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明王冠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七章 道德和私欲的抉择

大明王冠 |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 更新时间:2020-05-17 02:05:09
推荐阅读:妙手神农霸天武魂傲世丹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至尊神魔最强屠龙系统地府朋友圈绝世战魂家里有门通洪荒魔帝归来
        我这一生,还很长。

        很简单的话。

        没有慷概激昂,没有热血沸腾,只是话家常。

        但在两个长辈和大舅哥的耳里,却似黄钟大吕,恍然间,三人似乎看见了一个人,走在那大明的巨大版图上,宛若时针一点一滴走远,而大明的版图也越来越远……

        徐辉祖深呼吸一口气,起身来到黄昏身畔,拍了拍,本想说些什么,却觉得有些难为情,于是板着脸道:“小心着些,别让我为难。”

        言下之意,你要和乌尔莎、娑秋娜或者那十个西域美女发生点什么,最好别让我知道,要不然我回去不好给三妹交差。

        大家都是男人,懂得起。

        嘴边的肥肉怎么能不吃。

        高贤宁起身,对着黄昏以儒家读书人的礼仪做揖,“若身体力行,百十年后,汝当为圣人也。”

        转身和徐辉祖一起出门。

        黄观起身,看着这个已经让他完全不认识的侄儿,深呼吸一口气,哈哈大笑着,就这么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有侄子黄昏。

        正应了那句,我辈岂是蓬蒿人。

        若是如此,那我黄观为侄儿之梦想,出仕朱棣朝内又何妨。

        快哉!

        黄昏伸出手,喂了一句,发现三人都没理他,一时间有些无语,呢喃着说我都还没有说到了安南,和胡汉苍交流时的策略呐。

        你们不听听?

        得,反正到安南还要几日,路上慢慢交流,大家一起查漏补缺,总得让胡汉苍父子为攻打占城认错,还得让他们吐出安南的统治权来。

        黄昏坐在那里,陷入沉思。

        他在想一个问题。

        一个哲理和道德的问题。

        现在这个时节,裴伯和陈天平应该快要到大明境内了,陈天平大概也从澜沧王国往大明跑路——其实这事因为梅殷的反叛和朱棣的亲征,导致整个亚洲局势的变化,而延后了几个月。

        也说不准陈天平因为这小小的蝴蝶效应已经死了。

        毕竟大明忙得团团转的时候,胡汉苍和胡一元这俩父子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追杀陈天平,澜沧王国没有必要因为一个陈天平而得罪安南。

        但是——

        如果陈天平没死,他和裴伯先后抵达大明见过朱棣,自己要如何选择?

        按照道德来说,自己不能看着陈天平送死。

        以历史轨迹来看,陈天平到了大明后,朱棣会再强烈谴责安南,然后胡汉苍父子作死,请大明送陈天平回国继承王位,结果却在路上当着大明五千雄师的面处死了陈天平。

        所以如果站在道德角度,自己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可若是阻止了这件事的发生,大明还有什么光明正大让藩属国谁都无法反驳的借口来征讨安南,如果不征讨安南,如何让安南变成大明的交趾布政司?

        黄昏是一个矛盾的人。

        从某方面来说,他和朱棣一样,所以朱棣才会如此信任黄昏,因为朱棣有时候能在黄昏身上看见他的影子。

        换句话说,很多时候做事情,黄昏也想立牌坊。

        但在这件事上,他真不知道如何立牌坊。

        为了大明的帝国霸业,为了自己的梦想,陈天平得死,但是作为小半个读书人,黄昏又觉得人性本善,不应该让陈天平这个可怜人再承受这种磨难。

        愁。

        忽然心思一动,这事何不问问叔父黄观?

