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

第469章 一叶孤舟

大侠萧金衍 | 作者:三观犹在 | 更新时间:2020-05-17 00:30:25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最强屠龙系统至尊神魔地府朋友圈家里有门通洪荒绝世战魂魔帝归来
        响箭郡。

        三年前,赵拦江路过响箭郡之时,还是身无分文的落魄刀客,也是在这里,他与杨笑笑再次相见。

        三年后,当再来此地,伊人已去,襁褓中的赵天赐已满周岁。

        由于照顾赵天赐的缘故,赵拦江一路西行并不快。他自己的吃喝倒还好办,赵天赐年纪太小,尚且无法进食,一路上,他只能煮些米粥、肉糊给他吃,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倒也没见瘦。只是,从未照料过孩子的赵拦江却受了大罪。

        为了改善儿子伙食,他费劲了心思,甚至还买了一只羊下奶,只是前两天赶路之时,遇到了三个蟊贼,打这只羊的主意,赵拦江很有礼貌的把他们送到阎王爷那里陪他打麻将,但羊却受了惊吓,产不出奶来。

        所以他决定再进响箭郡买羊,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买一头奶牛。来到城门处,响箭郡立着的那一口免城门税的大弓早已撤走,而门口的守卫明显戒备了许多。

        现在是乱世,任何可疑之人都得小心提防。

        赵拦江的魁梧身材,很快引起了城门官的注意。

        “站住,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来响箭郡做什么?”

        赵拦江不想惹事生非,道,“从京城来,去隐阳。”他指了指怀中赵天赐,“我想入城买一只羊,给孩子下奶。”

        官兵一听是京城来人,道,“能活着出来的人,怕是不多了吧。”

        “运气好,躲过一劫。”

        官兵注意到他马上的匣子,“这是什么?”

        赵拦江心说不妙,他杀了朱立业,将人头硝化,装了起来,一路上由于极少入城,免去了不少盘问,今日却忘了这件事。若让他们查到,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他决定实话实说,“一颗人头。”

        “人头?”官兵满是警惕。

        赵拦江道,“我仇家的人头,此人杀我全家,灭我满门,我将他带回隐阳,祭奠先祖。”

        官兵“哦”了一声,打开匣子检查了一番,看到了朱立业人头盛在盒子里,就算是当初的大明皇帝,任何人看一眼都是欺君之罪,如今却也不过是一个战利品。

        “你仇人?”

        赵拦江点点头。

        官兵朝地下啐了口唾沫。

        他又盘问了几句,对赵拦江说在这里等着,一会儿有人来问话,赵拦江有些警惕,那官兵道,“没别的,你从东边来,想打探一下消息,如今兵荒马乱的,消息满天飞,不会耽搁你太久。”

        赵拦江心中恍然。

        这里距京城甚远,朱立业死后,朝廷陷入混乱,各方势力割据,消息从那边传来,不知走了几手,多半已是失真,有他这种京城来人,对方有这种想法也不足为奇。

        过了片刻,一名身穿将袍的男子走了出来。

        “赵将军!”

        赵拦江看到此人正是夜家的夜二郎,征西军火字营统领,在横断山以战之中,率三百弓弩手将西楚军队在双峰山上阻拦了一天一夜,为征西军撤退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他也没料到,今日会在这里重逢。

        “夜将军!”

        夜二郎上前行了个军礼,赵拦江回礼。他奇道,“你怎得回响箭郡了?不再征西军了嘛?”

        夜二郎叹了口气,“大明朝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征西军?”

        “他们人呢?”

        夜二郎道,“陛下驾崩之事传来,蜀王、豫王,还有陇王都纷纷称帝,向征西军发诏,要求归顺他们,军中意见不统一,起了哗变。新来的大都督根本无力服众,被部下乱刀砍死。眼见就要断粮,我一看情况不妙,就率夜家二郎回到了响箭郡。”

        “现如今是什么情况?”

        夜二郎道,“十万征西军分成了好几拨各自为战,有一部分解甲归田,还有一部分人缺粮,最后投靠了北周,目前只有葫芦口的苏正元将军,还在坚守。”

        赵拦江与苏正元是邻居,两人打交道不少,尤其是他控制着西楚与大明的边关,平日里经常与他来往。

        苏正元有个好处,打仗不行,但敛财手段一流,去年他见到两国之间战事平息,粮食贸易大有可图,命令葫芦口驻军全部垦荒种田,那里本来就是军屯区,如此一来,在这种非常时期,让他们躲过了一劫。

        然而,皇帝已死,他们在那里坚守,又有什么意义?

