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i小说 > 科幻灵异小说 > 暗月纪元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六章 时代的车轮

暗月纪元 | 作者:仐三 | 更新时间:2020-05-17 07:00:57
推荐阅读:漫威里的德鲁伊玄门妖王医妃定天下影视世界旅行家女总裁的桃运兵王1号强婚:重生巅峰女神星际麒麟麻衣神算子重生为君末世无限吞噬
        梦境区域之外。

        谁也不知道,绕过这一片死亡雾区的最中心区域,在其背后有一座看起来非常怪异的小岛。

        它是如何的怪异呢?因为这整座岛竟然是由一根石柱支撑着,悬浮于海面之上的,远远的看去就像一把伞。

        因为石柱很高,在海面上根本看不清楚这怪异的‘伞岛’上究竟有一些什么?

        倒是远远能看见有一艘船就停泊在那巨大的石柱之旁,而这一艘船如果有这一次资源季航海的少年在,一眼就能认出,这不就是唐凌回来时,所驾驶的那一艘显得有些奇怪的战船吗?

        此时,这条战船捆绑在石柱上,随着海涛的起伏而微微起伏着,船上一片安静,就像没有人的幽灵船。

        大概过了十几秒后,从船上才传来了一声略显夸张的惊呼声。

        还能有谁呢?这艘船唐凌送给了彩舞珠,自然在这艘船上的人只能是彩舞珠。

        夜未央。

        漫天的星光下,涛涛的海浪中,彩舞珠半趴在甲板上,神情和刚醒来的乌鳢珠没有任何的区别。

        她竟然入梦了?而且是梦境中的使者,一再郑重的声明,是属于全人类的,开启新世界的梦。

        人鱼也是人类中的一员吗?彩舞珠想着这一点,眼中闪动着光泽,足足愣了好几秒。

        在这时,安静的海面上蹦起了一条不大的变异海鱼,在夜空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又‘噗通’一声落在了海里。

        这个声音惊动了彩舞珠,她‘哗’的一声站了起来,口中不由低呼了一句‘乌鳢珠他入梦了吗?’

        她来这里是为了两件事,一是要采集一样人鱼族必须的东西,这东西就在这怪异的岛上。

        第二自然是要找到乌鳢珠,虽然现在还不完全清楚乌鳢珠究竟要做什么?但阻止他就是了,免得他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快速的走到了甲板的边缘,彩舞珠双手比划了一个怪异的手势,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静静的聆听...

        如果是人类,在这安静的海面上,除了风声和海浪声,又能听到什么呢?

        可是彩舞珠听见了,她听见了来自深海的‘沸腾’,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度难看,似乎为了确定什么?似乎又觉得难以置信,彩舞珠变幻了一个手势,娇俏的鼻子微微耸动,海风似乎吹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彩舞珠的神情彻底变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石柱上方。

        在石柱上方稀疏的长着一种淡紫红色的,有着一层薄薄雾气的菌类。

        这就是这一次彩舞珠需要采集的东西,可现在...

        来不及了!彩舞珠两腮鼓鼓,看模样似乎是气愤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接着她深吸了一口气,跳入了海中。

        **

        “唐凌!”

        “是唐凌出来了!”

        一走出神秘商店的大门,唐凌的眼前恍惚了一下,便出现在了之前那个光环之上,而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听见了光环上的少年们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还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发生了什么?我成了偶像了吗?”唐凌的脸上露出了略微羞涩的表情,但心底却一点儿也不介意这种热烈的追捧。

        少年人,谁又不想成为世界的中心,被崇拜着呢?就算搞不清楚状况,也不妨碍享受。

        就在唐凌考虑自己要不要挥挥手,回应一下大家热情的时候,几个身影已经冲了过来。

        还能有谁呢?不就是丰收号上的伙伴吗?

        韩星在唐凌的肩膀上锤了一拳,脸色通红,那样子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相对于韩星,东阳要显得稳重许多,可是眼中也难掩自豪和激动,荣耀虽然是唐凌获得的,但唐凌是他们的伙伴,而且还是能够一起出生入死那种,也是命运注定要追随的人,能不骄傲?能不自豪?

