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穿越养娃日常最新章节

402舅母的纠结

穿越养娃日常 | 作者:臻善 | 更新时间:2020-05-18 22:01:15
推荐阅读:我的微信连三界猛男诞生记我本风流王一凡我真不想靠脸吃饭极品全能高手陈西小仙女种田忙我的傻白甜老婆都市极品猛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极品全能高手夏天
        饭后瑾娘到底是见到了舅舅和沈舅母等人。

        沈舅舅这还是听说瑾娘带着几个孩子过来了,特意过来看一眼。至于沈舅母,那就是块儿牛皮糖,恨不能黏在瑾娘身上不下来。

        沈舅母也机敏的很,尽管瑾娘将自己的态度掩盖的很好,沈舅母还是察觉出她不太想徐二郎给沈城安排差事。

        对此沈舅母自然很不高兴。

        放以往她就直接拿沈舅舅来撬瑾娘的嘴,让她不得不松口。

        可之前贪墨瑾娘压箱底银子的事情不是暴露了,沈舅母既担心瑾娘捅破了此事,又担心瑾娘那时候心里的怒火太盛,所以明智的躲避了瑾娘几日,没有往她跟前凑。

        但青儿都成亲这么些时日了,瑾娘还将那事儿掩盖的好好的,丝毫没有对外泄露的意思,这就让沈舅母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她觉得瑾娘还是过分注重感情的,若不然也不能担心沈舅舅生气,担心坏了两家的交情,选择引而不发。

        既然她选择将此事轻轻摁下,沈舅母自然没有不乐意的。她高兴的很,甚至还轻狂的觉得,肯定是他们在青儿成亲时给的贺礼太丰厚了,堵的瑾娘有话不能说。

        想起给青儿的那笔“贺礼”,沈舅母又是一阵心疼。一个铺子,外加五千两银子,那可不老少呢。

        若是要一碗水端平,给青儿的贺礼就该向瑾娘看齐,就该给青儿五百两。可她不是看在瑾娘的面子上,把这贺礼给添到五千了么?这来回一算,不仅弥补下早点她造成的“亏空”,还净赚了四千一百两。

        所以林府占大便宜了。换句话也就是说,瑾娘占大便宜了。

        沈舅母这种毫无逻辑的逻辑,也是让人头痛。

        她将此事归结为她花钱买瑾娘闭嘴,那瑾娘以后不仅不能提此事,反倒要因为她帮扶了林府,帮扶了青儿,给了厚厚的贺礼,而感谢她。

        再话句话说,沈舅母觉得如今她腰杆子硬的很,足以居高临下的指使瑾娘快些给沈城谋个前程。瑾娘若是不愿意,若是拒绝,那她就是白眼狼,就是忘恩负义。

        沈舅母见到瑾娘就想往她跟前凑,萱萱觉得舅母这像是把姐姐当成肥肉了,上去就想啃一口。

        她是不知道姐姐和舅母之间发生了何事,但是自从那日正好碰见舅舅和舅母和爹娘说给哥哥贺礼一事后,姐姐再说起舅母面色都不太对。

        萱萱是个机灵的姑娘,她直觉姐姐在面对舅母时是不高兴的,所以就不太想让舅母往姐姐跟前去。

        她率先走出一步,热情的要和舅母说话。但是沈舅母才不稀得理会她。

        如今这家里,也就萱萱和她娘最没用。她娘还好,总归是长辈,若是拿出架子来,不管是瑾娘还是青儿也只能顺着她。所以她勉为其难和这个小姑交好,也能期待有些回报。但是她搭理萱萱这个前程未卜的小姑娘又有什么用?她夫家都没定,如今就是个普通的闺阁女子,给不了她的城儿一点帮衬,搭理她纯粹浪费时间。

        沈舅母径直错过萱萱,直接找瑾娘去了。这忽视的态度不要太明显,看得青儿和柯柯直皱眉。

        瑾娘是没注意到这一幕,她此时正在和舅舅寒暄。舅舅有意在京城置办宅子和铺子,看了几天也挑选了几处不错的地方。不过到底对京城不熟悉,也不敢贸然定下。碰巧瑾娘询问,舅舅也把烦恼说了。

        这边舅甥两个说的热络,那厢青儿和柯柯互相对视一眼,一人拉了萱萱过来,让她帮着给长辈们泡茶,好让萱萱不那么尴尬,一人则直接走到舅母跟前,青儿说,“姐姐刚才和我说了,姐夫给荣哥儿安排了去应天书院求学的事情。我这边就想问问舅母,要不要让表哥也去书院里学习一段时间?”

