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第1854章 种谔扬威

北宋大丈夫 | 作者:迪巴拉爵士 | 更新时间:2020-05-17 12:50:12
推荐阅读: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重生为君赵洞庭颖儿夫人,少帅又吃醋了!逆成长巨星回到宋朝当暴君(重生为君)最强终极兵王剑道乾坤战场合同工最佳修仙狂婿隋唐君子演义
        书院放假了,武学也有假期,曹佾得以在家里歇息。

        歌舞自然是必须的,美酒也要。

        “国舅!”

        曹佾正在嗨皮,想着是不是白日那个啥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了一个男子,却是堂弟曹晃。

        两兄弟也算是亲近,曹佾就招呼道:“一起喝点。”

        曹晃一脸怒色的道:“国舅,大郎被人打了。”

        “谁?”曹佾放下酒杯,“本哥?”

        “对。”

        “谁动的手?”

        曹佾沉着脸问道。

        如今他执掌武学,位不高,但架不住官家信任他啊!

        所以曹佾如今也算是出头了,谁若是敢欺负曹家人……

        曹晃跺脚道:“说来丢人,竟然……竟然是被个小娘子给打了。”

        “谁?小娘子?”曹佾懵逼。

        “不知道,马车送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晕,就说是被小娘子打的。”

        “看看去。”

        曹佾跟着去了曹晃家,曹本此刻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见他们进来,就赶紧下床行礼。

        曹佾本来满腔怒火,等见到曹本额头上起了个包,看着格外的好笑时,不禁就笑了起来。

        “谁打的?”曹佾笑道:“说了曹家是将门,可你家偏生要让本哥去读书,这不连个小娘子都打不过,以后成亲了岂不是要被欺负?”

        曹晃见儿子发呆,就怒道:“问你话呢!”

        曹本脸都红了,“是被沈果果打的。”

        曹晃一拍脑门,然后骂道:“没出息的蠢货!你怎地惹到了沈果果?”

        曹佾皱眉问道:“你可伤到了她?”

        曹本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外人,而沈果果才是曹家的千金小姐,他说道:“没。”

        “那还好!”

        曹晃松了一口气,“你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娘子闹起来,你还要不要脸?”

        曹本欲哭无泪的道:“爹爹,孩儿是和那个马潇潇吵架,被她踢了一脚。”

        “踢就踢吧,小娘子们的脚劲能有多大?”

        曹家毕竟是武将出身,对这方面看得开。

        “后来孩儿刚指着马潇潇,那沈果果就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棍子,一棍子就打晕了孩儿。”

        “那是双节棍!”曹佾得知结果也很是欣慰,“果果这般招人疼,你却去惹她作甚?幸亏你没动手,否则今日某亲手抽你个半死,再送去沈家赔罪。”

        曹晃问道:“国舅,燕国公那边是否会计较?”

        曹佾摇头道:“安北的性子是你不惹我,那什么都好说。本哥是和马潇潇冲突吵架,果果性子豪爽,多半是觉着本哥要动手,就出手相助。”

        曹晃笑道:“如此就好。要不回头让本哥去请罪?”

        曹佾看着他,“你倒是会打算盘,这是想让安北见见本哥,以后能关照一二。”

        “为人父母就是这样啊!”曹晃说着就拱手。

        曹佾想了想,“罢了,要去就赶紧,别等过了今日,那诚意一点也无,看着就是去拉近乎的。”

        曹本嘟囔道:“某还被打晕了呢!怎么去?丢人。”

        曹晃骂道:“你还有脸了?你练的拳脚呢?怎地一点都不管用?”

        曹本委屈的道:“孩儿哪里想得到沈果果会动手?要动手也是那个闻小种。”

        “闻小种若是动手,你此刻也醒不来。”曹佾一句话让曹晃的心冷了半截。

        “是了,那个闻小种邪性,有人说他是刺客出身,沈国公专门让他跟在妹妹的身边作为侍卫。”

        曹晃逼着儿子收拾了,然后准备了些礼物,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曹本茫然转悠了一阵子,硬着头皮来到了沈家。

        “国舅的侄子?”