        其余的三子也是这个想法,只是西凤表现的更加直接,干脆搂着唐凌的脖子,又叫又跳,激动的双眼通红。

        唐凌此次取得的声誉意义何在?可能少年们并不是想的太过明白,可也能大致的感觉在未来这意味着什么?

        相比于其他的伙伴,被洛离扶着的胖子就显得有些‘特别’了,他一副腿软的模样,要不是被洛离扶着,只怕就要软倒在地上了。

        而他的表情也很奇怪,可怜巴巴的看着唐凌,要哭不哭的模样。

        在他的目光之下,唐凌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立刻把挂在自己脖子上的西凤给扯了下来。

        “咳,西凤。你要不要考虑安慰一下胖子。”唐凌觉得胖子是不是吃醋了?

        “我为什么要安慰他?他有什么需要安慰的吗?”西凤眨巴了几下眼睛。

        “他通关成绩可能一般,你得鼓励一下啊。”唐凌一本正经的说到。

        “他一般?他闯过了八层,评价还是s?比老娘都好,看着他,我就想要揍。”西凤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啊?”唐凌有些震惊了,胖子这是什么情况。

        而这边唐凌刚想询问胖子,胖子已经泪眼婆娑的扑向了唐凌:“唐凌大哥,救命!我要变成一个怪物了...”

        唐凌有一种头昏脑涨的感觉,同时东阳神情变得郑重了起来,他拍着唐凌的肩膀说道:“唐凌,等一下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唐凌一把扯开了扑向自己的胖子,一边正准备回答东阳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从天空中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这一切。

        “最后的考验结束了,而梦境也会随之结束。”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也自上空中传来。

        听见这句话,大家停止了欢呼的声音,和兴奋热烈的讨论,都望向了天空,神情也随之变得郑重了起来。

        涅槃巨塔的确带给了少年们不一样的震撼,和许多说不清的思考与情绪,但就像这个声音说的,梦境就要结束了,一切终将回归现实,而回归现实的话,第一个不能忽略的事情便是晋升紫月战士所需要的资源!毕竟这一次航海的目的就是这个。

        而涅槃巨塔的成绩不是与资源的分配息息相关吗?

        在一片沉默中,六合的身影出现在了天空之中,此时的天空就像有一座无形的阶梯,六合一步又一步的踏步而下,直到距离少年们还有20几米的时候,六合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的神情此时是严肃的,没有了那万年不变的笑容,在深深的看了一眼在光环上的少年们以后,他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一切都在改变,没有人预料改变会在什么时候发生?那我们唯一的办法只是...在巨大的改变来临之前,做好力所能及的准备。”

        听闻这句话,大多数的少年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总觉得内心忽而变得沉重了几分。

        “而现在改变已经发生了,你们需要记住今天。如果不出意外,在今天以后,你们将会成为紫月战士,也会成为时代之中站在前沿的那一批人,越优秀的人注定会承担越多的责任。”说话间,六合一挥衣袖。

        在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片海域,在海域之上漂浮着一艘又一艘一模一样的小船,另外这片海域也有两圈岩石形成的礁石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片幻影般的海域是在模仿涅槃巨塔之下的海域。

        六合制造出了这一片3d投影,应该是有其深意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少年们总觉得六合那似是而非的话语隐藏着某种沉重的事实,所以暂时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在那一片海域的3d投影上,反而是在思考别的问题。

        在一片沉默之中,终于还是有少年按捺不住开口了:“请告诉我们,要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是啊,这个时代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都没有明白,只看见了前文明的秩序彻底的崩坏,弱肉强食是最终的规则,混乱之下,生存就是意义。这样的时代,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是什么呢?重建秩序吗?”

        在场的少年们都是天才,很多人出身不俗,所知也多,所以即便是少年,所提出的问题也是颇具深意的。

        面对少年们提出的问题,六合双手拢在袖中,很平静的听着,直到稍许有些激动的少年们安静了下来,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重建秩序当然是必须的。”

        “可谁又能证明,弱肉强食未必不是最适合的当下呢?”

        这句话什么意思?少年们只要稍微一想,也就反应过来了,六合说这弱肉强食的世界是应该的?是合适的?