        说完军中之事,赵拦江问起了隐阳城情况,夜二郎欲言又止,赵拦江觉得不妙,问,“怎么了?”

        夜二郎寻思片刻,这才道,“将军怕是不知,隐阳那边出事了吧。”

        赵拦江大惊,“什么情况?”

        夜二郎道,“听说你们隐阳城鬼樊楼新来了个楼主,好像叫李长征,几个月前,当听说陛下驾崩之后,他就率鬼樊楼从地下转到了地上,将隐阳城据为己有。”

        “什么?”

        赵拦江心中掀起惊涛巨浪。

        李长征还没死?

        在金陵之时,李倾城悟出倾城一剑,赵拦江还曾借过他一道刀意,斩杀鬼樊楼主,怎得现在又出来这等事?

        “鬼樊楼占了隐阳城,将城主府的那些人赶了出来,控制了贸易通道,这几个月来,响箭郡与隐阳城的商道,断了。听说,蜀王派人跟他们谈判,要他们归顺。”

        赵拦江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个月前吧。”

        夜二郎长叹一声,“只是李长征现在待价而沽,好像有些事情还没有谈拢,他们在等豫王的报价。一旦隐阳城归顺蜀王,我们响箭郡怕是也要择边而站了。”

        赵拦江心中咯噔一下。

        若是他还在隐阳的话,断然不会给李长征这种机会。只是,不知道青鸾、柴公望、李不凡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他决定明天一早赶路,先到隐阳探下风声。

        他在隐阳城倾注了大量心血,如今正是百废待兴之时,绝不容许让外人来搞破坏。

        无论是谁,想要搞幺蛾子,得先问问他手中的金刀。

        两人又聊了片刻,赵拦江注意到,入城之时,门口的守卫明显分为了两个阵营,于是问,“你们呢,我看守门官那边有些别扭。”

        夜二郎道,“还不是车家那档子事儿。”

        夜家、车家这两个响箭郡的望族,已经斗了数百年,只是最近几年,夜家明显压车家一头,难道这段时间又发生了变故?

        夜二郎又道,“实不相瞒,如今蜀王和豫王的特使就在我们响箭郡。他们来劝说我们归顺。”

        朱立业死后,天下大乱。

        但是若说势力最强者,依旧是蜀王和豫王,一个占据蜀中天府之国,一个占据中原,而且还有地方势力拥护,控制了兵马,又有粮食,所以在天下争夺之上,有很大的话语权。

        在乱世,有奶便是娘。

        谁给的条件好,那就跟谁混。

        条件?

        无外乎两个,一个是封官晋爵,一个是经济支持。这些地方割据势力,起初十分分散和松散,最后也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贪吃蛇一般融合城一个个大的列强,就如五百年前七十二国乱战一般。

        对于地方小势力,蜀王、豫王这种人根本不给他们谈判的机会,直接发兵夺取。

        对于中等的势力,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与之以利,能谈拢最好,谈不拢,也是直接开打。

        而向隐阳城、征西军这种成了气候的势力,路途遥远,若真发兵讨伐,劳师动众,没准最后得不偿失,那就要施展外交手段了。

        先争取对方的支持,然后给出归顺条件,当然,他们的归顺也只是名义上的,至少在对外上保持步调一致,如果让他们帮忙打仗,那就是价格另算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势力就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跟大街上站街的窑姐并没什么区别。

        当然,如果有一方发展强大到可以征服另一方了,那就另当别论。

        像响箭郡这种中等势力,如今面临蜀王、豫王的拉拢,无论他们选择哪一方,最后都将直接影响到隐阳城。

        因为这里是中原通向隐阳城的必经之路,而且是隐阳商道的重要集散地。而鬼樊楼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一直没有给出明确回复。

        他们在等响箭郡的动向。

        想通了这一点,赵拦江也大概将其中形势摸清。他问,“你们这边怎么考虑的?”

