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宋枭途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九章 侵略者?英雄?(求订阅!)

大宋枭途 | 作者:任鸟飞 | 更新时间:2020-05-17 05:14:06
推荐阅读:我有百万技能点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凡大卫天道罚恶令霸天武魂我的功法全靠捡入骨情债共缠绵绝世杀神妙手神农龙神至尊
        …

        这次来增援礼成港的军队,可不是之前王德随手就收拾了的杂鱼了,而是高丽真正的精锐——精勇。

        原来——

        高丽不但在官品制度上全方位模仿中原王朝,连军制亦无处不充斥着中原王朝的影子。

        与大宋禁军各个指挥皆有营号一般,高丽京师八卫辖下各领也均有称号,分别为保胜、精勇、役领、常领、海领等等。

        这其中——

        保胜为步军。

        而分属各卫的精勇,则属于马军编制。

        此刻前来的,便是三千精勇,也是礼成城最强大的一支守护力量。

        事实上,直到这时,礼成这里的高丽人也不知道来攻打礼成港的是蔡仍的人马——他们以为是几支胆大妄为的倭寇组合到一起来打劫礼成港,根本就没想过对手会是饱受战争洗礼的正规军。

        结果,这三千冒进的精勇,被踏白军的重甲骑兵一战击溃,然后被踏白军的轻骑兵追杀了数十里,他们甚至连去礼成城汇报礼成港上的事都做不到。

        派出三千精勇之后,礼成城的守将王有义,就派人快马加鞭的去开京通知有大敌偷袭礼成港,并说敌人有可能是由数支倭寇组成的寇军,人数不在少数,请求支援。

        可以说,王有义已经高估来敌了。

        然而,让王有义崩溃的是,仅仅一天不到,就有十万大军聚集在礼成城下。

        其实——

        礼成城城下的金吾军只有五万。

        是刘锜布的疏阵,通过加大行列间距、多树旌旗、兵器、草人、夜间多点火把,才让守军有了十万的错觉。

        ……

        次日。

        三更,金吾军埋锅造饭。

        四更时分,金吾军各支步军就开始做出攻城的准备。

        不过——

        虽然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可指挥这一战的刘锜却始终都没有下攻城的命令。

        直到天光大亮,蔡仍才让神机左军不要钱似的放了一柱香时间没良心炮和一窝蜂火箭。

        “咻咻咻咻咻……”

        “咻咻咻咻咻……”

        “咻咻咻咻咻……”

        “……”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

        铺天盖地的没良心炮和一窝蜂火箭将收城的高丽将士全都炸懵了,他们何曾见过这么猛烈的攻势?这还是他们所知的战争吗?

        不久,金吾军的步军就摆开了攻城的架势。

        幸亏王有义反应快,他连忙将贴身婢女的衣服扒开,然后将她的白肚兜扯下,之后绑在一杆长枪上不停的摇晃。

        一直用望远镜观战的刘锜,见到这个白肚兜之后,下令暂停攻击。

        不久,王有义就扯开嗓子喊道:“对面的,不要再打了,我们开城投降。”

        听见城上喊的话之后,刘锜派王家的一个大嗓门的伙计上前。

        那伙计来到城下,然后用标准的高丽语喊道:“我家将军只给你们一柱香时间,一柱香后,你们如果不开城投降,城破之后,三日不封刀!”

        “这是要屠城啊!”

        王有义吓得脸色惨白!

        有意去跟城中的诸位大人和一众达官贵胄商量一下。

        可一想到,那些权贵人士,尤其是王室成员,根本不会听他一个武人的话。

        那样的话,有可能就会被礼成城带来灭顶之灾。

        暗暗一咬牙,王有义决定先斩后奏。

        决心一定,王有义立即亲自带着亲信去打开城门。

        王有义这边刚打开城门,那边城中的达官贵胄便带着他们的亲卫和奴婢来增援了。

        见王有义已经开门献城了,一个身着华服的年轻人大怒,然后就想带着他的亲卫和奴婢来夺城门。

        可那个华服年轻人才舞着刀走了两步,一支利箭就正中他的脸上,下一刻他就翻身倒在地上。

        紧接着,地面就响起了雷鸣般的轰隆声。

        王有义扭头一看,就见至少三千武装到了牙齿的重甲骑兵已经冲进城来。

        领头的那员将领,呲牙咧嘴,活脱脱的一只夜叉鬼。

        那夜叉鬼,一马当先的冲入城中,然后也不分青红皂白,凡是有兵器在手的,被他碰到,一律格杀勿论。

        夜叉鬼身后的重甲骑兵,亦是如此,他们横冲直撞,仿佛一道钢铁横流,将城门冲得四敞大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王有义反应很快,他连忙喊道:“快将兵器放下,否则都得死!”

        说话间,王有义就将他的配刀扔到了地上,然后抱头蹲在墙根下,大声祈祷能够捡一命。

        耳边的轰隆声、喊杀声、哭喊声,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停下来。

        侥幸活下来的王有义,偷眼看去,随即就不可抑制的狂吐了起来!

        到处都是尸体,至处都是残肢断臂,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有些尸体被马踩得稀烂,变成了一团肉泥。

        这一刻,王有义决定了,这次的事一过,他就再也不当军人了,这根本不是人干的事啊!

        突然!