        听到这个答案,如若是成年人,会很安然,毕竟现实就是如此,既然不能反抗,那就接受,因为在现实之中,有太多比理想,比不甘更重要的事情...

        但少年们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就像一句老话‘当世界在你眼中变得真实起来的时候,那么你的青涩时光便已结束’。

        六合并不为少年们的愤怒所打动,因为这些天子骄子经历的太少,被保护,被资源所堆砌,其实是和这个时代脱节的。

        这也不是末日刚刚来临的那一瞬,不管时代是不是弱肉强食,但至少前一辈所做的努力,已经让后一辈接触的残酷不再那么多。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代注定不会朝着美好走去,一时的安宁也是假象...

        新世界来了,可这是一个敲着丧钟的新世界!

        涅槃巨塔既然都已经开放了,这一批以后注定站在巅峰的少年们也应该清醒。

        所以,六合毫不留情的又补充了一句:“有没有想过,弱肉强食是一种筛选呢?进化规则不就是如此吗?一个族群想要前行,总是得抛弃弱者,不能适应环境的基因!否则,被淘汰的就是这个族群。”

        “所以啊,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呢?不就是负担着族群吗?当站在这个位置的时候,看待一切的弱肉强食,是不是觉得应该呢?是不是觉得就算尊重牺牲,痛苦着被抛弃的,也要忍耐着悲伤,冰冷的前行呢?”说到这里,六合又笑了,笑容还是那样的亲切,可不知道为何看在少年们的眼中,却带着一种冰冷的残酷。

        这个时代的少年算不得幼稚,比起前文明的少年,他们太早熟,可也不见得能接受那么赤裸裸的话语。

        唐凌站在少年们的中央,揽着洛离的肩膀,面无表情,从聚居地成长出来的他,接受起这一切没有什么障碍,只是....唐凌在心内叹息了一声。

        忽而转头望向了东阳:“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和我说。”

        东阳一愣,那么重要的话不听下去吗?可是唐凌的眼神坚定,东阳下意识的就顺从了,附在唐凌的耳边小声的说起了他们东南西北四子最深的秘密。

        唐凌的小动作都被六合看在了眼里,他自然不会去阻止,这个被昆赌上了一切希望的少年,可能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吧。

        只但愿,他不要让昆输掉了自己的希望。

        想到这里,六合有些意兴阑珊,也懒得再多说,在今天一切的种子都已经埋下,该出现的领头英雄,用特殊的方式也将他们耀眼的推出了,一切都会因为今天变得不同。

        关键是新世界已经来临了,所有被藏在水面之下的真相也快要浮现了,眼前这些少年终将明白一切。

        “我刚才说过,改变已经发生。所以,我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梦境要结束了,接下来将会以一个简单公平的方式,来完成最后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就是关于你们的晋升资源。”

        终于还是说到这个问题了,少年们尽管心情莫名的沉重不安,但眼前的现实还是最重要的,而什么又是简单公平的方式呢?之前那个神秘声音所说的一切不算了吗?

        六合在这个时候,也不再过多的言语,而是一挥手,将那一片虚幻海域上的每一条船都标准了一个编号。

        “规则和之前的一样,但就不要你们亲自去做浪费时间了。这些小船就代表着你们的船,你们在涅槃巨塔所取得的成绩依旧会换算成潮汐之力。”

        “这些小船会自动的根据你们所获得的潮汐之力,模拟最后的结果。当然,这些小船最终停留在什么位置,你们下方的船也会停留在什么位置,脱离危险。”

        “而模拟的结果是什么?你们也就会获得相应的资源。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在我这里不接受反对意见。”六合笑眯眯的说着,事实上这又有什么好反对的呢?规则没变,一切也是公开透明的。

        六合宣布完这一切后,就有助手出现,开始公布每一个少年们所对应的小组,所对应的小船...

