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章 幻灵重伤

大唐不良人 | 作者:庚新 | 更新时间:2020-05-19 03:19:09
推荐阅读: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重生为君赵洞庭颖儿夫人,少帅又吃醋了!逆成长巨星剑道乾坤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君)最强终极兵王战场合同工最佳修仙狂婿隋唐君子演义
        佛门有护法金刚,儒门有卫道贤者。

        那为何道家不能有护教真人?

        有一点苏大为想的没错,叶法善是在乎的。

        虽然道理说得明明白白,道家的视角是俯仰天地,既可以沉浸在事物中,观察细微,又可以剥离出来,站在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纬度,去看待事物的形状。

        但道理是道理,终究没几个人真的能做到。

        或者说,真做到这一步,那恐怕就是神仙了。

        是人,便有人性,有人性,便有在乎的东西。

        虽然如今大唐以道教为国教,李唐宗室里,信奉道教的很多,甚至在皇宫里,都有道观,供奉三清祖师。

        可最近几年,佛门的影响力扩张得很快。

        整个道门,已经可以明显感到这支传自天竺的外教,所带来的可怕压力。

        更别提几次在天子和群臣面前辩法,道教输给佛教的事。

        没办法,术业有专攻,道士炼丹研究医药星卜比较擅长,观察天象比较擅长,谈玄也还凑合。

        但你要道士去跟释门辩法,明显是弄不过人家。

        其实以国教的身份,去跟外来胡教辩法,这个举动本身就是输了。

        所以道门中有识之士,近几年也开始寻思着要未雨筹谋,开始为将来做伏笔了。

        只是这些话,叶法善自是不会跟苏大为去说。

        被苏大为一番话揭穿,叶法善有片刻的尴尬。

        但他心境修为不错,很快便调整过来,向苏大为摇头道:“苏帅说的不错,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于我个人而言,只是时间长河里的一粒微尘,荣辱与我何加焉?

        但将时间放长到百年,千年来看,道家,乃自春秋以降,我族智慧的凝结。

        它的存在,将会造福千秋万代的百姓。

        所以,道家有存在的意义。

        因此,我们应该维护它。”

        “说到底,叶道长还是对道门信心不足嘛。”

        苏大为微微一笑:“我的想法与道长正相反,一口池水,如果只是死水,寂静不动,是不可能真正孕育出生命的,必有源头活水,有来处,有去处,保持新鲜的流动,才能生命力繁盛,道长以为呢?”

        叶法善拈须的手指微微一颤,下颔一痛,又是一根胡须被失态扯断了。

        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位苏大为与自己过去面对的那些人不同,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只怕很难被自己说服。

        但是此人如果真的倒向玄奘一方,向武昭仪施加影响,间接影响到天子李治,那对道门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叶法善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苏帅,请问传播胡教的天竺,现在如何了?”

        四分五裂的天竺,本来还有一口气,不过之前王玄策在中天竺受辱,向勃泥借兵,把中天竺又打了个稀烂,如今,不提也罢。

        叶法善见苏大为没有回答,心中重拾自信,微笑道:“我观胡教传入中原的路径,西域各国多有信佛的,但凡是信佛的诸国,必然衰弱,没有例外,可知胡教是自我削弱之教。

        何况其教提倡出家,不事生产,不交税赋,不娶妻生子……

        苏帅如何看?”

        “道长说的这些,确实存在。”

        苏大为点点头道:“我看道德经,也有所领悟,与道长探讨一下。”

        “请说。”

        “这世上有完美的事物存在吗?”

        “没有。”叶法善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世上当然不会有完美之事,大成若缺,若没有缺撼,哪来流动。

        “既然世上本无完美,一个教派、思想,有缺点,不是很正常吗?就像道德经所言,事物都存在一体两面,有缺点,便有优点,那么,如何去用,在于人,而不在这件事物本身。”

        教派、思想,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便是人的工具。

        工具本身并没有思想,有思想的是人。

        工具能做好事,也能做坏事。

        工具有缺点,但如果人擅于运用其上的优点,依旧是好工具。

        反过来,如果真有完美的工具,人不去用,还是等于零。

        苏大为说的意思,还是把一切落在人身上。

        他反对叶法善把一切问题,简单的归结于某个教派。

        怎么说呢,苏大为说的这番话,有那么点哲学思辩的意思在里面了。

        在长安时,经常去大慈恩寺,去听玄奘法师讲经,倒也不是白去的。

        叶法善一时无言。

        就听苏大为又说了一句:“而且按老子之思想,方才叶道长说信胡教者,则必衰弱,其实反过来看也成立……其国衰弱,所以信胡教。”

        这句话,犹如一把锤子重重敲在叶法善的心口。

        令他身体一震,背脊一下子挺起。

        看着苏大为,背后冷汗涔涔。

        从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以至于他自己都没曾细想过这些事。

        此时经苏大为一说,顿时有一种颠覆性的效果。

        冥冥中,他似乎悟到了点什么。

        阴与阳,强与弱,是相对的。

        人与人的关系,也是相对的,是互相成就的。

        那么国与教呢?

