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穿越养娃日常最新章节

354讨债的

穿越养娃日常 | 作者:臻善 | 更新时间:2020-03-27 01:54:05
推荐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能金属职业者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三界供应商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绝品狂少系统超级医生在都市绿茵王牌少帅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邪帝毒妃:神医大小姐
        徐翀念及早先对嫂嫂的不敬,心里发虚,就想做出些补偿。可嫂嫂太能说,这跟喝上念经似得絮叨个不停,他真的招架不住啊。

        虽然都是关心他的,更正因此,他更觉得不自在。

        徐翀就匆匆开口说了一句,“我出去见王孙平和宣和。”

        王孙平和宣和这两人瑾娘都知道,他们都是徐翀到了京城后结交的至交好友。王孙平之父是从五品典仪,宣和之父是正六品梧州宣抚使司敛事。

        想当初徐翀和他们结交时,徐二郎还没进入官场,还只是个举人。那时候徐翀和他们两人交好,外人还说徐翀会攀附,说他小子心眼儿多,知道往上爬。

        事实证明那些人都错了。

        徐翀至情至性,交朋友不看出身完全是看品性,看性情是否相投。

        他至今还和两人保持频繁往来,可如今徐二郎是从三品的辽东都指挥使,徐翀自己也出息,是正六品虎威校尉。反观王孙平和宣和两人,读书没什么大长进,之后为博前程都走了家里的关系,进了京城南大营,如今好似都是千夫长。

        而他们家中的父兄,这几年也没太大动静,如今远不如徐二郎官职高。

        如今情况完全反过来了,倒是成了王孙平和宣和“攀附”徐翀了。当然,这都是外边那些闲的发慌的人说的,瑾娘完全没听到耳里去。

        她对王孙平和宣和印象颇深,其一自然是因为那两人是徐翀的好兄弟,还曾经多次来家里做客;其二,瑾娘早先看出那两小子似乎对他们家翩翩有意。

        只是因为徐翀进了京郊大营,那两人也忙碌起来,之后许是见面的机会少了,也或许是家里父母不同意了,亦或者随着徐二郎水涨船高觉得娶他们家姑娘有高攀的嫌疑,便淡了心思……总归他们避嫌起来,这事儿也就没了后续。

        瑾娘之后倒是听说过,那两小子都成亲了,似乎孩子都有了?

        徐翀一听嫂子如此问,头都大了。大龄剩男都有一颗敏感的心,一听人提及成亲孩子什么的,就觉得要被催婚。未免被嫂子唠叨成亲的事儿,徐翀焦灼的给小厮使眼色,然后急匆匆给瑾娘道罪,“嫂嫂我真要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王孙平和宣和稍后还要回南大营当差,我要是现在不赶过去,这趟指定又见不成了。”

        然后不等瑾娘回应,作个揖一溜烟跑了。那模样,跟身后有鬼再追差不多。

        瑾娘扁着嘴巴,她还能不懂徐翀落荒而逃是啥意思。但是天可怜见,她可是很开明的家长。孩子想什么时候成亲,想什么时候嫁人,只要好好和她说,那都是可以商量的事儿。就是他们不成亲不嫁人,瑾娘也没意见,毕竟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么。

        瞧,她就是开明的家长。这个时代像她这个完全站孩子那边的家长,可实在不多了。

        自我满足一把,瑾娘才迈步往鹤延堂走。

        徐父出门会友了不在家,徐母在礼佛,如今也不见人。

        瑾娘白跑一趟,索性直接回去了,准备等晚些用饭时,再把庄郡王府分家的事情,详细的给二老说一说。

        谁知瑾娘才走出鹤延堂,就碰见王奎搀着徐父回来。

        徐父似乎是腰扭了还是怎么滴,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被王奎搀着。他哎呦哎呦叫疼叫的唤,冷不丁看见瑾娘——

        徐父强撑着支起身子,佯作无事发生一样问瑾娘,“老二媳妇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儿?”