        在这助手公布的时候,一张巨大的榜单也出现在了天空之中,上面清楚的写着每一个少年们的成绩。

        在梦之域,这一切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错漏,只是这成绩赤裸裸的出现在每一个人眼前时,大家的心里感受依旧是非常复杂的。

        不过在前文明的孩子早早就要面对这一切,到底是鞭策还是一种打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随着分组公布完毕,这张榜单上的成绩也变幻为了对应的潮汐之力,落在了每一艘船上。

        “有错漏吗?”六合在这个时候询问了一句。

        少年们都摇头,自然没有错漏,分组没有,成绩也没有。

        “那么这些船,就开始前行了。”六合淡淡的说到,这一次风暴航海最终的结果,就以这样一场谁也想不到的模拟结束了吧?

        **

        黑暗的海底。

        此时已经成为恐怖的地狱,无数巨大的海洋凶兽压抑着一种令人恐怖的躁动疯狂,在深海中来回的游弋着,一双双猩红的双眼,看起来就像沸腾的岩浆,一游动到这里,感觉就像站在了快要爆发的火山边缘。

        “乌鳢珠,你疯了吗?”彩舞珠穿过了密集的海洋凶兽群,站在了乌鳢珠的对面,两人相距不过二十米左右。

        此时的乌鳢珠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有着一个血洞的胸口虽然不再溢出那让海洋凶兽疯狂的血液,但那显得有些苍白的伤口边缘,说明了乌鳢珠已经处于一个极度虚弱的状态。

        “你可以阻止我的。”看着彩舞珠,乌鳢珠惨然的一笑,然后接着说道:“前提是,你也敢付出和我同样的代价。”

        出奇的,面对乌鳢珠这样的话,彩舞珠并没有愤怒,反而是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泪水渐渐的在她眼中距离,就像给她明亮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你是在为我难过吗?”乌鳢珠有些疲惫,坐在了那块巨大的岩石上。

        “你会死的。”彩舞珠的声音有些更咽。

        可乌鳢珠一点点都不在乎,他看着彩舞珠,声音很轻:“我会成为人鱼族的罪人吗?”

        “你现在还在乎这个吗?”彩舞珠悲哀的摇摇头,然后游动着上前,拉住了乌鳢珠的手腕:“走,跟我回去。现在回去,事情的结果还不会太坏,你的亏损还能弥补一些,让你的生命...”

        “回不去了!”乌鳢珠挣脱了彩舞珠的手,然后抬头说道:“我们人鱼族的生命太漫长,但我的爱人是人类,她没有那么漫长的生命...”

        “所以,我是心甘情愿这样的。没有她,我要那么漫长的生命做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糊涂!你这样还能活过十年吗?你连你所谓的爱人你都无法活过她!!”彩舞珠有些崩溃的喊了一句。

        “而且,你为什么要为了她做这样的事情?!你眼里还有人鱼族吗?你忘记了你肩负的希望和责任吗?我真的不认为她对你是真心的。”彩舞珠说话间,落下了一滴眼泪,拉着乌鳢珠的手腕说道:“我不管,我要强行的带走你。”

        “彩舞珠,别逼我。否则,就像我之前说的,除非你愿意付出同样的代价,不然什么都阻止不了我。”乌鳢珠的眼中全是坚定。

        “你要让这些凶兽攻击我?”彩舞珠难以置信:“你真的彻底疯了吗?”

        乌鳢珠摇摇头说道:“我当然不愿意这样。彩舞珠,你要相信,当我选择了萨玛,我也选择了一个理念。不管人鱼族的别人是否认同,但在我选择的时候,就已经坚定也不准备回头了。”

        “那是什么?”彩舞珠难过的追问了一句。

        “毁灭人类,弱化人类!毁掉他们的天才,说不定在二三十年以后,人鱼族就不用...”乌鳢珠惨白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向往的微笑。

        “你毁灭不掉的,人类是最顽强的!你这样做,只会彻底的将人鱼族推向人类的对立面!我们要选择的路,应该是融入!融入!”彩舞珠的内心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她情不自禁的摆着脑袋,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对乌鳢珠说到。

        “你走吧,我不会回头了。没有理由啊...”乌鳢珠的手抚过自己的伤口,眼中也流露出了伤感。

        “乌鳢珠,你跟我走...”彩舞珠的声音再一次更咽。

        “彩舞珠,人鱼族最幸运的是,除了我,还有一个更优秀的你。如果我错了,你一定要背负着人鱼族继续的前行。你当然不能付出和我同样的代价来阻止这件事情,人鱼族不能失去你。”乌鳢珠说话间,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彩舞珠的头发:“我的妹妹啊,不要逼一个走到绝路的人回头了,证明他一切的选择都是错的,不比杀死他更残忍吗?”