        有人用汉语大喊:“谁是当官的,请出来,我家主上有请。”

        紧接着又有人用高丽语喊道:“谁是当官的,请出来,我家主上有请。”,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你们可要珍惜机会啊。”

        王有义心中一动,随即用流利的汉语大喊:“我是本城防御使王有义,不知有何贵干?”

        见王有义不仅是本城防御使,还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王德大喜,连忙派人将王有义给蔡仍送过去。

        王有义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城外,然后见到了被数万大军围在当中的蔡仍。

        犹豫了一下,王有义向蔡仍行大礼,道:“外臣王有义,见过主上。”

        蔡仍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识时务的王有义一眼,然后用流利的高丽语问道:“你是什么职务?”

        王有义有些诧异蔡仍高丽语说得这么好!

        但诧异归诧异,王有义一点都不敢怠慢,他忙道:“外臣是本城防御使。”

        蔡仍问:“城中有多少守军?”

        王有义答道:“有一领正军、两领望军,本来还有五领精勇,可他们昨日出城增援……”

        说到这里,王有义说不下去了——他已经猜到了,那三千精勇必定是被眼前的大军给歼灭了。

        蔡仍又问:“附近有多少兵马。”

        蔡仍随后补充了一句:“我是说开京附近。”

        王有义挣扎了一下!

        想到就算他不说也一定会有别人说,王有义一咬牙,道:“礼成港附近只有港口那些人马和几十里外的一支水军,那支水军只有五领,一领正军,四领望军。”

        既然张开这个嘴了,后面的话也就好说了,王有义又道:“开京的京军,共有六卫二军,二军共分三领,鹰扬军一领,龙虎军二领,六卫分为四十二领,左右卫下有保胜十领、精勇三领,神虎卫下有保胜五领、精勇二领,兴威卫下有保胜七领、精勇五领,金吾卫下有精勇六领、役领一领,千牛卫下有常领两领,监门卫下有一领,二军都是侍卫军,六卫为战斗兵,但左右卫、神虎卫、兴威卫为京军的主力,负责守卫开京,或出征,防戌,平时负责守卫开京,每年轮流防戌边境重要地方,战时编为中、前、后、左、右五军投入战斗,所属保胜为步兵,而精勇为马军,金吾卫负责治安,千牛卫为侍从,监门卫负责宫禁城门。”

        顿了顿,王有义总结道:“另外开京左右还有州县军四十五领,大概两万七千人,再加上水军的八千人,开京左右应该有八万军队。”

        蔡仍心想:“跟王守成所说的差不多。”,随即心下就是一松!

        见蔡仍似乎一点都不在乎高丽在附近有八万大军,王有义忧心忡忡!

        蔡仍又问了一些问题,王有义全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有义知道的东西不少。

        又因为王有义经常跟宋商打交道,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

        蔡仍索性就将王有义留在了自己身边。

        王德很效率,连一个时辰都没到,他就将礼成城中的抵抗势力全部清理掉了,然后亲自出城来请蔡仍入城。

        蔡仍入城了之后,有条不絮的颁发了一系列的命令。

        蔡仍初时下的命令,王有义都觉得没什么。

        可是突然蔡仍一连下了两条命令:“查抄礼成城中的所有官产,包括高丽官员的家产,缴获全部充公。查抄所有贵族的家宅,解放所有奴婢。但又反抗,格杀勿论,然后抄家问族。”

        王有义听罢,瞳孔猛得就是一缩!

        聪明的王有义已经隐隐意识到了,这不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打劫,甚至不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权利更替的战争,而是一场彻彻底底颠覆高丽权力结构的史诗级的战争。

        王有义想要阻止蔡仍,因为他知道,只要蔡仍这个命令一颁布,高丽必定会血流成河!

        这可不是小题大做。

        要知道,高丽的奴婢可是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任何希望。

        奴婢,可以买卖、赠与和继承,私奴婢甚至没有户籍,而是附记在主人的户籍上,而且一般只有名,没有姓,高丽严格限制贱类转为良人,他们以为,如果允许贱类转为良人,则有可能通过科举等途径进入仕途,占据要职,犯上谋乱,所以奴婢不仅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不能做官,甚至原则上奴婢只能与奴婢通婚,虽然实际上也有良贱通婚的情况,但多是良男与婢结婚的情况,相反的事例很少,而且不管是哪种情况,其子女则都被视为贱类,《高丽史刑法志》说,‘小邦之法,于其八世户籍,不干贱类,然后乃得筮仕;凡为贱类,若父若母,一贱则贱。’也就是说父母中有一方为奴婢,则子女也必为奴婢。

        而高丽贵族已经习惯奴婢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并且是他们很重要的私有财产,怎么可以轻易放手?

        一旦蔡仍的命令执行下去,看到希望的奴婢,一定会跟随蔡仍推翻高丽的所有权贵。

        而高丽的权贵,显然不可能束手待毙,甚至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私有财产独立。

        双方必定会展开血腥厮杀,直至一方彻底打败另一方,才能终止……

        王有义看着不远处的蔡仍,心道:“如果事情真朝那个方向发展,他也许就不是侵略者了,而是解放奴婢的伟大领袖、无可争议的大英雄……”

        ……

  

 
大宋枭途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songxiaot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丹武圣主快穿之我是时空管理员血妖姬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盗天者死修罗武神牧龙师城姬三国剑骨卑鄙的外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