        沈安得了消息时正在看海图。

        上次水军一路做了通往大食的海图,沿岸的各种小国不少,沈安在琢磨要选哪些地方作为大宋水军的补给点。

        “是。”庄老实看了一眼海图,觉得自家郎君果真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说是得罪了小娘子,来请罪。”

        沈安皱眉抬头,“怎么回事?去看看!”

        沈安一路去了前面,路上闻小种来禀告了情况。

        “那曹本和马潇潇吵架,被马潇潇踢了一脚,随后准备动手还是什么,被小娘子一棍子打晕了。”

        闻小种一脸的无所谓,在他的眼中,大概果果把人打死了也是活该。

        操蛋的保镖!

        沈安没好气的道:“那等时候你在做什么?”

        “郎君,那些大多是纨绔,小娘子立个威,以后出门都安生许多。”

        这个倒是,不过沈安却有些后怕。

        “国舅家是将门,若是那曹本动手,果果……”

        “小人就在边上,若是他敢冲着小娘子出手,哪只手动手,就废了哪只手。”

        到了前面后,见到曹本额头上的包,沈安虚伪的笑道:“这是国舅家的孩子?”

        “小子曹本,见过国公。”

        曹本行礼,沈安和他说了几句话,对他的请罪也只是含糊以对。

        自家妹妹出手太果断了些,看看这小子,那包忒惨,沈安都不好意思了。

        最后沈安送了他一些沈家的东西,算是回礼,这事儿就算是过了。

        可没过几日,这曹本竟然又来了。

        “什么?请教学问?”沈安一头懵逼。

        哥是杂学一脉的宗师,你确定要来请教学问?

        曹本锲而不舍的往来,每日都带着礼物,但也会顺带混一顿沈家的美食。

        果果不满的道:“哥哥,他这是来混饭吃呢!”

        沈安说道:“回头让他回家学去。”

        老曹也太不够意思了,这是甩锅呢!

        曹佾随后就来了。

        “将门凋零啊!”曹佾一来就要酒菜,“你看看如今的将门,还有几家有出息的?安北,将门原先就和世家门阀一般,可武学就像是科举,一下就把将门给打没了。”

        “那是你家子弟没出息!”沈安没好气的道:“若是子弟努力,将来为将也不是难事,可你家谁进武学了?”

        “武学……安北你不知道,将门不能进。”曹佾苦笑道:“否则家里的子弟某全都赶进去。”

        赵曙这是要彻底的消除将门,把武将变成一个可控的群体,这个思路没错,但对将门却冷酷了些。

        “某不服!”

        喝多了的曹佾发飙了。

        “当初说曹家是将门,某以为是多大的好,可如今将门凋零,曹家何去何从?”

        曹佾怒了,回家的路上也在骂。

        不知道他的话是被谁给听到了,随即有人上了弹章,弹劾曹佾诽谤官家。

        曹太后闻讯就召见了弟弟,曹佾出宫时看着鼻青脸肿的。

        “这是要彻底解除将门的意思。”折克行来了,很是黯然,“折家幸好已经让路了,否则此次还不知道怎么办。”

        “解除也该自然而然的解除!”沈安冷冷的道:“谁的主意?”

        “枢密院。”

        枢密院掌控武人,出这种主意再正常不过了。

        就在枢密院得意洋洋的时候,一骑冲进了京城。

        “大捷!”

        文彦博正在琢磨着水军出海的事儿,闻言一怔,“哪里来的大捷?”

        信使被带了进来,说道:“文相公,种知州夺取了兀剌海城!”

        “什么?”文彦博一惊,“他没有援军,怎能打下了兀剌海城?”