        “乌鳢珠...”彩舞珠伏在乌鳢珠的腿边,终于忍不住开始哭泣。

        “走吧,做你该做的事情。刚才那是最后的温情,接下来你要是再不走,我会逼迫你走了。”乌鳢珠催促了一句。

        彩舞珠扬起了一张满是泪水的双眼:“你明明...明明...”

        “走!”乌鳢珠皱起了眉头:“有一股力量阻挡着我,保护着那些在核心地带的船。但这股力量就会消失了,到时候你可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彩舞珠擦干泪水,游动着站了起来,看着乌鳢珠。

        乌鳢珠则垂下头,看着脚下的岩石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彩舞珠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咬了咬牙,然后转身朝着海面上游去。

        还能阻止吗?一切还能挽回吗?什么都要试一试,乌鳢珠也不能死啊!

        彩舞珠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少年的身影——唐凌,是的,唐凌能够阻止这一切吗?

        **

        “你的动作能不能快一些?”萨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而在她的身侧,两个来自星辰议会的特殊类人才正在忙碌着。

        还有什么势力比星辰议会更加强大吗?还有谁比星辰议会最神秘的那一位首领更加伟大吗?

        能把人强行从梦境中拖出来,然后对局势有着最清晰的判定,总在最关键的时候,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萨玛想起来就忍不住感慨!

        就像现在,她就是被人从梦境中强行拖出来的,然后就上了一艘等待在她所在的岛外的一艘船。

        在她上船以后,这艘船就全速的朝着死亡雾区前行,另外两个来自星辰议会的特殊人才,开始为她化妆,要真实的,让人看不出破绽的让她呈现重伤的状态。

        在这其间,萨玛接到了一个来自星辰议会神秘首领的任务,这个任务只有一个关键,无论如何要刺激乌鳢珠完成那个伟大的任务,将那些天才少年扼杀在摇篮之中。

        所有!不止是唐凌!

        “这将是以后,我们的时代来到时,能奉上的最有诚意的一件往事,和最珍贵的一个礼物。”首领在最后这样说了一句,才挂断了通话,却让萨玛激动的无以复加!

        别人听不懂着一句话,可萨玛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背后隐藏着的是星辰议会最深的一个理念!

        时代会证明星辰议会是对的,而于她个人而言,选择星辰议会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想着这一次的事情,萨玛心中充满了敬畏,就比如她听过好一些关于梦种的事情,就像什么梦境是折射现实的,梦种受伤了,死亡了,现实会出现一样的结果。

        可她被拖出来却是毫发无伤。

        除了星辰议会,还有任何势力能办到吗?

        镜子中的萨玛,脸上渐渐的出现了各种自然的淤青,红肿...可是平时对自己容颜有着十二万分在意的她,此时却很高兴。

        最后的一场戏了,乌鳢珠那个可怜的,疯狂的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呢?让首领都会如此在意,甚至不惜亲自给她下令。

        但不论他做了什么?都证明了一件事情,这个小子真是一个纯情的好情人啊,不是吗?

        萨玛面无表情,拿起柜子前的,生产自前文明的,用特殊方式保存着的,保证着一点都没有变质的口红,涂了涂嘴唇,然后欣赏了几秒,又擦去了它。

        最有诚意的,最珍贵的。

        自己这一次恐怕真的立下了一件大功了吧?

        时代的车轮,在这些核心人物的推动下,快速的前行着,而在此时的每一个人,却不知在新世界到来之前,最精彩的一场大戏,就要在他们的表演下,精彩的上演。

  

 
暗月纪元最新章节http://www.ixiaos.com/anyuejiyu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灵气复苏时代的肉盾重生之战神吕布盛唐风华沾尽诸天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诡秘小说神级影视大穿越神秘让我强大世有弦月魔术师的诡秘乐园