        青儿这话一出,不单是沈舅母愣住了,就连她身后的沈城夫妻,以及正在和瑾娘说话的沈舅舅,都住了嘴陡然看向青儿。

        沈城之妻最激动,“可以么?相公不是官宦家子弟,也能入学到应天书院读书么?”

        沈舅母一把抓住青儿的胳膊,“好孩子你有办法是不是?你快和舅母说说,要如何做才能把你表哥送进去。是要花钱还是送礼,只要你指出个门道,舅母马上去做。”

        沈舅舅闻言欲言又止。

        他也是想让儿子继续读书的,可惜沈城天赋有限,能中秀才已经是走了大运。他在平阳时也参加过两届秋闱,可惜都名落孙山。

        这都应了老先生对他的点评。

        所以沈舅舅对于让儿子继续科考也不再抱有希望。

        但是有机会让孩子继续去书院读几年也不是不好。一来应天书院非官员和巨商富贾之子不能进,这要是入学了,就相当于打开了另一个层面的交际圈,与日后沈城的前途是有益的。二来,沈城如今正是定不下心的时候。他心比天高,也想学着二郎和青儿考个功名,这就使得他对于丢下书本,转而经商一事很不甘心。他不愿意在这下九流行当谋生,觉得有损他的体面。这些话他没说过,但他这个当老子的又如何会看不出来?

        原本他带儿子来京城,就是想求一个转圜的机会,没想到还真有。

        去书院读书也好,再读几年他这个老子也还撑得住。届时成不成的,反正儿子的关系网事搭建好了,就是之后让他回家继承家业,他也没什么借口再推脱。毕竟机会他可是给了,可他一事无成,那这只能说老天命中注定他不该走那条路。

        再有,去了书院,也省的瑾娘回头求二郎给城儿安排差事了。若城儿真是那种油滑的性子,把他丢到官场他放心,但这孩子小聪明有,大智慧没有。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而不论是二郎还是青儿,都是前程似锦,也不可能一直看顾他。所以为了小命好,还是老老实实读书经商吧。

        沈舅舅眼神火热的看着青儿,沈城眼含激动的看着青儿,沈舅母更是一把拉住青儿的胳膊。

        青儿看着几人,又看看瑾娘,随即笑说道,“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若是表哥有意,回头我找人去疏通疏通此事。表哥之前一直说欠了些运道,没有好师傅,这是表哥一直以来的遗憾,既如此,表弟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青儿道,“等我回头写信问问师长,看能否加塞一个名额。若是可成,届时表哥和荣哥儿还能一道入学。”

        沈城激动又有些尴尬,他年已愈三旬,却要和个毛头小子一道入学,说起来脸面都没了。不过比起前程,脸面也没那么重要,他就说,“那就劳烦表弟了。”

        “不妨事。只是事成之前,表哥怕还得和我一道去一趟书院,见一见师长。”这就是要考核的意思了。不过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不管在哪里入学,也少不了这一关。即便是新招进来的弟子,也还有入门考这个拦路虎守着,更别说沈城这类中途过来的学生了,那考核只会更严格,而不会简单了。

        青儿如此一说让沈城陡然觉得亚历山大,一时间他都不顾不上和林父以及沈姨母寒暄了,只匆匆给两人请了安,便想回去复习。

        长辈们体谅他,都含笑让他快去忙吧。熟料沈城一只脚都踏出门口时,又陡然想起,他没有书……

        他上京时,行囊中倒是塞了几本书,但那书和科考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那都是世面上的流行书籍,大多是诗集,也就是一些文人附庸风雅的作品,登不上大雅之堂,却处处可见怀才不遇的痛恨……总之是投了沈城的心思,所以他倒也喜爱,一路上翻看个没完。可惜,这和科举无关,即便他酸诗写的再好,秋闱不考也白搭。

        最后还是青儿看不过去了,体贴的表示会将他曾用的书送过去,沈城这才又感恩戴德的带着妻儿离去。

        沈城一走像是把沈舅母的心一道带走了。

        就见沈舅母眼神一直向外撇,就连脚尖也是朝外的。她甚至都不怎么缠扰瑾娘了,毕竟儿子如今可不用谋官了,指不定几年后朝廷想要竭力塞官给儿子做呢。不过瑾娘这里也得交好了,好歹给儿子留条后路不是。