        夜二郎道,“现在动向不明,我们夜家是主张独立于二王之外,至少在二王分出胜负之前,不做选择,可是蜀王和豫王这边却不这么想,如果谈不拢,很有可能开战,因为拿下响箭郡,就有机会拿下隐阳城。”

        赵拦江冷哼一声,“想得倒是挺美。”

        夜二郎又道,“蜀王和豫王在我们这边没有结果,转而都去跟车家谈判,我们家主如今反悔了,对方却不理会我们了,反而弄得很是被动。”他叹了口气,“这几年车家受打压太多,就怕他们掌权之后,报复我们。”

        赵拦江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问,“能不能安排与你们家主见一面?”

        夜二郎一愣,道,“我来安排吧。”

        当天晚上,夜二郎给赵拦江安排了住处,并派人送来了食物,他做事倒也周到,给赵天赐送来了牛奶和米粥。

        数月奔波,赵天赐终于能安稳的睡上一觉,从而将赵拦江每晚哄娃入睡的折磨中解救出来。

        今日与夜二郎一番交谈,他心中已有了打算。

        现在天下大乱,但用不了多久,很快就成为几大势力的争夺。

        蜀王算一个、豫王算一个,陇王虽然血缘上比二人更尽,可他实力较弱,而且年轻,显得略逊一筹。远在江南的宁王,有金陵陪都的班底,算是最为正统,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无险可守,如果能绑上金陵李家这颗摇钱树,也有与二王一较高低的能力。

        而现在的焦点就在响箭郡。

        以前的响箭郡,只是一处贸易商道,如今大明一乱,这里就成了连接中原与西疆的唯一通道,其军事意义远大于经济利益。

        所以蜀王、豫王都在极力拉拢此地。

        无论响箭郡投向哪一方,隐阳城就成了锅里的肉,虽不能说任人宰割,但也绝对不会好受。

        若论皇室血脉,天下还有谁的血统比他更纯正?

        赵拦江已不是当年的莽撞小子,就算他有逐鹿天下的雄心,此刻能凭仗的不过一个隐阳城,如今还被贼寇所占。

        他并不奢望,靠着皇家血脉,振臂一呼,天下英雄无不来投,这是说书人话本中的故事。

        在江湖、在庙堂经历已久,他明白,要夺取天下,真正的底气,来自手中的刀,麾下的兵。

        所以,赵拦江暗下决心,决不能让豫王、蜀王得了响箭郡。

        至于隐阳城,李长征虽然厉害,但不过是一人之勇,而响箭郡这边,则是一个“势”字。

        权衡之下,他决定先留下来。

        门外传来脚步声。

        声音很轻,在门口犹豫了半晌,才敲了敲门,“赵将军睡了嘛?”声音是个女子。

        赵拦江开门,瞧见了夜雨妃。

        夜雨妃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双手无处安放,有些不知所措。

        她还是从前那个少女,没有一丝丝改变。

        时间却在赵拦江脸上留下了痕迹。

        “夜姑娘。”

        夜雨妃看着他,心绪却飘到了三年前的羿箭大会。那时,有段时间,夜雨妃被赵拦江气得不行,三番五次想要找茬。

        赵拦江夺魁之后,夜雨妃见他摘下面具的一刹那,曾经有过动心,可是赵拦江眼中根本没有她,离开响箭郡时,连声招呼都没有打,这让她很是伤心。

        然而,情愫却已种下。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后来听说他在隐阳城杀李仙成,在横断山使出天神一刀,将西楚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少女心中的英雄情结,油然而生。

        金刀封王的那一日,夜雨妃还特意跑到了隐阳城,远远得瞧着他,甚至想冲出去相认,可是当看到赵拦江身边的女子之时,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回来之后,茶饭不思,黯然神伤了许久。

        夜雨妃自视甚高,响箭郡的男子,她根本看不上眼,尤其认识了赵拦江、李倾城和萧金衍之后,更觉得其余男子索然无味。

        她曾说过,要嫁,就要嫁给英雄。

        原本以为是当初戏言,她早已渐渐忘却,正要屈服于命运之时,忽然夜二郎告诉他,赵拦江来到了隐阳城!

        一颗渐凉的心,忽然变得火热起来。

        尤其是当得知杨笑笑已死,他一个人带着孩子之时,夜雨妃思索了许久,鼓起勇气,敲开了赵拦江的房门。

        “我能进来嘛?”