        瑾娘垂首把事情简单一说,徐父就道,“行,爹知道了,你回去吧,稍后我把这事儿说给你娘听,你就不用过来了。”

        瑾娘点头应“是”,又忍不住看向徐父的腰,她想问徐父是否有恙,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结果徐父就已经不耐烦地摆手让她走。

        瑾娘佯作没看见徐父白惨惨的脸色,还有额头豆大的汗珠。既然徐父不想让她知道,她就装作不知。不就是装聋作哑么,瑾娘求之不得。

        毕竟看模样徐父是伤着腰了,他这么大年纪了,伤筋动骨是常见的事儿,但看徐父那衣衫不整的样子,指定又去胡混了。

        因为胡混把腰闪了,还被儿媳妇碰见,这是挺尴尬的。

        瑾娘装作啥也没发现,回翠柏苑去了。

        此时徐二郎正握着长洲的小手,纠正他手腕用力的角度。瑾娘等他们休息了,才凑过去在徐二郎耳边说了两句。徐二郎面色不变,只冷冷“嗯”了一声。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等三个小的离去,瑾娘才和徐二郎说,“爹这作态,真是十年如一日。”

        徐二郎说,“比之往常,还算长进了。”

        瑾娘瞠目结舌,徐二郎不能和她说,他们没在京城的时候,父亲闹得更过分。

        那时候他担心会闹出人命,让通河盯着,又拜托了李和辉,若是徐父有什么不妥当,他看着处置。

        结果,若不是李和辉看得严,徐父八成都命丧了。之后还是李和辉担心徐父去了翩翩要守孝,得三年后再出嫁,不得已出找人“仙人跳”,这才唬的父亲老实了。

        但他那人记吃不记打,三天好了,两天又犯了。得时时敲打才行,不然指不定哪天人就没了。

        父亲这一生彻底贯彻了一句话,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然而,他倒是风流了,潇洒了,倒是把儿女们都坑的不轻。

        他和三郎是男儿,倒是不惧有什么坏名声牵连他们。但是翩翩……也幸好李和辉厚道,不会因父亲作风低看翩翩,不然……

        这些事情徐二郎不想和瑾娘说,担心污了她的耳朵。他就说起别的转移瑾娘的注意力,然后瑾娘的思绪顺利的被岔开了。

        之后两天,徐二郎先是带着几个孩子去京郊玩了一天,又在京城逛了一天,随后又去了翩翩和李和辉搬去的新宅子。

        三胞胎这几天玩疯了,在小姑姑的新家跑了一天还乐此不彼。

        若不是精力不济,实在熬不住了,他们还想继续玩。可惜到底年纪小,撑不住都趴在奶嬷嬷身上睡着了。

        翩翩和李和辉送他们出府时,天已经黑透了。

        翩翩摸摸三胞胎的脸,不舍得他们离去。就是哥哥嫂嫂,翩翩也不想他们走,想让他们直接住下算了。

        瑾娘闻言就笑,“你们这还有一大摊子东西要收拾呢。你们先把东西都归置妥当,等啥时候空闲了,我们再来玩。反正离得近,片刻功夫就到了,我们过几天再来玩。”

        翩翩依依不舍说,“就是嫂嫂抽不出空,也让长乐他们过来玩。你们也在京城待不了多长时间了,不让我们多见几面,我这心里难受的慌。”

        翩翩又说,“我这就让人给翩翩几个收拾房间,之后让他们在府里住几天。”

        瑾娘满口应好,“只要你不嫌弃他们烦,一直住在你这儿都成。”

        翩翩送走了兄嫂和几个侄儿侄女,站在府门口好久一会儿还有些感伤。要不是李和辉在跟前,她都想跟着回府算了。

        这思想才刚冒出脑袋,她的手就被牵住了。

        李和辉轻笑着看着她,“想家了随时回去都行,反正现在咱们搬出来了,也没人拘束你。你想回家住,我就跟你过去住几天。等住烦了,咱们再回来。”

        翩翩闻言脸就有些红,“都成亲的人了,哪能一直住娘家。我隔三差五回去住一天就好,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你要陪着我一起过去住。”不然就怕爹娘嫂嫂担心她是受了委屈,才回家的。届时再给李和辉排头吃,那不闹笑话么。

        翩翩坚决不承受,是因为不乐意和他分开,才让他跟过去的。但不管她究竟是如何想的,李和辉都包容又宠溺的看着她,“好,都听你的。夜深了,咱们回去休息吧。”

        翩翩的脸再次爆红,但还是任由他牵着手。夫妻两一边靠的近近的说些小话,一边迈着悠然的步子回了院子。

        夜色静谧,徐徐凉风吹来,将一天的疲劳和躁动都吹散干净。

        月亮低垂,黑蓝色的星空上只有零星三两个星子点缀,散发着淡淡光明。

        翩翩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忧心,又恰逢有帖子上门邀请瑾娘去赴宴,瑾娘自然应了下来。