        冯京也有些惊讶,“上次不是否了他攻打兀剌海城的建言吗?那边距离顺州不近,若是让辽人闻讯围攻怎么办?”

        王韶却说道:“可兀剌海城到手,大宋就和辽人的上京道接上了,随时可以出手。”

        这是多大的好处?

        文彦博捂额,“他是怎么夺的城?”

        “种知州派出斥候,烧掉了兀剌海城的粮仓,随后突袭,一举破城。”

        “就这样?”冯京觉得这样的方略看不到一丝亮点。

        “有俘获的辽人密谍作为内应。”

        文彦博摇头,“上京道啊!那边有些乱。”

        王韶说道:“上京道全是部族,大宋若是出手,从后面给辽人来一下,耶律洪基要头疼了。”

        “老夫进宫去禀告!”

        赵曙得了消息也颇为震惊。

        “竟然打下了兀剌海城?”

        陈忠珩拿了地图来,赵曙指着兀剌海城说道:“这里右边是辽人的西京道,前方是上京道,可谓是要紧之地。种谔果然出手不凡,好!”

        文彦博老脸一抽,觉得被打了一耳光。

        这阵子枢密院正在谋划削弱将门的手段,为此把将门的坏处夸大些,用处缩小些,可才将着手,种谔就用兀剌海城给了他一巴掌。

        难为情啊!

        赵曙突然想到了此事,“上次枢密院说将门该如何……我再看看。”

        文彦博心中苦涩,知道这事儿算是办砸了。

        随后赵曙召集人议事。

        “兀剌海城是个好地方。”韩琦毫不犹豫的为种谔背书,“兀剌海城到手之后,臣觉着耶律洪基要头痛了,而大宋可以进入上京道,沈安,你擅长这个,来说说。”

        挖坑沈啊!

        众人不禁笑了。

        “上京道主要是阻卜等部族,这些部族名义上臣服于辽人,可辽人横征暴敛,早就埋下了祸根,臣以为可派人去挑唆,让那些部族乱起来。”

        沈安突然笑道:“臣那个结拜兄弟博罗特就对辽人恨之入骨,陛下,兀剌海城到手,大宋击败辽人就更多了几分把握。”

        “好!”

        赵曙欢喜的道:“种谔有胆有识,好!”

        “陛下,种谔不令而攻,跋扈!”

        文彦博必须要出班来收拾种谔,否则以后枢密院的权威谁来保证?

        这个没话说,连沈安都觉得种谔该被收拾一下。

        但枢密院的过错呢?

        沈安出班说道:“陛下,种谔固然有错,但他多次上疏,建言攻打兀剌海城,却屡次被驳回。”

        这事儿枢密院也有错啊!

        你枢密院说此时不好攻打兀剌海城,一次次的拒绝种谔。种谔后来就发毛了,干脆自己干。这不一家伙就把兀剌海城给打了下来,你枢密院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事儿和种谔数度力挺沈安担任枢密使的建言结合起来看,纯属就是在狠抽文彦博的老脸。

        老文,你不适合执掌枢密院啊!

        文彦博看了沈安一眼,觉得这厮果然是属狗的,咬着人就不放。

        “如此……”赵曙权衡了一下,“赏罚当分明.“

        于是种谔的功劳就没了,顺带京城去了呵斥他的文书。

        但赵曙却牢牢地记住了种谔这个名字,这比什么赏赐都让种家欢喜。

        随后种家留守京城的人就出手了,赶着大车,大车上有十多件汉唐的兵器,品相极好。

        “多谢国公!”

        种家的感谢很实在,沈安看着这些兵器欢喜不已,为此又腾出一个房间来保存这些宝贝。

        ……

        果果得出来求个票,霸道些:把月票拿来!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beisongdazhangf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之争战三国唐时明月宋时关大明之雄霸海外密战无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玦爷养了个磨人精大唐一刀999级我的雇佣兵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