        赵拦江侧身,“这是你们家,你想进当然能进。”

        夜雨妃来来到房内,一颗心如小鹿一般乱撞,没见之时,千言万语,见到之后,却又局促不安,眼睛忽然瞟到了正在酣睡的赵天赐,走了过去,注视了他良久,“真可爱。”

        她伸手去摸赵天赐的小脸,睡梦中的赵天赐露出了笑容。她道,“看来,我跟令公子,还有缘哩。”

        赵天赐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夜雨妃,并不是她的娘亲,“哇哇”大哭起来,弄得夜雨妃有些尴尬。

        赵拦江连上前,将赵天赐抱在怀中,一边拍打,一边哄他入睡。夜雨妃看在眼中,很难将一个无敌天下的战神与这个哄娃入睡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她想到了一个词。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赵拦江就是那头猛虎,而蔷薇是谁呢?

        想到此,她倏然脸红。

        待放下赵天赐,赵拦江给她倒了一杯茶,夜雨妃盯了他许久,想要开口,却不知要说什么。

        “令夫人的事,我很难过。”

        赵拦江眉头微皱,这女子怎得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身为客人,他也只得客气跟她寒暄两句。

        “你准备待多久?”

        赵拦江道,“本来我想入城买只下奶的羊,不过听夜将军说起了车家的事,我想多留两天,看看形势。”

        夜雨妃听了心中一喜,可以有机会与他多接触几日,口中却道,“隐阳城和响箭郡一衣带水,赵将军能为响箭郡操劳,雨妃真的感谢。”

        赵拦江道,“两城相距虽远,却是唇亡齿寒之局。现在不解决,迟早会是个问题。”

        夜雨妃道,“只可惜,我家前期没有把握机会,如今蜀王和豫王都将宝压在了车家身上,不知明日城内的几大家族的聚会上,会发生什么事哩。”

        “聚会?”

        赵拦江上了心思,夜二郎只是提及了此事,但却没有细说,看来他自己也没有完全打定主意,这个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他本来打算,与夜家家主夜枭见一面,然后试探一下两城结成联盟的可能性,如果可行,那将对隐阳城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夜雨妃则不一样,她想与赵拦江相处,所以说话没有任何避讳,道“明日夜家、车家,还有城内几个族长聚在一起谈判,他们可能要逼着我们站队了。蜀王、豫王对响箭郡志在必得,无论谁得了响箭郡,我们夜家都要倒霉了。”

        赵拦江觉得奇怪,“如今形势,无论你们选择哪一方,另一方必然会倾尽全力来夺,为何你们却能坐在一起谈判?”

        夜雨妃笑道,“蜀王、豫王势力虽大,但牵扯的精力也大,他们自己还有许多势力要争夺,又都是皇族亲戚关系,在大势未定之前,又岂会内部先乱了起来?”

        赵拦江明白了。

        在双方无力出兵的前提下,他们都尽量开出更好的条件,来获得对响箭郡的控制权,实在不行,那就折中一下,由双方共治。

        难怪在城门处,看到有两拨势力。

        而响箭郡如果不投降,蜀王、豫王联手逼迫他们,这样响箭郡就不得不做出选择。

        不过,如今赵拦江在,他必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两人又聊了片刻,夜雨妃起身告辞,临到门口,她忽然停下了脚步,双目注视着他,有些意乱情迷。

        赵拦江是过来之人,又怎会看不出夜雨妃的心思?

        只是杨笑笑才去世没多久,他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致,而夜雨妃也不是赵拦江喜欢的类型,所以一直刻意回避她。

        夜雨妃忽然抱住了赵拦江,凑上双唇,将舌头送了进来。

        赵拦江本想推开她,忽然记起夜雨妃的夜家大小姐的身份,若能好好利用,不正是他的一张王牌嘛?

        如果隐阳与响箭郡联姻,那么一切迎刃而解。

        可以不爱,但可以利用。

        以前的赵拦江不会也不屑于如此做。

        但现在的赵拦江,却不是当初那个江湖刀客。

        想到此,赵拦江一把将她提起,简单粗暴的将她按在了墙上,夜雨妃双脚悬空,只得将双手紧紧搂住赵拦江。

        自己仿佛是大海之上狂风暴雨下的一叶孤舟,而赵拦江是她唯一的依靠。

        。

  

 
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xiaxiaojiny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