有抵抗,格杀勿论。”

        “得令!”

        那人准备正要离去。

        忽然听到有人道,“且慢!”

        众人顺声望去,只见是随夜枭同来的大汉,他身材魁梧,目光迥然,言语之间,有不怒而威之势。

        车家主道,“夜家主,你们的家仆,说话也如此没规没矩嘛?难怪夜家会衰败这么快,要不要我们车家帮你教训教训?”

        夜枭见赵拦江出头,松了口气,淡淡道,“随你。”

        车大灯心道,今夜就先从这个家仆动手,来个杀鸡儆猴,顺便敲打一下其他乡党。

        他冲车超一抬手,车超来到了赵拦江身前。

        众人都幸灾乐祸,这个大汉,怕是要倒霉了。

        这时,吕良策认出了赵拦江,他脸色微微一变,在蜀王世子身前耳语几句,蜀王世子闻言浑身一颤,上下打量了赵拦江几眼,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他对车大灯道,“本世子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先聊,我下去歇息片刻。”

        说罢,便离开了酒席。

        吕良策与赵拦江对视了一眼,算是点头问候,并指了指东南,赵拦江明白了他的意思,让二人离去。

        蜀王世子离席,问吕良策,“怎么办?”

        吕良策道,“世子殿下相信吕某嘛?”

        朱厚先道,“我父王将此事全权交给你,我不过是来凑热闹的,当然是你说了算。”

        吕良策道,“咱们行礼也不用收拾了,连夜离开响箭郡。”

        朱厚先满脸疑惑,“有那么厉害?”

        “比你想象的厉害。”

        朱厚先道,“那豫王那边怎么交代?”

        吕良策毫不迟疑道,“这或许对我们反而是一个机会,蜀王不会怪罪咱们的。”

        “我听先生的。”

        两人当机立断,清点兵马,连夜离开响箭郡。

        ……

        夜宴之上。

        赵拦江的出现,让众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年来,夜家霸占了响箭郡绝大部分产业,众人很是不爽,今日有人出手教训,他们乐得看他们吃瘪。

        眼见就要出手,车大灯却拦了下来。

        “超儿,好歹也是咱们府上的客人,怎么如此无礼?”他决定好好陪夜家玩玩,“就算出手,也轮不到你,辱了你的身份。”

        车超闻言,向后退了几步。

        车家主语重心长道,“夜家主,如今形势今非昔比,我劝你,该低头是还是要低头啊。”

        心中暗道,当年你对我车家的羞辱,今夜我要当着所有乡党的面,一一讨回来。

        夜枭倒无所谓了。

        反正赵拦江出面了,自己只需在旁边看热闹就是,他指了指赵拦江道,“我们听他的。”

        车大灯觉得出乎意料。

        夜枭这家伙这是在逃避,他缓缓来到赵拦江身前,“既然夜家主授权给你,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如何?”

        赵拦江道,“不如何。”

        “哦?”车大灯道,“你有更好的提议?”

        赵拦江点点头,“不错。”

        “洗耳恭听。”

        赵拦江道,“我觉得,响箭郡庙太小,容不下豫王这个大佛,还有这位中留侯,哪里来滚回哪里。”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家伙,活得不耐烦了嘛?

        倒是豫王特使,一脸傲慢,冷笑连连。“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也不怕闪着腰。”

        赵拦江冷冷道,“转告豫王,别插手响箭郡的事,还有,让他多请几个江湖高手,哪天老子不高兴了,去开封府借他人头盛酒喝!”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豫王是谁,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三人之一。打个喷嚏,天下都要抖一抖的人物,竟被眼前这男子如此开口威胁。

        他们觉得,他不是不要命,而是疯了。

        不但如此,怕是连夜家也要受到牵连。

        车家家主心中却乐开了花,这小子真他娘的是神助攻,这句话一开口,就算他们不出手,豫王也绝不会轻饶了夜家。

        夜家,在响箭郡,怕是完蛋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去接受夜家了,对了,夜枭的那个女儿,长得还不错,车超不止一次跟他提及过,得要好好保护起来,这么漂亮的女子,怎么能给儿子?

        他当然要自己留着。

        儿子总得孝顺老子吧。

        想到此,他嘴角都合不拢了。

        中留侯朱统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笑了。这怕是这半年来,他听过最大的笑话了。

        他盯着赵拦江,缓缓向他走了过去。

        赵拦江目光冷静,并未将他放在心上。

        朱统来到赵拦江身前,“小子,有种,能说出这句话,我欣赏你的勇气,不过,在开口之前,你得先掂量掂量,自己说这句话,够不够分量。”

        赵拦江哈哈大笑。

        他将腰间的金刀往桌子上一放。

        “凭这把刀,再加上赵拦江三个字,够不够分量?”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xiaxiaojin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