        他是三元状元,必然有解惑之策。

        适时乌尔莎端了热水进来,比划着手势,说洗漱休憩,然后弯着要将热水端到黄昏脚下,半跪着给黄昏脱鞋。

        黄昏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乌尔莎的背上。

        真光滑。

        又忍不住顺着往下看。

        真圆。

        而且因为苦练握刀杀人术的缘故,肌肉紧致,应该弹性十足,这是娑秋娜无法拥有的风情,就是自己那位大明第一美人儿的娇妻,也比不过。

        所以说,世间女人,大多有她引以为傲的个性资本。

        黄昏吞了吞口水,强行压住内心的火焰。

        然而压不住。

        因为乌尔莎在帮他洗脚,冰冷的小手滑腻着拂过脚裸,敏感的一批,让黄昏格外躁动,最终闷哼了一声,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让你这么洗下去,我会先把你洗白了。

        乌尔莎听到声音,抬头,目光惘然。

        大眼睛水灵灵的。

        黄昏恍然,她听不懂大明官话,于是比划着手势,示意她自己去休憩就是。乌尔莎这倒是懂了,抿嘴一笑,没有退下,继续尽职的贴身侍候。

        这一点,比绯春有觉悟。

        于是黄昏备受折磨。

        乌尔莎也是不经意间,发现了异状,眨巴着眼睛,啊了一声,心里心跳如雷,却只能假装没看见那狰狞的一幕。

        毕竟秋天了嘛,衣服比较厚,不算很明显。

        一夜无事。

        当然,睡在床上的黄昏辗转难眠。

        在地上打地铺的乌尔莎也一样,总觉得什么时候大官人就会扑下来,然而并没有。

        第二日出发前往安南。

        在路上,黄昏请叔父黄观过来一叙,在马车上落座之后,也没有避开娑秋娜,直接问道:“叔父,侄儿心有疑惑,还请解之。”

        黄观笑道:“但说无妨。”

        黄昏道:“如果有这么一件事,有这么一个人,你已经猜到了他的结局,而且你也有能力改变他的结局,但是一旦改变他的结局,你的梦想和你的国家,都会因此走一些弯路,从而导致更大的损失,你是选择改变他的结局,还是让梦想和国家多走弯路?”

        黄观略微思忖,“这其实是大我小我之分,只不过这里的小我不是自己,而是他人,这里的大我却是自己,说到底,是私欲和道德的抉择。”

        黄昏点头,“大概如此。”

        黄观沉吟半晌,掀开车帘,执着外面的大山,“你看。”

        黄昏看了看,“没什么啊。”

        黄观笑道:“你看山峦,多有青草,若是登山望高,岂可不踏青草,若是垂怜青草,又岂能登高望这绮丽风光?”

        顿了下,“人生有舍有得,做人一世,为官一生,你不可能对得起所有人,但你百年之后,如果有百人骂你,万人赞你,那便是对的。”

        “何谓小我?”

        “何谓大我?”

        “抛开一切道德约束,将之量化,则小我为少者,大我为多者,如此评断,多者大于少者,一切的道德准则在这里,都只是束缚,须知我们存在的世界,是无数人组起来的,我们不能因为少者的利益,而牺牲多者。所以你这个疑惑,要去处道德、哲理的繁冗思索,要回归本源,如此一说,便是简单的算学问题,懂否,痴儿?”

        黄昏如醍醐灌顶。

        旋即出了一声冷汗,“如此说来,侄儿其实做错了很多事。”

        黄观讶然,“哪些事?”

        “当初不该救景清,甚至说,也不应该救叔父。”

        黄观愣住,“为何?”

        黄昏苦笑一声,“个中缘由,侄儿不便明说,说了叔父也不会信,就此罢,好在景清终究没能阻挡历史的车轮,好在叔父如今也愿出仕永乐,侄儿总算没酿成大错。”

        自己当年确实圣母心过头了。

        黄观也没追问,让马车停下,他要去找高贤宁继续交流,和侄儿呆在一起,让他倍感约束,况且……

        黄黄观下马车前,笑眯眯的说:“我们黄氏家风甚严,但对于娶妻纳妾一事比较开放,你尽管放心罢,回到京畿,我去帮你给侄儿媳妇解释。”

        说完哈哈大笑下了马车。

        黄昏瞠目结舌。

        叔父这意思……不介意自己把这十几个家姬都睡了?

        如此“甚严”的家风?

        我喜欢!

  

 
大明王冠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damingwangg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极品赘婿狂暴武魂系统剑骨报告厉少:夫人要离婚城姬三国修罗武神血妖姬不朽道魂卑鄙的外乡人我真是修炼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