        沈舅母如今一心想这给儿子炖点鸡汤补补身体,又想着听说吃核桃读书人聪明,回头她就去集市上买它一篓核桃。又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早些搬出林府?毕竟林府不是自己家,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再来儿子读书要僻静,林家现在正兴盛,每天来来往往不少人,再耽搁儿子读书就不太好了。

        想着想着,沈舅母就觉得搬家势在必行。

        于是等晚上回了他们住的院子后沈舅母把丫鬟们都撵走,就和沈舅舅说起他寻摸的宅子如何了?

        沈舅舅蹙眉看着她说,“我方才才和瑾娘说了此事,你没听见?”

        我哪儿听见了?我满心满眼都是占儿子,我那还本事将心思分给其余人?

        沈舅舅也是知道她的为人的,不由叹口气将瑾娘给的建议说了。随后又道,“既然是读书,那就选一处僻静些的宅子,我和瑾娘的意思时,明天先去西边顺耳胡同看看。那边住的都是清贵的读书人,而且顺耳这词听着吉利,指不定旺咱们城儿。”

        沈舅母不知道“顺耳”两字那吉利了,她只听说过耳顺之年,所以这顺耳和耳顺有关系么?若是有的话,倒还真是个吉地,可以看一看。

        “若是那顺耳胡同的宅子不合适,我准备在应天镇先买一座院子住下。”

        “应天镇?那又是什么地方?”

        沈舅舅解释道,“那是应天书院下边的小镇。因为应天书院不允许学生带伺候的下人过去,便有那家长在此处安排下人手,以备孩儿不时之需。经年累月,那里又开了各种铺子,又有读书人汇聚,渐渐的便成了镇子。”

        沈舅舅道,“还是荣哥儿和我说的这事儿,那孩子还说,他们在应天镇也有宅子,是早先为方便长安长平两孩子上学置办下的。”

        沈舅母到底爱占便宜成性,当即就想说,既然是徐府的宅子,那就是瑾娘的,他们是瑾娘的舅舅和舅母,借来住不是更好?

        沈舅舅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当即大怒似得指着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琢磨过之后再开口。瑾娘是你外甥女,又不是你亲闺女,即便是亲闺女,也没有这样趴人身上吸血的。况且,城儿这是去读书,你让人知道他携家带口住在亲戚家的宅子中,外人会如何看他?你难道忘了,徐府可是有两个嫡亲的孙子,平时还要在那宅子中落脚呢。”

        沈舅母闻言当即闭嘴,啥话也不说了。

        儿子就是她的逆鳞,一切为了儿子好的事情,沈舅母都会毫无顾忌的冲上去。反之,若是对儿子有害的,那别想靠近他儿子。

        沈舅母狠点了两下头,看来是把他的话听到心里去了,这让沈舅舅心里微松口气。

        内人还是个混不吝的,他除了多用言语恐吓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在找到她的软肋,想吓唬住她也很容易。这让沈舅舅沉重的心松缓些许。

        到底是上了年纪,沈舅舅沐浴过后就歇下了。倒是沈舅母,此时不由开始琢磨长安长平……

        这俩可是徐府嫡亲的孙子,虽然俩孩子命不好,爹死的早,娘又早早改嫁了,但谁让他们叔叔姑姑都争气呢。

        二叔如今从三品,之后想必还有的升。三叔,这是个从军的,前程不说也罢。倒是他们那小姑姑,嫁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宗亲,如今是人人敬仰的顺海侯夫人。

        这依仗可不小。

        所以问题来了,她究竟是继续谋划让她的宝珠做青儿的平妻贵妾呢,还是干脆把她和长安凑做堆?

        若是给青儿做贵妾,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既能亲上加亲,也能给女儿找个如意郎君;不好的就是会得罪柯府——那若是上不得台面的也罢了,可柯家的当家夫人,柯柯的娘可是公主;而柯柯也不像她以为的那样软糯,也是带刺的。让她开口同意宝珠进门怕是不太容易。

        可若是让宝珠嫁给长安……

        。

  

 
穿越养娃日常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chuanyueyangwarich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真不想靠脸吃饭贴身丫鬟的日常我言出法随山河为枕邪王追妻萌妻十八岁家有悍妻怎么破妖女乱国天降我才必有用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