        是否也存在一种相互成就,相互推动的力在里面?

        一时间,叶法善凝视着篝火,陷入到沉思中。

        其实学道或者修佛之人,修为越高,其思想越接近哲学层面。

        也就是所谓的“道”。

        一但灵感来了,或者有所感悟,在一件事上想上十天半个月,亦非不可能。

        看着叶法善皱眉苦思的模样,苏大为忍不住笑了笑。

        真是,这时代的人,思维层次也未见更高嘛。

        他跟叶法善说的话,也是极有道理。

        但道理,也只是道理。

        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叶法善的做事方法上,并没有打动苏大为。

        否则今天的谈话,不会从谈玄,变成辩法一般。

        双方颇有针锋相对的味道。

        其实苏大为也并不是一定要悍卫哪一方,或者去打压哪一方,而是……

        在长安,颇受玄奘法师帮助,这人情在里面,怎么可能被叶法善轻飘飘几句话,说得掉转枪头。

        何况武媚娘也是不折不扣的崇佛者,犯不着去帮着道门对付释门吧。

        再说了,自己接触过的几个道家中人,李淳风就不用说了,数次帮忙,还将一面唐镜赠予聂苏,这也是实打实的好处。

        就算是袁守诚,第一次见面,便传自己功法,那也是好处。

        那么叶法善呢?

        就撺掇着聂苏来找自己,以为凭着这点小恩惠,就能让他跟释门做对?

        开什么玩笑。

        诚意有没有?

        好处有没有?

        什么都没有,红口白牙,两片嘴皮子一碰,这种套路,对付别人可能还行,在苏大为身上……

        不吃这一套。

        吱~

        突然,一声细微的声音在洞外响起。

        苏大为感觉肩膀上的人一动,聂苏醒了。

        她的眼睛看向洞外,撮唇轻哨了一声。

        下一刻,只见白影一闪,一身雪白的猴头从洞外蹿进来。

        “猴头,人找……”

        聂苏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苏大为几乎同时瞳孔一缩。

        就连陷入深思的叶法善,也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蹿进洞的幻灵,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不是惊讶于幻灵的出现,而是惊讶它现在的状况。

        一支箭,插在幻灵的身上。

        那是一支金色的羽箭,与普通的箭支大不相同。

        箭头呈翼形。

        箭杆是黑色的圆木,上面绘有金色的铭纹,像是拥有某种魔力。

        最后的箭羽,是金色,不知是什么鸟类的羽毛会是这种颜色。

        在夜色和篝火下,显得十分醒目。

        而且这支箭十分粗大,比寻常的箭几乎粗了一倍,像是大拇指的宽度。

        这一箭从猴头右肩穿过,几乎将它半边胳膊给卸下来。

        猴头动作飞快,几个纵跃便扑到聂苏怀里,然后,它像是失去力气般趴下,奄奄一息。

        “猴头,是谁了伤了你?”

        聂苏很不对劲,她的神情,语气,全都变了。

        变得不像是平时那个温和的她。

        语调里,透着一股冷冽和怒意。

        苏大为极少见到她这个样子。

        但是目光看看猴头的状态,又能明白过来。

        金蝮蛇从猴头的脖颈处爬出,竖起半个身子,口里蛇信咝咝吐着,像是与聂苏在交流些什么。

        赵胡儿等斥候见了,也是满脸惊讶。

        但是没有苏大为的命令,此时反而不敢乱动,只纷纷拿眼睛投过来。

        白天雪崩的时候,是聂苏小娘子和叶道长,再加上猴头对大家施救的,这人心里都有杆秤,都懂得知恩图报。

        眼见白天的那只小猴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心里都是又惊又怒。

        暗自猜测究竟是谁做的,居然会射箭伤这白猴。

        这猴子不是凡品,当时它一爪下去,便能掀翻大片冰雪救人,众人可是都看在眼里。

        但现在,它却伤这么重。

        伤猴头的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tangbuliangr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争战三国唐时明月宋时关大明之雄霸海外密战无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玦爷养了个磨人精大唐一刀999级我的雇佣兵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