        她出门时带着长乐和小鱼儿,荣哥儿则跟着徐二郎。至于三胞胎,被留在家里交给徐母照看。

        三胞胎调皮顽劣,徐母却宠溺他们宠溺的紧。

        许是隔辈亲,许是意识到亲情的重要性,亦或者三胞胎当真稀少,让人怜爱。徐母对他们三个非常宠溺,且一日比一日喜爱。即便三胞胎吵得翻天,让徐母头疼欲裂,她也不说他们半句不是;哪怕是三人将她喜爱的画卷弄脏弄破,将古琴琴弦弄断,徐母顶多自闭的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一天,对三个小的却没什么惩罚。

        得知此时的瑾娘:……她由衷的觉得,等回到河州后,她头肯定会大。

        三个小的仗着祖母宠,姑姑爱,小姨护,真是快上天了。

        如今也就徐二郎能制服住他们,至于瑾娘,她不行了,三胞胎知道她就是个纸老虎,如今完全不怕娘发火了。

        对此瑾娘还能说啥,她啥也说不出来了。

        瑾娘连着两天敷衍,三胞胎头一天跟徐母在府里玩耍,第二天祖孙几个就去京郊的寺庙上香了。

        等瑾娘和徐二郎从宴会上回来,祖孙四个还没到家。

        瑾娘等了又等,终于等到他们踏着漆黑的夜幕回到府里。与此同时得知长晖一脚踏空从半道上滚下来,脚脖子崴了的消息。

        瑾娘心疼的啊,眼泪珠子都冒出来了。

        徐母此时后悔起不应该这么惯着三胞胎,应他们的要求去寺庙。她到底年纪大了,又是一人看护三个小的,即便有丫鬟和嬷嬷在旁边伺候着,但是他们这一行人老的老小的小,也非常容易出意外

        结果,担心意外意外还真找上了门。

        因为他们下山时天色略有些昏暗了,长晖又是个急性子,还非常跳脱,他看见距离最下边一个台阶不过剩下七八个台阶了,就丢了嬷嬷的手一溜烟跑下去。结果不知怎的脚一崴,人也摔了,然后成功把脚脖子扭伤了。

        徐母说着说着就落起泪来,愧疚的不得了。瑾娘见状能说啥,这是做婆婆的,她就是再有不是,也轮不到她这个当媳妇的说教啊。

        再说长晖受伤固然有徐母看护不力的原因,她和徐二郎也要承担点责任。如果他们不这么放纵三个小的,从小将安危的思想灌输给他们,想来长晖总不至于那么胡闹。

        这么想着,瑾娘再看向泪眼巴巴的长晖,突然就觉得这小屁孩受点罪未尝不好。

        吃了这一回苦头,就长记性了,以后不会把家长的话当耳旁风,也不会故意做些危险的事情来。

        瑾娘点了长晖一指头,说他“活该。”

        长晖一直憋着的眼泪,唰一下就掉了下来。他“哇”一声就哭了,抱着瑾娘的腰哭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娘我的腿断了,以后我就成瘸子了,娘我残废了,您还要我么?”

        瑾娘给气笑了。

        行了小子,都知道残废是啥意思了。你既然知道“残废”,那你还故意往残废的路上作,你这不是找死是啥?

        瑾娘故意恐吓他,“你要是残废了就没用了,就成个吃白饭的了,那我还养你干什么,这不是给我和你爹添负担么?”

        长晖、长晖他哭的更凶了。跟洪水决堤一样,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还是徐二郎送完徐母回来,才将长晖安抚住。

        但长晖显然被娘之前的话吓到了,就有些担心他成了负担娘真的会丢弃自己。所以晚上硬撑着不睡觉,也不要和奶娘一道回去,就牵着爹娘的衣襟,非要和他们一起睡。

        瑾娘:可真是个小祖宗!讨债的!

        长晖最后还是如愿以偿睡到了爹娘床上,剩下长洲和长绮见状,那还愿意回去,也灵活的跑过来,嗖一下爬上床。

        得了,一家五口一起睡吧。

        拔步床足够大,添了这三个小的也很宽敞。但一想起长洲和长晖惨绝人寰的睡姿,瑾娘突然就对拔步床畏惧起来。

        早知道还要和这两小子一起睡,她当初一定纠正他们的睡姿。

  

 
穿越养娃日常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chuanyueyangwarich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佬退休之后我真不想靠脸吃饭人间小清纯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贴身丫鬟的日常娱乐之王者归来商海风云佟氏小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